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布莱德雷似乎忘记了,正是他自己亲手批准了这个画蛇添足的计划的。但这也确实怪不了他,连杜鲁门都管不住麦克阿瑟,他怎么能管得住呢?自从仁川登陆之后,美国军界都把麦克阿瑟当作神一样看待,神的构思凡人怎么能够理解呢?呵呵。

只有正在一线指挥作战的“虎头狗”沃克不服。在日本东京麦克阿瑟主持召开的联军军事会议上,沃克向麦克阿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将军,南韩第1军正沿着朝鲜东海岸迅速向北推进,可以肯定,当第10军在海上兜圈子的时候,南韩军肯定就攻下元山了,从而让第10军的行动变得毫无意义,更严重的是,此举将分散联合国军的兵力,从而让北朝鲜人获得喘息之机。不如让第10军与第8集团军合成一股全力推进,您看如何?”

如果沃克的意见被采纳,那么以后中国军队的仗将会难打得多,然而麦克阿瑟一句话就让“虎头狗”彻底变成了哑巴狗:“参联会已经批准了我的计划,就按我的意见执行吧。”

随后,麦克阿瑟拿出了参谋长联席会议给他发来的电报,让参谋人员大声的念给大家听了。

会议结束,沃克怏怏地离开了会场,他心中嘀咕道:“既然上面和你总司令已经定下来了,还请我们千里迢迢的从朝鲜赶到东京开什么鸟会!难道仅仅是你麦克阿瑟要抖抖总司令的威风吗?”

但在此之前,除了“兵呆子”沃克之外,很少有人敢于对刚刚创造过奇迹的麦帅的指挥公开质疑。就连麦克阿瑟后来的继任者李奇微将军也说,当时:


“哪怕他(麦克阿瑟)建议由一个营涉水走到元山港,大概也会有人情愿一试”。


沃克走后,情报处长威洛比少将送来了一摞情报:


“中共部队正在满洲集结,估计有四十五万人。在满洲计有中共部队三十八个师,其中有九到十八个师正集结在鸭绿江沿岸的各个渡口,中共部队的调动应被看作是进入朝鲜战场前的必要部署……”

“中共军队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聂荣臻表示中国人民不会袖手旁观,让美国人一直打到中朝边境。毫无疑问,聂的表态是说明了中国军队的态度。而且,没有中共最高层的同意,聂不可能这么说,因此,这也可视为中共当局的态度。”


麦克阿瑟随手将报告丢到了办公桌上,微笑道:“我亲爱的威洛比,中共有空军吗?”

“没有,不过据说他们正在组建,将军。”威洛比答道。

“他们有海军吗?”

“也在组建。”

“他们的陆军有坦克吗?”

“微不足道。”

“陆军的火炮怎么样啊?”麦克阿瑟的笑容更甜了。

“同样微不足道。”

“那么亲爱的威洛比,我们的谈论可以结束了。”麦克阿瑟举起他那根著名的玉米穗芯大烟斗,深深地抽了一口继续道:“只要中国人敢参战,我将让只靠步枪作战的中国人尸横遍野,将整个战场变成屠场,坦率地说,我是多么盼望他们参战啊。不过威洛比,我认为中国人的目标是福摩萨(台湾),他们只是虚张声势好让我们陷在北方的朝鲜,然后突然在南方攻打福摩萨。”

麦克阿瑟收敛了笑容:

“一旦中共发动对福摩萨的进攻,我将立刻赶去亲自指挥对中共的反击,我会让他们血染海峡,惨遭失败!也许中共会因此而总崩溃。”

说完,麦克阿瑟傲慢的昂起了头。

威洛比少将充满崇敬地退出了总司令的房间。

后来麦克阿瑟曾对他的部下说:“诸位将军,我认为我们每个人以后都不要再谈论什么三八线的问题 ——没有任何限制。就像踢足球时可以任意越过球场中线一样,有本事你就猛攻对方大门!”…………

毛泽东预感到了一个历史关头的来临。

仁川登陆后的第三天,毛泽东就致信高岗,要东北边防军做好出发准备,同时急调正在湖北的四野第50军和第60军赶赴东北集结,准备用作第十三兵团预备队。

与此同时,周恩来命令在京待命的柴成文率东北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张明远、第十三兵团侦察处长崔醒农、第39军参谋处长何凌登、第40军118师参谋长汤景仲、军委炮兵司令部情报处副处长黎非等人以武官名义入朝了解情况,勘察地形,进行战场准备。

