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析中国隐形战机 “制空”同时兼顾攻击(图)

央视《环球视线》 2010年1月12日——中国隐形战机一飞冲天 世界惊叹


主持人 劳春燕:


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劳春燕。


2011年1月11号,一个很特别的日期,似乎注定要发生一鸣惊人的事情。就在昨天被无数人期待了很久,也猜测了很久的中国的隐形战斗机歼-20一飞冲天,中国一脚跨进了以前只有美俄两家的世界隐形飞机俱乐部,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歼-20的首飞各国媒体议论纷纷,有说这是中国在展示“肌肉”,有说歼-20是航母杀手,也有说歼-20会对美国的舰队构成恐怖的挑战,歼-20究竟有多大的威力?究竟有多给力?会让中国的军力得到多大的提升?各国为什么要竞相发展四代机?今天演播室里请来两位特约评论员尹卓先生,还有宋晓军先生,欢迎你们。




视频:中国隐形战机歼20一飞冲天 世界惊叹

歼-20到底长什么模样,我们先一起来看一段网友拍下的歼-20首飞的视频,我们一块来看一看。


这是网友在成都的一个机场拍到的歼-20首飞的视频,时间是在昨天中午,歼-20是在昨天中午的12点50分左右起飞,13点11分成功着陆,整个首飞的过程是在歼-10S战斗教练机的陪伴下完成的,历时大约18分钟,取得了成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动作,尹先生,它刚刚做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动作,歼-20?


尹卓 特约评论员:


刚刚是着陆,就是已经飞回以后进行着陆的一个动作,我们看到起落架都放下来,另外还有阻力板也打开了,这个动作当然是一个着地的动作,因为是后机轮先着陆,然后前机轮才着地。


正在评论:中国隐形战机一飞冲天 世界惊叹


劳春燕:


当时蹲守在附近的军事迷都是非常兴奋,除了欢呼声以外还有鞭炮声。宋先生,您看了这段视频以后,给我们解读一下这里边有什么门道?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从网友的角度来说,因为我们知道网友很多都是军事迷,因为军事迷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他对于首飞是有很深入研究的。一般来说,战斗机的首飞要进行滑跑试验,滑跑试验一开始会进行慢速滑跑试验,大概是每小时30到80公里的慢速滑跑试验,然后接着是中速滑跑试验,也就是时速100到180公里的滑跑试验,接着再进行高速的滑跑试验,就是200公里到280公里左右的时速试验。整个的全过程从低速、中速到高速,大家都一直在看着,很长时间了,因为我们说从2010年最后一个周日,甚至再往前推,就有很多消息出来了,就开始讨论了,大家都会说这是低速滑跑、中速滑跑、高速滑跑就等着飞。但是由于天气的原因,首飞确实要讲究一些天气各方面飞机的条件,滑跑试验本身是要测试结构,就是这个飞机的结构在滑跑过程当中,不同速度的滑跑当中,它的结构的强度,它的震颤的程度,对机上的比如传感器、数传的这些设备到底有多大影响。应该说更专业的这些军迷或者我们说“爬墙党”,他们其实是很期待着等着飞的。


劳春燕:


我们也是非常期待,而且非常感谢这些网友让我们终于看到了歼-20真实的面目。我们刚才也看到了歼-20的外形,我有一个可能是比较外行的问题,我发现歼-20长相跟F-22,还有T-50,这些四代机的长相都差不多?


专家观点:歼-20具有重型四代战机的特性


尹卓:


是有点相似。第一,它是一个重档的四代机,所谓重档四代机就是F-22和T-50这么一个档次的,它不像F-35,F-35是个轻型机,或者叫中型机。姑且用歼-20,因为我们不知道官方正式的命名是什么,现在媒体上用歼-20,我就现在用歼-20。它是一个重型机,机长、机高、翼展等等都跟F-22差不多,推测出机重可能比它们还重一点。但是它有个特点是很大不同的,就是它是鸭式翼的,而其它的两型机,像T-50、F-22没有鸭式翼,说明它的短距起降性能会比那两型飞机要好一些。另外,在格斗的时候它的机动能力会强一点,另外它可能载弹量会稍大一点,因为加了两个鸭式翼,有翼载的载荷会小、会低。


劳春燕:


也有评论仅仅是从外观上判断说,咱们的歼-20比F-22,还有T-50外观上、外形上都要大一些,所以可能是载弹量会大一些,还有巡航能力是不是也会强一些?


