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前一线拆迁官员发帖建议大学设拆迁专业

12499165402 收藏 0 104
导读:[img]http://img4.itiexue.net/1237/12378916.jpg[/img] “在城市化进程中,完全不拆迁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拆得文明一点、有道理一点。”资料图/潇湘晨报记者邵骁歆 红网长沙1月13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周清树 (微博))民革长沙开福区主委黄嘉杰1月11日晚在红网发帖,建议大学设置拆迁专业。 此前十年,黄在捞刀河镇任规划所所长,一直参与一线拆迁。“拆过的房子有一、两千多户。” 现在提到拆迁就喊“头疼”的黄坦承,这一建议是在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长沙前一线拆迁官员发帖建议大学设拆迁专业


“在城市化进程中,完全不拆迁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拆得文明一点、有道理一点。”资料图/潇湘晨报记者邵骁歆


红网长沙1月13日讯(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周清树 (微博))民革长沙开福区主委黄嘉杰1月11日晚在红网发帖,建议大学设置拆迁专业。


此前十年,黄在捞刀河镇任规划所所长,一直参与一线拆迁。“拆过的房子有一、两千多户。”


现在提到拆迁就喊“头疼”的黄坦承,这一建议是在亲历十年一线拆迁基础上的反思和求变,期待通过此举减少和避免拆迁矛盾。


这种求变在专家看来很有必要,“在城市化进程中,完全不拆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拆的文明一点、有道理一点。”


设置专业,走专业化拆迁


现年47岁的黄嘉杰,从1984年开始工作,至今工作26年。


1984年至1999年,黄先后在长沙县设计院以及长沙县所辖附属乡镇的国土、司法、规划、计划生育等部门工作。


1999年至2009年,黄嘉杰在捞刀河镇规划所任所长。对于自己这十年的工作,用黄自己的话说,“这十年,没规划什么,就是拆迁。”


2009年,黄调入开福区东风路街道办工作。


2011年1月11日晚,他将一份名为《建议部分大学设置拆迁专业》的帖子发到红网,并提交到了民革长沙市委。


相对于发在红网上建议设置拆迁专业的帖子,黄嘉杰的口头阐述更为清晰和完整。


按照黄嘉杰的设想,拆迁专业的学员主要学习国土法、规划法、政治思想、心理学、谈判学以及建筑学等方面的知识。学员毕业后可充实到涉及拆迁的主要部门,如国土局、规划局等,或到拆迁事务所工作。“第一批学员可以是现有的拆迁队伍,让他们回炉接受系统学习。此后的学员统一面向社会招生。”


黄嘉杰说,我国的城市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在城市规划调整过程中,有一些建筑要不可避免地被拆掉。拆迁,得懂法律,但现在的问题是,主导和参与拆迁的人都是凭经验办事;拆迁队伍由一支杂牌军组成,现在拆迁急需解决的问题,就是规范拆迁队伍;同时,由于拆迁所产生的维稳成本巨大,花费在维稳上的钱完全可以打造一个拆迁专业。而通过拆迁专业的设置,打造比较精干、规范的队伍,可以正确指导拆迁,减少拆迁矛盾,还可以提高学生的就业率。


专家:不可根治,但有必要


黄嘉杰将拆迁浓缩为几句话:拆迁是天下第一难事,里边的利益纠葛纷乱复杂,斩不断理还乱;拆迁就是做人的思想工作;拆迁就是寻求政府利益与群众利益的平衡。


黄说,拆迁之所以出现问题,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不公平。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同一拆迁事件中,政策不统一,常出现先拆的一个政策、后面拆的又一个政策的情况。所以,设置拆迁专业,并不能根治拆迁出现的问题,只能是起到避免和减少矛盾的效果。


对于黄的设想,中国社会学学会理事、湖南省社会学学会常务副会长方向新表示认同,认为增开类似的专业或增加这方面的一些课程,是有必要的。


方向新说,关于设立拆迁专业的问题,学术界也有人提出过。2010年,围绕新的拆迁条例,有五个教授就提了一个方案,其中涉及到这个方面。前年在湖北召开的一个有关拆迁条例的理论讨论会上,也有一些专家提到了这个问题。“当时是把它放到城市管理学科里面的。”


方向新说,拆迁过程中会出现一些强拆,与某些干部在这些方面的知识贫乏有一定关系,是否叫拆迁专业可以讨论,但增开类似的专业或增加这些方面的一些课程,还是有必要的。


同时,方向新也认为,开设专业并不能根治拆迁问题。方认为,拆迁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政府利益的驱动,政府在其中有利可图。“所谓的强拆,如果没有政府的参与,怎么强拆呢?”所以,即便设置拆迁专业,也不能够完全解决拆迁问题。城市化进程中,完全不拆是不可能的,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拆的文明一点,拆的有道理一点。


黄嘉杰:十年拆迁一本书


黄嘉杰对拆迁的理解和反思,是基于自己十年的一线拆迁经验。在与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聊天中,黄多次感慨,他经历过的拆迁故事可以写本书。


“刚调来的时候,他们还要我搞拆迁”,黄咧嘴苦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不住摇头,边用左手捶打着太阳穴,“不搞了,不搞了……”黄说,拆迁充斥着权力寻租,有很多不公平现象;同时工作太累,一年365天,有360天在工作,甚至晚上12点还在拆迁户家中做工作。


黄将亲历的十年拆迁分为两个阶段:1999年至2004年。这五年间,拆迁比较顺利,没有出现什么问题。黄先后主导和参与过的拆迁有二环线东北段、汉回村、现在的青竹湖大道、青竹湖外国语学校、周南中学等位置。期间,令黄印象深刻的是二环线东北段拆迁,2000年元月24日开始拆,198户住户,一个月拆完,没有出现任何遗留问题。


黄嘉杰在1999年开始参与拆迁的时候,整个拆迁办只有7个人:国土部门4个人,包括他在内的规划部门3人,另有一个分管国土和规划的副镇长。但到2004年,拆迁办发展到了26个人。黄认为,也就是从这时候起,拆迁开始出现问题。


所谓拆出的问题,就是因为拆迁所产生的拆迁户不合作、上访甚至自焚等。黄透露,因此耗费的维稳费用巨大。


而黄嘉杰认为出现问题的原因是“他们没有经验、不专业、沟通方法不对。”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