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良美智豪言:中国!这就是美丽的现代日本!!

奈良美智豪言:中国!这就是美丽的现代日本!!


独立视角 持续关注《知日》创刊 先声夺人


“这就是日本!”


以一个富有创意的LOGO演绎动画为引,《知日》新刊发布会暨创刊派对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准时开始。旅日作家及文化大使毛丹青、《日本新华侨报》主编蒋丰以及《知日》总编苏静先后发表了相关讲话。

“知日ZHI JP.”是目前国内唯一专门关注日本的媒体品牌,作为其纸质出版物,《知日》致力于为中国的年轻人深度报道记录有关日本的文化、创意、艺术、旅行等。首期《知日》,以两大主题为引领,不仅汇聚了毛丹青、蒋丰、吴伟明、汤祯兆、健吾等众多知日派名家与读者分享观点,同时试图以全新的方式不断探索日本文化的各个方面,力图为年轻一代呈现具有价值感的日本文化阅读。

总编苏静表示,虽然目前市面上关于日本的各种读物并不鲜见,但大多侧重在时尚、动漫等流行文化领域。《知日》则注重全方位、多角度地为读者提供阅读服务。

除了报道内容上的全面性追求,普世价值观也是《知日》的信念基石之一。为了让读者切切实实感受到“这就是日本”,缩短中国读者与日本文化的现实距离,《知日》将秉持“纪录式的报道”的理性原则,为读者展现最新鲜、最原生态的日本文化生活。而在视觉呈现上,《知日》撷取了丰富的图片信息,尽力为读者提供富有质感的阅读体验。

“简而言之,我们希望读者拿到手的,会是一本好看、有趣的书。当然,首期《知日》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开始,还不能做到尽善尽美,但是期望通过我们的持续努力,读者会真的喜欢上‘知日’。”


“因为需要,所以要去创造”


根据豆瓣网的数据, 2010年9月到11月的两个月间,在国内主要城市,与日本相关的活动就有70多个,也就是说,平均每1天半就有机会参加一个和日本文化相关的实体活动。

日本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一衣带水的邻邦,两国在文化上有着很深的相互影响与羁绊。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JNTO)2010年11月24日公布的统计报告,截至2010年10月,中国赴日观光人数也已经达到了1,284,300人。在这样一个国内对日本的关注持续升温的情况下,《知日》的诞生也是自然而且必要的。

正如“知日”导语中所说,首期《知日》便选取了日本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奈良美智先生为对象,制作了专门特辑来进行全面而细致的介绍。这位风靡全球的艺术家同时在中国国内拥有大批拥趸,一度作为日本当代艺术的代表蜚声国际。另一专题“机器控”,聚焦日本人独有的机器情结,毛丹青等笔者各取角度,以既传统又新奇的目光带领读者踏上岛国之旅。另外还有日本概念设计师坂井直树先生的专访、来自玩具制造王国San-X的现场直击……文化生活的各个方面,无不涉及,年轻有趣的探索视角,俯拾皆是。


“不只是阅读,而是全媒体的内容服务”


“今天已经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传统的纸质出版物也面临很大的挑战,什么是值得付印的内容,是纸质出版人都要面临的问题。因此,资料收藏性是《知日》的更深一层价值所在。但同时,为了兼顾到现在新闻资讯飞速更新的现实情况,除了纸质刊物《知日》,我们还会致力于将‘知日ZHI JP.’打造成为一个全媒体的品牌。

这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读者不仅可以通过阅读《知日》来深度了解日本,还可以登录我们的网站获取最新的日本资讯,分享他们有关日本的见闻、感受,参加现实中的各种互动交流活动……等等,在‘知日ZHI JP.’,读者不仅能享受到阅读的乐趣,更能获得全方位立体化的内容服务。”总编苏静充满信心地表达了将“知日ZHI JP.”打造为全媒体品牌的目标与规划。

发布活动结束后,现场嘉宾还进行了热烈友好的交流互动,深入探讨“知日ZHI JP.”将给大家带来的更多可能。



二、 采访建议


1、《知日》创办的初衷、目的和定位是什么?

2、《知日》是否有借鉴和参考的榜样?如果有,那么《知日》与众不同的特色在什么地方?

