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十五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及第上任后,采取找职工谈话和市场调查的方法,深入了解水利工程建设市场现状,和学习其它企业改革经验,脑海中形成了一个较成熟的设想。 及第在经理办公会上说道:“在机制方面,组建三个项目组,实行项目经理制,包死基数(年上缴利润数),一包到底,自负盈亏,剩余部分项目经理全权处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及第上任后,采取找职工谈话和市场调查的方法,深入了解水利工程建设市场现状,和学习其它企业改革经验,脑海中形成了一个较成熟的设想。


及第在经理办公会上说道:“在机制方面,组建三个项目组,实行项目经理制,包死基数(年上缴利润数),一包到底,自负盈亏,剩余部分项目经理全权处理;在工程建设方面,市里的水利工程项目由公司负责,实行再投标,其它工程由项目经理负责联系;在工资制度方面,原工资为档案工资,采取岗位工资加浮动工资分配方法,多劳多得,奖勤罚懒,充分体现按劳分配原则,调动每个职工的积极性。”


多数与会人员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观点,一位副经理问道:“改革方案有了,那人员怎么调剂哪?”


及第早有考虑,接着说:“在人员安置方面,实行定岗定职,并采取竞争上岗,双向选择,能者上,庸者下。同时对下岗人员实行再分配,公司成立一个服务中心,组织这部分人从事打印、彩票投注等项经营活动,解决这部分职工的后顾之忧。”


及第的话音刚落,这位经理带头鼓掌:“好!好!好!”


“至于我们一班人,我的想法是每人负责一个项目组,主要是帮助各组经理联系工程和做人的思想政治工作。于总工,你是技术权威,就全面负责工程中的技术工作吧,你看呐?”


于总工点了点头。


会上,大家一致同意在公司内部进行了大胆的改革,并认真研究一些具体事宜,然后上报给局党组,局党组很快给了说法:同意方案,认真组织实施。


北方五月的天气多旱少雨,而南方却进入梅雨季节。早上的天还是睛空万里,中午便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及第带着第一项目组,揽下了海南某经济开发区的一座公路大桥的钻孔灌注桩第八标段工程。


“总经理,施工方案草拟好了,请您过目。”王超把制定的施工方案递给及弟。这个王超就是及第打对桌的那个大学生,及第把他要了过来。


“王经理,这么快就拿出了方案。”及第粗略地翻阅了一遍,并寻问了工程的技术环节。


王超经理干脆利落地给予解答。


“看来你是胸有成竹啦,一会儿把于总找来,我们认真研究一下。”


“好的!我去找他。”


于总来以后,三人一直研究大半夜,反复推敲,总工认为此设计方案可行。


“王经理,你把学到的专业知识同这里的实际结合起来,制定了这套施工方案,我和总工都认为可行,这是你毕业后的第一个处女作,希望成功。”


“施工方案有了,但施工中免不了还会出现一些难以预测的问题,所以千万要细心。”总工提醒了一句。


“王经理,于总说得对,战略上重视,技术上谨慎,不打无准备之仗。”


“谢谢您们的教诲和提醒,我会细心的。”


及弟觉得王超是个可塑之人。不仅有知识,还是谈判桌上的好手,从举止到仪表,从思维到辩解完全可与外交官媲美,大桥钻孔灌注桩建设要不是王超的机智善辩恐怕就要落到别人的手里。


第二天,王超带着施工队进住大桥施工工地。他们承包8个桥墩的钻孔灌注任务,按施工要求,每个桥墩需要钻8个孔,每孔2.2米,工期是三个月,三个月内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工期紧,任务重,难度大,他们负责的这段工程是最难施工的一段,这里地势险要,植被茂盛,距市区30多公里。为了按工期完成施工任务,及第同王超一商量,就把工棚搭建在工地不远处的山坡下,工棚的四周长满了橡胶树和芭蕉树。听当地的百姓说,梅雨季节容易发生台风,一刮就是十级以上。为了保证施工人员的人身安全,让人把工棚四周用铁丝固定牢固,防止台风把工棚“连跟拔起”,这叫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开工后,两台钻机日夜不停地转动着,向地下挺进。一米、二米……按照技术指数钻孔要打到岩石层才能灌桩。这里的地貌表面是花岗岩风化的土层,地下是微风化花岗岩层,距地面18至30多米,上软下硬,有时钻机高速旋转几个小时,也钻不了半米。为了加快施工进度,保证工期内完在任务,创出好名声、好业绩,争取到更大的施工项目,王超把技术人员和施工人员分成三个组,每八个小时一班,采取歇人不停机的办法昼夜施工。白天站在钻机平台上烈日当头,感到日头近在咫尺,要把人烤焦;夜里虽然凉爽,但凌晨的嗑睡虫又要惹你,让人哈气冲天。


施工环境并非可怕,最可怕的还是人为因素。


开工的第三天,工地突然闯进十几个手拿棍棒的当地人,其中一个气势汹汹的人,冲着施工人员喊道:“这是我们寨子的山地,谁叫你们在这里施工啦?”


