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与日本签订《中日盟约》包括什么卖国内容

狐狼001 收藏 39 7067
导读: 核心提示:这是《中日盟约》的部分条款,第二条、为便于中日协同作战,中华所用之海陆军兵器、弹药、兵具等,宜采用与日本同式;第三条、若中华海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要用日本军人;第四条、使中国政治上提携之确实,中华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国人时,宜主用日本人;第六条、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若日本不能应办可商他外国。 文章目录: 孙中山广州起义后遭清庭通缉 被迫逃亡日本 一八八五年重阳节前的晚上,两广总督谭钟麟正在撰写奏折,向光绪皇帝进行工


核心提示:这是《中日盟约》的部分条款,第二条、为便于中日协同作战,中华所用之海陆军兵器、弹药、兵具等,宜采用与日本同式;第三条、若中华海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要用日本军人;第四条、使中国政治上提携之确实,中华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国人时,宜主用日本人;第六条、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若日本不能应办可商他外国。




文章目录:


孙中山广州起义后遭清庭通缉 被迫逃亡日本


一八八五年重阳节前的晚上,两广总督谭钟麟正在撰写奏折,向光绪皇帝进行工作简报:“近来有盗贼觊觎数百万元彩金,欲突袭广州而遭官兵击退,孙文虽潜逃但四十余名徒众拘禁与省城。”


两广总督描述的盗贼事件,就是孙中山筹划的第一次革命活动,历史上称为第一次广州起义。就在清廷发出通缉令的时候,有三个人已经奔走在逃亡的路上,他们从广州赶往香港,然后在那里登上了开往日本横滨的轮船。他们是孙文、陈少白、郑士良,这几个被清廷官员描述为窃取钱财的宵小之徒,在去往日本的轮船上剪掉辫子,表明了他们与清政府在政治上决裂的姿态。


孙中山与宫崎寅藏笔谈革命 拜会日本政要


宫崎寅藏,日本著名浪人,以别号滔天而知名。这是一个深受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影响,并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用于支持中国革命的日本友人,这次他与孙中山的相遇是他们一生交往的开始。


孙中山日本晤黄兴 两人相见恨晚共创同盟会


孙中山与黄兴的见面直接催生了同盟会,中国革命的历史就此开创了崭新的一页。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细节是,同盟会的筹备会议竟然是在日本黑龙会首领内田良平的家中进行的。内田良平当时就在会上加入了同盟会,当时的黑龙会会员,后来成为日本法西斯主义灵魂的北一辉也加入了同盟会,那么孙中山与黑龙会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日本黑龙会欲借孙中山“驱除鞑虏”占领满蒙


赫连勃勃:当时,中山先生当然也是出于当时时代的这种局限,出于他个人当时实践的局限,包括我就说当时是铁血十八星旗,就是认为咱们汉族就是十八省。当时好多人有这种局限的,所以就认为只要我们消灭了满清,我们独立了,我们就把汉人以外的东西送给你们亦可。因此这样一来,就当时使内田良平包括这些人就把消息传出去,说孙中山这个人太可以利用了。


孙中山签署《中日盟约》 后世学界斥其卖国


1915年2月,为了争取更大的支持,孙中山与日本人之间签订了一份给他带来巨大争议的条约《中日盟约》。


这是《中日盟约》的部分条款,第二条、为便于中日协同作战,中华所用之海陆军兵器、弹药、兵具等,宜采用与日本同式;第三条、若中华海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要用日本军人;第四条、使中国政治上提携之确实,中华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国人时,宜主用日本人;第六条、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若日本不能应办可商他外国。


凤凰卫视1月13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在日本神户有一座孙文纪念馆,长岛有孙中山雕像,横滨则专门设有孙文先生登陆地,甚至在日本下关的一个公园里,那里的莲花被取名为中山莲。时至今日,日本人还在以各种方式纪念着孙中山这个人,而同样对于孙中山来讲,日本也是一个及其特殊的所在。


孙中山的一生59年,其中有30多年在外漂泊奔走,光是在日本一地他就待了整整11年,出入了15次。那么他在日本都做了些什么?围绕在他身边的是一些什么的角色?今天我们就把目光投向他们。


