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黄昏时分,天还没有黑。一一五师主力从泰川向云山方向开进,配合军主力歼灭云山之敌。在一个沟口上,王良太师长向三四四团团长徐鹏和政委姜石修交代任务:

“你们团留在泰川以北地区阻击援敌,任务是保障军、师主力的侧后安全。”

“师长,师首长谁跟我们团?”徐鹏问道。

王良太征求了一下副师长颜文斌的意见。颜文斌这个从红军长征起打起仗来就冲在前面的指挥员说:“我要到前线去!”

结果,徐鹏很希望有位老同志在身边没有争取到。他是我从抗战开始就在一起共事多年,我很熟悉的年轻指挥员。现在,他这个团是离开军、师主力最远的一个团。这样也好,我们军很多优秀指挥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锻炼成长起来的。

师主力部队开走了以后,徐鹏和副团长孟宪连、参谋长杨健一起组织各营营长、各连连长把泰川以北的地形看了一遍,决定了营主力坚守北安洞公路两侧要点,八连守在北安洞南侧无名高地;一营坚守北安洞东侧要点,二营坚守龙凤洞公路两侧要点。当时营里前面展开一个连后面两个连,成为前三角。部署完了,部队积极构筑工事,八连把一排放在最前面,叫做触角阵地。

这是徐鹏当团长第一次组织指挥这么大的战斗,而且是在人地生疏的朝鲜战场上。在火力配备上,他大胆地把72步兵炮推到最前面,引起了人们的争论。有人说他不懂炮兵,不会用炮。他说:“步兵炮就应该推到最前面去,如果放在团指挥阵地上,一开炮就会打到前沿阵地上自己的人,根本不能阻击敌人,也不能用炮火制止敌人的进攻……”

第二天上午9时许,美二十四师先头部队乘汽车和坦克从泰川以南沿公路向八连阵地扑来,约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一排出敌不意,突然以猛烈火力把敌人打下去。敌人又在飞机、坦克掩护下,连续两次进攻,都被八连打退了。

就在这时候,阵地上出现了一件很巧合的事情:

敌人一辆坦克向八连阵地射击,骄横的美国兵满不在乎地把炮塔的盖子揭开观察。八连的60炮班副班长“练兵模范”米占云用60炮瞄准射击,一发炮弹正好落进了坦克炮塔出入口,把里面的坦克乘员炸死了,把驾驶仪器也打坏了,坦克就停在那里不能动了。

到了下午,敌人十几架飞机就在这个团的阵地上进行疯狂的轰炸和扫射。然后,敌约有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在炮兵和坦克的掩护下,分两股插到八连后面,把八连后面的无名高地占领了。这样,直接威胁了八连阵地。徐鹏和姜石修研究后,命令八连后撤,撤到北安洞那边去。因为阵地一道道防御工事预先都搞好了,在构筑工事时,在从泰川至龙凤洞的公路上,他们挖了道破坏公路的沟,为防止敌人过来还挖了一段方坑,在公路上还埋一些集束手榴弹。一直到10月30日晚上,他们按照王良太师长命令撤至丰德里,便在龙城洞后面一带组织防御,诱敌深入,让美二十四师向龟城深入,由六十六军相机歼灭这股敌人。

三四八团在鹰峰洞接替一一七师的防务后,在坚守阵地时有一个教训,后来就成了经验。敌人先是用炮兵的火力轰击,接着是用飞机投汽油弹,然后就是坦克引导步兵往上冲。我们开始时还是用在国内打国民党军队的那一套经验:给火炮挖个小坑,上边用草伪装一下,人就搞个单人掩体,靠山头前边和两侧,电话线是在外边架设的。敌人协同攻击,把整个阵地搞得很乱,电话线一段一段被烧坏,敌机扔下的汽油弹使满山遍野都在燃烧,营、连的指挥就不灵了。于是,通讯员伤亡不少,查线的电话员伤亡也很大,干部通讯指挥不灵,只好直接跑到前边去指挥,干部伤亡也在增加。还有,工事构筑在两侧和反斜面,敌人的坦克上来,看到新土就直接瞄准射击,一个一个地轰。我们的战士们不敢往后跑,就往山前跑,跑到公路两边的沟里隐蔽起来,这样才减少了一些伤亡。但还是在敌人空、炮联合攻击下被汽油弹烧死烧伤不少人。

