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推崇苏联的蒋介石为何在访苏后改变一生政见?

世界王牌 收藏 0 1459
导读: 核心提示:李松林:在访问苏联期间,他的理想和信念,全都动摇了,为什么呢?他到苏联去以后,他的结论是,苏联并非是真正帮助中国。为什么呢?他说国民党的革命目的是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而苏维埃的苏联宣传的是苏维埃制度,而苏维埃制度是共产党人搞的,最后要建立共产主义制度,要建立共产主义势必影响到资产阶级利益。还有一个看法就是,他到苏联以后,对苏联的阶级斗争的做法本身,他表现不赞同。 文章目录: 蒋介石称陈炯明日后必反 孙中山不以为然 李松林(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蒋介石过去得

核心提示:李松林:在访问苏联期间,他的理想和信念,全都动摇了,为什么呢?他到苏联去以后,他的结论是,苏联并非是真正帮助中国。为什么呢?他说国民党的革命目的是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而苏维埃的苏联宣传的是苏维埃制度,而苏维埃制度是共产党人搞的,最后要建立共产主义制度,要建立共产主义势必影响到资产阶级利益。还有一个看法就是,他到苏联以后,对苏联的阶级斗争的做法本身,他表现不赞同。


文章目录:


蒋介石称陈炯明日后必反 孙中山不以为然


李松林(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蒋介石过去得到中山先生的电报之后,从来没有这么迅速过,而这一次呢,6月18号接到电报,6月20号立即从家乡赶赴广东。那么为什么呢?蒋介石尽管对陈炯明认为他必叛无疑,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陈炯明居然敢炮轰总统府,置中山先生于死地,所以他离开家乡赶到广东来。


陈其美召蒋介石回国参战 两人结为盟兄弟


永丰舰上和孙中山共生死的这50多天,蒋介石获得了孙中山的完全信任。而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年长自己20多岁的“孙先生”,蒋介石和当时无数的热血革命青年一样,只能是仰望,只能是追随。蒋介石的事业是孙中山帮他扶上马的。而在上马之前,是另一个人帮他带上了路。1906年,19岁的蒋介石东渡日本想学习军事,在那里呢,他结识了陈其美,并且结拜为兄弟。此后的10年,正是通过这位盟兄,蒋介石不仅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而且有了施展军事才能的机会。也是得益于陈其美的撮合,孙中山和蒋介石走得越来越近。


蒋介石刺杀陶成章 被陈其美引荐给孙中山


赫连勃勃:暗杀陶成章是蒋介石干的,这大伙儿都知道。蒋介石是受陈其美的旨意,但是肯定这叫“希旨”,在过去来讲这叫希旨,希望的“希”,旨意的“旨”,就是揣测圣意,一看主上对谁不满意,我去把他弄死。


蒋介石获得孙中山信任 被派往苏联考察


1923年8月16号,以蒋介石为团长的“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访问。历时三个月的访问期间,蒋介石不仅会见了托洛茨基、加米涅夫等苏联政要,还着力考察了苏联的军事院校、兵工厂,以及红军的编制管理及政治工作。然而这一次的访问,对蒋介石而言,更像是一场恶梦。


革命军创建黄埔军校 孙中山任蒋介石为校长


李松林:蒋介石创建黄埔军校,校长的人选上没有第二个人跟他争,那是因为什么呢?有这么几条原因,头一条,蒋介石是陈其美推荐的,之二就是蒋介石考察过苏联的政治和军事。那么孙中山的心目之中,已经确定了这军校校长的人选,就是蒋介石。


凤凰卫视1月11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1922年6月16号的凌晨两点,在广州担任非常大总统的孙中山得到了秘密报告,刚刚被自己免职的前广东省省长,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将会在这一天率部围攻总统府,并且呢将会炮轰自己的住所。很快,孙中山就被安排迅速离开,登上了一艘名为永丰的舰艇去避难,半个小时之后,他就看到了总统府的滚滚浓烟。来到永丰舰的第二天,孙中山就给一个人发了一封急电,急电说,事紧急,盼速来。这个能够让孙中山在危难之中想起的人是谁呢?他就是蒋介石。


