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三十九军在朝鲜》第一部分 首战告捷(12)

吴信泉1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只听见陈国华和张景臣已经开枪吸引敌人火力。赵子林拎起爆破筒,猛跑几步到了南边的门口,窜到了坦克跟前。 不料,敌人坦克慢慢地开动了,震得小小街道直发抖,那动静大得赵子林什么也听不见。糟糕!爆破筒没法往坦克正在滚动着的履带上插,这个庞然大物还想向部队压制。 火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只听见陈国华和张景臣已经开枪吸引敌人火力。赵子林拎起爆破筒,猛跑几步到了南边的门口,窜到了坦克跟前。

不料,敌人坦克慢慢地开动了,震得小小街道直发抖,那动静大得赵子林什么也听不见。糟糕!爆破筒没法往坦克正在滚动着的履带上插,这个庞然大物还想向部队压制。

火冒三丈的赵子林急火火地想:“情愿让你压倒我,我也要把你炸掉!”他猛然纵身跑到了坦克前迎面站住了,把爆破筒放在坦克即将压过来的地上,一直等到它开到跟前了,他才猛一拉导火索,紧忙跳进街边的小房里,刚要蹲下隐蔽起来,只听见外面震天动地地响了,把小屋顶上的灰震得劈头盖脸地落下来,简直睁不开眼睛。他哪顾得这些,耳朵听着外面,等爆炸声一过,他飞快地跑出小房子一看,本连的同志们向着敌人的车队冲击了。

团主力一营、三营和团部过来了。敌人炮火向云山城里拼命地发射炮弹,三营几个干部商量:赶快疏散开来,一个连一个地方。孙发科见到团政治处主任茅蔼亭,打着招呼:

“茅主任,你跟我们营吧。”

“部队进了城,我也要去看看。”

谁也没有想到,没过多久,一副担架把负重伤的茅蔼亭抬下来了,这时天刚刚亮,孙发科见他脸黄黄的,一点血色也没有,便知道伤势不轻,只听茅蔼亭有气无力地说:

“小科子,你要为我报仇呀!”

“茅主任,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报仇!”

他们两人1942年就在这个团,不知经历了多少战斗,谁知出国第一仗,29岁的茅蔼亭生命就危在旦夕……

11月1日晚上,云山战斗的总攻开始后,伤员就陆陆续续地抬下来。

在一一六师休养所,把消毒布铺在老百姓房子的炕上,门和窗户都用雨布挡得严严实实的,开刀用的各种器械都用来苏药水泡着消毒。从火线上抬下来的大部分是重伤号,其中一个担架后面还跟着警卫员。医护人员问:

“这是谁?”

“我们首长是三四六团政治处主任茅霭亭。”

医生李昌汉过来了。他和茅霭亭都是江苏肖县人(今属安徽省),同在徐州中学念过书。李昌汉比他晚两年。李昌汉参军在师宣传队,茅霭亭是师部民运干事,两人很熟。

茅霭亭一见李昌汉来了,伸出手来握住李昌汉的手久久不放,几乎是在央求:

“好老乡呀!你无论如何也把我救活……”

“茅主任,我们是会用最好的药、尽最大的努力来抢救的。”

李昌汉叫人把担架抬进了临时手术室,马上输液、输血,可是输不进去。师卫生部副部长薛遥洲组成抢救小组,他亲自把静动脉切开也输不进去,血管都僵了。抢救一个小时,茅霭亭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这时,李昌汉问那个警卫员:

“你们首长是怎样挂彩的?”

“美国飞机扔下的炸弹片打在他的左膀子上。”

“那时怎么没有用止血药?”

“只怪我不会。”说着,这个只有十七八岁的警卫员呜呜哭起来了。

夜幕降临了。志愿军配属一一六师的高射炮一团长王士谦走进了师指挥所。汪洋师长说:“你们的任务:在三滩川西侧和公路边掩护师炮兵群和师指挥所。”站在一旁被临时指定为炮兵主任的杜博营长,一眼就认出了长着络腮胡子、个头不高的王士谦是1944年在延安炮校时的同学,两人惊喜地互相问候。然后,对地形比较熟悉的杜博,带着王士谦去看了地形。

第二天,天亮不久,先飞来一架红头侦察机,在3000公尺的高空打了几炮就飞走了,不过几分钟,传来了瞭望哨的报告:“×号,机群16架!”只见英勇的炮手们像飞一样跳进了工事,上了炮,炮的四脚跨开,稳扎在工事里,高昂着头,炮手们按照连长的命令,飞快地转动炮筒,一排排地指向敌机。

“4200……3600……2800……”避弹坑里的观测员高声喊着,炮上也这样回应着。

“放!”站在炮群中央的连长左手架着望远镜,右手指向天空下了命令。

“通通通!”炮弹飞上天空,在敌机群中炸成无数的白色烟团。敌机俯冲下来,霎时间,炸弹、炮弹、汽油弹、燃烧弹倾泻在高炮阵地上,泥沙、硝烟、尘土,吞没了阵地。

这是我们志愿军高炮部队第一次和美国军队进行的空战,结果击落敌机1架,击伤3架。高射炮一团伤亡100多人,许多炮被打坏了。

“师长,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由于对美国飞机估计不足,伤亡太大了,损失太大了。”王士谦惭愧地说。

“你们英勇顽强,打击了美国强盗的气焰,掩护了我们师的炮兵群和师指挥机关的安全,炮打坏再装备嘛,打仗哪有不伤亡的。”汪洋鼓励和安慰了他一番之后,便同他商量怎样向志司发报的问题。

志司复电指示,高射炮一团就地休整。后来这个高射炮团回国改装,一直到第五次战役再次入朝参战。

一一六师山炮营教导员李兆书带着一连配合三四八团作战。他们占领了阵地,正在做工事进行伪装,指挥所来了电话:敌人6辆坦克开过来,向这里进攻。

轰!轰……两门山炮向敌人坦克开炮了,打得前面的坦克不动了,后面的坦克绕过前面的坦克还在开。又是一阵炮击,把敌人的坦克轰得不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