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五章:飞兵过长江(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傍晚,我接一旅紧急电话,通报川军的两个旅已到达水田坝一带,距我一线阻击阵地约有十几里;估计该敌今晚会宿营水田坝。我指示韩旅长严密监视川军动向,提防川军偷袭,如遇该敌进攻,坚决击退它。我放下电话后,命一旅炮兵营补足弹药后立即归队。我又命令第三旅今晚之前补充好武器弹药和人员,明天清早出发,到清镇及附近飞机场一带驻防休整。

晚上,军管会林、罗首长与我向中央及中革军委领导详细汇报了攻取贵阳和接管贵阳市的有关情况,主席和中央首长甚感满意。接着,洛甫首长宣布由YIE剑英、李维汉、陈庚三同志暗地里接管我们的工作。随后,周副主席表情严肃地说:“目前,我军虽然顺利地攻占了贵阳,但敌情依然十分严重,国民党的追剿大军,从东北、正东、东南三个方向向贵阳包抄过来,而西面云南的滇军在蒋介石的亲自督促下,已向滇、黔边境集结、布防。现在我们来商讨一下红军的下一步行动;首先由主席向大家详细说明。”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地看向主席,只见主席气势沉稳地站起来,显现出自信从容、成竹在胸的神态;缓缓说道:“同志们,自我们四渡赤水以来,逐渐摆脱了我军长期处于战略的被动状态,将战略的主动权逐步掌握在我军手中。如果说一渡赤水、二渡赤水只是调动敌人,大量地歼灭敌人,减轻我军的压力。那么三渡赤水、四渡赤水就具有更重大的战略意义,使我军从根本上甩掉国民党的各路追剿大军。成功地夺取贵阳城,这只是计划中的第一步,其实最关键的是将川南的敌军调出来,目前这个目标已基本实现。同志们想想看,一渡赤水时,刘湘在川南布署了十一个旅,其中两个守备旅,九个机动旅,结果被我们消灭了战斗力最强的两个旅;后来,蒋委员长立即从重庆调来上官云相的两个师,布防在松坎一线,可见委员长对我军从川南北渡长江防守得异常严密。所以,我们就来个四渡赤水,给蒋委员长及川军这样一个错觉:即红军彻底放弃了从川南北渡长江的战略计划。因此,我军四渡赤水后,立即南下渡过乌江折向东进。这时蒋委员长便放心大胆地将上官云相的两个师及川军的三个机动旅调去乌江两岸追堵我军。而我军此时虚晃一枪,西进奇袭贵阳,又逼得蒋委员长不得不将驻守毕节的孙渡纵队与驻防仁怀的川军两个机动旅,调来增援贵州城,企图拖住我军,来个围而歼之。此时的川南地区可说是异常空虚,只剩下两个机动旅和两个守备旅,这正是我军飞兵横渡长江的大好机会。”

主席说到这里停了停,大家的脸上都露出钦佩的神色。我亦不禁为主席洞察先机,神机妙算而叫绝,这一场斗计斗勇,主席是着着占先,环环相扣;蒋委员长则是步步入瓮,不得不为。思来韵味深长,妙处无穷。

“老毛,你这着妙棋,把我都绕得云里雾里,那老蒋还不昏头转向。”洛甫首长这一打趣,大家都笑了起来。

主席又接着说:“同志们那!目前,我们还不能高兴得太早!这曲戏还得继续演好。我看是否可以这样安排:明天在贵阳城召开万人大会,洛甫、老总、恩来、我都上去讲讲,声势造大一些,还可以吹吹风,过几天将宣告成立贵州省苏维埃人民政府。这样一来,蒋委员长不得不集中力量首先解决贵阳问题。另外,我们在贵阳城东北、正东、东南三面大肆修筑防御工事,摆出一付坚决保卫贵阳的架势,继续吸引敌各路追剿大军向贵阳而来。近卫师第一旅明日应将城东北川军两个旅阻止并牵制在水田坝、天星寨一带;滇军孙渡纵队明日中午时分可抵达城西北,三军团将伏击孙渡纵队的先头旅,将孙渡纵队阻击并牵制在清镇以西地区。关于抢占长江渡口这项艰巨任务,我准备交给红一军团和近卫师,大家看怎么样?”中央和中革军委的领导表示一致赞同。

“至于具体的作战计划我是这样设想的:一军团负责抢占宜宾渡口;陈树相师长率近卫师第二、第三旅负责抢占泸州渡口。你们两部于明日(四月七日)下午五时从清镇附近秘密出发,于四月十二日下午五时前完成抢占并控制两岸渡口的任务。从清镇到宜宾或泸州渡口各约600余里,必须五天时间内完成。四月八日,五军团接替贵阳城东北、正东、东南三面阵地,阻击和牵制敌人;九军团配合三军团夹击滇军孙渡纵队,将其击溃后,则九军团以一团兵力控制清镇和林歹,其主力返回贵阳支援五军团阻敌。三军团则快速北上,于十一日前赶到叙永与古蔺地区,监视两地之敌。近卫师笫一旅护卫中央纵队于四月八日晚向川南快速转移;而五、九军团完成阻敌任务后,于九日晚隐蔽脱敌经清镇秘密北上。同时,可派一支小部队伪装主力继续向西挺进,以吸引敌人各路追剿大军。告诉各部队,这次行动的特点就是四个字‘隐蔽、快速!’”主席说完后看了众人一眼,大家都认为这计划很完善,就决定暂时这样定下来。

散会后,主席将我留下询问小分队的消息。我笑着说:“主席,李刚队长不错,这次干得非常漂亮。”

