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二十九 洪门中人

梅戈 收藏 10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从照相馆里出来,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黄铁成信步走了半条街,站在街上向四外看了看,街上人不少,但很有秩序,虽然有一队解放军在巡逻,却没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可他不敢大意,伸手拦了辆三轮车,对车夫吩咐道:“贤思街,要快!”

精瘦的三轮车夫笑着答了声:“好的,先生!您上车吧!”

等黄铁成一坐好,三轮车夫车铃一响,马上飞快地蹬起了三轮。

借着三轮车来回在街上拐弯的机会,黄铁成用眼角的余光几次瞄了瞄身后,身后没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情况。

到了贤思街,黄铁成给了车钱,蹓跶着在街上走了起来。

这条街有几条很僻静的小巷,而且是四通八达,黄铁成对这里的地形很熟,他到这里来,就是想即使有尾巴跟踪自己,自己也有信心在这里把他们甩掉,同时他还想在这里化化妆,变一个摸样,然后才好去见纪桂川。

在贤思街上走了一小段,黄铁成走到一条小巷口,他慢腾腾地走进去,故意走的很慢很慢,以此来再次证实是否真的没人跟踪自己。

这里小巷的岔路极多,而且几乎都没什么行人,他慢悠悠地走了两条小巷,完全确定没人后,他人立刻就隐在了一个墙角,先是把两面穿的大衣脱下来翻了一个个儿,原来穿的那面是灰色,一翻过来,这面是黑的了。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他就把大衣再次穿好了,随后紧跟着他又把一直戴着的黑色宽框玳瑁眼镜摘下来收好,又从兜里掏出一副金属边的眼镜重新戴上;假胡子是一直准备着的,不用镜子,胡铁成也能在脸上把它粘的很好很牢固。等粘好了假胡子,他又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顶米灰色的礼帽戴在了头上,紧跟着又拿出一条围巾围在脖子上,三下两下,不过半分钟,黄铁成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等他再顺着原路走回贤思街后,即使是每天遇到的熟人,这时看见他也不敢轻易认了。

走出贤思街,黄铁成又叫了一辆三轮车,这回是直接去了西关。

来到宝华正中路,黄铁成还没走到纪桂川住的大屋,就感觉身前身后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但这些眼睛,黄铁成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这些眼睛都是属于纪桂川的,就因为有这些眼睛,说明这里是非常安全的,他的安全是有保障的,而他的到来肯定已经被告知到了大屋里的人们。

果不其然,黄铁成走到纪桂川住的大屋大门口,才敲了敲大门上的小门,里面马上就有人低声问道:“谁?干什么的?“

黄铁成咳了两声,同样用很轻的声音回答道:“我从汕头来,想和你家主人做点儿生意!”这是黄铁成和纪桂川约定的暗语,回答不对这暗语,黄铁成也进不了这大屋。

“先生,对不起,我们家不做生意,您找错地方了!”门里的人按照暗语回答道。

黄铁成轻轻地又咳嗽了一声:“那请问您,这里住的是不是做海货生意的周先生家?”

“周家是隔壁的23号,我们是21号,您找错地方了,而周家也不是做海货生意的啊!”

“那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黄铁成继续对着暗语。

“据我所知,他们是专门做向海外贩运陶瓷生意的!”

“对对对,我就是来和他们谈陶瓷生意的!”

暗语对完,大门上的小门开了,黄铁成一闪身进到了小门里。

负责对暗语开门的黑衣汉子等黄铁成一进到门里,马上就又把小门关上了。黄铁成撕掉假胡子,摘下礼帽,看了看黑衣汉子,对他低声道:“我姓黄,来见纪二哥!”

“有什么凭证吗?”黑衣汉子冷冷地看了黄铁成一眼。

黄铁成一笑,答了声:“有!”说着话,他从兜里掏出一个玉扳指。见到这玉扳指,纪桂川就会知道来人是黄铁成。

黑衣汉子接过玉扳指,对黄铁成道:“先生,您在这里稍候,我马上就给您去通报!”

黄铁成点点头,说了一声:“麻烦了!”

黑衣汉子向他一抱拳,然后就向二门快步走去。

黄铁成站在院门里,没敢乱动,因为他知道这院里,到处都是眼睛,到处是机关,虽然不是龙潭虎穴,那也是处处陷阱。

不过抽半支香烟的工夫,随着那黑衣汉子再次出现在二门门口,二门里一阵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黄老兄,哪阵香风把您吹来了?快里面请,里面请!”

黄铁成顺着说笑声向二门一看,二门这时已经洞开,纪桂川在五六名大汉的簇拥下,满脸春风地走了出来。看着威风依旧的纪桂川,黄铁成快步抢上两步,一拱手,笑着对纪桂川道:“纪二哥,还劳动您大驾出来了?!早就想来拜望您,可现在路上不好走啊!”

纪桂川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笑道:“咱们兄弟哪来那么多客气?您有事吩咐,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黄铁成呵呵一笑,没答话,纪桂川向二门里就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黄兄,咱们有话还是里面说!茶,我已经给您泡好了!”

