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六节 沦陷(1)

拆哪儿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六十六节 沦陷(1) 哈尔滨 南郊 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内,虽然打了一个大胜仗,却没有人感觉到高兴,从前线传来的消息让大家都皱起了眉头。 “报告!日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正在沿铁路东侧推进,而第十五旅团同时沿铁路西侧推进。配属第三旅团的一个野炮大队,已经在杨马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六节 沦陷(1)

哈尔滨 南郊

抗日义勇军指挥部内,虽然打了一个大胜仗,却没有人感觉到高兴,从前线传来的消息让大家都皱起了眉头。

“报告!日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正在沿铁路东侧推进,而第十五旅团同时沿铁路西侧推进。配属第三旅团的一个野炮大队,已经在杨马架、刘士会屯架设好了炮兵阵地。两个旅团已经从杨马架到永发屯的宽大正面展开,开始向哈尔滨推进!”参谋气喘嘘嘘地跑步进来。

一时间整个指挥部都安静下来,冯占海快步走到地图前看了看,回头对刑占清说:“不行,我们刚开始建立阵地,很多交通壕都没连通。得想个法子。”

“我组织小股部队,对日军进行袭扰,现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只要我们能够拖住两个小时,就能赢得一个晚上的时间。”刑占清想了想,坚定地说道。

一只小部队在寒风中集合起来,刑占清在队伍前慢慢地走过,挨个拍拍士兵们的肩,理一理子弹带。北风吹起地上的积雪,抽打在士兵们的脸上。呼出来的气形成白色的雾,渐渐在士兵们的眉毛上凝成一层白色的霜。整个队伍安静得只能听到风的声音。在走完了整个队列后,刑点清挥了挥手。

“向右转!齐步走!”一名中尉军官喊出雄浑的口令,队伍齐刷刷地转身,顺着铁路向南行进。刑占清一直望着这支队伍渐渐消失在视线里,这才回头。他知道,这支训练有素的警卫队,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松嫩平原上的村落,已经不见了炊烟。一堵矮墙后面,几个士兵警惕地盯着前面的开阔地。虽然是阴天,但旷野上的积雪还是刺人眼目。几颗树孤零零地立在空旷的冬野里,干枯的枝叉有如一双双瘦骨嶙峋的手,无助地在北风中伸向阴沉的天空。几声老鸦的叫声,仿佛传递着某种死亡的信息。远远的,一队土黄色影子出现在视野里,一点腥色的颜色倒是显得很刺目。

“来了。”一名士兵低声说道。

“喜子哥,咱还是回去告诉旅长吧。这么多鬼子。”另一名稍显年轻的士兵颤声说道。

“三儿,怕啦?”喜子回过头来拍了拍年轻士兵的肩。

“喜子哥,咱这点人,恐怕还不够这些日本鬼子塞牙缝呢。咱还是回去吧。”年轻士兵嗫嚅着说。

喜子索性转过身来,望着年轻士兵,给他正了正帽子,说:“兄弟,咱们身后,是还在准备阵地的兄弟们,还有哈尔滨的父老乡亲。咱在这里多挡一阵子,他们就多一阵子的准备时间。哥也讲不出啥道理来,就知道一个理儿,咱中国的土地上,容不得小鬼子横行。”说完转身操起枪,推弹上膛。

从枪口的准星里望去,那队大模大样的日本士兵越来越清晰。挑在刺刀上的太阳旗在风中轻轻舞动,突然叭的一声响,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兵一头栽倒在地。更多的枪声响了起来,正在行军的日本士兵迅速卧倒,展开了还击,而另一部分则开始了钳形运动,将整个村庄团团围住。掷弹筒以难以置信的精确度向村落倾泄着榴弹,村庄里烟尘四起。当整个村庄都被硝烟所覆盖后,日军士兵怪叫着开始了冲锋,断垣残壁间又响起了不屈的枪声。但缺乏自动火力的中国士兵显然不能给密集冲锋的日军以更大的杀伤,很快日军便冲进了村庄。数十个中国士兵,手持简陋的轻武器,阻击一个日本野战旅团,这种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喊杀声在响起后不久,就又归于沉寂。这些士兵的抵抗,所发挥的作用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但这种象征意义所赋予的力量,却让长谷部照再一次感觉到了一种压力,他很不能理解,这些只拿着步枪的支那人,竟然敢以区区数十人的兵力来阻击一个野战旅团。后果这些支那人显然是预料到了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这些支那人没有一个愿意被俘。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在支撑着这些可笑的支那人呢?长谷部照很想亲自问问这些可以称之为军人的支那人。

喜子和三儿已经被团团围住了,七八个日本士兵端着刺刀。

“三儿,哥对不起你。你怪哥不?”喜子和三儿背靠背地站在包围圈中央。

“哥,不怪你。下辈子,我还做你兄弟。”

“好。”喜子点头示意,两人同时跨前一步,撩开了正对面的日本士兵手中的步枪,一个弓步就把刺刀扎进了日本士兵的身体。但是同时从两侧刺过来的两把刺刀,也扎进了他们的两肋。

长谷部照望着村落里横七竖八的尸体,良久不语,最后挥了挥手:“厚葬这些支那军人。他们,可以称为武士。”或者是因为天气已经暗了下来,也或者是因为长谷部照为这批义无反顾,慨然赴死的中国士兵所震憾,第三旅团终于在距哈尔滨外围阵地六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夜幕下的哈尔滨,在无边的黑暗里沉默着。农历壬申年的除夕前夜,因为实行了灯火管制,偌大的一个北满重镇只有星星点点的几处亮光。设在南郊的义勇军指挥部里,冯占海,李杜,丁超,赵毅,刑占清正在紧张地商量着对策。在一次又一次的兵力推演之后,他们发现,无论如何都难以支持下去,哪怕只是一天。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李杜抬起头来问道。

“不能!”冯占海斩钉截铁地说道。

“等天一亮,就是最今年的最后一天啦,无论怎么样,我们都应该让老百姓过一个团圆的除夕吧?”丁超说道。

“靠咱们这点兵力,仅凭被动防守可能一个攻击波都顶不住。我看,把我们的炮都集中起来,趁着夜晚小日本的飞机看不见,拉出去先干他一家伙。”刑占清想了想,提议道。

“我看行,白天咱的炮一拉出去,恐怕就会被小日本的飞机发现了。”李杜说道。

“我看,是不是请海伦的马主席支援一下?”赵毅提议。

“还是算了吧。海伦方面也也正受到第四旅团的压力。这样吧,通知马主席一下,日本人这两天估计就会行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