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少林的佛唱

msbinghe 收藏 5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那你不要看着他们,自己打一遍我看看。”延庆师傅又说道。

李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自己犯是偷艺的错误,但延庆师傅已经说了,自己只能照做。

李政凭着记忆认真地把刚刚才学习会的罗汉拳打了一遍。收势之后,延庆师傅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晚上熄灯之后,延庆师傅把李政单独叫到了训练大厅里,然后很认真地对我李政说道:

“你听说过少林五步拳吗?”

“没有。”李政摇了摇头,不知道空庆师傅要干什么。

“那好,五步拳有四十八式,特别适合近战,也正适合你的要求,我给你演示五遍,你看好了。”

延庆师傅说完,便开始演示,他的动作很快,也很刚劲有力。当他演示完第一遍的时候,李政大体上理出了这套拳法的路数。接着空庆师傅开始演示第二遍、第三遍,李政开始在他的身后跟着一起比划。

当延庆师傅演示完第五遍的时候,李政感觉自己记得差不多了,然后根据延庆师傅的要求,演示了一个慢动作版本的少林五步拳。

当李政最后一个动作收尾后,延庆师傅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你的根基不错,是块练武的料,放在我这屈了,这样,明天我打电话给我师傅,你到少林寺找我师傅,请他给你指点几招。”

第二天,根据延庆的指示,李政又来到少林寺,找一个叫永祥的和尚。

进了少林寺后,李政随便找了一个小和尚打听永祥所在的地方。那个小和尚一听,连忙把李政请到了一个厢房里,后来李政才知道,这个永祥是少林寺现在主持的师兄,号称少林第一高手,现在已经基本不问世事,专心修习佛法了。

永祥大和尚已经很大年纪了,老太龙钟地坐在那,李政进去之后先行了个礼,问了一声好。

老和尚并没有答理李政,还是坐在那不知是入了定还是在养神,李政只好呆呆地站在一旁。

过了许久,老和尚终于说话了。

“年青人,听延庆说你潜质很好,一套拳法看个四、五遍就能记个大概?”

“差不多吧,是延庆师傅教得好。”李政谦虚地说道。

“哦,那昨天都学会了什么,让我看看。”老和尚又说道。

李政知道这个老和尚是在考验自己,便闪身到空地上,将昨天才学会的罗汉拳和五步拳演示了一遍。

演示结束,李政对老和尚拱了拱手说道:

“就这些了,刚学了一天,还不太熟,让大师见笑了。”

“年青人,还挺谦虚嘛。虽然你只是依葫芦画瓢,但只看四、五遍就能达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谢谢大师夸奖。”

“你为何要学武啊?”老和尚又问道,

“工作需要。”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军人。”

“军人不都是舞枪弄炮吗,哪还用着专门学武呀。”

“我的兵种跟他们不一样,我是侦察兵,打仗的时候要深入敌后工作,近距离接敌的。”

“啊,原来是这样,那有必要学,武术是我们的国粹,学一点也是好的。”

“那你是答应收我为徒了。”李政兴奋地说道。

“还不行,收徒讲求的是机缘,你现在还不行。这样,我给你七天时间,你到大雄宝殿去,听听那的佛唱说的是些什么,回来告诉我,什么时候说对了,什么时候再考虑教你的事,记住了,你只有七天的时间。”

李政一听,心想道,这老和尚是在考验我还是在有意为难我,想不通,只好先到大雄宝殿去听那的佛唱。

李政来到大雄宝殿,一群和尚在那不停地哼哼呀呀地有节奏地说唱着,前面还有人在敲着木鱼。李政仔细听着他们的每一个字母、节律,可总是听不清,感到他们总是含含糊糊的。

李政或坐、或躺、或侧卧、或趴着,坚持着听了一天,也没听出个一二三来。晚上李政回到永祥大师那里,永祥大师一见李政便笑呵呵地问道:

“听得怎么样啊?”

“听得我头都大了,也没听清他们到底在唱些什么。”

“那是你心中的杂念太多,要放下包袱,用心去感受,记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永祥大师说完就走了,李政站在原地久久地回味着他的话。

第二天,李政又按照和尚们念经的时间段跟那些和尚们一样,端坐在那,两眼微闭,用心聆听着他们的佛唱,反复思考着昨天永祥大师说过的话。

可是无论李政多么努力地去理解,却是越想越乱,佛唱、蒋心、自我,总是交织在一起,理也理不清。

第一天,第二天……直到七天……

李政端坐在大殿里,静静地听着佛唱,渐渐地,他想出了一点眉目:佛教讲的色指的是物质,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就是告诉我们不要执着于事物的表面现象。如果不看表面现象,那我也就不是我了,佛唱也不是佛唱,我和佛唱就是一样的东西了,也就不分佛唱与我,我就是佛唱,佛唱就是我。如果真的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话,那这句话也不应该有才对。

当李政缓缓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大殿里只剩下了他自己,还有那个正在敲着木鱼的永祥大师。李政缓缓起身,准备向永祥大师说说自己的想法。

听到李政起身,永祥大师也停止了敲击,起身笑着对李政说道:“没想到你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达到入定的境界,看来是跟我佛有缘。怎么样,想到答案了吗?”

“万法皆空。”李政静静地说道。

“对,其实什么没有,你能领悟到这一点,真是难能可贵,你以后再遇到什么难事,想想今天的佛唱,便可迎刃而解了。”永祥大师一脸的慈祥,笑咪咪地说道。

“怎么可能。”李政心里想,永祥大师大概只是想让自己达到自己骗自己的境界吧,但此时,李政似乎是想通了自己和蒋心之间的关系。实际上,自己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执着于一个不存在的可能,或者说一个悦人的外表,也或者是自己心中的一个影子,自己应该做的不是逃避,更不应该执着于拥有与否,而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能再执着于自己的错觉。

“那你想学点什么?”永祥大师打断了李政的思绪。

“想学最简单实用的武术,我时间有限。”李政回答道。

“那简单,只要我再点拨一下,你学的罗汉拳和五步拳都符合条件。武林中常讲“一招鲜、吃遍天”,武术这东西,在精而不在多。”

“这些我都知道,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亲自教我点东西,他们教的我总感觉有点缩水。”

“可以,那我就根据你的需求,再教你点东西,能学到什么程度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但是我先声明,我可不收你作徒弟啊。”

“这个你放心,我也没打算拜你为师。”李政笑了笑说道。有了今天的感悟后,李政也不把永祥大师当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师了,就是一个大和尚而矣。

“那好,明天我们开始吧。”永祥大师说道。

“那好。”李政答道。

永祥大师看了看李政,又说道:“我见你入定之时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心事,难道还没化解开。”

李政想了想说道:“是有一些困扰我的事,我一时也想不通,不知大师能否点化一下。”

“说来听听。”

两个人又重新坐下,李政便把自己的遇到毒贩、杀人、得到钱的事情述说了一遍,最后,李政又说道:“我一直不知道做得对不对,特别是那些钱,总觉得是些不义之财,很多时候感觉到很内疚,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永祥大师说道:“那些人都是恶人,你杀了他们,是超度了他们,我们虽不杀生,但也讲除魔卫道,你也不必自责。至于那些钱,在毒贩手里是作恶的工具,在你的手里也许就能成为行善的资本。佛说失去多少,也会得到多少。”

李政一听,说道:“我得到的这些难道是我以前失去的。这……啊……我知道了,你是说我得到了多少,以后就应该付出多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