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是抗日的主力(转帖)

学十不得一 收藏 453 8606
导读:到底谁是抗日的主力 菜刀蘸白糖 歼敌171.4万(关内)+17.2万(关外)的共军要不是抗日的主力,难道反而是歼敌85.9万的正面战场是抗日主力? 且不论正面战场的绝大部分功勋恐怕还是地方军阀的,80%以上的正面战场殉国将领都是地方军阀将领,包括著名的张自忠将军。 真正借刀杀人铲除异己的恰恰是你们的蒋主子。 蒋介石的国民党党军开战之初就占了全国军队的半数以上,可结果却是80%以上的正面战场殉国将领都是地方军阀的将领。 这不叫借刀杀人铲除异己这叫什么? 对地方军阀部队玩借刀杀人,

到底谁是抗日的主力

菜刀蘸白糖

歼敌171.4万(关内)+17.2万(关外)的共军要不是抗日的主力,难道反而是歼敌85.9万的正面战场是抗日主力?

且不论正面战场的绝大部分功勋恐怕还是地方军阀的,80%以上的正面战场殉国将领都是地方军阀将领,包括著名的张自忠将军。

真正借刀杀人铲除异己的恰恰是你们的蒋主子。

蒋介石的国民党党军开战之初就占了全国军队的半数以上,可结果却是80%以上的正面战场殉国将领都是地方军阀的将领。

这不叫借刀杀人铲除异己这叫什么?

对地方军阀部队玩借刀杀人,

对共军则干脆就直接配合倭寇夹击。

皖南事变新四军就是抗日获罪抗日有罪,所以被你蒋主子阴谋消灭的,一方面欺骗新四军转移,一方面却早早地秘密地把八万军队调集到新四军驻地周边,包围起来,构筑好工事,新四军一旦奉命转移,就马上武力解决,还恬不知耻地宣布新四军是“叛军”。

可怜这样一支骁勇善战,屡败倭寇的劲旅,大敌当前,却就这样倒在你蒋主子的枪口屠刀之下。

最令人恶心的是,明明是新四军军部直属部队击毙的倭寇将领山县业一,你蒋主子消灭了新四军军部之后,居然能下流地把这个功勋划到自己名下。

下贱到极点!

贱货走狗们说共军是只想“壮大自己的武装”。

那我就要问一下,

不错。

共军从不足五万人发展到一百三十万大军,

是在壮大。

但是一没钱二没工业,且遭到你蒋主子重重封锁包围的共军,怎么搞的这些武装?

不打倭寇哪来的枪?

至于无耻地把倭寇投降归功于盟军,这是极其可笑的。

事实是,在苏联进军东北,美国投下原子弹之前,

共军就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局部反攻,大片地扫除据点,解放了9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基本把倭寇包围在少数几个大城市和铁路沿线。

以山西为例,

倭寇最嚣张的时候,甚至企图渡河袭击延安,

可是在共军的打击下,不但没能得逞,反而被击毙了一个旅团长少将。

吕梁山成为倭寇无法逾越的一道槛。

在山西本地的争夺中,山西倭寇有两条重要的战略孔道,一条是晋北涞源易县孔道,一条是东面的正太路孔道。这是山西倭寇的两个气眼,一旦被共军夺取,山西十万倭寇就要被共军歼灭。因此共军和倭寇为了争夺这两条孔道的控制权进行了长期极其激烈的厮杀。

在正太路孔道上有著名的百团大战。歼敌4.5万人。

在晋北孔道上,则八路军则先后击毙了倭寇的常冈宽治和阿部规秀(被倭寇称为名将之花,是关内战场击毙的第一个倭寇中将)等将领。

可到了抗日战争末期,倭寇根本无力和共军再做争夺,山西倭寇制定的战略已经完全龟缩于铁路沿线,仅仅要求保住太原和正太路。

涞源也被共军夺取。

晋北孔道被共军切断,几个抗日根据地联为一片。

是倭寇不想争吗?

显然不是,

而是它们在共军的打击下无力继续争夺了。

按照1945年4月七大进行的部署,共军大概只要再一年就能解放沦陷的国土了。苏联的参战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说共军在敌后休养生息的走狗们无法解释一个事实:不足五万的共军固然在敌后发展到一百三十万,可是百万以上的国民党敌后部队却基本投敌当了伪军。

既然走狗们把敌后描写成是休养生息的天堂一般的地方。

那我就不明白了。

为什么,正面战场的国军没有像敌后战场的国军那样几乎100%的伪化呢?

