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2.html


第二天一早开始了第四项考核了,五公里越野(无负重):二十分钟优秀,二十二分钟良好,二十四分钟及格。

对于五公里长跑,不少人都是谈“五”色变的。然而,对于卫兵几个弟兄们来说,五公里跑早已经是小菜一碟。

期盼之中,迎来了比赛的时刻。所有的训练项目都早已经不知道在练兵场上演习了多少次了,这次考核,按照判断,只要卫兵他们能发挥出平时训练的水平就行了,拿到那个第一简直就是不费什么力气的事情!

第一天的所有考核科目的总成绩,卫兵他们都暂时的处于领先的位置。

关键就是看今天这最后一天的器械体操和五公里越野了。这是最消耗体能,也是最能看出连队训练实力的两个项目。

在考核之前,卫兵几个的积极训练,虽然说是累了一点,但是在这次四百米障碍的比赛过程中可以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次连队除了站哨的哨兵和留队的连值日三个人之外,几乎就算是全员参与了。按照比赛的规则,这次的五公里越野路线进行了一次调整,从团大门口出发,一直沿着公路往向北的方向出发,然后在二点五公里的位置原路返回。这样的路线调整对卫兵几个人来说并不是太有利,因为早在平时,他们就针对团里的五公里考核路线进行了强化训练,早已经熟悉了那里的地形、路标等。

对于在什么地方加速什么地方要保持好体力,早就做到心中有数了。可这次路线的调整,让以前所有的一切准备都成了一场空了。并且跑直道不比跑弯道,一直往前不停的跑,会造成一种心理上的压力,这种压力往往会对选手实力的发挥造成较大的影响。

不过,对卫兵他们来说是新路线,对别人来说,也同样陌生啊。这样看来,他们的条件也几乎就是完全对等的。想到这里,几个人的心中也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了。不用什么花样,完全依靠实力我们也照样可以赢得这次胜利!

随着一声发令枪的清脆的“砰”声,卫兵开始了一次你追我赶的角逐。

这次一起进行的共是三个连队,一连,四连,七连,这三个连队还都是各营最优秀的连队,所以这次的竞争是相当激烈的。谁都不甘心输给对方。开始两公里的路程,卫兵几个人始终排在两个连队的最后面,但一直都保持着很完整的队形,连长和指导员在前面带队,而卫兵几个好一点的老兵和几个班长在后面断后,确保不让一个人掉队。

虽然说那个军校生与卫兵几个人有矛盾,但是这次考核关系到的不止是他们自己,还有连队的荣誉,所以还是暂时的跑开个人恩怨吧。

七八十号人的队形,一直都控制在前后最多二十米的距离范围之内,因为队形拉的愈开,后面掉队的人员压力就越大,虽然说这次考核按照规则可以丢下一个人不管,但连副对他们的要求是不能让一个人掉队。

在二点五公里回程的时候,卫兵他们终于赶上了前面的两个连队,逐渐的开始了加速。

卫兵他们这种先慢后快的跑法,和其他兄弟连队那种一开始就猛冲的跑法,在这次三个连队的对比之中马上便显示出了优势所在。

一直保持着严谨队形的七连。没有那一个人掉队的,即算是平时在这个项目上稍差一点的战友,在其他人帮着接过枪之后也能勉强的跟上整个队伍。

而其他兄弟连队则是队形愈拉愈开,最前面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的距离竟然超过了将近五十米都不止。距离拉的愈开,最后的收尾也就愈麻烦。因为这是一个高体力消耗的运动,愈到最后,人的体力愈是跟不上,如果队形拉的太开的话,最后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最后,在七连合理的战术安排之下,全连一个不拉的情况下跑出了二十一分三十六秒的成绩,这是有史以来所跑出的五公里越野的最好成绩,也重新打破了去年参加全师先训连考核时所创出的那个记录。其他两个兄弟连队,则因为战术安排上的不合理,最终又一次的败在了他们的手上。

而卫兵,徐锴两个人也依靠着自己的个人实力,夺取了这次五公里考核的一二名,卫兵以18分29秒完成,徐锴以19分5秒完成,高岗、吴淞尉、郝大通三个人虽然说是跟在后面的,但是时间也没有超过二十一分,算是很好的成绩了。

其实如果是按照自己的方法跑的话,卫兵会跑出比这样更好的成绩,其实在队列里面跑步是最累的事情了,你要注意不能踩到别人,还不能落在别人的后面,更要注意不能让自己的战友被为整个队列给落下。这样就比自己跑起来要累多了,自己跑,先不要管别人是否落下自己的身后,完全一股劲往前冲然后夺取冠军就行了,那里还有这样的破事,来耽误成绩呢!

接下来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卫兵几个人又来到了器械体操的考核地点,开始了最后的考核,由于炊事班战士是在全连最后的,别人在跑完了五公里之后就彻底的休息去了,而卫兵他们炊事班的这七个人加上饲养场的吴淞尉,一共八个人来到了器械体操考核地点,到了这里才发现,原来已经没有人在这里了。

器械体操:四练习标准优秀,能做起来良好,三练习及格。

原来,器械提超往往都是第一个开始的考核,但是由于几个人所在的‘单位’不同,也就被弄到了最后一个了。

对于一个在部队接受正规训练一年以上的战士来说,器械体操至少是要完成到四练习的。但由于这是个对协调性要求比较高一点的训练科目,反倒使个别的协调性不怎么好的战友一提起就头痛。

这次考核的标准是:四练习标准优秀,能做起来良好,三练习及。要求是单立臂上杠,卫兵他们中间的那个小战士王槐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这个器械体操了,其他人都顺利的做完这套练习之后,轮到他上场了,可一个简单的单立臂却让他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上去,这下可好,把卫兵他们最尊敬的连副也给惹火了,因为对于一个训练这么长时间的战士来说,完成不了这样的练习,那也确实是一个耻辱!

最后的结果最好的成绩自然被那个器械王子高岗给夺走了,卫兵屈居第二。

而那个王槐在林晓伟多次帮忙之后还是没有上去。这下子惨了,林晓伟一怒之下派人拿来一根背包带,命令几个人上去把他的双手给绑在单杠上,结果一直在上面悬挂了半个多小时。当时卫兵他们都觉得挺惨的,不过第二天早上当林晓伟拉着他到器械场的时候,他小子竟然戏剧性的很轻松的就上去了。当时把卫兵几人看的都笑的合不住嘴,都说他早该被连副给好好的吊上两次了。因为在此之前,这个练习他从来就没有正常的完成过!

而就因为这件事情,林晓伟也是自责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在考核现场的时候,林晓伟忘记了忘怀是一名炊事员,忘记了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参加训练,为此还特意对那天吊了王槐半个小时的事情做出了书面检查。

年终考核的胜利带给卫兵几个人的好处就是连队又一次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会餐。当天晚上,全连官兵汇聚一堂,共同举杯欢庆我们所取得的又一次胜利。但卫兵的心情却始终很是低落。

会餐过后,大伙都三五成群的凑在一块打牌看电视,但卫兵又一次的选择了一个人。

来到连队边上的器械场,静静的坐在地上,仰望着天上那几颗闪亮的星星,眨着眼睛仿佛在向他微笑,但我的心中却有一种无可言喻的难过!而这种难过的情绪从何如来,卫兵自己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