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卫兵听到赵恩厚要拿下张队长的命令,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不明白为何督办大人要把一个对少帅忠心耿耿的张队长说成是“反骨仔”,还要把他捆下。可是卫兵又哪里敢违抗赵督办的命令,只得照做。

两名卫兵走到张队长面前,向他敬了个礼,其中一人满脸歉意道了句:“张队长,别怪我们,弟兄们也是奉命行事!”

看着卫兵卸下张队长的手枪,赵恩厚又对张队长带来的几名士兵说:“大家都看到了,如今日本人势大!连少帅都知道反抗到底没有好下场!他让我们不抵抗,就是叫我们去投降日本人!只要你们日后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都有你们的份!”

张队长被士兵制服,他心里懊恼到极点,后悔自己怎么有眼无珠没有识破这个汉奸,却一直在盲目执行督办的命令。要知道作为一名厂卫队队长,是少帅的亲信,他甚至有权力逮捕赵恩厚。但是现在自己却被人制服,他只能破口大骂:“姓赵的你这个王八蛋!少帅没下令抵抗,但他没有下令投降!老帅就是死在小鬼子手里的!少帅怎么可能向日本人投降!你这个狗日的汉奸!你他妈的才是吃里扒外的家伙!你要把少帅的产业献给小鬼子……”

“把他嘴巴给我堵上!”赵恩厚像狗熊一样咆哮起来。

卫兵们执行了命令。

有人小心翼翼问了句:“督办,您真要当汉奸?”

赵恩厚脸红一阵白一阵,显得十分尴尬。毕竟这汉奸罪名,可是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一辈子的事情啊!过了片刻,他才狡辩说:“各位弟兄们,我们不是去当汉奸,我们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士兵们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日本人的厉害他们也是见识到了,既然督办都说要投降,当兵的还能不听长官命令?

张队长看了一眼同样被两名士兵扭住的邱思雨,此刻他悔得肠子都青了。为什么这女孩告诉自己赵督办是汉奸的时候,他还听不进去?现在可好了!谁来打救自己?只可惜嘴巴被一双臭袜子堵住,要喊又喊不出,只能发出一阵悲愤的“呜呜”声。

见士兵没有说话,赵恩厚又喊道:“去取绳子来,把这两个家伙给捆了,一会儿送到日本人那边领赏!”

士兵去执行命令,有人回头取麻绳去了。

赵恩厚又对一名亲信说:“去向日本人打出白旗!”

趁着一名士兵去取白旗,另一名士兵去取麻绳的时机,邱思雨忽然用力一击肘击打在扭住她的一名卫兵胸口。只听到一声肋骨断裂的声音,右侧那名卫兵惨叫一声,丢掉步枪捂住胸口蹲在地上。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实际上没那么容易被制服。方才邱思雨没有还手,只是想要看看赵恩厚下一步怎么做,想要那个家伙自己暴露,这样才能让张队长醒悟。

兵工厂的厂卫队士兵都听张队长的,而且厂卫队还管着军火库钥匙。只有让张队长醒悟过来,才有可能把枪发给工人抵抗。

左侧另外一名卫兵被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弄得愣了下。只不过他的反应还算很快,不过愣了不到一秒钟就回过神来,抡圆了步枪一枪托就要向邱思雨身上砸下。哪知邱思雨的动作却比他更快,抢先一拳打在这名士兵的鼻梁上。这一拳力道十足,那名士兵只觉得自己鼻子一酸,犹如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的腥的咸的苦的涩的从鼻子渗入到口中;眼前又像是无数金丝雀在跳舞,金色的羽毛在他眼前划出无数金线。脑中嗡嗡响,外面什么声音都再也听不清楚。

结果自然不用说,这种平时根本没有训练的厂卫队士兵当场仰面向后倒下,暂时失去了抵抗能力。

等到赵恩厚明白过来,伸手要掏手枪的时候,却只见邱思雨已经像是闪电一样冲到自己面前,粉拳已经向太阳穴上打过来。

枪根本来不及拔出,赵恩厚只能扬起胳膊招架。可是他的功夫又如何同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邱思雨相比!两人你一拳我一脚,赵恩厚很快就处于下风。更令他愤怒的事情是那些士兵居然像是木雕一样愣在过道上一动不动,没有一个人上来帮他。