难道你们认为的休养生息的天堂是建立在卖国投降充当汉奸走狗的基础上的吗?

事实是,敌后战场比正面战场残酷地多,没有人民的支持,单纯的军队根本无法立足。而没有人民支持的国民党敌后军队要么被迫退出敌后,要么就是投降倭寇充当伪军。

虽然有百万之众,却没有起到敌后游击战应该起到的作用,反而成为伪军的主要来源,成为鬼子得以苟延残喘的强心针。

假如这百万装备精良(至少比只有几发子弹靠刺刀解决战斗的共军精良)的国民党敌后部队不是充当伪军,而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和人民站在一起,对倭寇作战,倭寇早就被赶出中国了。

共军之所以能够得到人民支持,关键就在于:

第一,共军敢和倭寇作战,事实上共军原本毫无地盘,不和倭寇作战,地盘从何而来呢?就算以人之常情也是不可不战的。

第二,共军实现了二五减租的政策,当时农民的地租一般在六成五,甚至有高达七八成的,兵荒马乱又这样残酷剥削,农民哪有办法抗战呢?共军的二五减租就是把地租削减25%,六成五削减25%,基本就是地主一半,农民一半,农民喘口气,地主也不至于就非要投降到倭寇那边当汉奸不可。

第三,共军在二五减租从而得到农民拥护的基础上,武装农民,让农民自己武装起来保护自己,自己组建农会实行自治。

这样子农民就有抗战的积极性,因为农民不仅仅是在保卫国土,同时也非常切身的,是在保卫自己的利益,保卫二五减租后的生活水平,保卫自己的自治政权。

这就是为什么三万共军能够屡挫倭寇,发展壮大的原因。

固然以军力论,三万装备低劣,只有37%的人有枪,枪里又只有六七发子弹的共军和百万近代化装备的倭寇是没法比的。

可是共军的背后有根据地的几千万中国人民。

倭寇虽然有现代化装备,可是得不到人民的支持,它们就信息不通,无法捕捉共军进行决战,而必须到处设防,到处分兵。占地越广,越是兵力单薄,越是无法作战。不但不能消灭共军,反而成为共军攻击的靶子。

有人民的支持,再加上结合这种支持的有效的游击战术。

共军才能做到战斗之前隐蔽接近敌人,在150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发动冲锋,在倭寇有效组织抵抗之前,冲到面前,以白刃战解决敌人。

如果战斗不利,共军则边打边撤,倭寇尾追了几个村庄后,共军却不见了,消失在人山人海之中。

这就是倭寇总结的共军作战特点。

没有人民的支持,游击战是根本无法进行的。

需要强调的是,游击战并不是共军和国军作战的根本区别。

共军也并不是只打游击战。

共军的游击战虽然打了八年,可八年的前后两头,还是以运动战阵地战为主的。

抗战前期(1937-40),共军猛烈在敌后攻城略地,消灭分散的倭伪部队,建立根据地。顶峰就是歼敌4.5万的百团大战,胃口大到企图切断正太路,把山西十万倭寇包饺子。这当然是胃口太大了。但可以看出这一阶段共军攻势之猛烈。

抗战后期(1944-1945),共军捱过了倭寇的进攻浪潮,在反复争夺中迫使倭寇停止了战略进攻,随即开始了局部反攻,成片扫除倭寇据点,重新夺取城镇。

这两个阶段,共军都是以运动战和阵地战为醒目标志的。

比较典型的游击战阶段是1941-43年,最艰苦的三年。

即使这三年,

也没有完全排斥运动战阵地战。

比如李先念部在武汉三镇的汉阳侏儒山进行的歼敌五千人的大战。

这三年说起来又分为两截。

以42年中冀中根据地在五一大扫荡中完全沦陷为标志。

前一阶段,倭寇不断在敌后扩张治安区,增加据点。

而共军却还没有完全从百团大战的影响下摆脱出来,还是以运动战为主,结果遭到了巨大的损失。华北根据地只剩下六个县城,军队缩减了三分一。

但是后面一个阶段,共军就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游击战,发展了敌后武工队这种军政一体的游击战最高形式。敌后武工队不仅是冀中根据地的创造,当时各根据地都有类似的做法,比如山东根据地的翻边战术,敌后的敌后。

