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国家卫士——职业杀手 杀手部队提供的保镖服务 保镖服务之危情宴会

346169009 收藏 0 1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size][/URL] “小文,过来下,有事情和你商量。”在欢迎宴会的现场,罗浩洁一改平日的严肃作风,连我现在叫什么都忘记了,竟然直呼我的代号了。 我连忙向旁边的董事长小姐及其父亲打了个招呼,“二位,抱歉,有朋友找,我离开下。”(不知为何,冯裕从宴会一开始便拉着她父亲一直的陪在我的身边,好像我会‘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16.html


“小文,过来下,有事情和你商量。”在欢迎宴会的现场,罗浩洁一改平日的严肃作风,连我现在叫什么都忘记了,竟然直呼我的代号了。

我连忙向旁边的董事长小姐及其父亲打了个招呼,“二位,抱歉,有朋友找,我离开下。”(不知为何,冯裕从宴会一开始便拉着她父亲一直的陪在我的身边,好像我会‘逃跑’了似的,虽然有些不便,但碍于她父亲的特殊身份,我也无可奈何了)

冯裕向我点了下头表示理解,但上校的眼神却瞟了一下一旁的罗浩洁,眼神中带着一丝警觉,但这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习惯性的危机感已经是我们这些人的一种常态了,但是上校的这种警觉却让我察觉到了,这倒是很少有的,可能是他长期不在第一线,所以,出现了某些反应的退化吧…

罗浩洁带着我到了周文珊那里。“小文,能不能在这里和我喝杯‘交杯酒’呢?”周文珊看来这辈子都改不了了,没办法,这人看来没救了,边说着这话,还对我习惯性的拉拉扯扯,我真是后悔过来了。

“姐姐,拜托自重哦,这里的人多,被人看到了的话,影响不太好。”我感觉我这话说得像是‘同案犯’的感觉,似乎我们是‘地下情人’的感觉。

罗浩洁拉开了我们,这倒也不像他平日会做的事情。总感觉今天的所有人都怪怪的,从董事长到这里的两个笨蛋都有些不正常。

“听我说,刚才接到林琳的报告,说是胡蕊刚才见了一个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子。”罗浩洁故意的压低了声音,“更让我惊讶的是,在我们的资料库里,没有留下过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痕迹。”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因为这次任务开始执行的同时,周文珊就在罗浩洁等人的配合下开始收集关于胡蕊的资料了,虽然这不是我们办事的风格,(我们的任何一次行动,都会在正式行动前收集并分析足够多的信息资料,直到情报部门做出战斗预演报告,并获得通过后,才派遣杀手开始极具针对性的工作。这一则是为了确保任务的一次成功,更重要的是为了确保杀手的安全,毕竟我们也就只有很有限的杀手,可以说我们损失不起。)但是,由于这是特殊的任务,我们也就只好对其特别对待了。

校长既然关照了这是对其他人保密的任务,(虽然很是怀疑他所谓的保密的对象到底是谁,因为他先后告诉了不少人好像,但也没办法,不管如何,校长既有命令,那就必须执行)所以,我们就只能全部自己完成所以的工作了。虽然有违常规,但我绝对相信周文珊的办事能力,她是工作个很仔细的人,对目标的任何调查是绝不会出现遗漏的。

(PS:上海站是全协会唯一拥有职业杀手的站点,一线杀手数量常年保持在800~1000人;其他地方的是特种部队,不是杀手!上海特种士官学院执行3+5的被动式教育方式,即:你并不是主动的报名加入的!学习的具体方式是:3年校内学习,5年为国效力。然后,你可以自行选择是否退出一线,但无论是否退出一线,你均晋身为少尉军衔。而且,一旦被选择成为上海站杀手学员,你这辈子都不得退役,可以说,我们是终身制职业!而T军其他部队,只有少尉及其以上的军官才是终身制的,其他士兵十年后必须退役。)

“师兄,你让林琳弄些关于那个男人的第一手资料来,我不方便在这里行动,毕竟今天我是唱主角戏的。”我让罗浩洁去安排具体的行动,而我自己由于身份的特殊,(今天是为我开欢迎晚会,我是主角,不便离开晚会现场)没法协助任何工作了,“还有,注意下胡蕊的周围有没有上校的手下,万一他们在调查的话,就立刻放弃掉,别节外生枝,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我觉得今天自己的警觉过度了,竟然和自己人分地盘了。(这有些不像T军上海站的行为方式,而是标准的黑帮行为哦,呵呵)

“恩,你先回去吧,你家的董事长小姐在找你呢。”总觉得罗浩洁这会说话有些酸味。

“呵呵,小文真是厉害啊,标准的‘御姐控’啊,难怪对姐姐我都不多看一眼,原来是外面有相好的啊。”周文珊听了罗浩洁的话,就更是口无遮拦了,我也奈何不了她,反正也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些伤人的话就当是没听见了。