尹卓:


可能会强一点,但是它也有些弱项,比如说鸭式翼格斗性能会好一些,但是对隐身性能会造成一点破坏。另外,尾喷管是三维的,是圆形的尾喷管,不是像F-22是矩形的,这样它的红外隐身性能会差一些,但是如果加了推力喷管以后,它的机动能力会更强一些,就是有所得有所失。


劳春燕:


我们赶紧来看一下中国的隐形飞机一飞冲天了,咱们的标题是“世界惊叹”,这个标题一点都不过分,确实今天世界上的很多媒体都纷纷在评论中国的隐形战斗机。


我们来看一下美国《时代》周刊的评论,它认为中国的歼-20有能力会将战线拉近到敌方的上空,成为名副其实的“航母杀手”,怎么看这个评论,宋先生?


宋晓军:


当然美国国内的评论,就是昨天开始飞完之后可以说铺天盖地,甚至连美国政治的幽默杂志《石板书》都说中国的隐形飞机飞得很拉风,为什么是这样呢?其实美国国内把这件事变成了一个美国国内政治,民主党和共和党分裂的一个杠杆,拿这件事做杠杆,特别是罗伯特·盖茨访华期间。其实我们知道今天罗伯特·盖茨访华参观了二炮,我们明确向他承诺了我们的核武器使用的政策,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互信的基础,一个小小的歼-20的18分钟飞行,我们知道F-22已经装备了,而它试飞的时间是7542小时54分钟,它试飞就这么长时间,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为什么他们要拿这个事说,还是美国国内由于罗伯特·盖茨和奥巴马要砍军费,他们是要拿中国的事来解决美国国内的问题,所以才会出来一些这类的东西。


尹卓:


保军火集团的利益。


劳春燕:


其实我们现在还只是第一步,在一个首飞的阶段。我们也来做一个横向的比较,我们来看一下,现在世界上有三款隐形战斗机了,最早的是F-22,第二是俄罗斯的T-50,现在是咱们的歼-20。F-22是2005年的时候已经列装,它的验证机是在1990年的时候就试飞了,但是它的原型机是1997年的时候才试飞,然后到2001年的时候进行了量产,2005年的时候才列装美国的部队。我们再来T-50是去年进行了首飞,现在还没有量产,当然普京曾经表示说要在2013年以前能够量产,2015年的时候能够装备俄罗斯的空军。从这个发展的进程上来看,咱们的歼-20现在首飞了,离量产还有列装还有多远,要经过哪些重要的节点?


尹卓:


还很远,因为首先现在这次飞的时候,因为原来它在静态里只做了大型封冻里的启动外形试验,现在飞还要飞它的启动外形,飞它的重心,飞它的共振,是不是有异常的响动,飞它的机体结构,飞的都是机械性能。另外,发动机和整个飞机飞控系统的匹配,这些都在这次试飞要取得经验。然后还有大量的最复杂的飞它的航电系统,飞它的飞控系统,首先是飞控系统,它因为是全数字化的,应当是,如果它达到我们叫四代机或者世界上五代机这种标准,它一定是全数字化的,比如三维四余度的这种全数字化的飞控系统。这个飞控系统要一点一点飞出来。


劳春燕:


飞多少次?


尹卓:


那要飞可能上千个小时,至少几百小时、上千个小时。还要飞武器,所有的雷达要飞、通信要飞,武器系统,我带弹要从最少带到最多,一个弹种再带其它的弹种,还要在空中发射静态的试验,还在空中发射试验,这个飞的时间还要很多年以后才能达到。



劳春燕:


各种性能不是靠设计就能完成的,也不是靠制造就能完成,而是不断地进行试飞,在试飞的过程当中进行调整?


尹卓:


在实践中才能检验出你的设计理论是否合适,才能验证出,然后有毛病才能逐步修改,才能达到技术成熟,叫技术成熟度。


劳春燕:


这里边最大的考验会是什么?因为我也看到有媒体说,中国的质量控制体系会是比较大的考验。


尹卓:


软件。


劳春燕:


是软件。


尹卓:


对,你刚才讲得非常好,就是技术控制体制。我们的技术控制体制对整个机械化性能这里头,制造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们的数控车床应该是完全达到世界上顶级的水平,但是在软件上头,叫飞控软件,我们跟西方发达国家,跟美国、法国等有独立发展制造自己的先进飞机的差距,跟俄罗斯差距还非常非常大,这点我们绝不隐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劳春燕:


还有发动机?