这就有点像后来的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把战争引向国统区一样。

如果说早期的扫荡反扫荡,颇似围剿反围剿的话,那么从敌后武工队的开始,战场就已经不局限于根据地了,而是整个倭寇占领区。

倭寇不但不能压缩根据地,反而使自己的地盘到处燃起抗日的火焰。它们再没有一块“治安”的地盘可以进行掠夺支持战争了。

在后面一年半的争夺中,倭寇虽然不断增兵,继续发动攻势,可结果不但没有占地,反而把前面一年半占的土地吐了一半出来,反而被共军收复了9万平方公里。

不但无法占地,甚至连压迫共军,使共军无法集中打大战的目标都被破产了,共军1943年秋发动了卫南、林南战役,大片扫除倭伪据点解放国土,这一方面宣告了共军局部反攻的开始,另一方面也宣告了倭寇战略的破产。倭寇无法避免共军再次发起百团大战式的战役了。

在这种情况下,倭寇筋疲力尽,被迫于1943年底停止了战略进攻。

从1944年开始,敌后各根据地都开始发动了局部反攻。

就算是冀中根据地,京津保三角地带,倭伪重兵压迫之下的冀中根据地,都开始夺取城镇。

1944年10月,冀中根据地收复第一座县城--肃宁,随即冀中共军五战五捷,歼敌万余,到1945年8月大反攻之前,已经收复了13座县城。

倭寇对冀中的五一大扫荡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把1939年以来就控制的县城都丢给了共军。这个根据地规模甚至超过了第一阶段百团大战时的冀中。

而在大反攻阶段(1945年8月9日至1945年9月日本投降前后),冀中共军更是大举进攻,收复了26座县城。

根据倭寇的统计,它在关内战场被击毙了45万多人。

是击毙而不是消灭,消灭不光是指击毙,而是毙伤俘。

毙伤俘都是对敌人战斗力的损耗。

虽然倭寇千方百计缩小自己的伤亡数,但是它无法掩盖自己的阵亡数。受伤的还可以重新返回战场,而死亡的,却不能不给日本国内的遗属一个交待。

按照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中死亡数和毙伤数的比例,一般在三分一左右。

比如共军伤亡61万,其中阵亡20万这样。

国军伤亡327万,其中阵亡一百多万这样。

倭寇被击毙了45万人,恰恰证明了倭寇在中国战场(关内)伤亡130多万人。

而我们如果以此来比较国共双方提供的歼敌数字是符合的。

国民党何应钦之流虽然恬不知耻地杜撰了二百多万的歼敌数字,可是后来蒋纬国主编的《抗战御侮》里面可是明确承认,只消灭了85.9万倭寇(这还包括了缅甸消灭的5万)。

而共军的统计则是歼敌171.4万,其中倭寇52.7万。

52.7万+85.9万,正是130多万。

这恰恰证明了共军战绩统计的准确性。

当然这只是关内的战绩,

关外共军还歼灭了17.2万倭寇。

实际共军歼灭倭寇在70万这样。

而所谓正面战场歼灭倭寇的85.9万,如果考虑到80%以上的阵亡将领根本不是国民党将领,而是地方军阀将领的事实,

那么即使不考虑被消灭的百万伪军,谁是抗战的主力也是一目了然的。

抗日战争时期,日军依仗装备优势下的兵力绝对劣势,只能采取的是区域重点协防,无法有效地对整个占领区实施军事控制,加上残暴的本性,基本上不将无法有效控制的地区视作已占领地区,而是当成敌占区对待,要进行血腥清洗,以形成荒无人烟的军事缓冲地带。日军犯下的暴行罄竹难书。采取堡垒政策是不得已的选择,借此扬长避短,以华北的62师团为例,该师团占领长治、阳泉地区,有正太和白晋两条铁路,约500公里铁路,有188个大小据点,其中县城就有近20个,师团是三等乙类师团,没有旅团的建制,有8个步兵大队,42个中队,128个步兵小队,其他如炮、辎、工不算,而控制的地域太大,128个步兵小队实在不够分,因为一个县城起码也得有一个步兵中队,而两个地区首府也得有驻军,师团还得有机动的直属部队,所以这些据点都必须依靠伪军来驻守。这样就能解脱大量日军部队用于野战目的,而日军确实达到了他要的这个目的,不过,伪军大多数时候真的没法子指望。伪军鉴于日本不解决伪军给养,靠伪政府自筹。所以伪军一直存在两大问题,待遇和士气。加上装备和战斗力低下,一贯是被敲打的重点照顾对象,因为伪军补充的很快,来源有国军战俘能改造部分和当地出国民兵—日本版本的抓壮丁,以及地皮流氓的补充。很明白这点的日本人只好用少量日军控制伪军采取堡垒政策。

