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5)

吴信泉1 收藏 4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三班长刚要拦住,他已经跳下河去。河水有一尺多深,上面结成半寸厚的冰。李富贵在水中走了几步,鞋子被冰碴刮掉了。他光着脚在河水里走。刚走到河中央,“叭!”敌人打过来的一颗子弹打在他的左肩上。一阵剧烈的疼痛,险些把他疼昏过去。他硬是用牙齿狠狠地咬着嘴唇,继续前进。 他忍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三班长刚要拦住,他已经跳下河去。河水有一尺多深,上面结成半寸厚的冰。李富贵在水中走了几步,鞋子被冰碴刮掉了。他光着脚在河水里走。刚走到河中央,“叭!”敌人打过来的一颗子弹打在他的左肩上。一阵剧烈的疼痛,险些把他疼昏过去。他硬是用牙齿狠狠地咬着嘴唇,继续前进。

他忍受着两处伤口的疼痛和脚痛,一口气走到了小河对岸。他的嘴唇已经咬出血来了,眼中含着热泪。这热泪是难忍流出来的,而不是难过。因为他想到了年轻的人民共和国,想到志愿军出国前的誓言。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他战胜了恐惧,然后去战胜敌人。

现在,他必须把准备好的5颗手榴弹的导火索同一时间拉出来,又要同一时间从敌人工事枪眼塞进去,这样才可能避免敌人再把手榴弹扔出来。于是,他屏住了呼吸,把5颗手榴弹绑在一起,抽出导火索,用尽力气塞进了敌人的工事里。

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怎么还没有响?他急得眼珠子都要跳出来了,挺着身子,竖起耳朵,等待着爆炸的巨响。

“轰!”这是一声震撼人心的巨响,连小桥都被震动得直摇晃。敌人工事被炸开了花,一个班的美国兵的血肉和泥土、石块、钢铁混在一起向四周飞溅着。

龙头洞村里的敌人一片慌乱、叫喊。一连的勇士们端着带雪亮刺刀的枪冲过小桥,向着李富贵开辟的道路前进,勇猛地追击着逃窜的美国兵。

李富贵站在小河里,胜利地笑了。他刚要抬脚往前迈步,立刻倒在水中。原来,他那双赤脚和冰结在一起了。他左胳膊和左肩上伤口的血流,已经染红了他的上身,嘴唇被他自己咬破也在流血,简直成了血人。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躺在担架上,被战友们急匆匆地抬着送到团的包扎所去。

不一会儿,一连战士把美国俘虏押送到了团部,有白人也有黑人。有人数了数:28个。

王扶之、朱互宁他们第一次看见美国俘虏:一个个长得很年轻,黄头发,蓝眼珠,有的披着军毯,有的满身泥土,穿得都很单薄,显得都很狼狈,耷拉着脑袋,眼睛向四周乱瞅。看样子他们饿得很厉害,战士们端来了高粱米饭,俘虏们用手抓着吃……

“老陈,赶快审问一下,究竟是美军哪一部分的?”王扶之对政治处主任陈砚田说。

陈砚田正好组织了几个全团会英语对话的文化教员,准备抓了俘虏好当翻译。经过连夜审问,从这批俘虏口中得知:一连歼灭的是美骑兵第一师第五联队这个团的一个连队。团指挥所向师指挥所做了报告,师指挥所又向我们军指挥所做了报告。

我叫左勇当即向志司发了电报。第二天,我就看到了志司发来的嘉奖电文:

我一个连歼美一个连传令嘉奖各军、师、炮司,并报军委、东司:

三十九军一一五师三四三团一连,1日在龙头洞(云山西南)歼灭美骑一师第五联队1个连。从此次作战中可以看出,我军指战员的战斗素养与作战精神比敌人强,我以1个连即能歼灭美军1个连。特此传令嘉奖,并号召志愿军全体同志,学习该连坚持勇敢作战的精神,歼灭更多的美国敌人。

志司2日18时

歼灭美军一个连队之后,王扶之命令部队撤回到龙头洞北边和龙城洞之间的这个地方,正好在公路两侧。他把一营的主力放在这里,三连前进到龙头洞以南1500公尺处的无名高地,作为一营的前沿阵地。部队拼命地连夜构筑工事,有的举着十字镐挖战壕,有的拿着圆锹修机枪掩体……指战员们谁都知道:天亮之后,敌人肯定会进行疯狂的报复,我们要做好打恶仗的准备。

果然,到了第二天(11月2日)早七八点钟,敌人向三连阵地进攻了。战斗一打响,敌人又是飞机又是大炮又是坦克,三连的阵地上,硝烟弥漫,天昏地暗。王扶之举起望远镜什么也看不清,通往前沿阵地的电话线也被打断了……

突然,一个不愉快的消息传到了团指挥所:“三连阵地失守了!”

三连的阵地为什么丢掉了?并非战士们不勇敢,而是个别干部思想上败下阵了。开始,一营副营长带着三连和敌人打了几个回合,在前沿阵地上坚守着。可是,当敌人一批又一批炮弹打过来,当敌机扔下的凝固汽油弹在阵地上到处燃烧,当敌人坦克沉重的履带声传来,这个副营长离开三连临阵脱逃了。三连的阵地也随之被敌人占领。他跑到哪里去了呢?后来,发现他跑到后面团里的收容所去了,在那里负责收容伤员的组织股长刘本忠看见了他。

“报告团长,一营教导员自伤下去了。”

“报告团长,一营营长轻伤下去了。”

不愉快的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了。敌人占领了三连的阵地后,就向一营主阵地进攻了。

天上,敌人的强击机和轰炸机从几架次到几十架次,疯狂地轮番轰炸和扫射。地下,敌人步兵在坦克的配合下,一次又一次猛烈地进攻。一营阵地上,原来一片茂密的树木,几小时后变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山,许多大树被打得连根拔起,最后飞机把树枝全打光了。部队的伤亡是十分惊人的,也是空前的:一百五六十人的连队,只剩下几十人了……

过去打仗,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多的飞机,这么多的大炮,这么重大的伤亡。就在这样的严重关头,一营教导员一看部队打成这个样子,打得阵地也守不住了,他就掏出手枪把自己的手打伤,他说是负伤,下了阵地。一营营长在肋骨上有点轻伤,也下了火线……

就这样,一营没有指挥员了。最后二线阵地也被敌人突破。

作为一团之长的王扶之,当然十分恼火。但他仍然是十分沉着地指挥全团和美军作战,而且充满信心地非打败美国这支王牌军不可。他把那个叫薛强的侦察股长叫到团指挥所:

“现在,命令你代理一营营长,指挥全营继续战斗。”

“是,团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