3、《知日》和市面上的大量日本相关的刊物有什么不同?比如动漫的、时尚的、设计的等等。

4、首期内容为何选择奈良美智和机器控这样两个大专题?是因为它们具有特别的代表性吗?

5、知日的报道领域将侧重在什么方面?

6、《知日》是否也有绝对不会涉足的报道领域?

7、在深度报道的同时,《知日》怎样兼顾新锐的资讯和现象?

8、《知日》是否有驻日采写团队,采写和摘编翻译的占比是多大?

9、《知日》是否每期都会有独家报道的内容?

10、喜欢日本的很多年轻人都是电脑旁成长起来的一代,有着和以往的读者不同的阅读习惯。《知日》怎样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呢?

11、在报刊杂志纷纷选择发行电子版的现在,《知日》刊物是否也会出现适合网络的版本?12、《知日》怎样做到站在中国人的视角上保持报道的客观性?

13、《知日》是否致力于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传达给读者,以增进中日间的友好交往?

14、《知日》的撰稿人都是中国人,这是否意味着不接受日本作者的文章发表?

15、《知日》的发行区域针对国内哪些地方?是否都是国内一线城市?如果是,那可否认为《知日》定位高端和小众?

16、您希望《知日》在中日文化交流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17、《知日》是否会组织读者交流活动,搭建一个实际生活中的交流平台?

18、为什么要特别关注日本?您觉得是否日本对中国有特别的影响力?

19、除了日本,还会有专门关注其他国家的刊物吗?

20、知日ZHIJP.和《知日》的关系是怎样的?



三、 相关介绍


1、知日

知日

国内唯一专门关注日本的媒体品牌

导语:it is japan.这就是日本。

致力于为中国年轻人深度报道记录有关日本的文化,创意,艺术和旅行等。

《知日》是知日全媒体品牌旗下的纸媒刊物。

目前,每两月一期。


2、笔者

□毛丹青

外号“阿毛”,中国国籍。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87年留日定居,做过鱼虾生意当过商人,游历过许多国家。2000年弃商从文,中日文著书多部。现任神户国际大学教授,专攻日本文化论。


□汤祯兆

香港文化人、影评人及作家。长期写作,兴趣由文学至电影,再扩展至文化研究。主要写作领域包括日本文化研究、社会文化观察、电影解读、文学创作及评论等。着有《日本中毒》、《命名日本》。即将在内地推出的著作有《乱步东洋》、《俗物图鉴》及《全身文化人》等,香港出版的最新作为《香港电影夜与雾》。


□姚远

西安人,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后在《青春潮》杂志社任记者、编辑。1988年赴日,从师于著名摄影大师森山大道。2000年起,创办电子杂志《日本流行资讯报》(后改名为《东京流行通讯》),十年来坚持不懈地传播日本流行文化。近年来,为多家中、港、台杂志撰稿,并助力日文书籍的中文版引介工作。


□吴伟明

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教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士,专攻中日思想文化交流史,旁及港日关系史与日本流行文化。吴教授的另一身份是blogger,他以“知日部屋屋主”为名,在网上世界与对日本有兴趣的同好切磋及分享。


□健吾

八十年代出生,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及后留学日本筑波大学。现为香港中文大学日本研究学系讲师。身兼作家、记者、编辑、大学讲师、时事评论员、小说写手。文章专栏见于Milk新潮流、CUP、Metropop、am730、《明报》、《东方日报》、《信报财经新闻》等各大报章杂志。


□剑心

香港新浪榜首博客《剑心.回忆》作者,主打日剧电影、美食生活、脱宅成长、男女关系等。同时为网台节目主持及报刊专栏作家,着有《宅男罐头学》一书。


□kotori

宅一枚,自由撰稿人,日本流行文化爱好者, ACG深度中毒者,对各种冗长沉闷的日本电影及动画有另类偏好。


□王艾

女,生于西安,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曾经从事编辑、新闻记者等职业,发表过《天涯》、《深红》等中短篇小说。现与丈夫及女儿住在纽约。


□刘联恢

旅居日本多年,现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学院教师,专职教授外国留学生汉语和中国文化,每年为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等学校的暑期访华团做中国文化讲座。


□袁迪

杂志癖,现居北京。2009年正式创立在线杂志《假杂志》。关注独立杂志和出版,并致力于筹建独立杂志、影像书收藏展示阅读平台《杂志書房》。


3、首期目录


《 知日 奈良美智 》


目录Content


特写 Feature | 机器 控 Machine Life

专栏 Columns

有的,机器绝对有精灵!