八路的人不少,可惜经常被分割,等知道别处被攻击扫荡,通常黄花菜都凉了,关键是八路的通信能力太差,电台到44年才普及到军分区,内部联络基本靠腿,一封锁就两眼漆黑,有心无力,至于友邻增援,也是甩开大脚拼命跑,极个别部队有骑兵建制,还能玩把快速增援来时髦下。但日军的兵力不足,通常拆东墙补西墙,日军在占领区一个县通常2个中队到顶,真正机动的不过一个中队,大多数县是赋予伪军守卫据点而日本则全部出动赶八路,能把八路地方部队和游击队赶的满山跑。(事实是,共军的通信设施的确非常差。但是,共军却总是能提前知道倭寇的意图。无他。因为倭寇在中国人的土地上,它一开始准备扫荡,一开始调动兵力,马上各村各庄的老百姓就把情报汇总上来,共军将领根据这些情况一看,基本能对倭寇的扫荡规模和扫荡区域估计个八九不离十。因此,就算倭寇顶峰时期进行的冀中五一大扫荡,共军也照样提前一个月就知道倭寇有扫荡意图(扫荡路西还是扫荡冀中不能确认),进行了准备,提前几天就知道要扫荡冀中了。这就是人民战争。蒋狗们是理解不了的,倭寇也理解不了。它们不知道,真正的伟大力量是人民,人民的支持,是共军屡次战胜倭寇的根源。表面上是冀中三万五土八路在血战,可背后是冀中八百万老百姓的支持。)

抗战期间中日两军摆开堂堂之阵对垒时,日军大多能以少击多。当时夸张的地方,迈步上公路,抬头见炮楼,在交通线附近,炮楼上的步枪火力可以相互支援,为了互相支援机动,更好打击敌人,需要打掉据点,这些炮楼一般说来单个都是守卫有余,攻击不足,因为日军的据点则一有攻击,拼命来增援并且主动增援。

拜托,别捏造历史事实。

事实是,抗战之前,中国军队只有二百万,其中蒋介石的国民党党军占半数以上,百万多。

可是,抗战结束时,中国军队却有四百八十万,而且通过借刀杀人铲除异己,国民党党军已经成了绝对的压倒优势了。

至于拿大会战和敌后反扫荡对比。

这不公平。

那些大会战的歼敌可没有反扫荡来得多。

冈村宁次说得很清楚,它在进攻国民党时,采取的是一个大队(600人)攻击一个师(平均八千人)。

一般一次大会战倭寇只是出兵几十个大队,三万人而已,多则五万而已。

比如宜昌会战,倭寇出兵54个大队攻击国军47个师取得“赫赫战果”。

即使是大会战,何况也只有22次而已。

而在敌后,仅1942年下半年,仅在华北一地,倭寇发动的从一万人到七万人的大扫荡就有九次之多。

这些大会战次数远远少于敌后反扫荡。

如果一定要说这些大会战大在哪里的话,

那就是中国军队投入更多,中国人死的更多,中国损失更大。

这就是蒋狗们所谓的大会战的“大”。

哦,还有一大,那就是牛皮吹得大。

人家冀中共军三万五土八路抗击五万倭寇的围攻,歼敌1.1万,虽然最后被迫暂时退出根据地,那叫虽败犹荣。

可是你蒋主子三十万人对付倭寇进攻抢船的鄂西大会战,仅仅歼敌3500人(台湾官方在80年代承认的数字),却长期以来恬不知耻地吹嘘为是25700人,这个可夸张了七倍。而且还被倭寇劫走轮船两万吨。

如果说战时为了鼓舞士气,夸张可以理解,战后却长期使用这个数字来给自己涂抹,那就是无耻了。

三万五土八路的战绩,居然达到了三十万国军战绩的三倍。

这个消极抗战保存实力,还是积极抗战,真是差距极大啊。

为什么同样的英勇的中国人,

在蒋介石国民党的指挥下,就不能像在共产党指挥下的冀中土八路那样跟倭寇打场硬战呢?