蒋介石称陈炯明日后必反 孙中山不以为然


解说:1922年6月25号,在浙江溪口为母亲居丧的蒋介石,从上海启程取道香港,租了一只小船,越过海面进入珠江口。4天的航程过后,他焦急地登上了永丰舰,在这里他见到了惊魂未定的孙中山。


李松林(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蒋介石过去得到中山先生的电报之后,从来没有这么迅速过,而这一次呢,6月18号接到电报,6月20号立即从家乡赶赴广东。那么为什么呢?蒋介石尽管对陈炯明认为他必叛无疑,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陈炯明居然敢炮轰总统府,置中山先生于死地,他没有想到,所以他离开赶到广东来。


解说:一年前的1921年4月,孙中山在广州重组军政府,他的构想是以广东为根据地,北上发动一次全国性的革命,推翻北京政权,建立一个自己心目中真正的民国政府。陈炯明领导的粤军,是孙中山在军事上的重要依靠之一。然而对于北上革命,陈炯明一直另有看法,他的观点是,与其劳民伤财北上革命,不如在广东实行“联省自治”,先把广东建设好。对此被孙中山安排在,陈炯明手下任职的蒋介石却有不同的看法。


在他看来陈炯明所谓“联省自治”,其实就是想搞独立,想对抗孙中山,蒋介石甚至向孙中山直言,陈炯明像《三国》中的魏延,脑袋里面有根反骨。


李松林:在1921年,中山先生准备从广西北伐的时候,蒋介石就发现陈炯明对此非常的不积极,所以蒋介石在1921年,给中山先生写了一封信,告诉他陈炯明这个意图,但中山先生不以为然,那么这之后蒋介石,一而再而三,写了好几封信给中山先生,就是蒋介石给中山先生,写了好几封信都是说,陈炯明将来是必叛无疑。


陈晓楠:在担任粤军第二军参谋长时,蒋介石曾经将军队驻扎于迫近广州的肇庆、三水两地,以防陈炯明有不测之举。他同时向孙中山建议,先清内患,再图中原。


李松林:中山先生还是对蒋介石的提醒,没有太在意,那是因为什么呢?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因为中山先生要北伐,要安定内部,不希望在北伐之前,内部有所内讧所以当时蒋介石多次提醒陈炯明,中山先生也没有对此对陈炯明反目。


解说:陈炯明力主“联省自治”,而不是北伐革命,对此蒋介石心怀不满。而孙中山不但没有清算陈炯明,甚至还不断给他增加官衔,对此蒋介石又深感失望。最终蒋介石以侍奉老母由告假回乡,这一回就是一年半。在这一年半中,负气闲居在家的蒋介石,或多或少了解到,孙中山与陈炯明的关系,在一天天恶化。北伐大举也因此举步维艰。然而或许蒋介石没有料到,陈炯明最终会炮轰总统府,把孙中山逼向绝路,这一局面让蒋介石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于是在得到消息后,他火速从浙江老家赶到了广州。


李松林:中山先生在海上蒙难,蒋介石立即登舰前往,跟中山先生在海上共同战斗,特别是在一个炮台那儿,经过那炮台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当时想像中,可能对面山上就是一个炮台,结果没想到两边都是,所以当时两面炮台齐发火,陈炯明就要治中山先生于死地。所以最后在海上,这次通过这个炮台的时候,斗争是非常激烈的。那么最后的结果呢,永丰舰中弹六次伤亡也挺大的,由于内部的叛变,中山先生没有办法,而蒋介石跟中山先生就在舵楼里边指挥,长达20分钟之久,最后害怕中山先生遭到不测,请求中山先生下舰,自己在炮台上,在指挥舰上直接指挥,最后冲过了枪林弹雨。


