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军上校的国防沉思录:盛世狼烟 正文 中国为什么需要新型军队(12)

戴旭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0.html[/size][/URL] 中国为什么需要新型军队(12) 我们当然应该跟上世界先进军事技术的潮流,但世界新军事变革的主要内容,绝不止于此。试想,一个臂短腿短耳背眼近视且思维迟钝的侏儒,就是给他一支长矛,他能打赢一个正常的长枪武士吗?木桶理论认为,最短的那块板子决定了整个木桶的盛水高度;一支军队,最薄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0.html


中国为什么需要新型军队(12)

我们当然应该跟上世界先进军事技术的潮流,但世界新军事变革的主要内容,绝不止于此。试想,一个臂短腿短耳背眼近视且思维迟钝的侏儒,就是给他一支长矛,他能打赢一个正常的长枪武士吗?木桶理论认为,最短的那块板子决定了整个木桶的盛水高度;一支军队,最薄弱的环节决定了它的战斗力。以锻造一支全新的军队而言,现在我军的薄弱环节又岂止武器一个?那甚至不是主要的薄弱环节。

(四)务实与务虚

前不久《解放军报》登了一篇谈“军事泡沫化”的文章,意有所指地说“泡沫军事的危害较泡沫经济而言更严重,它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它不像经济,可以在伤痛中慢慢平复。泡沫军事一旦形成,到最后破灭时,带来的往往是国家和民族的巨大灾难,甚至是亡国灭种”。此文值得深思。

(五)重拾创新传统,进一步打破思想禁忌

追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0年举世无双的光荣历史,可以发现,其实这是一支勇于创新、敢于出奇的军队。红军时期有惊世骇俗的长征;抗日战争有陷敌于汪洋大海的人民战争;解放战争有运动战;抗美援朝有机动反击阵地战。一场战争一个打法,依据敌情我情,因敌制变,始终在战略上高敌一筹,所以能在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对手的情况下,屡胜强敌。这是解放军最主要的军事传统。50多年前,人民空军从初教机,跳过中教机和高教机,直接到喷气式战斗机,速成上阵,实现了震惊世界的奇迹,也使新中国“一夜之间成为世界空军强国”。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空军整体的现代化水平是基本和世界先进水平持平的。我们只用了十几年,就追上了西方空军40年的发展水平,靠的就是这种敢于创新的精神实现跨越式发展。中国在核武器和载人航天事业的发展历程也是如此。

但不知何时,这一传统被淹没和覆盖在响彻云霄的政治口号中了。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盛行。思想的禁锢行动的雷区山重水复。

邓小平同志说: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教条主义,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党的十六大提出了理论创新的问题,2006年新一代党的领导集体又提出建立自主型创新国家的问题。创新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主旋律。今天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和有中国特色新军事变革的大潮流中,是重新发现和恢复这一传统的时候了。

(六)学习赵武灵王,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

众所周知,俄罗斯是具有悠久军事传统的民族和国家。二战中其独创的大纵深作战理论,曾经创造了苏联红军卫国战争的辉煌。但现在面对新的军事形势和特点,它就“残忍无情”地弃之如敝屣。这是一种可怕的民族意识(相比起来,我们对别人的东西倒可以“残忍无情”地坚决扔掉,但对自己光荣的历史和经验,却显得恋恋不舍、藕断丝连)。我们应该像赵武灵王那样胡服骑射,大刀阔斧学商鞅。说到这里我想多说几句。公元前325年,赵武灵王即位时,赵国正处于“四战之地”,面临胡人和秦、齐等强大邻邦的严重威胁,随时有被兼并的危险。赵国军队一直沿用的兵车战法,行动笨拙,面对胡人凶悍的骑兵突击,疲于应付,被动挨打,几乎不能自保。赵武灵王对整个局势进行了全面地反思之后,决定首先向落后的传统习俗开战,大胆放弃传统的长袍马褂,“国无贵贱,皆效胡俗”,并带头穿胡服,亲自跃马引弓。军事上彻底改造以步兵和兵车为主的赵国军队。一年后,一支以新兴军种骑兵为主的新型赵国军队出现在战场上。7年中,赵武灵王率领这支勇猛剽悍的新赵国军队所向披靡,不仅收服了中山等国,还向胡人开疆数百里。赵国军队一改兵车时代消极防御的落后战略,使用改革后迅速壮大起来的进攻型骑兵部队,“竟袭咸阳”,让虎视天下的强秦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以小克大,以弱敌强,何其壮哉!后来秦朝实行商鞅变法,富国强兵,扫六合,平天下,翻开中国历史新的一页。几千年后的日本明治维新几乎就是“胡服骑射”和商鞅变法的引进版。

今天中国军队从总体上落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太多,非急起直追、争分夺秒,不足以抑制差距继续扩大的态势。而同时,我们的脚下自己为自己设置的思想和行动上的绊马索又重重叠叠,让我们举步维艰。

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前副院长李际均将军曾经说过:我们的民族今天挺立着,那是因为黄继光在我们的前头。

今天我们在冲破国际围堵和国内种种思想限制的时候,也需要黄继光。

丘吉尔说:如果我们不做,谁来做?如果今天不做,什么时候做?

林则徐说: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愿当代中国军人以此自勉。我们也许没有机会投身一场战争,但一样可以在“战争”一样的有中国特色的新军事变革中,完成报效祖国的壮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