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回忆 啊 梨树沟 第3章 铁锅炒炸药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size][/URL] 施工之初,大量的施工物资和器材需要调运,支队临时组成了一个器材组,并要求三连抽调一名责任心强的战士参加器材组的工作。连队经过研究,选派林晓石参加器材组的工作,具体负责施工炸药、雷管的管理工作。 当时二支队除了三连、四连外,附近还有一连、二连担负修路,五、六、七、八四个连担任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


施工之初,大量的施工物资和器材需要调运,支队临时组成了一个器材组,并要求三连抽调一名责任心强的战士参加器材组的工作。连队经过研究,选派林晓石参加器材组的工作,具体负责施工炸药、雷管的管理工作。

当时二支队除了三连、四连外,附近还有一连、二连担负修路,五、六、七、八四个连担任洞库掘进任务,这些连队需要大量的炸药。而炸药库设在五十多里外的另一条山沟。林晓石的任务就是每天带车把炸药、雷管拉回来,分发到各连工地。

事情看起来再简单不过了,没想到第一天就发生了差错。

组长名叫王英奎,原是东北某军事学校的数学讲师,考虑事情缜密,细致。由于大家都能猜得到的原因,下放到施工部队当了一名器材员。那天上午,出发前他详细地给林晓石交代了装车地点、联系人和注意事项,随后晓石带着苏制130大卡车(载重5吨,车距宽,行驶平稳——笔者)准时出发了。

部队严格规定,炸药和雷管不准同车运输,存放。

储运仓库在一条不大的山沟里,趁着装货的当儿,林晓石一人来到制作炸药的车间,没想到看到的情形让他大吃一惊:在一间普通屋子里,靠墙一字儿砌有三个普通的大铁锅,每个铁锅前站着两名操作工人,正在翻炒锅里的锯末,待锯末炒热后,一个工人提起一个袋子把里面的白色粉末撒进去,另一名工人则不停地翻搅着锅里的混合物,林晓石仔细一看,袋子上赫然印着“硝酸铵”字样,原来是生产队种菜常用的化肥。

工人们就用这种方式生产者我们每天使用的炸药。

屋子另一边,工人们正在机器前把炒制好的“炸药”装在一个一个的包装袋儿内。

提取的炸药装好车后,遵照组长的吩咐,晓石打发运货汽车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去领取引爆用的雷管。

按着哨兵的指引,晓石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山沟,沟北边儿的山坡上有一间孤零零的小屋,一个身穿军便服的保管员在山坡下看过晓石的提货单后,叫他原地等着,一个人走上山坡,开门进了小屋。

不大会儿,保管员双手抱了一个军绿色的木箱走下山坡来到晓石跟前,说:“这个箱子里,有三十个小盒子,每个盒子内有一百个雷管,总共装着三千个雷管,箱子是封好的,你在本子上签个字,就可以把雷管拿走了。”

领到雷管后,按照组长的吩咐,走出储运库的晓石拦下了配属施工的汽车团一辆解放牌汽车,因为同是军人。很方便地就搭上了车。

司机是个名副其实的“飞车手”。

汽车在施工便道上飞速前进,坐在驾驶室内的林晓石小心地把雷管箱搁在自己的大腿上,随着汽车的剧烈颠簸,他的头一次次撞在驾驶室的顶板上。

“同志,能不能开慢一点,我这箱子里是雷管。”

“什么?雷管?你……你下去吧!”司机被林晓石的话吓坏了,不光脸色变了,就连说话也结巴了。

紧接着一个急刹车,卡车猛地停下了。

“好吧。”

晓石小心地跳下汽车,扛起箱子,大步向前走去。应为步行十几里路耽误了时间,既然连军车都不愿稍他,晓石更不敢去搭乘一天一趟的公共汽车。那天他就这样背着雷管箱步行了四十里路,走回了工地。

就这样,林晓石每天一趟,整整拉了半年炸药、雷管。

还有一次,林晓石到城里押运一台刚从日本进口的空压机(可以同时带动五台风钻)。

司机小邹平稳地驾驶着一三〇大卡车,一路平安地回到梨树沟。绕过卧牛石,穿过小山村,卡车在离工地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下了。

“林哥,你到前边去看一下道路,看看能不能卸到洞子跟前?”

“好吧,请你等一下。”林晓石说着出了驾驶室独自向前走去。

山沟里的施工便道时常会被雨水冲刷出一道道小沟,影响汽车通过,对运输团里经常开着汽车飞跑的小伙子来说,要在平时这些沟沟坎坎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今天不同了,出发前支队张技术员(因为他年龄比较大,又经常出面处理一些涉及地方的事宜,梨树沟的山民们都把他称作张营长——笔者)专门交代:

“林啊!这台机器可是经国务院亲批,花了三十万外汇买来的,有一点儿差错,你付不起责任,我也付不起!”

一路上晓石一再关照小邹开慢点儿,现在总算平安“到家”了。

林晓石用路边儿的石块儿填平了两条小沟后,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等在驾驶室里的小邹在车上坐了一会儿,大概有点儿着急了,跳下驾驶室也向工地方向走来。

边走边看路面的林晓石无意间抬了一下头,随着一声“天哪”的惊叫,他脸上一下子变得煞白,原本停在便道中间的卡车载着空压机,正在越来越快地向后溜去!!

“快!车溜了!车溜了!”

听到林晓石的喊声,正向林晓石迎面走来的小邹,回转身向着卡车飞跑过去……。但是,迟了。

卡车顺着便道向后溜了十几米,右后轮下了便道,左前轮离开了路面,高高地翘起来,在千钧一发的当儿,停住了。

小邹像瘫了一样一屁股坐在地下,嘴唇哆嗦着:“快,快,快去……找人来。”

我飞快地跑到百米外的工地喊人来,又叫大家捎来几根杉篙(当时还没有钢管架杆),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杉篙顶在汽车右边,防止汽车翻过去。

不大会儿,张技术员闻讯赶到现场,指挥大家在汽车右边儿又进行了加固。接着调来了起重机,用钢丝绳吊住车厢和车上的空压机,再把右后轮垫平,经过一番折腾,卡车平安地开上了路面。

小邹因为忘了刹车,险些儿酿成一场大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