“哦!详细情况说来我听听。”主席吸着烟悠然地说。

于是,我便绘声绘色地说道:“小分队是三月十二日晚出发,于三月二十三日到达泸州,一路还算比较顺利。按照预定的计划,由李刚队长带十几人先行探道;在进入泸州城内时,受到了城门守敌的严格盘查,由于我们预先准备充分,并没有露出破绽。李刚这小子非常机灵,将值勤的川军连长拉至一边,悄悄塞给他一条‘黄鱼’及几十块大洋。敌连长顿时喜笑颜开,连忙放行。李刚趁机邀请敌连长吃晚饭,敌连长认为李刚是一头‘肥羊’,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晚上,李刚在泸州城内有名的酒楼宴请了敌连长及属下三个排长。上的自然是美酒隹肴,再加之盛情相劝,敌连长与三个排长一个个喝得面红脖子粗,豪气上涌,义气顿生,与李刚几人便称兄道弟起来。席间,李刚吹嘘自己是做大生意的,又送给敌连长两条‘黄鱼’100块大洋,每个排长一条‘黄鱼’50块大洋,乐得敌连长四人兴奋不已,笑语连连,真的认为是碰上了财神爷。临别,李刚提出明天还有一批货到,请敌连长关照,敌连长自然是满口答应了。第二天,小分队全体人员及货物(包括武器、发报机等),在敌连长的照应下,安全进入泸州城内。并在敌连长的‘协助’下,很快弄清了敌情:守卫泸州城的是川军独三旅约5000余人,驻守南岸的是旅部和一个团共三千余人,驻守在长江北岸渡口的是一个团和一个保安大队约二千余人。南岸川军的布防已弄清,北岸已派人过江去侦察,估计很快会有消息。另外,距泸州城南20里余里的纳溪驻有川军一个营和一个保安大队共千余人。南岸渡口驻有川军一个水上江防中队,有两艘巡逻艇。南、北两岸渡口各有一艘渡轮,可载四、五百人,一个小时往返一次。南岸货运码头,经常泊有一两艘大中型货船,大型货船可载两至三百吨,中型货船可载百余吨,其余的是一些载几十吨的小货船或渔船。目前由于形势紧张,渡口有一个连的川军把守,对船只控制比较严。”

“好哇!你这个李刚队长很不错。告诉他在大部队到来之时,尽量想办法控制一两艘大中型货船。你打算怎么行动?”主席听我说完之后,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便高兴地对我说。

我慎重地回答:“主席!我决定亲自带师特侦营和第三旅先行,于十二日拂晓前拿下渡口,夺取渡船。然后迅速渡江,抢占北岸渡口。”

“好!一切由你临机决断。树相那!这一次我们是背水一战,你责任重大,全军安危系于你一身;你可要多加保重!”主席深情地叮嘱道。

“主席!您放心吧!我先告辞了!”我庄重地敬个军礼,转身离去。

第二天上午,中央和军委在省立一中的大操场召开了群众大会,参加集会的达两、三万人之多,会埸上人山人海,万人空巷,盛况空前。主席、朱老总、洛甫等中央首长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同时,将在贵阳成立贵州省苏维埃人民政府的消息也透露出去,广大穷苦市民、老百姓奔走相告,欢呼雀跃。各单位的扩红队趁机大力宣传,使得各报名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师政治部根据我的命令,招收了近500名新兵,有300名是省立中学、师范学校、卫生学校的学生;还有近200人是工厂的技术工人、工程师或专家,其中贵阳军械修理厂就有60多人,有五名工程师与专家。我师对这些工人和技术人员每人给了30至50块银元的安家费,帮助解决家庭困难。

下午,我暗中派出收缴敌人钱财的各特侦营一个个满载而归,他们端掉了十几个大军阀大官僚大豪绅大恶霸的老窝,缴获的银元近两百万元,黄金两百多公斤,金银首饰600多件。至于我师查封守卫的省银行、省金库等,我师分毫未动,全部移交给中央财政部。估计这次中央亦赚大了。

仓惶飞到昆明的蒋介石,四月六日下午就得到了贵阳城失守的消息,气得他破口大骂:“这个郭思演贻误党国之大事,贵阳市城墙坚固高大,一万多人马连一天都守不住,当时就该崩了他!”七日,蒋介石又得知共匪中央即将在贵阳成立苏维埃人民政府的消息,更是心急如焚,剿匪剿到连自己的省会城市都成了共匪的首府,这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要是成为现实,那对自己的政治影响和在国际国内的影响就太大了。必须立刻制止。蒋介石向追剿军总指挥薛岳连下两道“圣旨”,还不放心,又亲自向各部追剿大军发出严令:限四月九日五时前必须赶到贵阳城下,否则,一律军法从事。又令已到达城东北的川军两个旅及滇军孙渡纵队,不间断地向共匪发动牵制性攻击,死死拖住共匪。一时间,从东通往贵阳的各条大道上黄流滚滚,人喊马嘶,尘烟蔽日,各路追剿大军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而贵阳城东北、城西北则炮声隆隆,枪声不绝。

这时,有人小心提醒道:委员长,现在川南地区十分空虚,我们莫又中了共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让共匪趁机渡过长江。蒋介石双眼一瞪,训斥说:“目前,共匪主力各部俱在贵阳,正准备成立苏维埃政府。况且贵阳城东北,西北有川军两个旅与滇军孙渡纵队,监视和阻击共匪北窜,而且贵阳距川南六百余里,难道共匪生了翅膀飞过长江去”。蒋介石说归说,为防万一,还是派飞机对红军进行严密侦察,同时电令川南渡口守军严加戒备,增强防范。岂知川南守军根本没把那一纸电文当回事,他们知道共匪离这里远着呢!前两次都说‘狼来了’,结果狼不是没来吗?真是杞人忧天。依然是我行我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