解说:此时,广州正值盛夏,燥热难耐,永丰舰上还急缺青菜与淡水,在指挥战斗的间隙,蒋介石冒着炮火,亲自为孙中山上岸,寻找食物,运送淡水,晚上他和衣躺卧于甲板之上,俨然孙中山的贴身侍卫,面对陈炯明部队向永丰舰发起的围攻,蒋介石帮助孙中山出谋划策,应对复杂危险的局面,并亲自指挥每一场战斗。


被困于永丰舰上的孙中山,曾经对外国记者发出感叹,蒋一人来此,不啻增加两万援军。


李扬帆:这件事情当然后来孙中山是对蒋介石是刮目相看,对他是非常信任的,勤王啊,所有的人都离他去的时候,蒋介石跳出来支持他,这当然是得了他极大的信任,还有蒋介石得到孙中山的信任,不仅仅是' ;%߈Zh8LE' ;%߈Zh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是他表明他革命意志鉴定的一个行为,你支持孙中山,你不能身家性命去上舰,本身也是证明你是革命意志鉴定。


解说:8月9号,在蒋介石的亲自护送下,孙中山登上了离粤返沪的轮船。此时永丰舰已经在炮火中坚守了50多天。这样的50多个日日夜夜,后来被蒋介石写进了,《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一书中。孙中山不吝笔墨,为这本小书作序。序中有这样的感叹,陈逆之变,介势赴难来粤,入舰日侍余侧,而筹策多中,乐与余及海军将士共死生。国父蒙难之时,登舰与之同生死,共患难,如此经历,为蒋介石日后的政治生涯,铺下了极有分量的一块奠基石。


从永丰舰上脱险后,孙中山决定回师讨伐陈炯明,1922年10月,他将拥护自己的北伐军,改组为东路讨贼军。并任命蒋介石为东路军司令部参谋长,几个月后,陈炯明被迫放弃广州,率部退守东江。1923年3月,孙中山重返广州,成立大元帅大本营,任蒋介石为行营参谋长。这一职务虽不显眼,但蒋介石从此却是调到孙中山身边任职了,无论参佐军务,谋划起兵,还是赶赴前线慰问将士,孙中山的身边总能看到蒋介石的身影。


陈其美召蒋介石回国参战 两人结为盟兄弟


陈晓楠:永丰舰上和孙中山共生死的这50多天,蒋介石获得了孙中山的完全信任。而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对于年长自己20多岁的“孙先生”,蒋介石和当时无数的热血革命青年一样,只能是仰望,只能是追随。蒋介石的事业是孙中山帮他扶上马的。而在上马之前,是另一个人帮他带上了路。1906年,19岁的蒋介石东渡日本想学习军事,在那里呢,他结识了陈其美,并且结拜为兄弟。此后的10年,正是通过这位盟兄,蒋介石不仅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而且有了施展军事才能的机会。也是得益于陈其美的撮合,孙中山和蒋介石走得越来越近。


解说:1911年的初秋,就读于东京振武学校的蒋介石,正在日本陆军第十三师团实习,一天他收到了陈其美从上海发来的加急密电,内容为,赶紧回国参加战斗。此时的陈其美是同盟会中部总会的核心领导人之一。武昌起义告捷后,陈其美在上海策动新军响应。军事将领的缺乏,让他想到了,远在日本的蒋介石。


10月30号,蒋介石抵沪后,立即到陈其美处报道,那时还未从日本军校毕业的蒋介石,放弃了毕业证书,或许在他看来,陈其美的召唤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李松林:他受命参加了攻打杭州的战斗,在攻打杭州的战斗当中,蒋介石带领敢死团非常英勇,最后的结果呢拿下了杭州城,而且生擒了浙江的巡抚。所以为辛亥革命立下了汗马之功。也正因为这一点,所以参加辛亥革命之后,我们都知道上海光复,陈其美就让蒋介石当了沪军第五团的团长。


解说:上海宣布独立,是武昌起义后,一次重大的胜利,对此孙中山不停一次地夸赞陈其美,说他在上海撑起了革命的大局。随着陈其美地位的上升,孙中山自然也知道了,他手下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军事人才叫蒋介石。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陈其美与蒋介石结盟为兄弟,并立下誓言。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后来陈其美还请孙中山将这一誓词写成条幅,专门送给了蒋介石。


