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军在朝鲜:抗美援朝战争纪实 正文 是战争就会有流血(4)

吴信泉1 收藏 7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2.html


周总理严肃而亲切地说:

“志愿军何时出兵朝鲜,我现在还不能回答你。这件事关系重大,由毛主席直接掌握和决定。”

说完,周总理向柴成文说:

“你带着他们尽快出发前往平壤。”

“是!我们明天就走。”柴成文说。

当他们路过沈阳时,东北军区已为武官们准备好5辆吉普车、5名司机。进入朝鲜抵达平壤后,柴成文会见金日成首相,向他报告:中国又派来5位武官。金日成听了十分高兴,叫首相秘书分别给5位武官各开一个首相签署的《信任状》,要求朝鲜有关党政军机关沿途给予协助……

何凌登他们立即分赴朝鲜北部前沿勘察地形、了解情况,直到10月19日,他才由朝鲜返回辽阳,当天他向我们军领导同志作了汇报后,又向司令部各科介绍了朝鲜的有关情况。

怎么也没想到,何凌登又成了我们军在朝鲜战场上最早牺牲的人。

何凌登的妻子吴为真,也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在新四军女战士中不失为佼佼者。她的前一位丈夫,就是抗日名将彭雄——我们军的前身新四军三师参谋长,不幸的是在1943年的黄海上同敌人遭遇中,为国捐躯。后来,吴为真带着彭雄的儿子和何凌登结婚,万万没有想到,现在,她又一次失去了丈夫。这两次失夫的沉重打击都落在一个妻子身上,那是怎样的巨大痛楚和人生憾事啊!

有一件事,我的妻子俞惠如一想起来就非常难过。就在何凌登牺牲的前一天,军指挥所从辽阳出发的时候,大家都按时上了车,还不见何凌登从家里出来。有人吵着:“时间到了,马上要开车,何处长怎么还不来?”作为留守处政治协理员的俞惠如,跑到何凌登家去催。她推开门一看,这一对恩爱夫妻难舍难分正在亲热哩,心直口快的俞惠如随便说了一句:

“快走,快走,大家都在外面等着,你俩还在这里搞什么‘小资产’?”

何凌登牺牲的消息传到后方后,俞惠如一想起这件事,就感到当初不该讲那句话。刚踏上异国土地就牺牲了一位丈夫,俞惠如深怕在后方的家属受不了,布置留守处的领导保密,由俞惠如陪着吴为真到沈阳去看何凌登的遗容,后事处理得很好。

沈启贤参谋长在行军途中遇到朝鲜人民军一位将军,他看到了我们刚刚踏上朝鲜国土的中国军队,便通过他带的翻译说:

“贵军的士气非常之高,但武器装备差。”

“我们对战胜世界上最强大的敌人是充满信心的。”沈启贤这样回答着。

军司令部作战科长左勇带着联络员卞武雄乘吉普车在公路上遇到一辆大卡车满载往后撤退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双方热情地打招呼,车子就停下来了。左勇仔细一看,车上有男有女,全都没有戴帽子。下面是人民军与左勇的一段对话:

“你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吗?”

“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

“你们来了多少人?”

“很多很多。”

“你们有没有飞机?”

“我们暂时还没有。”

“你们有多少坦克?”

“我们暂时还没有。”

“飞机、坦克都没有,那不行!那不行!”

“我们用劣势装备可以打败优势装备的敌人。我们不是已经消灭了国民党800万美式装备的军队吗?”

左勇说到这里便问起了人民军的情况:

“你们从哪里来?”

“从洛东江边。”

“你们到哪里去?”

“上级命令我们:到新义州集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