孙中山广州起义后遭清庭通缉 被迫逃亡日本


解说:一八八五年重阳节前的晚上,两广总督谭钟麟正在撰写奏折,向光绪皇帝进行工作简报——“近来有盗贼觊觎数百万元彩金,欲突袭广州而遭官兵击退,孙文虽潜逃但四十余名徒众拘禁与省城。”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清朝政府通缉他,然后多少多少这个这个赏银,就是要拿他的头颅,原来在这里的时候那就是说孙文他都把这个文字加了三点水,加了三点水这个汶就是你是草寇。


解说:两广总督描述的盗贼事件,就是孙中山筹划的第一次革命活动,历史上称为第一次广州起义。就在清廷发出通缉令的时候,有三个人已经奔走在逃亡的路上,他们从广州赶往香港,然后在那里登上了开往日本横滨的轮船。他们是孙文、陈少白、郑士良,这几个被清廷官员描述为窃取钱财的宵小之徒,在去往日本的轮船上剪掉辫子,表明了他们与清政府在政治上决裂的姿态。


横滨最初只是东京湾畔的小渔村,孙中山一行三人到达的1895年,横滨已经是日本第二大城市,更重要的是横滨是日本与外界发生联系的港口。


林家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当时去了住在横滨,在一个中华街整个街都是华人是吧,活动比较方便,所以基本上当时横滨是这个兴中会活动的中心地。


解说:这时的孙中山29岁,对于日本他一直心存好感,因为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成为世界级的明星国家,到底是什么让日本发展神速?孙中山一直希望能够亲自来到这里找到答案,只是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到来竟是为了逃命。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清潮政府通缉他,日本政府呢又没有把他抓起来,这里头这个关系就很微妙,但是从孙中山这个思想里头,我觉得他从情感到理性,他都一生他都希望日本帮他,而且他觉得中国的国度跟日本差不多,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发展的很快,我们应该怎么跟着他走。


解说:1895年的孙中山并没有在日本停留很久,很快去往他的第二故乡檀香山,那里也是他在广州起义失败之后的疗伤之地,接着他在旧金山拜访了秘密组织洪门的总部,再往后又在伦敦生活了一段时间。


在那里发生了让他获得国际声誉的伦敦蒙难记,从此孙中山作为中国革命领袖的形象就此定格,他获得的好处是,他去到哪里都不必再自我介绍,也无须刻意躲开某些场所。


孙中山与宫崎寅藏笔谈革命 拜会日本政要


1897年8月,孙中山再次来到横滨,跟他第一次到达这里的时间隔了将近两年,这一次的到来,他不在像两年前那般孤独无助。


赫连勃勃:他在那和革命四大寇之一的陈少白会面,到他家里住下了,住下之后呢遇见了日本人宫崎寅藏,就是那白浪滔天也叫宫崎滔天,就这哥们。


邱涛(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这个宫崎滔天最初是对就是中国的革命和革命派,他认为都是企图推翻现有的清政府,就是腐朽的清政府,然后给中国一个新的改革方向的这样一个两派,他认为康梁一派是,孙中山也是,他认为自己是这两派中间一个很合适的联系人。


解说:宫崎寅藏,日本著名浪人,以别号滔天而知名。这是一个深受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影响,并把自己的全部经历都用于支持中国革命的日本友人,这次他与孙中山的相遇是他们一生交往的开始。


林家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宫崎滔天也不懂中文,孙中山也不懂日文是吧,两个人就是,但是一般的日本人用中文写啊,他一般都看得懂的,所以两个人就笔谈,第一次就笔谈。笔谈就是谈的将来要革命,要革命你准备怎么革命,你革命以后怎么样,你对清政府怎么样,他就笔谈。他通过这个笔谈以后宫崎滔天就了解了孙中山,认为孙中山的的确确是一个爱国者,是一个革命者。