No Handy-phone, No Life?


机器人:挑战人类的寂寞


如果自动贩卖机是文明的产物……


壳中的宇宙


报道Report

G Mark 2010 ——有“印”的良品!

特写 Feature | 奈良美智 Yoshitomo Nara

现场 Live

纽约呼叫:从Nobody Knows 到Nobody’s Fool


专访 Interview

与粘土为伴的新旅——奈良美智专访


阅读奈良 Nara’ s Books

奈良的Lonely Planet——纸上旅行指南


收藏奈良 Nara Collections

青森美术馆 Nara’s works in Aomori

A to Z Café 艺术食肆——奈良美智的秘密角落


速写 Profile

欢迎来到奈良美智星


A to Z艺术食肆——奈良美智的秘密角落



艺文Arts

书刊 Books & Magazines


创意、跨界、非典型——山下悟和他的《+81》


人物People

坂井直树:生活就是设计


专栏/日剧 Column/TV

古今都在戏说里——大河剧与NHK


摄影师 Photographer

“非常階段東京”——逃生梯上的观察者


乐趣Fun

品牌Brand | SAN-X

这里永远都是彩色——寻访轻松熊的家“San-X”

视觉 Pictures

泳装女孩@明治时代?!


词汇In-word

告诉我吧,日语老师!第一课

歴女(れきじょ)

ファストファッション

鮑る(あわびる)

勤続(きんぞく)アレルギー

メール系列词(痛メ、激メ、削メ、直メ、なりメ )

腹黑(はらぐろ)い


4、序言


这是一个不起眼的开篇

撰文| 苏静


从孤独行星和村上春树说起来吧。

关于孤独行星,大学时代,我便成为孤独行星系列指南书的忠实读者,当时就认为惠勒夫妇干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比后来媒体大肆报道那个大宝礁的工作,不知要好多少。关键这事儿,还符合知行天下的中国文人君子流的人生志向。无奈的是,惠勒夫妇并不打算在中国特别发展,我谋划加入他们中文办事处之类的想法也就落空。

关于村上春树,他是第一位我读完几乎所有书的外国作家,说起来我好像也符合时髦读物的读者定义吧。接下来闯入我眼帘的,就是一系列有关日本的东西,比如日本的战国史,日本的朋友,日本的工匠文化,日本的漫画和日本的品牌,再比如原研哉,岩井俊二,新海诚,安藤忠雄,坂本龙马等这样一些日本人物,这种自发的过程一直持续到两三年前,回头再看,我发现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半加入了热衷日本的文化族群了。这种过程,也是我周围很多人的经历写照。

简单说来,上述的两个,持续发酵起来,就产生了今天的“知日”。

今天已经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传统的纸质出版物也面临很大的挑战,什么是值得付印的内容,是纸质出版人都要面临的问题。比如:基于LBS(地理定位服务)的互联网技术,首先应该就会挑战到纸质旅游指南书的市场空间,这是一种自然的历史进化。当然我们也看到类似孤独行星等提供旅行自助指南内容服务的公司,也在随着历史演化。

根据日本政府相关部门统计数据,截止到今年十月份,中国旅日人次超过一百五十万人次。这个数据创出了中日两国有史以来的新高。

“知日”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按照预设,知日是知系列的一个起点,我们会根据不同媒介属性和特点提供多媒体介质的内容服务。知系列,是给十三亿中国人了解世界的全媒体内容品牌。

“不厚道”地说,中国公民是最具成为世界公民的,因为我们电视台都时刻报道着美国,欧洲以及世界各地。我们的世界新闻做得都比中国新闻好。而“知日”作为知系列品牌的首发,“知日”更多是给国人提供一个了解日本的新的媒体内容渠道和选择,提供一个新的视角。

做为“知日”的一本纸质连续出版图书,两月一期,每年六期,我们想更加深入和更加持续地报道记录有关日本的一切,所以我们在封面上的导语是“这就是日本,it is japan.”