是国军武器不如只有几发子弹的共军呢?

还是最高统帅的卖国无能呢?

共军从倭寇手里收复了250多座城市,解放了95万平方公里的国土。

倒是国民党如何呢?

它们收复过任何一个城市吗?

1938年底倭寇停止战略进攻的时候,长沙还在国军手里,而1945年受降的时候呢?

(还是关于日军的问题,苏联代表发现共产党中央和日军总司令部联系的电文,老毛惊慌失措,百般解释(怎么解释的,文中没有记载),但由此联想抗战中后期共产党的大发展,根据地的和平景象,应该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又是无耻捏造。

苏联消灭的是关东军,

就算共产党和倭寇秘密媾和,和关东军有什么事情?

那也是中国派遣军的事情。

苏联怎么可能在关东军的档案里找到共产党和倭寇中国派遣军媾和的证据呢?

事实是,

日本档案里的确有卖国投降的秘密谈判记录。

但那不是共产党,

而是国民党,是国民党的两位正副主席,蒋介石和汪精卫和倭寇的秘密投降的谈判记录。

这些倭寇档案战后不是落入苏联手里,而是落入占领日本的美国手里。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历史系教授,约翰•亨特•博伊尔据此写出了《通敌内幕》一书,网络上可以下载到。

在该书里揭露了蒋介石和倭寇的贯串抗战始终的几次秘密投降谈判,事实是,最高统帅的卖国一点不比汪精卫的卖国逊色。

汪精卫答应倭寇的,蒋介石全部答应了,包括在适当的时机承认满洲国,华北日本驻军,在全中国的日本经济的渗透和控制,共同反共防共镇压抗日,等等。

看了这本根据倭寇档案的书,那才真是叫人倒抽一口冷气,当时的中国真是危急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坚决抗战在那边牵制着,使得蒋介石顾虑重重,蒋介石早就公开步汪精卫的后尘,公开做汉奸做婊子去了。

美国斯坦福大学历史系教授约翰•亨特•博伊尔根据美国缴获的日本档案写了《通敌内幕》。里面真是触目惊心,我们看到所谓的最高统帅和汪精卫实在没有什么两样,汪精卫答应了倭寇什么,蒋介石就同样答应了什么。任何人看完,都会心有余悸地想到,假如没有共产党的坚决抗战顶着,没有共产党的压力在这边,蒋介石真的毫无顾忌放手干的话,中国人早做亡国奴了。

那么《通敌内幕》里有没有提到共产党呢?

有的。

“一九四四年春锅山被准许前往华北两个月,去调查共产主义运动。他回到东京后向情报局提出报告,主张同延安共产党人进行和谈。他在报告中说,延安政权是一个独立政府,拥有领域明确的根据地。锅山的论调与消息灵通的美驻华外交官差不多在同时送到华盛顿的报告的腔调相类似,指出“延安政权是深受人民尊敬和拥护的廉洁的、不贪污的政府”。23锅山的结论是;虽然不能无视莫斯科对陕西苏区的影响,但无论如何日本也应该与延安进行直接谈判。令人难于置信的是,看来参谋本部事实上竟被锅山的建议所打动,并作出了执行这项建议的计划。该部显然忽视了以下这一明摆着的事实:延安的存在就是依靠它成功地动员了爱国的抗日运动,任何想与延安谈判和平解决的计划都是注定要失败的。锅山计划也许比其他方案都更加强词夺理一些,它只不过是旨在从日益加深的危机中把帝国挽救出来的各式各样的行动计划之一而已。”

从这一段话里,

恰恰证明了共产党不但没有和蒋介石那样卖国投降,

反而是坚决抗日,所以才会给敌人(倭寇)和盟友(美国)留下这样的印象。

也证明了共产党的根据地的确是一个人民政权。

即使在西方史家眼里,中国任何派系都可能和倭寇秘密媾和,惟独共产党没有这个条件。其实我们就算不去提什么民族大义之类的东西,就算从地盘角度来说,共军的地盘完全是夺取倭寇来的,倭寇占领的97%的地盘都是在共军的公开或者秘密的控制下。

共军和倭寇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你进一寸我就退一寸,反之亦然。

怎么可能谈判呢?