赫连勃勃:两个人越谈越(对口),所以说宫崎寅藏就劝孙中山你多留在日本,多留一些日子,我帮你结识一些人,争取更多的人支持,这样一来中山先生呢,才开始在日本停留。


解说:关于孙中山与宫崎演寅藏笔谈时的情景,在日本九州宫崎寅藏的故居,依然还保留着当时的痕迹,可以看出宫崎寅藏对孙中山抱有极大的好感。在他所著的《三十三年落花梦》中,不止一次的提到孙君者可谓东亚之珍宝也。


宫崎寅藏的真实身份是浪人,这是日本社会特有的一个群体,就是那些四处流浪居无定所的穷困武士,那么一个下级武士为什么会对孙中山产生兴趣?他能为孙中山的事业提供什么帮助呢?他的背后是不是有别的力量在支撑呢?


赫连勃勃:他就是一个浪人,但是他无论是和日本的官方还是和日本的浪人界都广泛的这样的一个联系,他的名声也很大。


邱涛(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包括日本就说朝野的联华力量,他们希望扶植更多的当时的反政府的力量,他们认为或许这些人在某种程度上也能够代表中国的一个发展方向。


解说:宫崎寅藏就像一根重要的线,把孙中山和日本政府、日本民间人士,甚至日本的帮会组织串到了一起,尽管各种力量都怀着各自的心思,但作为当时身处困境的孙中山来说,能够借助各种力量帮助自己展开革命,正是他求之不得的效果。


邱涛(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他到日本留下来的身份是什么?我们今天都说是平山周资助是吧,实际上确切说这个犬养毅让平山周出面,以平山周雇人的身份,雇人就是雇佣的雇,雇人的身份留在日本的。


赫连勃勃:在这个宫崎寅藏,还有平山周的引见下,中山先生很快就得以认识了当时日本政界的一些人物,包括犬养毅、大隈重信,还包括这个日本的军国主义理论家福泽谕吉,福泽谕吉就是日本万元大钞上的这个人物。


你看对于日本人来讲这个人是个名人,是个好人,但是这个人对我们中国人来讲,对东亚人民来讲这个人绝对是个坏人,是日本军国主义理论的创始人,和日本这些政界大佬搭上界之后,中山先生在日本就开始比较畅行无阻了。


解说:由于日本的军政要人多在东京,孙中山在另一个日本朋友平山周的帮助下决定迁往东京活动,一个花絮是在东京寻找旅馆的过程中,孙中山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此前的孙中山其实一直都是以孙文或孙逸仙行走天下。


赫连勃勃:平山周带着孙中山登记旅馆,你得写名字啊,你得写个化名,你不能写孙中山,你不能写孙逸仙,孙逸仙当时在日本也很有名清廷的要犯。结果平山周抬头一看,对过有个中山侯爵的府邸,它有一个牌,日本那名牌都挂着中山侯爵府邸,就来个中山吧,就等于是他的姓。


孙中山想了想,在自己的名旁边就写了一个樵字,这意思就是什么呢?中国山中的樵夫,很有诗意的一个名字,后来章太炎就说,你赶紧就叫孙中山吧,所以日本中山先生最早是从日本人那名字来的中山樵,然后就章太炎就把这个东西,就是把这个名字定格定成孙中山了。


陈晓楠:孙中山到达东京之后,迅速接触了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犬养毅、内阁大臣大隈重信、还有黑龙会的创办人内田良平等人。尽管这些人都属于典型的政客,合作背后一定也在盘算着自己的利益,但是在孙中山革命的早期,他们都对孙中山有着还算积极的配合。


日本人提供物资和武器,帮助策划了1900年的惠州起义,还促成了同盟会的诞生,那么至于孙中山自己,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并没有完全在日本停留,他在檀香山的华侨当中发动革命,并且加入了秘密组织洪门,成为洪门的致公堂红棍,就像黄兴是哥老会的龙头一样,那是一个当家人的身份。


