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正文 首战告捷(4)

吴信泉1 收藏 4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size][/URL] 在三营阵地面前,敌人开始进攻了。步兵开始停在小河边,坦克向山上开来,一边开一边打炮,后来,步兵尾随坦克进行冲击。在第一线展开的八连和九连,第一天整整打了一天,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九连战士张玉良利用山沟地形,奋不顾身地爬上敌坦克,用爆破筒把第一辆坦克炸毁,其他坦克调头就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在三营阵地面前,敌人开始进攻了。步兵开始停在小河边,坦克向山上开来,一边开一边打炮,后来,步兵尾随坦克进行冲击。在第一线展开的八连和九连,第一天整整打了一天,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九连战士张玉良利用山沟地形,奋不顾身地爬上敌坦克,用爆破筒把第一辆坦克炸毁,其他坦克调头就跑。

第二天上午,敌人一个连兵力向二营阵地进攻,天空中有6架敌机掩护,地面又有大炮配合。等敌人上来后,二营四连从右翼沿一条山沟插上去,一下子把敌人打垮了。

就在三四九团守备的第三天中午,二营教导员薛志友去五连。走前他问带领六连的副营长汪国全:

“老汪,六连怎么样?”

“粮食快没了。”汪国全说。

“伤亡情况如何?”薛志友又问。

“一排打得最激烈,敌人炮火很猛,伤亡大一些。”汪国全做了一下手势说。

“我到五连去看看,再回营部。”薛志友边走边说。

“那里道路你不熟,派人送你去吧!”汪国全想拦住他说。

“不用送,人多了目标大。”薛志友一摆手就走了。

他沿着长满密密麻麻松树丛的山梁走去,走着走着,突然从树丛里窜出来3个伪军士兵,一下子把他抱住了。然后,3个敌人推着他走。他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地形,心里琢磨着:怎能尽快甩掉敌人,摆脱困境?一边走着眼睛一边瞅着周围的动静。他见松树丛下面有一条雨裂沟,便猛然来了个金蝉脱壳,跳到10公尺深的山沟里去了。3个敌人在山梁上开了枪,但是谁也不敢往下跳。

汪国全听到枪声说了一声:“坏了,出事了!”他马上派副连长叶志禄带着战士去五连那边看看。后来,这个勇敢而机智的苏北老同志薛志友终于回到了部队。

敌人6辆坦克四五十个伪军坐在上面向三四九团冲来了。薛复礼告诉黄达宣:“叫二连出击!”二连正好在三岔路口,黄达宣命令一下,二连一冲击,敌人坦克上的机关枪和机关炮转着圈打,二连伤亡20多人。薛复礼对大家说:“伤亡再大也不能叫敌人这6辆坦克开过去!”他说完跑到最前面去指挥,结果把敌人的坦克打回去了。

然而,到了阻击伪一师十二团的第4个晚上,三连阵地上出现了严重的情况:前卫排叫敌人断了后路!康应中大声地对大家说:

“谁去把三连这个排带出来,给谁立大功!”

“我去!到前卫排的一条路只有我熟悉,因为我曾跟营长去看过地形。”站出来自告奋勇的这个人,大家一看是营部的号兵刘文华。

天刚黑下来,他带着一个班出发了,摸过两个山头,发现前面有敌人的两个哨兵在山坡上监视这条路。他马上叫第二战斗小组从路旁的水沟里摸进包围圈里,他自己带着第一战斗小组也从敌人警戒线进入包围圈。他和三连长取得了联系,便稳稳当当地把三连带出了包围圈,回到了营的阵地上来。

这个排撤回来时,薛复礼狠狠地批评了排长肖林:

“你为什么没有命令往回跑,结果让敌人包围了?”

“团长,我错了。”肖林低下头说。

“现在这个仗还没有打完,你这个排现在就顺着公路,爬到山上面制高点。”薛复礼用手指着说。

“团长,我一定完成任务。”

“还有,敌人迂回到你们侧后,没有我们命令不准撤退。否则,看我饶你不饶你!

这个制高点距离一营阵地有1000公尺,肖林带领全排战士一直坚守在上面。

10月28日深夜12点钟,我打电话给一一七师张竭诚师长:“你们把鹰峰洞两侧阵地交给一一六师,连夜转到云(山)温(井)公路以东地区。”

张竭诚率部东进,控制了云温公路及其以东地区。师指挥所设在马尚里。他把三个团的部署向我报告后,部队很快到达指定地点进入了阵地,三四九团占领了通洞、泥踏洞一带云温公路上的三岔路口,三五○团于云山东北、温井川东岸的柯树洞占领进攻出发阵地,三五一团位于马场洞做好了战斗准备。

10月29日,300多敌人在6辆坦克引导下,向泥踏洞三四九团五连和六连阵地攻击,六连在副营长汪国全、连长彭俊岭、指导员田光明的指挥下,高喊“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口号,顽强地抗击着敌人的进攻。在六连一排的阵地上,三班只剩下4个人了。当敌人逼近堑壕时,这4位勇士用炸药包、用石头奋力与敌人拼杀。紧急关头,副连长叶志禄带着第二梯队赶到,协助一排将敌人击退。

敌人稍事整顿又冲上来了,眼看已经突入六连四班的阵地,战士们跳出战壕,端着刺刀与敌人展开了肉搏,在十班支援下,将突入之敌1个班全部歼灭。

晚7点多钟的时候,敌人一个排又突入了五连二班的阵地。二班长王春常知道,营的绑带所里有几十位伤员,距离阵地只有几十公尺。他为了不让敌人占领班里的阵地,为了保护几十名负伤的战友,毅然决然地手持爆破筒,扑向阵地上的一群敌人中间,黑夜中只见一团火光,只听一声巨响。二班的阵地保住了,负伤的几十名战友保住了。英雄的共产党员老班长王春常,却献出了他宝贵的生命。

在三四九团前卫二营四连的阵地上,还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赵先顺副团长在这里指挥战斗,部队几天来都是吃的煮苞米粒,大便拉不下来。每个人所带的干粮吃光了,又饥又渴。他们发现山底下有一片萝卜菜地,谁都想拔个萝卜解解渴,但谁都用“不动朝鲜人民一针一线”的群众纪律抑制着这种愿望。敌人打来的炮弹不断落在菜地里,把鲜嫩的大萝卜炸得到处乱飞。眼看干部战士渴得实在支持不住了,赵先顺便和营长朱光道、教导员曹厚峰在一起商量后,派营部通讯员董伯友等几个勤杂人员到山下菜地里,拔一个萝卜就埋上一点朝鲜币,最后叫营部的文化教员小梁写了一封信,也埋在菜地里。信的内容大意如下:

萝卜菜地的主人朝鲜老乡:

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950年10月26日至今日同美国侵略军、李承晚伪军激战3天3夜。战斗中我们断粮了,部队又饿又渴,只好吃了你们菜地里的萝卜,每个萝卜的坑里都埋着我们付给你们的钱。

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二营于1950年10月28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