黄铁成点点头,和纪桂川两个人肩并肩地就向二门里走去。


进到纪桂川的小客厅,还没等黄铁成说话,纪桂川就望着他问道:“黄兄,这个时候来是不是还没吃饭?我这里也正要开饭,如果您还没吃,咱们就一起边吃边聊如何?”

黄铁成点点头道:“那好,我跟您也不客气,就叨扰您一顿!”

纪桂川哈哈一笑,对身边的人吩咐道:“把我的饭开到这里来,我们兄弟要好好喝两盅。”

手下人答了声是,转身跑出了小客厅。

等黄铁成摘下围巾,脱下大衣,连同礼帽一同挂在衣帽钩上,纪桂川就把他让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黄兄,这里坐,这里舒服!”

黄铁成点点头,跟纪桂川两个人就坐到了沙发上。两个人不过才哈哈寒暄了几句,喝了两口茶,纪桂川手下的人就把酒菜在客厅的小圆桌上摆好了。

看着酒菜摆好,纪桂川让着黄铁成道:“黄兄,没什么好菜,咱们兄弟俩喝两盅,聊聊!”

黄铁成瞧着桌上有凉有热还有鱼,还有汤,至少八九个菜,就笑着道:“ 二哥,这么丰盛您还说没什么好菜?!甭说那甲鱼汤、文昌鸡,就是那菠萝古老肉,我恐怕也有两三个月没吃到喽!”说到这里,他自嘲地笑了笑。

纪桂川替他拉开圆桌边的椅子,一边让着他入座,一边也跟着笑道:“黄兄要是忙,没工夫,想吃什么就来我这里,我这里虽然也不比从前,但黄兄来了,说什么也要让黄兄满意!”

黄铁成感激地笑笑,话音却低了两度:“老兄,现在街上什么情况你还不知道吗?我今天来你这里,那是绕了不知多少弯儿,我怕给你带来麻烦啊!”

纪桂川一边给黄铁成斟酒,一边也狠狠地骂道:“他妈的,自从共产党来了,我们是简直出不了门,真他妈的成了夹着尾巴做人了!我这里,也就这两天才安静些!”

黄铁成接过来纪桂川递过来的酒盅,嘻嘻笑道:“这天下莫非真让共产党坐稳了不成?”

纪桂川阴阴地笑了笑:“要让共产党坐稳了江山,我们忠义会这两三万弟兄就得喝西北风了!所以我们这些人,还是盼着老兄你们回来掌权,有你们,我们才能真正吃饱吃好!”

“好!”黄铁成听明了纪桂川的态度,叫了一声好,“二哥您既然这么说,就说明我今天冒着风险来是没白来,我今天来您这里是来对了!”

纪桂川左手一摆,右手举起了酒盅:“黄老兄,咱们兄弟俩还用说得着框外的话吗?你、我,咱们的交情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那是真正过命的交情!来,先干了这盅,咱们哥儿俩有什么话,喝了这盅酒后再说!”

黄铁成再次说了声好,人也跟着端起酒盅站了起来。

纪桂川把酒盅向前一伸,和黄铁成的酒盅碰了一碰,道:“来,黄兄,尽在不言中!”

黄铁成第三次说了声好,两个人的酒盅就又碰了一下。

一连喝罢三盅酒,两个人彼此落了座,纪桂川首先道:“现在街面上这么难走,黄兄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如果有什么差遣,黄兄直接说就是,只要我们忠义会能做到的,我姓纪的绝不让黄兄空手回去!”

黄铁成听罢这话,感激道:“二哥,那我是真没看错你,也不枉咱们兄弟十几年的交情,我今天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是真有极重要的一件事来求二哥帮忙!”

纪桂川一笑,先夹起一只文昌鸡的鸡爪放到黄铁成面前的布碟里,然后自己也夹起一只,边啃边说道:“老兄,有话你尽管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只要能做到的,绝不给你摞挑子!这些年,你们也没少给我们帮忙,何况现在大家又都是在一条船上!”

黄铁成点点头,把身子凑过去,低低的声音,就把自己来的意图跟纪桂川说了一遍。

纪桂川听完,嘴里咕哝着鸡骨头,仔细想了想对黄铁成道:“这事,我先想一下该怎么办,咱们现在先把饭吃了,等吃完了饭,到我那密室里,我把我们六爷找来,这事好说!”

黄铁成听了他这话,知道这事十之六七是肯定成了,就接着问道:“会里最近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如果有,我回去和郭主任说一声!”

纪桂川笑道:“做事哪有那么短见?黄兄,咱们的日子还长!”

黄铁成也知道自己急了些,就笑道:“那我就先谢谢二哥了!”

纪桂川一笑,伸手拿起一只空碗,亲自给黄铁成舀了一碗甲鱼汤:“老兄,既然有这么重要的事,时间不等人,咱们其他的事就以后再聊,酒也就喝这么多,现在咱们先把饭吃了!”

黄铁成本来也没多大心思喝这酒,听纪桂川如此说,就应了一声好,躬身把甲鱼汤就接了过来。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