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中国公共场所禁烟能实现吗?

今年要实行公共场所禁烟,想法不错,但效果不容乐观。这是因为,我国固有的文化传统可能导致它失败的命运。读者也许会生气,说禁烟怎么扯到文化上去了?请息怒,听我一一道来。


在我看来,任何事情都要人去做,而人的行为无不被文化所左右,大到安邦治国,小到鸡毛蒜皮。比如公共汽车里设置黄色的老幼病残孕专座,想法很好,可有多少人遵守?再说斑马线,按照交通规则,在斑马线前面,汽车要让行人。可是,一年到头,你难得见到一两个司机在斑马线前面让行人先通过,绝大多数司机不是加一脚油门,赶在行人前头呼啸而过,就是拼命地按喇叭,以表达自己的不耐烦。


再说禁烟。医院里是不准抽烟的,可我们可以看到这样滑稽的情况:楼梯拐角处常常是烟民过瘾的地方,所以赫然挂着“禁止抽烟”的牌子,而就在牌子底下却放着一个漂亮的立式烟灰缸。这说明什么?说明法律法规在人们的心目中分量很轻,无论是立规矩的一方,还是被规矩约束的一方,都没有把法律法规当一回事儿,法律法规因此就失去了它的严肃性,成了虚应故事,做做样子而已。这样的事情,在我国有多少?很多很多,你不妨留心看看,想想。这就是文化。


具体到禁烟,还有它的特殊性。它不仅仅受文化的影响,还有烟瘾在发挥着作用。去年底,我住地的最低气温降到零下13度。早晨6点多钟,天还黑着,我看见对面楼里有一扇窗户前有一个黑影,有一点火星在明灭,一会儿工夫,火灭了,黑影关上窗户,把头缩了回去。这是那家的烟民在抽早上起来的第一支烟。大冬天的,屋里是暖气,外面是寒风,把头伸在窗外,能抽出什么滋味来?这究竟是享受还是遭罪?不久前我住了几天医院,感触更多。和我住同一个病房的是一位77岁的老者,他从14岁开始抽烟,已经抽了63年。在住院的前一天,他跌断了一根肋骨,就是躺在床上不动,也疼得直哼哼。可他还要一次次忍着疼痛到厕所去抽烟。我不忍心制止他,只得借故到外面去溜达,让他有机会躺在床上抽那么一口两口的。63年里,旱烟、香烟毁坏了他的气管。他不停地咳嗽,吐痰。可是,什么都不能阻止他抽、抽、抽。


读者中的烟民也许会说,你不懂抽烟人,那真是妙不可言,天冷了抽支烟暖和暖和,天热了抽支烟凉快凉快,遇到愁事抽一支,遇到乐事抽一支。其实,我很懂,我抽过40年烟,告别香烟仅仅一年多。2009年11月份,我因为头晕,到医院检查,发现两侧颈动脉大面积板块,而在我前面接受检查的一位年纪比我大得多的老太太却“很好,没事儿”。这给了我很大的刺激,从此与香烟绝交,一口都不再抽。我是这么想的:烟草传入我国,是明代中叶的事情,在此之前,中国人不知道烟草为何物,不是也过得很好吗?


但烟草进来以后,其蔓延的速度十分惊人。直到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烟草在我国还不普及,这部小说里就没有一个抽烟的人物。民国末年,我国烟民还是抽旱烟和水烟的居多,香烟还是奢侈品,抽的人很少。最近二三十年,抽烟的人数呈爆炸式增长,据说已经达到3亿之众。与《红楼梦》不同,如今的电视剧几乎没有一部是没有抽烟场面的,英雄人物或正面人物的抽烟都起着引导的作用。于是乎,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身穿校服的少年在上下学的路上很潇洒地抽烟,包括女孩子。烟草行业为了自身的利益,也拒绝与国际接轨。我保留着国外朋友送给我的一盒中华牌香烟的盒子,那个画面很恐怖。而在内地销售的中华牌香烟则都很美丽,看着让人喜欢。我怀疑,如果允许,他们可能会像民国时期那样,在香烟盒里放置画片以招徕顾客。比如说,你想凑齐一套《三国演义》的画片,就得不断地买那种牌子的香烟。或者搞抽奖活动,谁得到某种特定的画片,就可以获得一盒免费香烟等等。


由于上面种种原因,在公共场所禁烟可以说是任重而道远。但也不是完全办不到。这是多大点事儿,就那么难?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办到了,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有着灿烂古代文化的中华民族难道就那么没有出息,就办不到?关键就在于认真还是不认真。如果要取得成果,就要当一回事情来办,严肃认真地办。


首先要维护法律法规的严肃性,要有制度安排,有监督,有检查,更重要的是要有明确的规定,如果违反了规定,将受何种处罚。同时,烟民们也要配合。不要抱抵触情绪,要知道这对自己也有好处,起码可以控制一下你抽烟的数量。电影电视的制作人员也要参与,尽可能地减少抽烟场面。媒体要多宣传抽烟的害处,把它当作一项经常性的工作来对待,不要一阵一阵的。如果各方面认真起来,那么,能办成的,何止在公共场所禁烟一类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