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狙击手之烽火雄鹰 正文 第八章 卞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0.html


翠妮姓陈,是附近村庄一个地主家的女儿,今年20岁,几个月前花老三带领一众土匪来到陈地主家里要钱粮,陈地主害怕被他们迫害,赶紧吩咐家人准备好钱粮,装好车,并设宴招待了他们。在席间,正好翠妮在大厅门口经过,被花老三看见了。醉眼惺忪的花老三笑嘻嘻地起身走出门外,追了上去。陈地主一见这情况,当时就吓呆了,停了一会才懵懵懂懂的跑过去,正好花老三在调戏翠妮,翠妮吓得直躲。陈地主扑通一下就跪在了花老三的面前,磕头如捣蒜泥:“花大爷,请你饶了小女吧,小女是有主的人了。”

“老丈人,快起来,咱都快成一家人了,怎么还这么客气?”花老三说,随即转身向众土匪说,“你们说是不是啊?”

众土匪都哈哈大笑,“哪里有老丈人跪女婿的?”

花老三也哈哈一笑说:“老家伙,便宜你了,让你长了一辈。”

陈地主仍然在磕头,翠妮也哇哇大哭,花老三抬起腿来,照着陈地主的脸就是一脚,“妈的,别给你脸不要脸,弟兄们,把这小妞给我带上,回山寨,今晚老子要成亲。”说完,就要往外走。众土匪纷纷上前抓住翠妮,准备往车子上推,翠妮哭喊着不远走,干脆坐到了地上。

陈地主被踹得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看见土匪们正拉扯女儿,顾不得疼痛,赶紧起来,猛地上前抱住花老三的腿。花老三一看自己无法走脱,从腰间拔出手枪,照着陈地主的面门“啪”的就是一枪,陈地主的手随即软了,慢慢的倒在地上。花老三吹吹枪口,一抬腿,将尸体踢到一边,转身就走。

翠妮一看父亲被打死了,拼命的哭喊着,但是也无济于事,被众土匪拖到了车上。刚走到门口,陈妈妈在后院听到前院的哭闹声赶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好遇见自己的女儿被抢,赶紧上前哀求,花老三提起枪来,同样一枪打死了她。就这样,翠妮被带到了山上。

在山上,匪窝被打扮得喜气洋洋,翠妮就在土匪的胁迫下和花老三成了亲,这样一住就是几个月,直到昨天晚上,秦丰和老六比武时的场景被翠妮看了个一清二楚,心中不免为这位年轻的英雄叫好,于是,就有了夜半就英雄的故事发生了。

一路上,秦丰和翠妮聊着,慢慢就了解了翠妮的这段苦难史,心中充满着对花老三的痛恨,听到花老三杀害翠妮父母的情景时,秦丰跳着要去和花老三拼命,被翠妮拦住了。两人就这样走走歇歇,半天功夫就到了卞庄。


卞庄是个小镇,面积不大,镇子东面是一条大河,名叫泇河,常年水流不止。河畔有一座大山,名唤塔子山。塔子山,唐代之前叫九顶莲花山,从北至南连亘着9个山头,主峰海拔高度78米。主峰东南坡有一漓青石,形如一条青龙盘绕,两坡有一片白石头,酷似一只白色卧虎,俗说有藏龙卧虎之地。山的顶峰建有塔庙,塔庙下面有洞,传说从塔庙下面的洞口放一只鸭子,能从东泇河游出来。那么,九顶莲花山为什么要改名塔子山呢?据有关资料和民间传说,大约是在公元7l2年间,九顶莲花山改名塔子山的。原因有二个:一是九顶莲花山的山名重名的多;二是山上有塔庙,人们进香祭神,山名顺口好记,久而成俗,也就改叫塔子山了。

刚到卞庄,见街上行人众多,且行色匆匆,有的背着包袱,拉家带口的。再往前走走,街道两边贴满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是我们中华民族争生存、争人格的唯一出路!”等标语,有报童叫卖报纸,高喊:“卖报卖报,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共产党号召全国抗战宣言。”

秦丰拉着翠妮走到一家茶馆门口,只见前面一队人马走过来,穿着随便,没有统一的服装,队伍溃散,没有统一的纪律,看起来不像好人。这对人马走过之处,街道两边的标语全部给撕了下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难道是日本兵打过来了?如果是中国人怎么会撕抗日的标语呢?”秦丰自言自语道。正想着,翠妮一把把他拉到茶馆里,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原来有几个扛枪的人朝他们这里看了看,便要走过来,翠妮怕惹上麻烦,便拉秦丰过来。

谁知刚坐下,几把枪便对准了秦丰,其中一人喊道:“站起来,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