团长高克和一营营长徐友仁联系不上,他带着作战股长张成里离开团指挥所,来到了一营前沿,和营、连指挥员到阵地看了一遍,采取了一个办法:把前边兵力往后缩,这样一来,前边一连和二连的兵力就减少了,把三连的兵力集中在后边,一连和二连也有了预备队,把他们拉到树林边疏散隐蔽。前边守阵地的就在山的两边挖单人掩体观察。人都在山的向背面上搞一些疏散的散兵坑,电话线也埋入地下。再一个办法:一个人挖一个小防空洞,把雨衣堵到小口上,雨衣上面再放些青草。这样,敌人再投汽油弹,只要往外一推,火就烧不到自己身上。采取这些办法后,第二天、第三天,敌人进行的两次攻击中,部队伤亡就减少到最低限度了。敌人进攻最厉害的那一次,比哪一次进攻的规模都大,炮火很凶,但最后一查只负伤两个人,结果,部队坚守了几天整个伤亡才七八十人。

与此同时,10月30日深夜时分,三四七团为夺占有利地形作为向云山发起总攻的出发点,五连和六连在山炮、迫击炮火力支援下分别占领了敌军十二团的288高地及其以南另一高地。天亮后,这个伪军团长金占坤为了把阵地交给骑一师第八团,组织一个营兵力在飞机、炮火掩护下,用坦克作为先导向五连阵地连续发起4次猛攻,都被打退。当五连连长、指导员负重伤后,青年学生出身的副指导员顾仁柏勇敢地站出来代理指挥,挽救了危局。炮弹片削掉他嘴里的半口牙,全身3次7处负伤,仍然坚持不下火线,走不动便躺在地上继续指挥战斗,直到鼓励战士们击退敌人最后的一次进攻。从左侧协同二营攻击的一营二连有个战斗小组长,名叫张生。他机智地绕到敌人正在射击的一挺重机枪屁股后面迅速扔过去两颗手榴弹,把这挺重机枪报销后,他又迂回到后山腰用手榴弹炸死敌人另一挺重机枪射手,趁着烟雾尚未散开,他又以超人的快速敏捷动作,将一个返身夺枪拼命顽抗的美国兵推下了山崖。就这样他一个人缴获了两挺美国重机枪。由于他连续消灭了敌人两个火力点,为连主力进攻扫清障碍,当九连赶到以后,4个连队同时向敌人猛扑过去。一一六师党委授予顾仁柏和张生两位同志“保国英雄”的荣誉称号。

10月30日零时,我发报给彭总请示关于我军攻击云山部署的问题。

彭、洪、韩、解首长:

根据志司攻击云山意图,我们召集师干部研究认为:云山敌人兵力比较集中,火力较强,但战斗力弱。如集中4个师(缺一个团)的兵力攻击则我完全有把握歼灭该敌。据此我预作如下部署:

1.攻击部署:以一一六师为主攻方向,自鹰峰洞沿云山之两条公路两侧山缘向云山东之圣洞攻击前进;一一七师以两个团绕至云山东之内洞、马场洞,由东南至西北向富兴洞三巨里攻击,另以一个团由泥踏洞向南攻击;一一九师自上九洞(云山东南)向西北攻击;一一五师两个团自龙兴洞、诸仁上洞把主力放在公路以南自西向东攻击,当打响时,该师即抽一个营插至诸仁上洞东南公路转弯处,断敌逃路。

2.炮兵配属:因道路条件限制只能配置北面,决定炮二十九团进至利洞附近,配属一一七师作战;以炮二十六团全部、炮二十五团一个营及军火箭炮营配属一一六师作战;高炮一团以一个营配属一一七师、以两个营配属一一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