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阿拉伯人和伊朗人不能友好相处?(作者美国负责近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帮办、美国海军军官学校专门研究中东问题的教授约翰· 林伯特)

如果我们相信维基揭秘网最近泄露的资料,那么从这些资料中就可以看出,一些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对其邻国伊朗的态度是不友善的。除了将之称为 “骗子”、“阴险的人”之外,他们还对美国来访者表达了这样一种愿望:让这个麻烦的邻国以某种方式从地球上消失。

-

实际上伊朗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并非千篇一律。伊朗与邻国卡塔尔和阿曼保持着正常——即使算不上良好——的关系。它与沙特阿拉伯和巴林的关系非常冷淡,而与阿联酋和科威特的关系不好不坏,处于中间状态。然而,正如媒体所清晰描绘的那样,伊朗与阿拉伯邻国的整体关系是消极的。

那么,这究竟是‘种什么情况呢?

毋庸置疑的是,阿拉伯国家与伊朗的关系是复杂的。不论它们处于什么关系,这两个民族之间的交往始终不断。在伊朗与阿拉伯国家交界之处——波斯湾海岸、伊朗西南部和伊拉克——彼此之间的通婚、移民、商贸活动随处可见,也不乏操两种语言的人。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使双方加深了解。彼此之间互不信任,对“对方”及其看法几乎没有什么好感。其中部分猜疑源于各自不同的宗教。在阿拉伯世界,执政的逊尼派家族(如巴林)始终对什叶派公民保持戒心。双方极端的宗教观念将对方视为异教徒,并将他们排斥在自己的信徒之外。

没有起好作用的还有各自极端的宗教和民族自豪感。令伊朗人自豪的是他们的帝国历史以及2500多年来历经入侵和失败但至今仍保持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特性。可是,这种自豪感经常变成一种沙文主义,各自瞧不起对方,贬低对方取得的成就和文明。在许多阿拉伯人看来,伊朗人在阿拉伯人向他们传播***文明之前是一群傲慢、荒淫无度的拜火教信徒。在许多伊朗人看来,阿拉伯人是摧毁古代近东伟大的伊朗文明的、没有教养的游牧民族。这种陈腐观念断然无视现实,一直延续至今。

然而,掀开所有宗教和种族分歧的面纱,留下的是赤裸裸的政治现实。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历来都是由执政家族所统治的。伊朗***共和国则是一个革命的民众主义国家,实行的是建立在神权基础之上的共和制。当海湾各国统治者北临一个强大的非阿拉伯邻国——它是通过推翻伊朗国王的革命之后诞生的——不仅信奉他们所谓的异教,而且还采纳了排斥王朝的政治主张时,谁还会觉得奇怪呢?尽管这个***共和国从来都不擅长外交,但即使其开展的外交活动也无法掩盖这样一个事实,即它将王朝斥之为非法。

除此之外,伊朗在外交上也非常无能,因为其外交长期来一直助长了阿拉伯邻国对它的猜疑。30年来,这个***共和国一直显示,它能够在远近(近的有科威特,远的有阿根廷)树敌。德黑兰的魅力攻势往往是短命的,而且经常蜕变为赤裸裸的威胁和再提领土要求。伊朗人对阿拉伯人根深蒂固的偏见太深,或许难以长时间得到遏制。

伊朗***共和国一直为阿拉伯事业摇旗呐喊,为遭受压迫的巴勒斯坦人鸣不平,让自己表现得比阿拉伯人还阿拉伯人,这或许是为了分散国人对政府在经济和政治领域显而易见的失败的注意力。这些被视作旨在将其邻国的政府与人民疏远开来的举动使得伊朗在阿拉伯各国首都赢得了许多朋友。德黑兰的这种做法还引起了人们的下述疑虑,即伊朗真正的动机并非要帮助受压迫的阿拉伯人,而是要让可能比公众更愿意与以色列合作的阿拉伯国家的政府难堪。在这种情况下,利雅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希望某个国家对它们这个麻烦的邻国“采取什么行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难道阿拉伯人真的想同伊朗打一场战争吗?鉴于这种战争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经济和政治后果,他们或许不想打这场战争。但是,由于长期压抑的怨恨——新仇旧恨,他们都有一种失望情绪,尤其是在与出于不同原因也对伊朗人产生这种敌意的美国来访者在一起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