蒋介石刺杀陶成章 被陈其美引荐给孙中山


陈其美与蒋介石互称盟兄之后,两人的情谊日渐加深。对于兄长陈其美素怀感恩之心的蒋介石,更是言听计从,从不敢怠慢。一天陈其美找到蒋介石,请他想办法除掉光复会领袖陶成章。上海光复其实也有陶成章之功,他领导的光复会和同盟会一起,参加了上海的战斗,然而上海光复后,无论是沪军都督职位的争夺,还是光复会与同盟会的合作谈判,陈其美与陶成章都多有不和,在一次合作谈判中,两人发生激烈争吵,陈其美甚至拔出了腰间的手枪。这一切作为陈其美的盟兄地,蒋介石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李松林:蒋介石对陈其美应该说是非常忠诚,哪怕陈其美让他干一些应该说是过格的事情,为了陈其美蒋介石也敢于负这个责任。比如说杀光复会的首脑陶成章,就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例子,都知道光复会的首领陶成章跟陈其美之间,矛盾是很激化的,最后陈其美为了除掉陶成章,就启用了蒋介石。


解说:其实除了陈其美陶成章与孙中山也一直不和,他曾经多次参与“倒孙”事件,在公开场合批评孙中山。武昌起义后,孙中山从国外回来,陶成章即指责他,在南洋筹来的款项使用不当。


李扬帆:孙中山来讲呢,在当时同盟会内部的权力斗争,可以说是非常剧烈的,非常激烈的,除了黄兴、宋教仁与孙中山之间的矛盾之外,像陶成章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物。


赫连勃勃:陶成章一直是反孙文,反中山先生最得力的一个人。


陈晓楠:既与自己的盟兄陈其美不和,又对大总统孙中山不敬,这样的人物,才蒋介石看来,除掉又何妨。于是当陈其美向蒋介石授意杀掉陶成章时,蒋介石爽快地答应了。


赫连勃勃:暗杀陶成章是蒋介石干的,这大伙儿都知道。蒋介石是受陈其美的旨意,但是肯定这叫“希旨”,在过去来讲这叫希旨,希望的“希”,旨意的“旨”,就是揣测圣意,一看主上对谁不满意,我去把他弄死。


解说:1912年1月14号,蒋介陶成章在上海遇刺身亡。孙中山闻讯立即唁电缉拿凶犯。陈其美也开出了1000元的价格,悬赏缉拿凶手。然而陶成章遇刺案,最终不了了之。蒋介石听从陈其美的安排,远赴日本以避风头。许多年以后,蒋介石在日记中毫无避讳地这样写道,余之诛陶,乃出于为革命为本党之大义,由于一人自任其责,毫无求功求知之意。蒋介石认为,自己后来得到孙中山的信任与重用,跟刺杀陶成章这件事情,或多或少有些关系。只是孙先生后来从来没有再提到过这件事情。


马勇(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蒋介石怎么能够在孙中山这么大量的干部队伍当中,怎么能够脱颖而出,我就觉得可能是一条很重要的,就在辛亥前后,这种同盟会的这种整合,同盟会在这个整合过程当中,做了很多内部的这种派系,有点像我们讲的削平这个山头吧。因为同盟会我们知道,在它革命的十几年过程当中,逐步形成光复会、兴中会,有各种派系,那么各种派系实际上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前,爆发前夕,矛盾都达到了一种顶点,辛亥革命爆发了之后,同盟会内部有一个力量整合的问题。那么在这个力量整合当中,不听(话)的,不跟随主流的,那么肯定会干掉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蒋介石在这个中间可能是充当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他这种非常重要的角色,可能也就使他在孙中山一大批青年追随者当中,就脱颖而出。


解说:陶成章遇刺后,蒋介石暂时避居日本,陈其美则是一如既往地在孙中山面前夸耀蒋介石,称其“言语踏实”“见解透辟”,且精通军事,一定能成为“革命实行家”,是同盟会里难得的人才。1913年在陈其美的引见下,蒋介石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孙先生。


