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悲情”笑料 败退前还要通缉毛泽东

蒋介石昨夜下逐客令似地把胡宗南、宋希濂赶走后,一夜也难入眠。作为心腹和爱将的胡宗南和宋希濂,是他黄埔嫡系中的两员得力将领。黄埔一期生中虽然出了许多将材,但最出众的,除了徐蚌会战中已被共军俘虏去的杜聿明外,就要数胡宗南和宋希濂了。蒋介石思考着胡、宋的进言,由于他已决意坚守大西南,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必然不同。他感到胡宗南和宋希濂是越来越糊涂了,至少也是缺乏政治眼光。


天刚蒙蒙亮,蒋介石便起床到房外踱步,侍卫人员都知道蒋介石爱早起散步,有时也躲进树丛草间舞动几下拳脚,因此便紧跟在附近周围。有人说,蒋介石学过少林拳术,但侍卫人员却从来没见他使过。蒋经国倒是会几下少林拳,据说其拳术是受过乃父传教的。


今天早上蒋介石既没有舞动拳脚,也没有散步,而是呆立在院内林中的几个石桌、石凳前,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挪动过。几个资格老一点的侍卫官猜想,此时的蒋介石一定是触景生情,联想到了1945年重庆谈判中的往事。


这山洞林园,便是川中某军阀的私人官邸,中有两幢雅致舒适的洋楼。抗战期间,由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和蒋介石各据一幢居住。重庆谈判时,毛泽东来重庆的第一夜就住在林森住过的那幢洋房内。毛泽东在散步时和蒋介石偶然相遇,身边和附近又没有多事的记者,打过招呼后自然也就坐在石桌旁的石凳上攀谈起来。当时谈了些什么,他们二人至死都没有向别人说过。只是因两人久坐长谈被人发觉,才有人抢拍下了珍贵的镜头,作为历史的见证。那是在1945年8月29日,一个树染秋意的清晨。


整整4年后,同是这样一个秋意浓郁的清晨,蒋介石独自一人立于石桌、石凳旁,那浓重的湖南口音和极其幽默的口吻,似乎仍回荡在这秋风晓雾中。蒋介石木然了。他知道,那湖南口音现在已飘入了北平。仅仅4年啊!这个高歌“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浪漫诗人,又大笔一挥,以宏大的气魄“宜将剩勇追穷寇”了,蜀道之难能挡得住这湖南汉子的诗兴吗?


蒋介石的泪水背着侍卫人员悄悄洒在石桌、石凳旁的草地上。草叶上滚滚的露珠闪动着。晨风吹过,摇落千叶万滴露水。已分不清哪是泪水,哪是露珠。


疾步回房的蒋介石,立即把秘书黄少谷和蒋经国召来,令速办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起草一个“明令通缉毛泽东、朱德”的新闻电稿,务于是日发向全国。蒋介石咬牙切齿地口述着电文:“……逆迹昭著,实属罪无可逭,应予通缉,仰各军政机关,一律严密缉捕,归案讯辨,用彰法典。”当天,这一通缉令由国民党统治区各大报纸用特大标题在头版发表。看来,蒋介石的心头之恨也只能如此发泄一番了。但稍明时局的人,闻之不免有滑稽之感。历史上也就又多了一个笑料。

蒋介石要速办的第二件事是让蒋经国马上打电话通知胡宗南、宋希濂前来林园,再次细商西南军情,实际是为了对二将领进行安抚,冲淡昨晚的不愉快,因为如果这两员将领真的甩手不干了,那他蒋介石的复兴之梦也就马上做不下去,还提什么固守西南。西南地区90万兵力,胡、宋两部就占了近一半,况且蒋介石指望的嫡系力量基本上都集中在此,胡宗南、宋希濂的立场态度可是至关重要啊!


胡、宋二人应召来后,蒋介石鼓动舌簧竭力安抚。胡、宋二人知蒋介石的主意已定,也就不再提“退避滇西”方案,说话都是顺着蒋介石的思路走。不知怎地,蒋介石突然引开话题,由国民党军队的军事部署谈到了共产党的“内斗”。


蒋介石明知在军事上打不过共产党,却突发奇想,声言共产党会奇迹般地在一夜之间因“内斗”而衰弱。一直闷闷不乐的胡宗南一闻此言也兴奋起来,他顺着蒋介石的意思分析说,共产党内部闹分裂的可能极大,其理由有三:


一是中共内部并不团结,如张国焘等从延安偷跑出来,就是一个实例;二是过去共产党内部整风,斗争很激烈,许多人受不了,常从陕北逃跑出来;三是共产党利用抗日战争的机会,发展了许多游击根据地,各个地区都是各自为政,现在这些力量壮大了,必然想造成自己的“独立王国”,互相摩擦,互争雄长,这是不可避免的。


宋希濂早就听胡宗南说过这些话,对胡宗南的分析他将信将疑,他最不相信的一点是共产党会在一朝一夕中就因闹分裂而停止了对国军的进攻。但蒋介石听了胡宗南的分析,却喜上眉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