其实很容易理解,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赵恩厚要献出工厂当汉奸!这些士兵虽说都是一些膏梁子弟,可是又有谁真愿意当汉奸呢?此前他们迫于军令不得不执行,才会去制服邱思雨和张队长,现在士兵们在犹豫不决。而其中赵恩厚的亲信不过五个人,有两人已经被邱思雨打趴,还有一人去取白旗,剩下两个人正按住张队长。其余的士兵都不是赵恩厚的人,说白了是张队长的人。

按住张队长的两名士兵眼见他们的长官要吃亏,连忙松开张队长,欲上前帮忙。谁知刚刚松开人,张队长却拔掉堵住自己嘴巴的臭袜子,上前帮助邱思雨。一边和赵恩厚的两名亲信扭打口中还冲着自己的士兵大喊:“快帮忙把汉奸拿下啊!”

愣在一旁的卫兵听到队长喊声,纷纷上前帮忙。

凭借着人多的优势,再加上一个经过特殊训练的邱思雨,几个人三拳两脚就把赵恩厚和他的两名亲信制服。

“把这个要把少帅家业献给日本人的汉奸给我押下去!”绝处逢生的张队长喝令道。

士兵把赵恩厚和他的亲信押了下去。不久之后,那名去取白旗的赵恩厚亲信也被厂卫队士兵制服。

这时候日本人也没有趁机发起反攻,毕竟他们人数太少,又被邱思雨打死好几人。日军投鼠忌器不敢贸然攻击。

邱思雨香汗淋漓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原本腿伤未愈合,刚才又是一番打斗,感觉全身都似虚脱,一点力气也没了。腿上中枪部位开始剧疼,那感觉真好像似被野兽以利爪撕裂自己的腿部一样。

发现邱思雨脸色惨白,张队长面带愧色走到这个救过自己一命的女孩跟前,很是关切的道了句:“姑娘,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赶快把枪发下去,把厂里的工人武装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邱思雨忍着剧疼道。

谁知张队长一听,却连忙摇手说:“不,不行!少帅没有下令抵抗!军队都不抵抗,我发枪给工人,那是谋反的罪名,少帅会毙了我的!”

听了此话,邱思雨微皱眉头:“张队长,你应该都看到了!如果你再不抵抗,虽然不会被少帅枪毙,但是你会被鬼子枪毙!听我一句话吧,若是抵抗的话牺牲了是民族英雄,东三省无数兄弟姐妹们会给你收尸的!如果不抵抗窝窝囊囊的死在鬼子手里,你的后代几辈子都要背负上骂名!”

只可惜张队长根本听不见邱思雨的话,他想要发作,却又因为人家救了自己一命不能爆发。所谓说欠钱好还,欠下人情一辈子都还不清。无奈之下,张队长只能说:“姑娘,我知道你是中央政府的人!你不要和我讲那些民族大义的大道理!我姓张的拿少帅的俸禄吃少帅的饭,我只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少帅没有让我抵抗我就不可能把枪发下去!少帅让我挺着死,我就挺着死!你要是劝我抵抗,我看姑娘你是找错了人!若不是看着你救我一命的份上,我今天把你和那个汉奸一起处理了!姑娘,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你要效忠中央政府,回你的南京去效忠!这里是少帅的地盘!”

邱思雨摇了摇头,她知道和这样愚忠的家伙讲什么大道理讲到死都讲不通。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收拾那几个闯入工厂的鬼子。于是她扬起眉头说了句:“张队长,你可以不把枪发给工人,但是对面楼里那几个鬼子总得先收拾吧?”

“对!那几个小鬼子要收拾!妈的,老子都差点死在他们手里!”

“那么收拾完了那几个小鬼子呢?”