何虎生(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蒋介石对孙中山当然是充满了敬佩之情,一个相对来说年轻的人,对于革命导师的敬佩之情。孙中山本人和蒋介石也是相见恨晚,就跟孙中山这个人谈了很长时间。


李松林:据蒋介石自己回忆说,第一次见面,中山先生跟他讲,你作为革命党的军人,就应该不计名利,应该为党国牺牲奉献,所以给蒋介石留下了一个非常非常深刻的印象。


解说:第一次与孙中山会面,蒋介石一身士官制服,意气风发。因为早有准备,在与孙中山的交谈中,蒋介石应答自如,且言谈之间有一番自己的见地。那一天的临走之际,孙中山对蒋介石不吝夸赞之辞,称他将来必会成为革命的栋梁,青年的英雄。


蒋介石获得孙中山信任 被派往苏联考察


陈晓楠:1913年9月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因为被通缉而逃亡到日本,失意之中带着愤懑,他固执地认为,革命陷入低谷,原因就在于“同党人心涣散”。很快一个全新的党派,中华革命党在孙中山的一手操持下诞生。在他亲自拟定的入党誓约当中写明,入中华革命党者需“永守此约,至死不渝”,“如有二心,甘受极刑”。为了表示对党魁的效忠,每一位入党者除了要立誓约,还需要加按指印。据说这样的做法,是陈其美向孙中山建议的。而作为陈其美和孙中山所共同依仗的军事人才,蒋介石同样对此表现积极。


李扬帆:成立了中华革命党,蒋介石是第一个从大陆过去,参加中华革命党的,宣誓向孙文个人效忠的,那么你当然从这个背景上来看蒋介石得到孙中山的认同,也是很重要的。


李松林:陈其美和蒋介石表现特别突出,他们愿意摁手印,愿意向中山先生宣誓效忠,愿意跟着中山先生继续革命。所以在二次革命特别是中华革命党,组党的过程之中,起的作用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中山先生对他们的表现,给予了积极的肯定。


解说:1916年5月18号,陈其美因党派纷争在上海法租界被杀手枪杀,闻盟兄死讯,蒋介石立即赶到上海,抚尸痛哭,之后将陈的遗体转移到自己的家里,用巨款购置了一具棺木,为盟兄发丧。


李扬帆:陈其美被暗杀的时候,那时候没有人敢给陈其美收尸,蒋介石就跑到大街上,抱着陈其美的尸首,就是抱头痛哭,然后后来帮他收尸,帮他收殓,然后又写了一些祭文来祭奠陈其美,这些都是其实孙中山都知道,那么他当然觉得这个人,非常忠心耿耿,所以后来就力挺蒋介石。


解说:1923年的春天,担任大元帅府参谋长后不久,蒋介石得知孙中山接受苏联邀请,即将派代表团访问考察苏联,这让很早就关心苏俄革命的蒋介石兴奋不已,他觉得这个机会当年地应该属于自己。


李松林:访苏,之所以蒋介石能够代表“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到苏联进行访问,这个因素也是多方面的,这个时候应该说孙中山对蒋介石已经是相当信任了。那么为什么让他去,那我们都知道,有这么几个因素,头一个因素是蒋介石当时对俄国非常的推崇,所以当时他就特别想,到苏联去考察,他的愿望是非常明显的,这是头一个。那么第二个呢,他当时给中山先生建议,要学习俄国的做法,那我们都知道,以俄为师是中山先生一个主张,但是蒋介石跟中山先生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意见。


解说:1923年8月16号,以蒋介石为团长的“孙逸仙博士代表团”前往苏联访问。历时三个月的访问期间,蒋介石不仅会见了托洛茨基、加米涅夫等苏联政要,还着力考察了苏联的军事院校、兵工厂,以及红军的编制管理及政治工作。然而这一次的访问,对蒋介石而言,更像是一场恶梦。


