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4)

吴信泉1 收藏 3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一年前,广西南宁解放后,一连奉命追击逃跑的国民党六十三师一八七团。连长有病没上来,指导员金作善带领全连同志执行这个战斗任务。当时的天气很怪,一路上大雨刚停,又出了火热的太阳:同志们跑在路上嗓子冒烟,呼吸困难。金作善叫大家全部轻装,把背包留下来,由文化教员统一看管。敌人被他们追熊了,一路上纷纷交枪投降说:“你们快追吧,我们的团长还在前面。”这一天,一连硬是追垮了敌人一个团。

夜里10点钟,一连由明意里向龙城洞出发了。陈文林命令全连成战斗队形前进,他率领二排由公路正面直逼龙城洞,孙殿生率领一排由龙城洞南侧向小学校方向迂回,杨国财率领三排沿公路北侧向龙城洞逼近。

10点40分,陈文林带的二排刚刚进至距离龙城洞东只有500公尺的小桥附近,便和敌人一个班接触上了。陈文林喊道:

“机枪射手赶快占领有利地形,掩护全排。”

战士们冲了上去,把这个班的敌人打垮了。敌人退到公路北面,战士们跟踪追击。

不料,遭到敌人另一个排的火力拦阻,二排被阻在公路南侧与敌人对峙起来。

杨国财这时带着的三排从公路北侧迂回到敌人的侧翼,各种武器一齐开火,二排也乘机发起了冲击。在两个排的夹击下,消灭30多个敌人,残敌逃回了龙城洞。

在小学校附近,孙殿生带着的一排发现校内有敌人据守,他马上命令:

“机枪班就地掩护!”

三班的战士们在学校西侧占领了有利地形,阻击村内增援的敌人。一班和二班的战士们从院墙东南突破了。小学校的敌人顽固地依托院墙,向外猛烈地射击。我军勇士们冒着枪林弹雨,在机枪班的火力掩护下,迅速地接近了院墙。他们以步枪、冲锋枪、手榴弹向敌人猛烈地攻击,打得敌人机枪射手扔下机枪只顾逃命。全排的同志乘势蹬墙跳进院内,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把敌人一个排收拾了。剩下的敌人向林中溃逃,勇士们乘胜追击。

突然,龙城洞西侧有两个地堡射出闪着红光的子弹,孙殿生大喊:

“三班去把它搞掉,一班、二班继续向村内攻击。”

这时候,二排和三排已经推进到了龙城洞的东侧,敌人3个土木质火力点的机枪吐出了道道火舌,四班和五班的战士们在机枪班火力压制敌人火力发射点的情况下,一个个奋不顾身地跑上去,同时向敌人3个火力点扔手榴弹,一阵猛打将它炸毁,三排的同志们冲上去与敌人搏斗,又歼敌10余人。

村内残敌在3辆坦克引导下,一边向外射击,一边仓皇逃跑。

二排的战士们在追击,三排的战士在包围,孙殿生带着一排也赶到了。同志们看见他亲自端起了轻机枪,向逃敌狠狠地射击,连续击毙10多个美国兵。

就在敌人反击的时候,孙殿生这位在解放战争时期曾经荣立五大功的英雄人物,献出了他年轻的宝贵生命。

全连同志悲痛不已,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怒吼声:“狠狠地打击美国侵略军,为我们的副连长报仇!”

三排的同志们将敌人一辆吉普车堵住了,司机被打死,军官被活捉。

全连把敌人一个班占据的房子紧紧围住,敌人利用房角负隅顽抗,二班长一顿手榴弹打得美国兵乱成一团,最后被消灭掉。

三班长王保山带着打坦克小组的同志们,埋伏在公路南侧,当敌人第一辆坦克驶近时,爆破手张济州以低姿快速的动作上去了,将爆破筒放置履带上部,随着坦克的开动,爆破筒滚落在地上爆炸,没有炸坏坦克。战士刘东随之跳上了敌人的第二辆坦克上面,他举着手榴弹但不知从何处塞进坦克,爆破又没有成功。王保山急得眼睛直冒火,他亲自带两名战士,先投出两颗手榴弹,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烟雾,绕到敌人的第三辆坦克的侧后,将集束手榴弹插进履带中间,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终于炸毁了敌人的坦克。

战斗到深夜12点钟,一连的勇士们完完整整地歼灭了美军骑一师第五联队(团)一个连。

这个辉煌的战果,从团报告到师,从师报告到军,又从军报告到志愿军总部。

一一五师《战斗》报记者梁致政和张玉珂,战前就随一连这个红军连队采访。战斗打响后,他们一直在阵地上,亲眼看着勇士们怎样一个连消灭敌人一个连的,也亲眼看着勇士们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当云山战斗结束后,师政治委员沈铁兵打电话说:

“你们暂时不要回来,好好搜集一连的英雄事迹,再回来向我们汇报。”

当梁致政、张玉珂写出三四三团一连的英雄事迹向师首长汇报后,沈铁兵听了感叹万分地说:“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英雄壮举,先在我们师《战斗》报上宣传,也要向全国宣传。”于是,才有了《人民文学》发表的长诗《坚守阵地——记龙城洞战斗的6个共产党员》。

战斗一开始,副连长孙殿生带着三班这个尖刀班,向龙头洞村内敌人阵地猛插过去。敌人用火力猛烈地封锁着,东西两边敌人轻重机枪组织道道火网,战士们前进受阻了。孙殿生是一名有战斗经验的老兵,他看到只有猛不防地从左侧茅草房冲过去,占领敌人的机枪阵地,才有可能全部歼灭正街上的敌人。于是,他命令三班派两个人去执行这个任务。三班长叫了战士李富贵两人一道爬过去。刚进到茅草房背后,敌人发觉了,便在黑夜中射击起来。一颗子弹打在李富贵左胳膊上,鲜血顺着他手中的冲锋枪往下流。三班长说:

“李富贵,你下去吧!”

“班长,这怕啥?左胳膊断了还有右胳膊哩!”

说完,李富贵就冲过去了。他一直冲到敌人掩体前边,一梭子撂倒了3个美国兵,掩体中的另5个美国兵举起双手投降了。

村里的敌人开始溃退了。李富贵端着冲锋枪奔跑着追击着敌人。敌人逃过一座小桥,纷纷钻进了工事,用火力不停地封锁住了小桥,机枪和自动步枪疯狂地叫着。显然,敌人是想把一连阻止在小桥北边,战斗到天明,等援军一到再组织反攻。

李富贵的肺都要气炸了。他皱了一下眉头,计上心来,提着5颗手榴弹,走到三班长面前,从衣服口袋里拿出100万元东北币说:

“班长,这100万元是我出国以前存起来准备买一支好钢笔的,请你替我保存起来。如果我牺牲了,请党组织追认我为中国共产党党员。这些钱你给指导员,作为我的党费。不炸毁那个可恨的敌人工事,我绝不回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