倭寇之所以没有和蒋介石最终达成投降谈判,

仅仅是因为倭寇内部矛盾重重,

所谓日本军阀,真是军阀性质,就算倭王的弟弟战时在军队内部演讲中也承认倭寇内部派系重重,在中国(亚洲各国也一样)各据一方,都不肯放弃自己的利益。

蒋介石愿意把东北,华北卖给它们,它们还嫌不满意,还觉得不够分赃,于是一直没有谈下来。

蒋介石最后通过缪斌这个汉奸直接前往日本,和倭王直接谈判,希望通过御前会议排除倭寇内部的派系矛盾,达成投降。

可是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

等到缪斌终于到达日本东京,反法西斯战争已经接近尾声,蒋介石已经不需要投降了,而是需要考虑如何受降,如何和倭寇配合抢占大城市的问题了。

因此缪斌已经没用了,需要灭口,缪斌成了战后第一个被处决的汉奸。

事实是,所谓武汉会战并没有保住武汉,

武汉地区的八十万中国军队从此面对着深入千里的十几万倭寇,不但不能收复失地,反而继续丢地,丢宜昌,丢襄樊,丢长沙,丢衡阳。

(前几天看过一段,说是电令李云龙的部队从日军弱侧突围,可他抗命不遵,从正面突击,得手了居然还一炮炸死一个日军旅团长,抗战初期,八路军1个团有可能正面对抗日军一个旅团并突破吗?事实是八路军为了一次性歼灭日军1个大队动用了2个主力团,10次冲锋10次被日军击溃~最后无功而返...这才是史实,别忘了,抗战初期日军的师团旅团都是拿的出手得甲类部队。)

共军以同等兵力歼敌一个大队那是事实,就是梁山战斗。

以游击队打垮一个旅团同样是事实,那就是1938年9月,吕梁山共军切断企图进攻延安的倭寇一零八旅团的运输线,迫使倭寇杀马而食,被迫放弃入侵计划,三战三捷,歼敌1200人,并在追歼中击毙倭寇少将山口旅团长。

你提到的那次战斗是百团大战当中的关家垴战斗,但是在你们这些贱货右右的笔下却被张冠李戴到了百团大战当中的另外一场著名战斗,狮垴顶战斗。

这是攻防完全不同的两场战斗。

在关家垴战斗中,彭德怀指挥共军两个主力旅围攻倭寇一个大队,在这次战斗中彭德怀被百团大战的胜利搞得有点头脑发热,以已经连续作战两个月,人员弹药需要补给的两个旅围攻凭借窑洞和深沟固守的倭寇。

共军就算是主力旅,就算没有大战的消耗,主力旅的枪也不过只有二十发子弹。

这和具有绝对火力优势,而且占据了良好地形的倭寇没法比啊。

即使这样,共军十次冲锋,也歼敌大部,一个大队(600人)的倭寇只剩下100人,守着最后一个大窑洞。

但是围攻两天后,倭寇几千人赶来增援,共军只好解围了。

而狮垴顶战斗恰好相反,

狮垴顶是倭寇片山旅团驻地阳泉附近的一个制高点。

控制狮垴顶,片山旅团就无法出入阳泉。

百团大战之前,共军秘密派遣部队占领狮垴顶。

百团大战打响后,片山旅团企图救援其被分割包围歼灭的各守备部队,倾巢而出,围攻狮垴顶共军。

结果始终无法跨越狮垴顶。

坐视其守备队被共军消灭殆尽。

这两次战斗,不但不能证明共军战斗力低下,恰恰相反,证明了共军虽然装备远远劣势于倭寇,战斗力却基本相当。当共军占据有利地形防守时,倭寇根本攻不下。反过来,当倭寇占据有利地形的时候,共军也要付出很大伤亡。

(根据中华民国国防部保存的史料,共有二百零六位国军将领在抗战中捐躯。从如此多的高级将领牺牲在与日本军队的正面战斗中,可以推测阻击日本军队的艰难激烈程度。)

