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空军上校的国防沉思录:盛世狼烟 正文 新军事变革正催生新型军队(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80.html


新军事变革正催生新型军队(1)

第三篇 新军事变革正催生新型军队

著名的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在《未来的战争》中说,人们生产的方式,就是军队作战的方式。在技术内因的强劲推动下,人类不断发生着生产方式的变革,因此推动社会形态从农业时代向工业时代再向信息时代迈进。与之相伴的世界性军事形态,也同步体现为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再到机械化、信息化。而每一次军事变革的开始和完成,都是以一次或几次新型军队对旧式军队的大屠杀为“开幕”或“闭幕”的:鸦片战争、二战的亚洲战场,海湾战争等标志性的战争无不如此。我们可以以平静的语调回顾已成陈迹的从大刀到大炮的军事发展史,但我们不能不为每一次重大军事变革对当时世界疾风骤雨般的“鞭挞”而惊心动魄。

一、新军事变革是事关国家发展和命运的生死“豪赌”

世界新军事变革,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和平时期的“世界大战”。在19世纪中领先世界的军事大国,几乎主导了整个20世纪的国际事务,目前仍然走在世界新军事变革前列。根据历史经验,21世纪的世界政治军事“故事”,仍将要由这些国家“主演”。

隐藏在人类发展史中一个血迹斑斑的事实是:每一次重大军事变革,都会涌现出几个捷足先登者,最早也是最典型的是古代的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这两大世界帝国都是由西方国家建立起来的。其崛起之初,都是在巩固了国内统治和壮大自身实力后,倾力进行新军事变革,以打造一支武器精良、战术先进的进攻性军队。然后,凭借这支军队南征北战,纵横天下。似乎是基因和传统的关系,近代英国、荷兰又称雄世界大洋。拿破仑时代的法国和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彼得时代向荷兰学习的俄罗斯和明治时代向欧洲学习的日本,也凭借军事改革的成功相继登上世界舞台,“威风”一时。至于说眼下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更是以往各国经验的集大成者。这些西方和“类西方国家”,趁着技术革命对时代的冲击,在社会变革的同时积极展开新军事变革,乘机打造一支完全新型的军队,从而在残酷的生存竞争中,取得巨大的优势地位。它们最值得借鉴的一个地方是,不仅仅是从安全、防卫的狭隘角度看军事,而是从国家、民族的强盛和长远发展,思谋军事与国家利益和未来定位的问题,就超越了“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哲学思维屏障。`

战争史一再证明,战争的胜负虽然直接表现于战场上,但却决定于平时军事发展的竞争中。在以新军事变革为核心的角逐中,落在后面的国家和军队,实际上就是未来战争的被淘汰者。世界格局因为那些强者的出现而永远地改变,一些后进的国家和民族则同时成为它们的牺牲品。这样的情形比比皆是,最新的例子是萨达姆脖子上的绞索。盛行于西方政治中的丛林法则,体现的主要领域就是军事。国家富裕不等于国家强大。史前的希腊城邦斯巴达不仅远比雅典经济落后,文明程度更相差甚远,但是斯巴达的军事大大强于文学、哲学辉煌的雅典,结果,雅典“明灯”在斯巴达“石头”上被撞得粉碎。清朝也比日本有钱,照样被日本打败。当年中国因为错过社会变革的良机,连带地也被长久挤出世界政治和军事舞台。李鸿章叹息说“洋人论势不论理”,什么“势”?就是军事的“势”。强大就是公理,实力就是尊严。抗美援朝停战协定虽然签署在纸面上,但实质还是“大炮和机关枪辩论”的结果。新中国强盛的军事面貌,让饱受列强欺凌了100多年的整个中华民族扬眉吐气神采奕奕。今天中国如何把握世界新军事变革提供的巨大历史机遇,适时打造新型军队,对于巩固改革开放的已有成果和推动中国和平

发展向纵深推进,格外重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