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雨夜撤退

dbszyk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五十一章 雨夜撤退 古人说,饥寒起盗心。可现在的盗贼并不是解决温饱问题,而是想发财。有人说,盗也有道,依我看,盗者的“道”应是门道的道。连我这种下岗人员唯一的挣饭钱的摩托车,从公安局领回不到一月,就被盗贼拖了三次,要不是防盗器报警,早又到公安局报案去了,这也弄得我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五十一章 雨夜撤退


古人说,饥寒起盗心。可现在的盗贼并不是解决温饱问题,而是想发财。有人说,盗也有道,依我看,盗者的“道”应是门道的道。连我这种下岗人员唯一的挣饭钱的摩托车,从公安局领回不到一月,就被盗贼拖了三次,要不是防盗器报警,早又到公安局报案去了,这也弄得我长期半夜三更从楼上跑下来去将被盗贼扔下的摩托车放好。更可气的是,昨晚我还在码字,盗贼就行动了,关了电脑后就一直没睡着。

春香来到了苟家坪,张占荣就安排钟家安去山林里找野菜。虽然到处是兵,但诺大的山林,总有没人的清静地方。钟家安懂张占荣的意思,就挎着枪,背着背篓到罐儿包一带去了。一路走去,贼耳根、炮参、春芽、刺笼包、青藤菜还真找了不少。那些山包上都有人站岗放哨,他们就来到一个峡沟。一见没人,春香反身抱着钟家安就亲。钟家安背着背篓,手里提着枪,抱着她时,就感觉她的胸膛比原来饱满和柔软许多。春香忘情地亲着,身子却越贴越紧,并开始撕扯他的衣服。钟家安看看两边的山头,却一下推开了她。

春香像燃烧的油锅被突然泼了瓢水,她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

“钟家安,你该不会不认账吧?”

“你说啥呢,到处有人。”

“我肚子里有了。都三个月了。”

“啥?”钟家安吓了一跳。“我们还没结婚呢!那怎么办?”

“你去找你们首长,我们结婚就是。”

“我级别不够,不能结婚。师长说了,要是我没结婚就和你睡在一起,就枪毙我。”

“那我咋办?”春香也一时没了主意。“我还没结婚就生娃儿,是要被筑旋窟隆的。在郑家碥到天官寨的旋孔坪,就有一个姓郑的女子被筑在了里面的。”

“那你就赶快找个人嫁出去。”钟家安说。

“我是你的女人,你叫我去嫁哪个?你得给我想法!”

钟家安还真被吓着了。上次,张占荣和周英兰,要不是夫妻,说不定就被保卫局抓了。只要进了保卫局,能否活着出来,还真说不准。让他想法,他哪有办法?不当红军吧,就只有跑,可抓到了同样是死。只要当上了红军,你就没有了退路,即使跑脱了,被白军和民团抓住了,也还是死。有得这样,他就只好咬着牙齿当下去,只好让春香受委曲了。

“你大哥有办法,我去找他。”钟家安说完就要跑。

春香一把抓住他,“我今天想你,你就跟我再亲热一次吧!”

“你这是要我的命呢!要是被抓住了,要枪毙我的。”他说着,就挣脱开,跑了。

春香站在那里又羞又气。她没想到钟家安这样怕事,就“哼!”了一声,径直回到了罗家寨。

钟家安将春香怀孕的事悄悄给张占荣说了,他还怪是张占荣害了他。

“你他妈的钟家安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是我叫你那样做的?我只是想让你们加深感情,没让你做出格的事。自己想法,别来烦老子。”

其实,张占荣也想不到办法,才将球踢回给钟家安。

徐向前为了减轻西边总部的压力,就命由川东游击军改编的红三十三军王维舟部进攻现在重庆市的城口县,做出南下三峡地区的举动,造成与贺龙会师的假象,让敌人将主力移向川东北的万源城一带,好在崇山峻岭中消耗他们。敌人主力一走,攻打五龙寨的吴锦堂就显力不从心。廖震只得向唐式遒告求,要求增援。听说廖震拿下了连盖坪,现正攻打苟家坪,唐式遒就命镇龙关的许绍宗接替吴锦堂攻五龙寨,吴锦堂由廖震指挥攻苟家坪。

天气异常地闷热,太阳光白煞煞的,那些不怕枪炮的红色洋丁丁在空中飞舞着,捕捉那些成群的苍蝇。张占荣给钱团长说,天要下雨了。

才到下午,天上就乌云密布,仿佛到了傍晚一般黑暗。一阵大风吹过,树叶就漫天飞舞起来。紧接着,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砸得那些守阵地的人直往窝棚里跑。

