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那些事儿

步兵生于1987 收藏 11 66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人第一次发帖,就想说说当兵时的一些事情,主要是退伍这么久,很怀念部队,想念战友,说出来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分享。说的都是我认为比较有趣的事儿,大家就只当看了乐和。

我刚当兵那会儿有个战友当兵前在地方上就是个小混混,他大爷还是大舅是基地参谋长,本来就是个自由散漫惯了的纨绔子弟,不便透露姓名,暂且叫他小A吧。小A因为有特殊背景,就尽跟班长顶着干了,班长让他往东他偏往西,班长让他往南他偏往北。就这么一个货色,班长和老兵还都得看他的脸色,但这厮对新兵十分够意思,有一票兄弟,虽然部队明令禁止不让拉山头,但小A毫不在乎。

要说这哥们儿最剽悍的事情,那就要数新兵下连第三天,小A在卫生间抽烟被某老兵看到了就让他把烟掐了。几句话不合拍小A就急了,跟老兵对骂几句后老兵给了他几个耳光,这下糟了,这小子驴脾气上来后去库房拎出一个工兵铲追着那老兵满院子跑,不是一般的强悍。要不是一群班长和老兵“一二三”一起上硬给他缴了械,那老兵的脑袋就得开花了。

因为小A有特殊背景,以前又在社会上混过,所以敢管他的人几乎没有,连里的干部也不管,这小子就更加有恃无恐。谁也想不到后来小A变得老实甚至成长为业务尖兵,完全是因为一个刚从军校毕业的实习排长,我们暂且就叫他老B。哈哈,要说老B也不是啥省油的灯,首先烟瘾特大,基本上维持一天一包的记录;其次是个酒懵子,只要有酒就必须喝,每次喝酒就必须醉,不醉不下桌,也不知道这么个状态他是咋考上的军校又是咋毕业的。就是这么一个老B,刚来就和小A结下了梁子。在部队里,新来的年轻干部首先得立官威嘛,当时老B是我们的代理副排长,正好那几个月排长外出学习,所以等于老B就是手握实际兵权的“排座”。一个是全排乃至全连最不着调最难管的小A,一个是刚刚上任急于立官威的老B,闹矛盾是迟早的事儿。记得那是一次义务劳动,给基地附近的住宅小区搞绿化,大家都不惜力气热火朝天的干,唯独小A不肯下死力,甚至还悠悠然地吸着烟,这要放在平时,甭说班长和老兵,就算是排长在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惜这次带队的是老B,老B也抽烟,但人家起码没在干活的时候抽烟,一看小A干着活还当着干部的面儿抽烟,明显没把我老B放在眼里嘛,一想到这他的脸有些挂不住了。毫无疑问,相互之间几句恶言相向,随后大打出手。本来班长和老兵应该管管,但那次不知咋的就没管,而是站在一旁看热闹,路过的百姓看到当兵的打架,也有不少驻足观望的,总而言之那次本部丢的脸比较大。

要说小A和老B的本领,其实是半斤对八两,一个在社会上混的时候历经街头混战无数,一个在军校的时候就粗通军体散打。本领不相上下,最后都闹了个鼻青脸肿。等俩人都筋疲力尽时,几个老兵才在班长的示意下将两人拉开。老B声称这事儿没完,小A则叫嚣你有种就来,小爷等着你。

事情就这么闹大了,关键是两人怎么打怎么骂,只要在部队内部关起门来做无所谓,毕竟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几句话不对付打起来很正常,打完了还是战友,谁也不记仇。但这两人是在地方上打的架,而且被老百姓看到了并且围观了,影响极为恶劣。到这个时候,任你有啥背景,你也跑不掉了,连部的命令马上下达:禁闭一星期,一万字检查,连里通报批评,不记入档案。

不管是小A还是老B,哪里受过这个?尤其是小A,从当兵以来敢惹他的还没几个,**跋扈管了,已经被惯出毛病了。可这次连长是真动怒了,甚至把围观的那几个班长也给骂了一通,看热闹归看热闹,可也不看看当时的环境,那是在地方上,让老百姓看到了成何体统?影响多恶劣?结果最后那几个班长被罚负重越野二十公里,而且选在了晚饭时间。当然了,我们不能让班长受委屈,早早准备好了方便面火腿肠,就等着班长回来给他补补。

班长们不是最惨的,惨的是小A和老B,禁闭室的威力想必当过兵的战友都知道,再刺儿头的兵进去之后都变得服服帖帖。每天就三个硬馒头三碗凉水,空间狭小、光线暗淡,还没人聊天,和蹲监狱差不多。就这么的耗了一星期,小A倒还好些,因为平时对同年兵比较仗义,所以在同年兵里比较有人缘,总有同年兵趁值班员不注意给他送些小零食,靠这些一能果腹二能打发时间;老B惨了,他才来连里多长时间?

等放出来的时候,小A反倒胖了三斤(关禁闭不用出操不用训练),老B就不用说了,本来挺富态,出来时整个人瘦了两圈。

放出来的当天晚点名时,两人在全连同志面前做了深刻检查,并保证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请全连同志监督。其实,那就是走个过场,看起来挺严肃,其实一眼就能看出小A很得意而老B很落魄,看看两人这一星期的变化就能明白是咋回事了。

好在之后两人都没记仇,甚至有时候还在一起聊聊天、看看书,老B过生日那天小A还特意买了个大蛋糕送给了老B,等老B转正那天,小A还张罗了一桌酒席给老B庆功。在老B的帮助下,小A自学了计算机大专文凭,并广泛涉猎了很多军事知识,军事训练上两人互相提携互相进步,小A后来成为团里的业务尖兵,不能不说这里面也有老B的功劳。

那次关禁闭后,小A也有了明显的变化,首先他不再喜欢打架骂人了,坏习惯改了不少,虽然有时候仍然和班长晒晒脸,但那已经无伤大雅,毕竟战友间都混熟了,我们也成了老兵。再后来,老B调走了,小A和我们都去送行,这俩哥们儿还抱在一起哭了起来,称兄道弟的,那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任谁也不相信两人曾经打架打得头破血流。他们毕竟是战友。

我们这批兵里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参军第二年年末转成了士官,因为我们属于技术兵种,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大部分都需要留下来加以培养才能形成真正的战斗力。小A是我们这批兵里学习最刻苦进步最快的一个,等我退伍那年,他已经签了二期士官的合同,我退伍后我们也有书信往来,他在信里告诉我他在部队的情况,现在的他已经是绝对的技术骨干了,这和当年只会打架斗殴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至于老B,据说他是总参某首长的儿子(怪不得那么**跋扈,连长都不敢管的小A他敢管,哈哈),从我们基地调走后又升学读研,再毕业的时候就留在总参了,是个前程似锦的大好青年。希望他现在的烟瘾不是那么大了,也少喝一点儿酒,毕竟对身体不好,也祝他事业有成、万事如意。

本文内容于 2011/1/15 9:42:57 被步兵生于198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