这问题让张队长一时无言以对,是啊,收拾了那几个小鬼子之后怎么办?外面沈阳城已经乱成一团糟,日本人随时都有可能杀进来,那时候怎么办?凭借自己厂卫队的这群膏梁子弟?恐怕连日本人的边都沾不到就被人全屠光了!不想挺着死,那就逃跑吧!想到这里张队长说道:“杀了那几个小鬼子,我组织工人撤退。”

邱思雨很想送他一句“无可救药不可理喻”,但略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于是耐着性子问道:“组织工人撤退?那把工厂和武器弹药白白丢给小日本?还有,工厂那么多人,一路撤退过去,路上要被小鬼子杀多少人?”

张队长两手一摊道:“那我也没办法,不抵抗命令是少帅下的!你要是有本事等你到了北平再问他好了!”

事到如今,再明显不过了,和这样的人说什么都没有用,还是先解决那几个鬼子再说。于是邱思雨从地上拾起一支步枪:“张队长,我来掩护,你带人去把对面楼里那几个鬼子解决了再说!”

张队长随即就把厂卫队的士兵组织起来,还从仓库领出两挺ZB26捷克式机枪。一共有一百多人的厂卫队员,在两挺轻机枪外加邱思雨这个神枪手掩护,向躲藏在对面楼内残余的十多名日本人发起攻击。

残余的日军人数虽然不多,但他们枪法很准。一百多名厂卫队员加上两挺轻机枪的火力,居然压制不住日军!还被人以冷枪打死好几个。

邱思雨躲藏在楼中,一枪一个连续毙敌。连续击毙几名日军之后,对面楼中的抵抗减弱下来。厂卫队队员冲入工人宿舍楼,一阵乱枪把残余不多的几名日军全部打成筛子。

张队长在数名卫兵簇拥下走进宿舍楼,看到躺在水泥地上的一具日军尸体,他狠狠踢了一脚:“狗日的!看你还猖獗!”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带人回到邱思雨藏身的楼上。

走进杂物室,却发现邱思雨已经昏迷在冷冰冰的水泥地板上,腿上渗出鲜血,整条裤筒都已经被染成红色,地上还一摊血迹。

“姑娘!你怎么样了?”张队长急得喊了声。

可是邱思雨昏迷不醒,听不到别人的呼喊。确实她太累了,带伤作战,方才一番打斗完又连续神枪毙敌,已经榨干了她的精力。

张队长仔细端详这女孩,发现她确实是一位天仙般的极品。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散发着幽幽淡香的秀发垂落在胸前,遮掩了她的半边面容。长长的黑亮睫毛错落有致,甚至可以一根一根的数出来。只是这时候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嘴唇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排精致的贝齿。

“不管她是蓝衣社的还是中统的,毕竟她救了我一命啊!”张队长心中暗道。

看着这样的美人,他很想亲吻一口,却又不敢。只得颓然叹口气,又转头吼道:“来人啊!把这姑娘给我送到厂医院去!一定要救醒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邱思雨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犹如躺在薄冰上一样。朦朦胧胧之间忽然那薄冰破裂,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坠下万丈深渊,无力的挥舞着双手,可是一切努力终归是徒劳。

“啊!”邱思雨倏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姑娘,你醒了?没事就好。”

邱思雨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半晌才看清楚坐在自己床前的是张队长。

“我这是在哪里?”

“厂医院里。”

邱思雨“哦”了一声,转头环视四周一圈,却见病房中灯光亮起。工厂外面不时响起枪炮轰鸣声,这证明自己还在沈阳。从窗口望出去,外面漆黑一片,明显天已经黑了!她心中猛然一震,问了句:“张队长,现在几点了?”

张队长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六点半了!”

“鬼子没有打进来?”邱思雨觉得十分惊讶。按历史上这个时候,日本人应该差不多控制住整个沈阳城了,可是现在他们对工厂的第一轮攻击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对兵工厂采取下一轮行动,这令人匪夷所思。

张队长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鬼子还没有来。我这里正在组织工人撤退。姑娘,你放心吧,等他们来的时候,我们会保护你从后门走的。”

“张队长,只撤退还不行啊!要把这工厂炸了!不然让小鬼子用我们的工厂生产屠杀中国军民的武器!”

张队长脸色大变:“炸了工厂?这可是老帅留给少帅的产业!炸了它我回北平之后怎么向少帅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