“准备战斗。”张占荣命令道。

“这样大的雨哪有敌人?”赵黎明问。

“廖屠户这几天没有进攻为啥?他就是在等雨。”张占荣说。

一阵雨过去,地面还没打湿,雨就停了。张占荣看看天,见乌云聚着没动,就知道高空没有大风将云吹走,这将有更大的雨在后面。只要雨一落,他们的柴一打湿就没有多大作用了,廖震就会从山下往上攻的。果然没等多久,只见东边的山就雾蒙蒙一遍,隔条斯滩河都能听到哗哗的雨声。

伴随着阵风,大雨就到了。这次不再是试探性的,一落就不停,像盆子往下倒一样。不到两分钟,所有的人就全身湿透了。

有大雨,天就黑得特别快。战士们在雨里等呀等,全身都沾满泥浆,就是不见敌人的踪影。天完全黑了,又过了两个小时,还是不见敌人的动静,就有人开始报怨,说故弄玄虚。张占荣始终相信敌人今晚会来进攻的,只是早晏的问题。等呀等,直到下半夜,山下才有了动静。

但出乎意料的是,敌人并不全是集团攻击,而是有很多散兵从四面八方向上攀登。诺大一个地方,哪能到处都派兵把守?原来,廖震师作为主力从正面强攻,而吴锦堂的兵就沿山四处突击。黑暗中,廖震的兵冒着大雨,头顶被盖从山下顺岩坡往上爬,一道闪电划过,就能见到山坡上黑压压的人。钱团长一声喊打,轻重火器一齐开火,虽打下一些,还是有人继续爬来。张占荣一见他们的湿被盖能防弹,就叫几个战士还是将柴背来往下扔。

“别费力了,没用的。”钱团长说。

“总能将他们打下去。”张占荣说。

“打下去他们又会爬起来的,还是用枪吧!”

突然,后边也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钱均喊声完了,知道后边兵力不足。敌人既然从后边进攻,就绝不是少数兵力。一听受到夹击,战士们也就无心恋战,就想撤退。

“继续抗击。”钱团长喝道。

“我到后边去。”张占荣说。

“好!”

“独立营的跟我来。”张占荣只喊了一声,就往罐儿包方向去了。

敌人一路已冲过了罐儿包,正往这边打来。幸好的是守罐儿包的一个班拼死抵抗,才迟滞了敌人,在一个山包处,张占荣首先与敌人接上了火。黑暗中,只能凭闪电的瞬间看清敌人,再凭记忆向那个方位射击。敌人见前面是个山包,就散开队形包围过来。张占明给张占荣说,往西撤,将敌人引向另一个山包。于是,独立营就边打边撤,敌人就咬住不放。接连转了几个山包,张占荣才发现又转回到原来的地方,于是又开始下一轮的转圈。敌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就想放弃张占荣,朝东边打,这下又轮到独立营粘着他们打。

却说廖震,从正面强攻,死伤确实太大,就在山下大骂吴锦堂动作迟缓。被张占荣粘住的只是一路比较多的敌人,终于有一路率先摸到了三十三团背后。等他们打得快要光时,又有两路敌人跟了上来。钱均两面受敌,就有些吃不消了,还不等下命令,就有人放弃了阵地。这一松劲,正面的敌人就趁势攻了上来。钱均就不得不下达撤退的命令。

一见东边的枪声在向宝鼎寨方向移,张占荣知道钱团长已经撤了,可从他这里到宝鼎寨方向的路全被敌人阻断了,他就只好命令大家放弃敌人,直接向西,从宝鼎寨下的照红山往五龙寨撤。

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可第二道岩塄并没第一道险要,敌人还是老办法,趁黑到处进攻,天刚亮时,吴锦堂的散兵又攻了上去,逼迫红军不得不再次撤退,上了宝鼎寨。

这一仗下来,廖震虽然连下两层阵地,将红军逼到了寨顶,可他打的是主攻,牵制了红军的主力,才使吴锦堂得手。天亮时,一清点人马,廖震的第一师仅剩七百多人。一见这几个兵,廖震哭了,他便电告刘湘,请求解散部队,撤销编号。

其实,在黑夜中,廖震的兵并不是全被消灭的,相当部分是趁黑夜跑掉的。王永庆虽不是廖震的兵,他也就是在给吴锦堂带路的途中遇见张占荣时溜进树林跑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