恰恰相反,这个史料证明了国民党是卖国投降的。

这里蒋狗使用了几个障眼法。

首先

它们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国民党控制着国民政府,军衔出自于国民政府。

因此中共将领根本就没有军衔,事实上,走狗们经常说左权是共军牺牲的唯一将领,那是扯淡,左权根本就没有军衔,共产党有军衔的只有两个:周恩来和叶剑英,因为他们的工作性质要出席外交场合,要在国民政府开展社交活动,需要有军衔。这是共产党有军衔的就这两个人。而周恩来和叶剑英,并不是将领。

因此就算百万共军全部殉国了,蒋狗们也可以恬不知耻地污蔑说,“看啊,共产党一个殉国将领都没有啊。”

可是,这只能说明你蒋主子对抗日军队的仇视歧视。

而不能贬低共军什么。

其次,

走狗说国民党殉国将领二百多,其实大部分都是追认的,二百多个中只有六十多是真正的将军衔而战死的,其余大部分不过是团级军官追认。

而且,还需要指出的是,这六十几个将领当中80%以上,根本不是国民党将领,而是地方军阀部队的将领。

为什么占军队半数以上的国民党党军伤亡如此不成比例呢?

还是那句话,

借刀杀人铲除异己。

反观共产党方面。

新四军的数据我不掌握。

可仅仅东北抗日联军就先后有一百多位师级将领殉国。

八路军也先后有一百多师级将领殉国。

仅以此而论,我们不得不承认虽然共军的兵力比例不大,将领伤亡却远远超过了国军。

很显然,

像汤恩伯这样的国民党党军将领在大战之前占用了800辆军车中的600辆往后方搬运私产的,是不肯殉国的,黄埔精神不死嘛。

只有身先士卒的共军将领才有这么高的伤亡率。

如果考虑团长追授的话,那么仅八路军就有三百位团级将领殉国。

不但伤亡数量不能比,

级别也不能比。

共军的左权,大家知道,作为八路军的副参谋长,因为叶剑英不在军中,实际就是总参谋长。

八路军拥兵四十万,战区地垮陕甘宁晋察冀热鲁豫绥十省。

什么可以和八路军的级别相比呢?

胡宗南拥兵四十万,占据陕西半省。

汤恩伯拥兵四十万,占据河南。

这是国民党的三大主力的两大主力。

如果要比将领伤亡的话,这才能和八路军相提并论。

至少要国民党的三大主力(陈诚,胡宗南,汤恩伯)的主官副主官,参谋长副参谋长级别的将领阵亡一个才能和左权的阵亡相提并论。

请问,有吗?

第一个需要指出的是所谓国民党方面的一百十五位或者二百零六位,大部分是追授的。比如“八百壮士”的谢晋元团长。真正的师长旅长级别以上的将级军官只有六十来个。

第二个需要指出的是,就算这六十几个,绝大部分也根本不是国民党党军将领。80%以上根本就是地方军阀将领。

这些地方军阀部队和国民党党军根本不是一回事。党军党军,那是效仿苏联,把国民党组织建立到部队里,从而保证国民党对军队的控制的。这些地方军阀部队里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第三个需要指出的是,蒋狗们太抬举我们共产党人了。共产党的左权和杨靖宇根本就没有将军军衔。八年抗战当中除了周恩来为了交涉的需要佩带过军衔外,其他共军将领根本没有军衔。何况共军有正式番号的只有八路军和新四军两个番号,而且新四军后来还因为抗日有罪被宣布为叛军而取消。两个军几个师的番号就算国民党肯给军衔,能给我们几个将军衔呢?充其量军部几个人,师长副师长参谋长三个人。就算把百万共军全灭了,也充其量只有二十几个人带着将军军衔殉国。像东北抗联这样的武装根本从来没有得到你们蒋主子的承认,更谈不上军衔了。看来蒋狗们在比较死人军衔方面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第四个需要指出的是,光东北抗联殉国的师级将领就有百人多。八路军先后殉国的师旅级以上高级将领同样有一百多。如果也像国民党那样对团级军官搞追授话,那么团级将领算进去有三百多。新四军和东江纵队的数据,我不掌握不妄言。可仅仅东北抗联和八路军算起来,就算不考虑追授,那么按照蒋狗的逻辑,死的将领越多越光荣,显然还是共产党光荣。

需要指出的是,共军将领和国军将领素质实在不同。汤恩伯之流的国军将领居然恬不知耻地在大战中占用了八百辆军车的六百辆用于往后方装运自己的私财和姨太太。这对于那些一个月薪俸封顶五元(师长级及师长以上级)的共军将领来说实在是不可想象的。国军里面像汤恩伯这样的将领又怎么可能和士兵同甘共苦同生共死呢?

