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回忆 啊 梨树沟 第4章 炮声隆隆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size][/URL] 离开工地,常连长回到连部,摘下安全帽:“统计员,计算一下,这个月咱们一共凿了多少米?” 统计员小常递上一张表格:“加上今天这一炮, 两个月一共掘进五十八米二六”。 连长摇了摇头,回头对指导员说:“这样下去,咱俩都得让位了。上级给咱们的任务是两年开通隧道。也就是说,连队每天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


离开工地,常连长回到连部,摘下安全帽:“统计员,计算一下,这个月咱们一共凿了多少米?”

统计员杨军水递上一张表格:“加上今天这一炮, 两个月一共掘进五十八米二六”。

连长摇了摇头,回头对指导员说:“这样下去,咱俩都得让位了。上级给咱们的任务是两年开通隧道。也就是说,连队每天要保证掘进一米多,施工两个月了,才进去三十八米多,老郝呀,咱们还是开个会,找找原因吧。”

手拿一个大烟斗正在抽烟的指导员郝东明,抬腿在鞋底上磕掉烟灰,“我也正在考虑施工进度问题,咱俩不干是小事,耽误了国防建设,甭说是咱俩,谁也负不起。通讯员,立即通知各排长和司务长到连部来开会。”

不知什么原因,第一次看到指导员哪的大烟斗,竟让林晓石想起了电影中的斯大林,也是用这样一个大烟斗抽烟。

排长们很快到齐了,这些平时在战士们跟前像模像样的排长们,凑到一起就显出了年轻人的天性。

“易蛮子,刚才你叫喊啥?”戴眼镜的二排长郭栋梁问一排长易登科。

“四眼先生,你们昨天那个叫什么四诚的战士咋负的伤?”

“咳,别提他,这小子从石渣里捡了个瞎雷管,想知道它还会响不会响,就把雷管放到道轨上远远地用石块咂,投出石块后刚一转身,雷管炸了,把他的右半边棉裤屁股炸成了麻子脸……,还多亏他站得远,只是在肉上钻了几个不深的小眼儿,要是再近点儿,还不得趴下。”

“要把这件事儿作为一个典型,在班里讲、全连讲,我们的战士好奇、天真,可你再天真也不能拿雷管玩儿砸啊,瞎胡闹!”连长说。

“昨天四支队五连来了我的一个老乡,说他们那儿前几天一炮崩出了个支队长来!”平时不大爱说话的三排长一语惊人。

“你说啥,什么叫‘一炮崩出了个支队长’?”

“俺老乡说,前几天中午,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他们支队长想到他们五连工地上看看,走到洞口没看见人,一个人低着头就进去了,快到掌子面,只听‘咚’的一声,掌子面上五十多个炮一齐炸了。把支队长震得差点儿晕过去……。”

“瞎扯吧你!哪有五十多炮响过后,还‘差点儿晕过去’的?”易排长反驳他,其他排长也有同感。

“哎,问题就出在炮上,”三排长继续说:“五连是刚接手山洞任务,没经验,装的炮没压泥巴,捣得也不实在,根本就没炸出多少石渣。”

“喔——这么回事,怨不得刚才你说‘咚’的一声,哪,他们放炮的人呢?”

“人家使的电雷管,放炮人不用到掌子面点导火索,当时已经下了班,放炮的坐在棚子里按下了电钮。炮响过后他走出棚子,见他们支队长跌跌撞撞地从洞里跑出来,可把放炮的人吓坏了。这不是‘一炮崩出了个支队长’吗?”

大家一起笑起来。

“开会吧!”坐在桌前的常连长用手指敲敲桌子,大家伙儿立刻静下来。

“找大家来,是要大家再议一议,怎么样才能把施工搞上去。”连长开宗明义地讲出了会议的内容。

指导员郝东明磕磕手里的大烟袋,说:“昨天支队开上个月的总结会,各连汇报了上个月的进度,总队长在会上说:‘战争年代攻山头,攻不下山头要掉脑袋,现在有的同志不把任务当回事!我看有的同志成了油条,再不改变这种状况,怎么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对这样疲沓的连队,我看你们支队要拿出个意见来!’同志们,咱们两个月完成不到六十米,我们面临的形势严峻啊,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看得清!”

“说是‘四班三倒’,昨天俺们风钻一班用了三个小时打完了上导洞,等二排出完渣后,接着打下导洞,下导洞又打了四个小时。一班饿着肚子在山洞里整整呆了九个小时!再不解决吃饭的问题,谁也受不了。”易排长说。

“为啥不让大家回来吃饭呢?炊事班不是准备了饭菜吗?”事务长不明白。

“你们食堂是准备了饭菜。风钻班的战士穿的防水服不透气,几个小时下来,里面的衣服都给自己的汗水洇湿了,洞口到连队有二里多路,现在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回到驻地的路上,给冷风一吹还不感冒?”

听易排长说完,连长和指导员碰了一下头,回头对事务长说:“从今天起,中班饭送到工地上吃,你们必须保证:饭热菜热,还要有汤喝,能做到吗?”

“能做得到!我保证八角六分钱都吃到大家肚子里。”事务长站起来答道。(全军的伙食费分成四个档次:普通连队每人每天0.449元,称作训练灶;施工连队0.56元,称作施工灶;进行夜班作业的连队0.68元,称作高山灶;——笔者)

指导员说:“五月七日毛主席发表了五.七指示,我们要好好学习,教导员在昨天的生产会上,号召各连开一些荒地,养猪种菜,改善生活。”

连长说:“我不同意牺牲战士休息时间开什么荒。咱们把开荒的事儿先放一放,同志们接着说。”一天,指导员对连长说:“上级要我们进行‘忆苦思甜’教育,还要各连都吃‘忆苦饭’,咱们怎么办?常连长说:“我要施工,就要让战士吃好。不吃好饭大伙儿怎么有劲儿干活儿?我看教育还是要搞,至于吃忆苦饭嘛,咱们在白面里头掺上些黄豆粉,蒸了吃吃就算了,决不能搞那些吃糠咽菜的事儿,保证大家的体力比啥都重要!”

“好吧,我来安排。”

第二天中午,从食堂打出的饭中有一半是“二面”馍,五班洛阳籍战士王四诚,拿起一个黄馍,尝了一口,出门偷偷丢进了泔水桶。

这件事让副排长的焦景富看到了。

晚上的党小组会上,五班长刘俊岭受到了焦景富的指责:“我们排有同志对忆苦思甜教育有抵触情绪,把刚打来的馍扔进了泔水桶……,这件事就发生在五班,五班长管理不力,对这件事要好好做检讨。”

五班长火了,“没有的事,你亲眼看见还是听别人说的?”

“当然是亲眼看见的!”一排付走出宿舍,提来了泔水桶,“这不,馍还在泔水里泡着呢。”

五班长张口结舌,愣了一下,一边说:“这馍比俺当兵前在家里吃的糠好吃得多——”一边伸手捞出泡肿的豆面馍,张开大口,三口就把一个馍吃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王四诚找到焦副排长,作了深刻检讨。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