根据预设,“知日”将侧重有关日本文化生活方面探索,普世价值观是我们做“知日”的基石信念之一。

知日的首期特辑专题,我们选择了在世界范围内享有声誉的日本绘画艺术家:奈良美智先生。他的作品如同他本人一样,洋溢着一种独特的魅力,传递着一种不妥协的姿态,深受世界各地年轻人的喜爱。接下来,我们也会持续引入他的作品到中国内地来。

现在的“知日”,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开始。

期望通过我们持续的努力,大家会真的喜欢上“知日”。




四、 推荐

“哈日”不可取,“愤青”失之于偏颇,惟“知日”最可贵,也最有必要——祝贺《知日》问世!

——林少华




五、精彩试读


有的,机器绝对有精灵!

撰文|毛丹青


“你信机器也有精灵么?”

2007年11月,日本政府更改了部分入国管理法,对访问日本的16周岁以上的外国公民进行指纹采集与头像摄影,其中,“采集”与“摄影”的操作过程是由一架机器执行的。如果你是第一次出游日本的观光客,势必觉得新鲜,同时也会觉得别扭。这就好比初到莫斯科机场时的感觉一样:仰头看看天顶上巨大的钢管,一般人的印象莫过于“俄罗斯真是个大国!”不过,别扭的感觉并不明显。

与此相比,日本的情形有它奇特的部分。谁都知道入国审查是迎接外国客人的第一站,有时运气好,遇见的审查官都是和颜悦色的那种。运气不好,整个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拿下你的护照后一直往天花板上看,等到机器在他面前有所显示时才睁眼看你,让你觉得日本人也像机器一样。

据说,日本入国管理法的更改曾经引起舆论界的批判,最重要的观点是对外国人的歧视,因为“取指纹,拍头像”的做法跟进监狱前是一模一样的。面对这类批判,日本官员的回答出人意料,他说:“日本的机器是世界一流的,只是完成一个既定的程序,不会产生任何其他的疑义。”

看来,日本人的“机器”近乎万能,因为它居然能抵消有关人权的重大疑问。这些年经常回国,每次再进日本边防时,总为入国审查官淡定的表情而感叹。他们总是慢条斯理地,有时遇见手指不能正确地平摆到触盘上的外国游客,他们就用英语说:“Trust this machine, please!”〈请你相信这个机器!〉

不用说,日本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机器控”,一群一群的日本人对机器狂热的追捧似乎已无法用“机器猫”为何流行来做一般的解释。

我认识一个日本摄影师,他长年以来一直拍自动贩卖机,而且是分季节拍摄。有风雨交加的时候,也有大雪纷飞的时候,从不怨倦,在全日本到处寻找自动贩卖机。他跟我说:“有一回看到一堆金属垃圾,看到很多自动贩卖机被彻底地抛弃,有的还被撕裂,打出了很多的大窟窿,犹如战场上的横尸遍野一样,我当时眼睛就热了!”

“你信机器也有精灵么?” 我十分唐突地问了他一句。他不加任何思索,当即回答:“有的。机器绝对有精灵!”

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资料表明,日本目前拥有550万台自动贩卖机,号称世界之最。如果真按照摄影师的说法,每台都有自己的精灵的话,恐怕是无人照料得过来的。

同样是2007年,我曾参加过日本机器人博览会,会场在东京上野公园的国立博物馆,有些神奇的场面至今还记得很清楚,同时也有点儿荒诞!比如有个红衣舞女的机器人,大概是场上最夺观众眼球的一个展项!

解说男士十分恭敬地请她跳舞。但仔细往下一看才知道,舞女的裙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双腿,完全是一个大油桶。于是我大声问他;“为什么她没有腿?”

他笑了笑,看了一眼她,然后对我说;“你可以想像她有一双美丽的腿呀!” 我当场咽住,无言以对,估计连表情也是僵直的。

日本人的想像也许就是从这些地方畅游开去,把非现实中的念头灌入到现实当中,想当年的“铁臂阿童木”不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吗?机器人的迅猛发展,无论是高仿真的人,还是动漫形象,往往叫带有儿童想法的人最终都能达到一个境界。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