李松林:在访问苏联期间,他的理想和信念,全都动摇了,为什么呢?他到苏联去以后,他的结论是,苏联并非是真正帮助中国。为什么呢?他说国民党的革命目的是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而苏维埃的苏联宣传的是苏维埃制度,而苏维埃制度是共产党人搞的,最后要建立共产主义制度,要建立共产主义势必影响到资产阶级利益。还有一个看法就是,他到苏联以后,对苏联的阶级斗争的做法本身,他表现不赞同。


革命军创建黄埔军校 孙中山任蒋介石为校长


解说:“孙逸仙博士代表团”结束访苏回到上海后,蒋介石只是将一份草草拟就的《游俄报告书》寄给了孙中山。随后他就径直回乡探亲去了,也许他并不想把自己眼中的苏联呈现给孙中山。就在这个时候,苏联方面应邀派驻广州的一位常设代表,到达中国,开始着手改组国民党,和筹办军事学校。


何虎生:共产国际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叫马林,这个人非常有能力,他的马克思主义水平比较高,而且具有非常好的实践经验,他曾经到桂林以后,给孙中山谈话,谈话以后他提了三条建议。其中有两条建议,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建议就是要建立一个国民党自己控制的军队,这是当时最重要的建议。而且表示共产国际愿意帮助他建立这个军队,所以国民党就开始准备,筹建黄埔军校。


解说:得知孙中山有意建一所军事学校,蒋介石自然是兴奋万分,因为他多年以来的一个志愿,就是兴办一所军事学校,按照自己的理想,来训练有志的革命青年。在访问苏联期间,蒋介石曾经仔细考察过,苏联军事学校,是如何管理和训练的。没想到这些考察的所得,很快就派上了用场。1924年5月,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成立,蒋介石几乎是没有悬念地当上了校长。


李松林:蒋介石创建黄埔军校,校长的人选上没有第二个人跟他争,那是因为什么呢?有这么几条原因,头一条,蒋介石是陈其美推荐的,之二就是蒋介石考察过苏联的政治和军事。那么孙中山的心目之中,已经确定了这军校校长的人选,就是蒋介石。


解说:1924年6月16号,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正式举行开学典礼,典礼由孙中山亲自主持,在致词中,他不无感慨地坦言目前,开办这个军官学校,独一无二的希望就是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致词完毕后,孙中山黄埔军校的校印,郑重地交给了校长蒋介石。在如雷般的欢呼声中,接过校印的蒋介石陶醉于万众瞩目之中。那一刻,他或许有着万般的概念,对孙中山的及对陈其美的怀念,以及对从今以后,所负重任的忐忑不安。


黄埔军校开学后,蒋介石全力以赴,无论军事讯蓝还是政治教育,均严格要求,不敢有一丝一毫懈怠。而孙中山则是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亲临学校检查工作,听取蒋介石的汇报。还特地为黄埔制定了校训“亲爱精诚”。1924年11月13日,孙中山乘坐永丰舰,从广州来到黄埔军校,这是他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视察黄埔。


在巡视完黄埔军校后,孙中山拉着蒋介石的手说,今观黄埔学生,能忍苦耐劳,努力奋斗如此,必能继吾之革命事业,必能继续我之生命,实行我之主义。


陈晓楠:1925年3月12号,孙中山辞世,蒋介石在祭悼孙中山的时候,坦陈自己和孙先生是二十年相从,患难多而安乐少。对此多年以前,孙中山也有过同样的感叹,他在给蒋母王太夫人的祭文中,这样写道,文与郎君介石游十余年,共历艰险出生入死。蒋介石和孙中山第一次见面,牢牢记住了孙先生的教导,革命者应该成为无名的华盛顿,不计名利,为革命牺牲奋斗。而孙中山去世之后仅仅一年多,蒋介石就从中央组织部部长,一路坐到了国民党中常委的席位,可以说从一个无名的华盛顿,到了一个有名的蒋委员长。蒋介石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在新的历史关口面前,在纷乱的乱世之中,很快迎来了属于他自己的时代,当然这是后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