后来他又到英国、法国、比利时等地演讲筹款,1905年的夏天,孙中山再一次到日本,还是在横滨登陆。



孙中山日本晤黄兴 两人相见恨晚共创同盟会


解说:1905年的孙中山今非昔比,当他到达横滨时发现竟然有近百名留学生在那里迎接,孙中山或许不知道,在他离开日本的几年里,他的名字在中日两国获得了更大的声誉,这得感谢宫崎寅藏和章太炎的帮助。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1903年这个日本人宫崎寅藏写了一个《三十三年落花梦》,然后章太炎呢,又根据他这个宫崎写的这些情节,又用中文写了一本这个《孙逸仙》,然后这两个读物一个是在日本,一个是在中国,那个泰山北斗这样写的,就是这个说很高很高的评价,革命就要跟着孙中山,就这样来写的。


解说:孙中山刚下轮船,就被老朋友宫崎寅藏带走了,他们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物黄兴。


萧致治(武汉大学教授):黄兴他们呢,两个英雄相见嘛,一见如故,两个人很快就谈到革命道路上来了,谈到革命的道路上,就是要建立一个全国性的革命组织。


解说:孙中山与黄兴的见面直接催生了同盟会,中国革命的历史就此开创了崭新的一页,一个不容忽视的历史细节是,同盟会的筹备会议竟然是在日本黑龙会首领内田良平的家中进行的。


内田良平当时就在会上加入了同盟会,当时的黑龙会会员,后来成为日本法西斯主义的灵魂北一辉也加入了同盟会,那么孙中山与黑龙会的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林家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把革命的中心能够安置在日本东京这个地方,也说明了它这个日本政府这个朝野的人士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支持他,支持孙中山。但是支持的目的不一样,你刚才讲的不一样,它就是各种各样的人,一种人就是说希望支持你,你把清朝搞倒给我那个利益。


赫连勃勃:黑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当然你现在可以说就是一个类似于黑社会这样的组织,但是它是一个军国主义的组织,它的名字起源就是那些日本大陆浪人觊觎我们的黑龙江,它是来帮助日本军部来以后夺取中国东北的,所以它起名黑龙会。


日本黑龙会欲借孙中山“驱除鞑虏”占领满蒙


解说:黑龙会由头山满、内田良平等人创立于1901年,从性质上来说这是一个凶恶的侵华组织,它的宗旨是维护东亚的大局和帝国的天职,把满洲、蒙古、西伯利亚连成一片,建设经营大陆的基础,说白了就是希望在革命胜利后获得相应的权益,分裂中国建立满蒙政权。


赫连勃勃:比如说这个头山满经过中国东北的时候,他当时就发出赞叹,多么辽阔,多么美丽的土地啊,这个地方得有我们日本人来经营。因此就是这些人对中国的东北垂涎已久,包括内田良平这些人,也包括在日后就完全暴露出他们狰狞的嘴脸,包括1913年开始,这个内田良平就不断写文章,就是把中国人(说成)和犹太人一样,他们是无法自己治理自己的国家的。


解说:如此一来,革命派驱除鞑虏与黑龙会的夺取黑龙江具有一致性,在孙中山当时的革命理念中,清朝并不代表中国,满蒙的利益似乎从来没有在他的考虑之中。


林家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所谓驱除鞑虏嘛,就是(沿袭了)传统的夷夏之变,传统的那种思想的影响,就是中国还是我们汉族的,汉族的文化是最先进的,你其它少数民族都是蛮夷。


赫连勃勃:当时中山先生当然也是出于当时时代的这种局限,出于他个人当时实践的局限,包括我就说当时是铁血十八星旗,就是认为咱们汉族就是十八省。当时好多人有这种局限的,所以就认为只要我们消灭了满清,我们独立了,我们就把汉人以外的东西送给你们亦可。因此这样一来,就当时使内田良平包括这些人就把消息传出去,说孙中山这个人太可以利用了。


解说:对于政治人物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利益是永恒的,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在接受日本人支持的时候,对于这一点恐怕也是心知肚明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日本人的付出似乎更多一些,他们支持革命党人实际是为自己的在华利益作预期投资。


邱涛(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副教授):对于日本的利益来说,无论是现政权掌握还是这些人掌权,日本的利益在中国的利益是不会受到到任何损失的。


