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

月光在脑间一片一片地剥离开来了,透明的颜色,却是空洞的感觉。


古风色调的琴,晦涩的符文间仿佛印烙了雕刻者的心情般在古琴中闪现,光与影的交错间,时间将其幻影成点滴的记忆。


你是它的主人,因为你的手上那些永远淡漠不去的茧,那是根根琴弦所沉淀出来的,你的愁绪,你的哀伤。


仿佛在为着某种期待而存活,你不想这般寂寞而苦涩地过完这一生,我知道,你挥一挥裙皱。


你在等待你尚未经历的年纪,我知道。


我在遥远的这边,凭借时代的旧影依稀地去怀念,怀念我不曾在过的远古,我相信有着这样的一个你,你弱不禁风,就连丝丝略带寒意的春风也肯能将你吹倒,却依然时常展现着你那特有的气韵,那种即使割破指尖却依然止不住憨笑的心情。


一种众人不具有的气质,不只是转眼间的微笑那般简单,那是你的独特人格,就像青苔间夹着着的些许枯黄,那种上苍特有的眷顾之色。


不知道香樟在远古会是什么样的颜色,很想去凑着鼻尖去修嗅嗅那种味道;什么时候,遥远的你突然又出现在我的意识里,看着你手间的白色丝绸,还有那些荒野的枯草,银灰色的天空泻下成片成片的寂寞,然后静默中突然出来某种感动,你站在那边,未动,未动,你身前放着一张巨鼎,鼎身赤红到发黑,仿佛要吞噬整个灵魂。


没有表情的脸是什么颜色,我忽然看不清你的脸,却依稀看见很多的祭司已经把你围困,绯红色的绳子将你缠得很是结实,奇怪,怎么会是红色的绳子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忽然又从斑驳中挣脱开来,然后我的眼前重又浮现你的脸面。


淡漠的神情,一身唐朝古典式的红色长袍,发髻盘结地油亮而不失光泽,你突然没有了那些飘逸的垂发,仿佛遗失了某些柔感般苍白无力;但是你的气质依然是那般地吸引着我,我忽然想,如果你出现在现代那该多好。


很多东西往往不是因为经历而感触,而是因为经历过后而感触。你还是那般淡静,那般淡静,但是,却又静的那般可怕;祭司们开始着点起火把,通红通红的火把将你将你身后那些近乎黑炭般木堆慢慢点着,从一开始的点点火光到最后的火光连片,忽然心悸有些疼痛,一种古代毒针刺入心间的疼痛感,尖刻,再尖刻,一种到最后只能用眼泪来诠释的感触。我的眼前,那些冲天的黑烟渐渐湮没掉你的脸面。



落叶渐红,是谁人,抬起头,遥望树林外的那一抹余晖?


走在地上,脚尖是泥灰,遥远的情绪,亘古传响而来;


你曾问:何为“永恒”?


道人曰:几时?当日月可曾同辉,几时?当心人折去,风为音,碎泪幻化为入定。


雪,千般变化而坠;风,万般周转而回。


女子问:何时圆月不再缺,今世,可否重新来过?


男子曰:我愿化作那桥,受五百年风吹雨打,只愿她从桥上一过。


漫漫风,湮没整个秋夜;夜已冷,万般情愁皆为雪;那雪,婀娜飘落尤伤怀。。。。。


未回答版主询问,本帖锁定。——wb1951

本文内容于 2011/1/22 12:15:24 被wb195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