反观共军各级军官,经常领着士兵带头冲锋陷阵,导致了共军将领的伤亡率非常高,甚至高于士兵的伤亡率。百团大战当中那张彭德怀拿着望远镜观察敌情的照片,当时彭总是在关家垴战斗中,距敌人不到二百米,敌军子弹就在彭总的脚边打起灰尘。

以至于共军不得不通过纪律限制共军各级将领身临前线,即使这样共军将领的伤亡率仍然居高不下。

第五个需要指出的是,如果以左权论,左权作为八路军的参谋长。八路军当时四十万之众,战区地垮陕甘宁晋察冀鲁豫热绥十省之地。拿什么可以和八路军相比呢?

国民党的三大主力是胡宗南,陈诚,汤恩伯。其中胡宗南拥兵四十万,控制陕西(陕北可在共军手里)。汤恩伯也拥兵四十万,控制河南。

如果一定要比死人的话,那么至少胡宗南,汤恩伯,或者他们的副手参谋长得死一个,才能和共军相当?

请问,有吗?

像汤恩伯这样面对六万倭寇进攻不战而逃忙着搬运家私姨太太的败类会去为国牺牲?

(根据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血祭太阳旗》一书(该书的许多资料都是从日本方面的文献直接翻译的),在华毙命的日军将领共有一百二十九名,其中大部分是被击毙的。被八路军击毙的有三个,包括阿部规秀中将。)

这同样是无耻捏造。

所谓一百二十九名倭寇将领,包括事故,疾病,被朝鲜人刺杀,被美国空军击毙,被苏军击毙(有几个自杀的是被苏军在诺门坎战役俘虏释放后在日本宪兵队的逼迫下自杀的),被义勇军击毙的等等。

真正被正面战场击毙的不过四十个左右。

而共军击毙的倭寇将领据我掌握就有十六个之多,不完全统计哦。

考虑到正面战场80%以上殉国将领根本不是国民党党军将领的事实,

这个四十个里面有几个是国民党击毙的,大有疑问。

(国民党攻击我们“游而不击”,亲爱的朋友,你们说对了。我们就是要“游而不击”。否则我们如何落实毛主席“一分应付、两分打顽、七分发展”的伟大战略部署?君不见我们的军队由抗战初期的二万多猛增到国共内战时的四百万多,为迅速打败蒋介石、夺取全国政权准备了多么充足的条件呀?)

这条改不了吃屎的贱货走狗无法解释,共产党在敌后怎么发展?那百万平方公里的根据地和130万共军260万民兵的武器装备是哪里发展来的?

除了打倭寇,打你们蒋主子派遣去曲线救国帮助倭寇镇压抗日的伪军,难道还有别的途径?

因此蒋狗们所谓的一二七,应该是八分抗日,两分自卫反顽。

没有办法。

国民党蒋介石虽然迫于全国人民的抗战压力,不敢公开投降做婊子,可是暗娼还是没少做的。

恬不知耻地相应倭寇的“共同防共”勾结倭寇夹击抗日的共军,这种丑事可是从来没有停止过的。

抗日将士们不得不在拯救祖国的同时,保卫自己抗击国民党蒋介石的进攻。

比较典型的,

那就是黄桥决战。

陈毅部七千人反扫荡之后正在黄桥休整。

国民党韩德勤的十万大军就杀到,替倭寇报仇来了。

结果呢?

结果是韩德勤大败。

为什么?

因为反人民内战不得人心。

表面上韩德勤兵多将广,可是除了嫡系的八十九军和翁达旅,其他部队要么徘徊观望(如果共军主动进攻它们,它们是会作战的,可现在是国军主动进攻共军,它们可不想自损实力),要么干脆就起义投奔共军。

这就是颇具传奇色彩的黄桥决战。

可笑蒋扇子们居然把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败战说成是共军进攻国军的证据。

拜托,

七千人进攻十万人?

陈毅粟裕头脑锈逗了?

再说了,

既然是进攻,怎么变成了共军守城诱敌深入打埋伏之局?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5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