赫连勃勃:孙中山先生他对日本人的这种好感和他以日本为源的这样思想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第一、地理方面,日本确实近,对咱们如果有帮助的话,从地理方面非常近;第二、就是日本一部分政治家和民间人士,对中国革命所抱有同情或者支持的态度;第三、特别重要就中山先生他有一种观点,这种观点是什么?叫大亚洲主义。


他认为就是当时的斗争是一种黄、白两个种族之间的斗争,因此日、俄战争爆发之后日本胜利了,中山先生欢呼,这是我们黄种人的胜利,包括孙中山以为的大亚洲主义,他呢是认为日本应当充当盟主,因为日本明治维新改革以来确实是取得了巨大进步,认为他日本人应为亚洲人做榜样。


陈晓楠:由于孙中山和黑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史学界曾经有人竭力地去辨析,近年来质疑者居多,认为孙中山这种借助心怀叵测的国外组织来反对本国政府的行为是不妥的。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孙中山当时的国家观念确实存在缺陷,但是我们作为后人以此来指责孙中山好像也并不太公允,应该说在当时的中国人中,现代国家的观念并未形成,在漫长的中国古代历史上,国家从来就是一姓一家的天下,所谓家天下的传统是直到共和革命进行了数十年之后逐渐消除的,正是因为这个历史的局限性,在后来的故事当中孙中山还有过更为出格的动作。


孙中山签署《中日盟约》 后世学界斥其卖国


解说: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中国政局陷入一团乱麻之中,清廷与革命党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起义发生8天后,著名的南北和谈开始了。


傅国涌:南北和谈不是某一个方面,单方面的这个推动,它是多方面推动的结果,正因为革命派没有足够的力量能够把清廷掀翻,北洋派也没有能力一口把革命派吞下去,同时北洋派的灵魂人物,北洋派的领袖袁世凯还有私心,要借革命党人起事来要挟清廷。


再加上第三方面还有一个立宪派从中斡旋。这种多方的政治势力之间的一种平衡最终就会推到大家坐下来,用和谈的方式来谈出一个新的政治结构。


解说:和谈是大势所趋,但是其中还夹杂着一股激烈反对和谈的力量,正是头山满、犬养毅、内田良平、北一辉等,与中国革命派密切相关的日本人。


赫连勃勃:对于日本人来讲,袁世凯手底下几十万的北洋军,只要是袁世凯一上台,中国很快就可以实现统一,马上一个强大的、崭新的、现代化的中国就屹立在东方,日本人当然不希望这样的一个中国出现在东亚。


解说:关于南北议和,人们以往的观点往往强调辛亥革命的不彻底性,这固然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在另一方面惟其妥协和不彻底才能够容纳国内多数派别的意愿,使民族团结和领土完整得以大体维持,避免了国家分裂和民族仇杀的巨大灾难。


傅国涌:我们从今天来看孙中山也显示了他的人格当中的一种高超的地方,因为他也可以拼死搏,也可以拼一拼,但他没有这样拼。


解说:1912年元旦,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人们在想象孙中山风光一时的同时,可能很少有人理解他的苦衷。因为当时各省独立,中央政府财政空虚的连公务员的薪水都发不出。


赫连勃勃:胡汉民日后回忆,有一次安徽特使来向南京临时政府要钱,孙中山呢大笔一挥,中山先生向来是这样,一下就给了20万,结果胡汉民当带着安徽特使去国库一看,整个这么大的国库只有10块光洋。你就可以想像到当时的革命军方面经济拮据到什么地步,结果当时在南京政府最需要钱的时候日本人就出来了,就伸出了诱人的橄榄枝,橄榄枝上就挂满了金钱。


解说:在此期间孙中山多次向英、美银行协商借款,但一笔钱也没有借到,在巨大的经济压力下,孙中山委派盛宣怀向日本借款,以汉冶萍铁矿作为抵押,向日本三井株式会社借款500万元,对外则称该矿集股2600万股中日各半,由公司转借500万给临时政府。