9月20日,经毛泽东同意,周恩来以个人名义致电中国驻朝大使倪志亮,请他向金日成转告他的建议,坚持自力更生,长期奋斗的总方针,力争保持三八线以北地区,使持久作战成为可能。

当时,中国领导人的基本方针是:对外应先向敌人发出警告,争取让他知难而退;如果敌人打到三八线时提出和谈,就不应放过这一机会。对内则请各大区负责人再议一议,掌握好出兵的时机。

9月25日,在周恩来的安排下,中国人民解放军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将军约见了印度驻华大使贾瓦拉姆﹒马达范﹒潘尼迦,向他阐明中国政府的态度:如果“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进攻北朝鲜,中国将不能不管。

潘尼迦大使似乎不经意的提起:“记得1949年南京陷落的时候,麦克阿瑟曾对美联社记者托宾亲口说过:‘给我五百架飞机就可以摧毁他们(指中共部队)’。”

曾在日寇重兵围剿中开辟了晋察冀根据地的聂荣臻轻轻一笑:

“我们把原子弹都看成是纸老虎,何况几百架飞机呢?”

潘尼迦想试探中国对与西方作战的决心有多大,他圆滑地说:“我丝毫不怀疑,没有任何人能征服中国,击败解放军。我所担忧的是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将要使中国的工业遭受破坏,中国的建设将拖后十年、八年。”

聂荣臻立即毫不含糊地表明了中国的决心:“如果帝国主义者果真要发动战争,那么,我们也只有起而反抗了。”

潘尼迦继续试探道:“中国的工业,不是在沿海就是在中国东北满洲,一旦发生事故,是很容易遭受破坏的。”

聂荣臻再一次申明:“一旦战争起来了,我们除了起而反抗之外,是别无他途可循的。当然,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帝国主义有它自己的弱点,因此我们今天的任务是争取和平,制止战争的发生和发展……”

谈话结束后,潘尼迦大使立即电告了印度总理尼赫鲁。尼赫鲁随即将信息转告美、英政府,但美国国务院研究后竟认为,这只不过是中共的威胁恫吓宣传而已。

9月30日,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为建国一周年举行的庆祝大会上作了题为《为巩固和发展人民的胜利而奋斗》的报告,再次向美国当局发出了严正警告:


“美国……多次派遣侵略朝鲜的空军侵入中国辽东省上空,实行扫射轰炸,并派遣侵略朝鲜的海军炮击中国的航海商船。美国政府由于这些疯狂横暴的帝国主义侵略行为,已经证明了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危险的敌人。美国的侵略武力已经侵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并且随时有扩大这种侵略的可能……”

“中国人民密切地关注着朝鲜被美国侵略后的形势。朝鲜人民和人民军是坚决而勇敢的。他们在金日成首相领导之下抵抗美国侵略者,已经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并且受到了世界人民的同情和声援。”

“中国人民热爱和平,但是为了保卫和平,从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谁要是企图把中国近五万万人口排除在联合国之外,谁要是抹煞和破坏这四分之一人类的利益而妄想独断地解决与中国有直接关系的任何东方问题,那么,谁就一定要碰得头破血流。”


在后来研究朝鲜战争的史料中,这段阐明中国政府态度的重要经典演说常被人们不断的提起,反复的引用。

同一天,韩国军队越过了三八线。

早在7月份,麦克阿瑟就毫不掩饰地对来访的柯林斯将军和范登堡将军说:“我要歼灭北韩军队,而不是把他们赶回去。为此我也许要占领整个朝鲜。”

美国国务卿迪安﹒艾奇逊也认为,要是让指挥官们在抵达前线的当口脱离接触并转攻为守,在军事上是一项绝对荒谬的举措,不能让他们“挺进到一条正式疆界就停止不前。”

但也有相反的看法。如乔治﹒凯南等鸽派就认为远东地区的力量平衡排除了任何一方完成统一的可能性,“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朝鲜半岛对俄国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处在7月25日的一份备忘录中这样说道:“克里姆林宫目前不可能接受在北朝鲜建立一个它无法左右和控制的政权。”而且备忘录还警告说,联合国军在三八线以北的军事行动,可能“导致与苏联或共产党中国发生冲突。”8月21日,凯南又上书劝谏,“我们并无必要一定得看到一个反苏的朝鲜永久地扩展到全朝鲜”。因为,美国“并无能力使朝鲜永远置身于苏联轨道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