专家观点:四代战机 只有拥有才知道其真正的性能


宋晓军:


发动机当然也是很重要的。发动机作为四代机的发动机,像无论是F-22到F-119,还是F-135和136,当然最后国会也是要拿歼-20说事,要做一个备用发动机F-136,是通用和罗罗的,它现在只需用的普惠的135。发动机是非常重要的,作为四代机标准的发动机,一个是它的推重比至少达到10。另外,它整个的控制,包括它的转速,涡轮盘是用电子控制的,这些技术确实是很大的一个技术评定,包括它的适量喷口等等。但是有一点,我们一旦说作为美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它说出来一系列的数据,但是你真想知道这个滋味,比如说他说他种了一棵桃树,这个桃子很好吃,他天天说,你从来不可能知道,你没有任何办法,你只有自己种一棵桃树,长出一个桃子来吃了,你才知道这个滋味是什么,这是必须要自己做的。所以说发动机也好,还有其它方面的也好,刚才我们说的这些隐形性能,比如说机头比较大,做成菱形的、蝎形的或者雷达,或者说进气口这三块是最大的隐身的,没法回避的。我可以照猫画虎做,做得差不多我很接近你的时候,我才知道真正它的隐身性能是不是像美国人说的那么重要。


劳春燕:


下一个问题,咱们现在已经拥有了我们的四代机了。


尹卓:


还没有拥有。


劳春燕:


确切的说法是原型机,接下来我们要在试飞当中不断地去验证或者说改进它的性能,等待着它真正能够一飞冲天的那一天,假使那天到来了,它会对中国的军力有多大的提升呢?


专家观点:歼-20首先是“制空”飞机 兼顾攻击


尹卓:


我们说首先四代机是一种制空机兼顾攻击,这是一种防御性的武器,因为它是在我们国土防空里非常重要的武器,它的机场是部署在中国大陆上的。它航程再远,我们说如果按美国的F-22到1500公里,或者少一点1000到1500公里,就说在这个范围内我们看看也就是在中国近海周边,它不是像美国的B-2、B-1B、B-52这种战略轰炸机,远程的攻击别人纵深,跨大洋去作战的。


另外,它也不是像F-15E,纯粹主要是用于攻击用的,而它是一种制空机。制空机严格来说它是一种防御性的武器,就是说保护我的领空的安全,保护我海洋上空的安全,保护我大型水面舰艇的安全,它是一种防御性的武器,不是一种进攻性的武器。所以拿它跟作为“航母杀手”等等这个作为比较,这个稍微说过了,完全是带着一种媒体渲染的味道。而我们说拿到只是我们的领空更安全了,我们能说的就是这句话。




劳春燕:


问一个比较外行的问题,歼-20假使真的能够出来,装备到咱们的空军里边的话,像美国的F-16,还有预警机能够发现它的行踪吗?


尹卓:


当然能够发现,预警机当然能够发现,不过发现的距离更近一点。比如说我们装的预警机,我们对F-22也不是绝对不可探测的,虽然它的隐身性能非常好,但是它也不是不可探测的,比如用米波雷达是可以发现的,F-117在科索沃被击落就是一个例子,米波雷达可以发现它,甚至我用目视看到它起飞以后,用手机画报跟踪它,然后防空导弹拦击,也把它击落了。另外,它纵向对你,正对你是这样子的隐身性能,稍微一侧飞,从高、从下对它探测都不是这样的0.001,可能就0.1或者是1平方米,或者0.5平方米、0.3平方米,现在我们没有F-22模型我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说,它只是正向的,其它方向都是可以发现的。


劳春燕:


刚刚尹先生也已经提到了,咱们发展四代机歼-20其实还是为了防御的需要,为了主权安全的需要,对于歼-20的问题昨天国防部外事办副主任关友飞也有一段说明,我们一起来听一听。


关友飞 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办公室副主任:


关于媒体上称作为“J-20”,可能在座的很多都感兴趣,中国根据国防和军队建设总体规划发展了一些武器装备,这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需要。同时也是顺应世界新军事变革,新型军事武器装备不断出现的需要,不针对任何国家和任何特定的目的,也不针对这次盖茨部长来华的访问,是一次正常的例行安排。


劳春燕:


之前媒体,特别是外媒讨论得比较多,说中国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试飞四代机,是不是跟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有直接的关系?您怎么样来看这个评论?