赫连勃勃:条约都签了,签了之后全国哗然,包括张謇就给孙中山写信,就说你跟谁签都行,尤其不能跟日本人签。黎元洪也勃然大怒,就是说你这个清朝的时候和日本人签订的时候,都不敢把这个汉冶萍公司大张旗鼓地交给日本人,现在民国初建了,反而堂堂正正的跟日本人做这种交易,所以说满清余孽也当笑话我们,因此当时就是说黎元洪就说这个人签订这个什么应该枪毙,但当时黎元洪指的是盛宣怀,实际上他就是暗指的孙中山。


解说:迫于各种压力,孙中山最后还是终止了对日本的借款,他当了两个月临时总统后让位与袁世凯,自己则退政治舞台的幕后过了不到一年的清净日子。一直到1913年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再次流亡日本,这一次孙中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凄凉。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有一个事实最能说明问题的冬天很冷,很多人衣服都不够,因为你是这个失败者嘛,没人支持了嘛,就是经费不够连衣服都没得穿,最严重的一个烤火,就是冬天烤火没有办法,烤火应该是用炭来烤的,但是当时连炭都没有,是拿一张纸一张纸这样烧了来烤火。


解说:政治家的失败结果往往是树倒猢孙散,孙中山当时的处境大致就是这样,不过让他欣慰的是自己还有一些朋友,一些与政治、权利、利益没有关系的人,正是这些人给了孙中山最适合的温暖。


梅屋荘吉,这是孙中山十多年前就结识的老友,从1895年孙中山第一次策划广州起义开始,梅屋荘吉就开始资助,在随后的十几年中梅屋荘吉倾尽家财,按照现在的算法一共出资高达10亿日元,这一次又是他接纳了孙中山这个落魄的革命家。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孙中山经常到梅屋荘吉家里去做客,应该是很好的朋友了。


林家有(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在钱这个问题上给孙中山的支持还是比较大的,经常给他提供一些经费,因为这样子他也成为好朋友,所以孙中山死以后,他就认为没有办法看采取什么办法纪念他,那就弄了几尊铜像,包括现在我们学校这个铜像,就是这个铜像也是梅屋荘吉捐赠的。


解说:在与朋友疗伤的同时,孙中山并没有隔断与日本政界的往来,1915年2月,为了争取更大的支持,孙中山与日本人之间签订了一份给他带来巨大争议的条约《中日盟约》。


这是《中日盟约》的部分条款,第二条、为便于中日协同作战,中华所用之海陆军兵器、弹药、兵具等,宜采用与日本同式;第三条、若中华海军聘用外国军人时,宜主要用日本军人;第四条、使中国政治上提携之确实,中华政府及地方公署若聘用外国人时,宜主用日本人;第六条、中华经营矿山铁路及沿岸航路,若要外国资本或合办之,必要时可先商日本,若日本不能应办可商他外国。


王杰(广东省社科院历史系研究员):台湾有些学者,特别是李敖就说这是卖国的东西,大陆的学者,为这个是不是卖国的问题广东的学者还专门开过一次学术研讨会,专门为这个《中日盟约》有没有这个事情。那我的理解,我现在是撇开它有没有的问题,我不讲有没有,但是孙中山跟日本人的关系,希望日本人帮助他完成他的革命,我觉得这点是无疑的。


陈晓楠:关于孙中山在二次革命之后流亡日本的那段经历,史家向来讳莫如深。中国历史上向来有为最尊者讳的习惯,大凡中国历史上重量级的历史人物,好像总有某一段经历会被史家有意无意地忽略。


中国的史书造了很多的神,也造了很多的魔,却很少用人的眼光去看问题,可能也正因为这样,才会出现孙中山、袁世凯等人在历史评价上的巨大落差。


实际上对于一个政治人物,本来就有很难用道德标准去衡量的,在这个以命相搏的舞台上,恐怕只有那些敢于摒弃道德标准的人,才有更大的生存的可能。任何历史人物都有其多面性,因此也需要给出一个多面的评价,一个普通人的尚且有复杂的性格,更何况是那些纵横驰骋的历史人物呢?


感谢收看今天的《凤凰大视野》,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