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军上校的国防沉思录:盛世狼烟 正文 从反攻、固守到决战境外(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0.html


从反攻、固守到决战境外(18)

统一是民心所向。时代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二)致命伤:没有战争主动权——失天

孙子曰: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

孙子说的“天”是指战争时可以借用的天象、气候,但能不能借用这个“天”,反映出的却是战争主动权问题。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施琅奉命率军统一台湾。熟谙海峡情势的施琅认为,对台作战,不宜乘剧烈的北风进军,以免吹散整个舰队;而应该在风平浪静的南风季节从容破敌。于是施琅坚决否决了姚启圣、吴兴祚等人10月乘北风进军的主张,而坚持在6月发起进攻。在进攻的路线上,施琅也一反由厦门出发的惯例,改由铜山出航,进至澎湖列岛的八罩岛后,再折转向北进攻澎湖,利用南风,占据上风、上流,置敌于逆风、逆流的不利地位接受决战,一鼓而平澎湖36岛,收复台湾。

天时之重要即在于此!但如何利用这天时的主动权却不在台湾当局的手上。当年如此,现在和将来仍然如此。以被动之势“决战境外”已有前车之鉴,台湾当局的后车之诫将如何以对?

在谈到“决战境外”时,台湾军界和政界人士时常感慨,台湾最大的困境是处于战略防御的地位,战争主动权不在台湾一边。事实上透过台海战场的乌云可以看到,战争的“主动权”正好是在台湾当局的手里:只要承认“一个中国原则”,放弃分裂祖国的行动,和大陆一起共谋民族发展、国家统一,台海不就可以永远不再有战争之患吗?

(三)地理劣势无异以卵击石——失地

孙子说: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

无论是过去的还是现在的以及将来的台湾,都有命中注定、在台湾当局看来无法克服的先天缺陷:台湾是和大陆连在一起的。而且台湾本岛是那么的小,海峡是那么的窄,这比天时还要让台湾当局无奈。

台湾全岛南北长394公里,东西宽15公里至114公里。其拥挤的居民区、经济区及重要的机场、港口均集中在面向大陆的西部狭长地带,几无防御纵深。

台湾海峡最窄处的海坛岛与白沙岬之间仅有130公里;最宽处也不过370公里。这样的距离飞机不过20分钟,舰艇也只要六七个小时。对于地对地导弹和巡航导弹,更不是距离,甚至现代远程火炮都可以覆盖。

台湾东北邻琉球群岛,距冲绳美军基地620公里,南距菲律宾300公里,东距美军关岛基地约3000公里。显然台湾靠近大陆,而美军鞭长莫及。

海峡窄易于跨越,同时台湾海岸平缓坚实沙地大多适于登陆。台湾军港水浅又狭窄便于布雷封锁。台湾空军机场多临近海边,无遮无拦极容易被破坏。

岛内山地面积占全岛面积的2/3,居民和军事基地几乎全部集中在余下的平原和丘陵上。因人口密度过大,台湾陆军战时部署和运动都极其困难。152条河流将台湾平原及在其上的台湾陆军分割,使它只能各自孤军作战,无法互相支持形成合力,防御能力大打折扣,使台湾陆军容易被对方少量进攻军队轻易各个击破。台湾西部平原最宽处也仅有32公里,整个处于海上炮火的射程内,缺乏防御纵深,竟没有一处安全的后方。台湾地形不利,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不可能组织起坚固有效的防御。台湾孤悬海中没有外援的通路,使台湾不可能长期固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