宋晓军:


我觉得这是很业余的说法,其实美国做过很多这样的首飞试验,而且它做过我们说的一代、二代、三代、四代,特别是包括空军、陆军都有试飞院,尤其是空间非常大。它做的这个试飞计划自己知道有管理体系,首飞的确定这个时间窗口不可能是很短时间确定的,所以说我觉得他们这种说法更多的是美国媒体,就是美国非常专业的媒体,比如说《航空周刊》不会这么去说的,他顶多是评估你的性能,因为他知道首飞是怎么回事儿,包括首飞之前还要做大量的应急文件,包括我说的地面飞行,所有的这套东西是不可能我掐好了、算好了我要在这几天我必须首飞。所以说我觉得这个是比较业余的说法,因为大部分人是不太懂飞机试验飞行的这个过程。


劳春燕:


我们到了该进广告的时间了,广告之后我们会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先进一段广告,稍后见。


大家知道现在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已经结束了在中国的访问,昨天他在长城游览的时候也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我们一起来听一听他是怎么评价自己的中国之行的,一起来听一听。


罗伯特·盖茨 美国国防部部长:


我认为我与中方官员的会谈很有建设性,这为美中两军关系向下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今天早上我访问了第二炮兵司令部,在那里我与中国军方领导人进行了非常坦诚的对话。在我看来,中国人民和中国军方领导人都非常有决心进一步深化美中两国之间的关系。


劳春燕:


盖茨对自己的中国之行还是给予了非常积极的评价。我们也知道盖茨这一次在来中国之前,他曾经说了一段话,他说中国现在正在崛起的军力,包括正在发展的反舰弹道导弹,还有新型战斗机,对美国的军力可能会构成威胁。其实盖茨在不久前刚刚宣布要削减国防的预算,但是他说有了这样的新情况以后,可能要对亚太地区的装备加大投入,怎么看盖茨的表态,当时歼-20首飞的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歼-20的图片还只是在网上流传而已,但是现在歼-20首飞已经被证实了,现在美国会如何反应?


宋晓军:


我觉得他这些话首先是给这些国内的共和党的鹰派,包括军火公司洛克希德·马丁、波音等等五大军火公司的代表说的,实际上美国裁减军费并不是一个很容易的事情。因为我们知道罗伯特·盖茨的父亲也曾经在1961年的时候做过他同样的位置,他是一个有军人世家的一个人,他才敢下这一刀,他之所以能下这一刀,是因为美国实在是没有钱。说了这些话,其实我觉得中国和美国这一次的军事交流战略互信很重要,首先是核武器,战略层面的东西,我们已经给了他很多他指的承诺,我们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至于说一个什么东风-21,刚刚首飞的一个东西,他当然要在面子上说一些,我觉得他回去之后还是要裁军费。


劳春燕:


看一下美联社有一个评论说,中国在歼-20上的竞争也许会动摇五角大楼,将F-22的数量控制在187架的决定,这个决定是盖茨在2009年的时候宣布的,现在会不会有变化?


尹卓:


不会有变化了,因为F-22的设计完全是在冷战的思维,它是对前苏联的。中国现在的我们这个J-20就是服役也还有很长时间以后,就是说我们拿到第一架服役成机的时候,他已经有1000架了,1000:1这种比例美国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地睡大觉,因为1000:1这种比例在任何战场上这个“1”没有什么意义,所以美国人非常清楚。


劳春燕:


我们再来看一下日本的心态,因为我看到日本《朝日新闻》有一段评论,中国的歼-20将来如果列装部队以后,它通过空中加油能够直飞关岛,我们也知道关岛是美军在西太平洋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了,F-22都是长期部署在关岛的,这意味着什么?


尹卓:


这意味着日本对中美关系的改善、对中美军事关系的改善非常不安,日本舆论,不管哪一派的舆论都极力在挑拨中美之间的矛盾。这次所谓中国比如说有条件首先使用核武器,这种论调就是日本放出来的,这次我们让罗伯特·盖茨参观二炮的时候,跟二炮交流了我们的核战略,我们使用的原则就是在任何条件下我们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个是从毛泽东、周恩来到我们历代几代领导核心都一再重申我们中国的庄严承诺,不可以改变的,这是达成一个战略互信。所以罗伯特·盖茨这次访问最大的成果就是中美双方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战略互信,这是最大的一个收获。日本像舆论这种的挑拨离间,比如说中国歼-20今后要攻击关岛这样的论调,说老实话在这种互信基础上就不攻而破了。


劳春燕:


宋先生怎么看日本的这种论调,日本是什么心态?


宋晓军:


我觉得看它前航空自卫队的司令,或者幕僚长田木神俊雄??最近刚出了一本书,他说日本要把育儿费一年大概3万亿,裁掉三分之二,叫三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来对抗中国。日本这种右翼的声音其实也比较多,尤其是最近像前原诚司这种人,他受的教育以及他灌输的这种东西,他认为中国,包括朝鲜这些国家早晚要崩溃,他接受90年代西方的那个历史终结论的教育,所以他一直采用歧视的态度,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开放式结尾

LAIYUAN :TENGX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