“两位,那我就先失陪啦。”眼看着冯裕小姐向我们这里‘步步逼近’,我装出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和师兄师姐二人道别,然后,挽着冯裕小姐离开了那里,虽然,脸上堆满了笑容,可我的心里却异常的难过,似乎我真的像周文珊说的那样,见到美女就被勾走了魂似的跟着走掉了,而完全无视了正在第一线战斗的战友。(他们还需要调查那个神秘的男人,自然是可以视为在第一线战斗着的,而我却不得不暂时的‘抛弃’他们,想想也觉得自己太‘无情’了,当然,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我们总不能明着让人看出什么端倪来,唉,万分无奈啊)

“呵呵,小慧对今天的安排还满意么?”冯裕小姐突然的发问倒是把我吓到了,但我很快的做出了调整,她应该不至于会发觉我刚才心不在焉的情况。

看到她满脸的微笑,我一时也不知如何评价,只是淡淡的回了句:“将就吧。”呵呵,自己都被这样的回答雷倒了,要知道人家为这次的晚会亲自策划了许久,(貌似我转校过来后,便和学生会的人开始策划此事了)我竟然说出了这么伤人的话,这真不是平时的我会干的事情,今天难到不是大家有什么问题,而是我自己出了什么‘故障’啦?真是很郁闷…

冯裕看我一脸的不愉快,便把我带到了晚宴的中央舞厅,“小慧的要求还真高呢,那能不能赏脸陪我跳一支舞呢?”

我看着她那很‘无辜’的表情,(除了‘无辜’这个词,我没有更好的词汇进行形容她的那个表情了,可能是我不够博学,抱歉啦)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对她的伤害也未免太大了些,无论是作为补偿还是出于什么原因,都得满足下她这个小小的请求了,于是,我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她似乎很开心,怎么说呢,当我答应她的一瞬间,她似乎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冯裕,而更像是一个幼稚园的小女孩似的…、

她点了一首很‘怪异’的音乐,(当时,大家都在跟着音乐跳国标,她的举动很让我郁闷的说)大家都暂停了下来,而我作为男性舞伴,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舞蹈去配合这音乐…

似乎这一刻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败笔之所在,我好歹也接受着姐姐良好的‘上流社会’的教育,别说一般的舞会,就是更大的场面,我也没有这样的迟疑过。

但是,冯裕见我迟疑了一会,竟然拉着我跳起了‘伦巴’舞,作为男生,竟然让女舞伴来领舞,再加上这音乐根本不是能用来跳类似‘伦巴’这类舞蹈的,所以,现场情况一下子变得很奇怪,似乎这是个扭曲了的空间,一切都显得如此的不自在,很是不自然的现象。

那一刻,我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不是自己打地洞哦,因为我没那本事,呵呵,那是老鼠兄弟的绝活,呵呵)人生最难过的事无过于此啊,多少人在看着呢,我竟然如此的出丑。这事情要是传到我姐姐耳朵里,非得给我安排舞蹈补习不可了!

“真是不错哦,刘慧同学的反应竟然如此之快啊!”当我们把那个不伦不类的舞蹈完成的时候,我听到了学生会长的声音。(这小子到底是赞美还是鄙视我啊,真想好好询问下)

我没想到的事情也在瞬间发生了,在场的所有同学都开始为我们鼓掌,那掌声绝对是褒义的,是真正的赞美,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何,但我还是可以清楚的分辨出他们的诚意,这也是士官学院要求学员必须掌握的一门社交艺术,话说这学校学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杂,但都是十分的有用的,既是你只是生活在一般的生活环境中。(相对战争环境而言的一般生活环境)

(PS:后来,我从胡蕊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原来那舞蹈和音乐是自冯裕上台后,每个转校生的欢迎晚会的‘必修课’,虽然,那些人都出生名门,受过各种良好的社交教育,但是,面对那种情况,谁也没办法配合好冯裕的‘胡闹’。到目前为止,也就我能完整的陪她跳下那段舞蹈,所以,很自然的就会得到哪些掌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一转念,却发现自己现在还是最担心胡蕊的安慰,毕竟,她的安全是我目前的一切!我们这些人,无论何时,都会视任务高于一切的,这不会因为任务内容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的。

于是,我打算离开中央舞厅去寻找胡蕊,但却发现她已经在一旁的学生堆中了,只是,我没看到我师兄所说的那个‘神秘’的中年男子。(当然,或许那人很普通,但就是因为他没在周文珊所收集的资料中出现过,所以,罗浩洁才会如此的重视)

欢迎晚宴终于在大家的欢笑声中结束掉了,但由于最后一直没机会和罗浩洁他们单独见面,(现场人太多了,说话不方便)所以,关于‘神秘’男人一事也只好暂时搁置了,我带着一丝忧虑之情回到了我现在的临时住所,当然,这晚,我的休息质量相当的差,原因就是我一直在考虑着那个神秘的、未曾谋面的男人,到底会不会给胡蕊的安危带来影响这事情。

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改变了,开始过度的关心胡蕊了,似乎这种关心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保镖与被保护人的关系了,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更让我深感郁闷的是:今天临睡前的请求竟是希望老天不要再让我陷入‘感情漩涡’之中。

“真是奇怪的请求啊!”我自己不断的反思道。这到底意味着什么问题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