“老乡,别着急,有事好商量,我是这里的项目经理。”王超心平气和地说。


“我管你是谁,动用我们山寨的土地,天王老子也不行。”


“我们是有施工合同的。”王超说罢,便把施工合同副件递给了那人。


“什么合同,我不懂,不就是一张废纸吗。”那人随手想撕碎它。


“你凭什么要撕合同,快还给我。”王超与那人扭撕在一起,霎时,双方大有大动干戈之势。


“停手!都快住手。”及弟一声高喊,使争斗戛然而止。


“你是谁?”带着闹事的那人,缓过神疑问道。


“我是这个工程的总指挥,有什么问题尽管找我。”及第站在高坡,双手夹着腰,颇有大将风度。


“好啊,你占用寨子的地,总有个说法?”


“老乡,我还以为有天塌之事呐,不就是占地补偿吗。说句心里话,从闹土改那时起,土地就是农民的命根,没有土地,就等于没有粮食,没有粮食,你们就失去了生存的条件。所以,你们寨子的补偿问题,政府早有规定,至于你们没拿到补偿费用,我可以替你们到镇里,或县里跑一跑,帮助你们问问,我相信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寨子里的人,听及弟这么一说,气消了一半。


“目前是农忙季节,地里的活很多,你们先回去,等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们,只要反应的问题合情合理,政府补偿金分文不少。”


“还是这位领导说得中听,那我们就回寨子里等消息了。”


望着远去的人群,王超对及弟佩服得五体投地。


从那天后,及第把指挥部搬到了工地,工棚很简陋,用石棉瓦搭建的,四面透风,晴天被火红的太阳一烤,工棚成了蒸包子的蒸笼。雨天被雨水一冲,工棚又变成了洗澡的淋浴室,外边下着大雨,棚内流着小雨。加上蚊虫叮咬,毒蛇光顾,很少能睡个安稳觉。


一天早上,及第一睁眼,一条一米多长的蛇就盘在他的床上,惊了他一身冷汗不知所措,好在同棚的一个南方工友从容地拎起蛇的尾巴,放回大山,南方人不怕蛇。


好长时间没有改善伙食了,为了打打牙祭,及第派人集市上买些肉制品和白酒啤酒,又组织休息的工友到沟塘里了捞了一些田螺,让大师傅做了一桌“美味佳肴”,何谓“美味佳肴”,不过就是辣炒田螺、肉炒空心菜、爆炒鸡丁、清炖鱼头等八菜一汤。大家围坐工棚的地上,大口吃菜,大碗喝酒,谈笑风生好不惬意。这种无拘无束的场面,及第还是第一次见到,纯朴的语言,豪爽的性格,滑稽的酒令,让及第赏心悦目,他为有这样的工友而高兴而自豪而骄傲。


夜深人静了,及第微微感觉肚子有点痛,想吐又吐不出来,他左右瞅了瞅身边的工友,睡得正香,不想打搅他们,忍忍再说罢。过了一会儿,忽听好几个工友在呻吟着,吵着说肚子痛想吐。及第马上意识到是食物中毒,二十几年的军旅生涯使他积累了丰富的知识,部队里最怕集体食物中毒,中毒要倒下一大片,造成战斗力减员,轻者受上级批评,重者受处分。正因为这些,一到夏季部队明令禁止猪头肉拌黄瓜。及第二话没说,自己强忍着阵阵的腹痛爬了起来,打开药箱,拿出PPA让中毒的工友吃上,然后自己也吃上了药,又赶到钻机平台看看有没有中毒人员,看到王超和两个工友正捂着肚子坚守岗位,及第马上让他们把药吃下。还好,这次食物中毒不算厉害,大家吃上药就止住了。事后,及第有些后悔和后怕,假如大家都病倒,假如有人……他不敢往深里想。


限定的工期一天天临近,打桩的任务也完成了95%,还有一个桥墩的灌注桩。


钻孔在向下延伸。这天王超正在一号钻机平台商量工程完工后,下一步承揽大沙河水库扩库增容工程的施工方案。


倏然间钻机发出异常的响声,王超说了声:“不好,快停机。”


及第连忙问道:“王经理!出事了?”


王超见钻机停了下来:“欧总,钻头卡在里边了。”


“那怎样处理呢?”


“欧总,办法是有的,但需要设备才能把钻头弄上来。不过,我们公司可没有。”


“一种是用吸铁办法,用吸铁器把钻头吸上来;一种方法是用抓的办法,用专门打捞钻头的铁抓,把钻头捞上来。”


“好,王经理咱们分头行动,我到兄弟单位去借,你带人做好打捞钻头的准备工作。”


“欧总,你放心吧。”王超办事及第是比较放心的。


当晚及第把打捞设备借来,大家顾不上吃饭,挑灯夜战,王超指挥安装完毕后,开始进行打捞。一次没有成功,二次还是没有成功,钻机平台上的及第把心都提到嗓子眼里,时间滴嗒滴嗒走个不停,及第的心里也跳个不停……


“成功了!”不知哪位工友喊了一声,钻机平台一阵欢呼跳跃,及第和王超的手握得更紧了,钻机又发出了清脆的转速声,划破寂静的夜空,传到远方亲人的耳际……


工程竣工了,占地补偿费也分发到农民的手中,而及第托人打听弟弟的下落却仍然没有消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