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相 正文 第十五章

swxaqz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size][/URL] 下午一点左右,地点:龙华镇龙岗机场......   大厅刚迈进去,感觉到迎来一阵冷气,那是由中央空调所发出,与外面的三十度高温相比,这里可谓世外桃源了。旅客从出口道陆陆续续地走出来,大多都打着伞,叫上的士立即钻进去...........消失在眼界。   机场上空,一架航班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1.html


下午一点左右,地点:龙华镇龙岗机场......

大厅刚迈进去,感觉到迎来一阵冷气,那是由中央空调所发出,与外面的三十度高温相比,这里可谓世外桃源了。旅客从出口道陆陆续续地走出来,大多都打着伞,叫上的士立即钻进去...........消失在眼界。

机场上空,一架航班开始减速着陆,机上的人大多刚从睡梦中醒来,听到空姐甜美的声音,知道已经到深圳。透过窗,一片片白色美丽的云朵穿过航班。没几分钟飞机便在跑道上缓缓滑进机场。

机门开了,随着广播的传来,机舱上的人们纷纷走出来。随着行人一起走出来的两个韩国人也往出口方向走来。

途中韩秩美受到一条彩信,李瑞智发过来的彩信。大致的意思是他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走来,在几个小时前就来到机场一直等呀等。知道你们也该下机了,所以他们在门口,在门口招手的那个男人便是李瑞智。向出口望去,果然见到有个人热情地招手。那夸张的动作让她禁不住"扑哧"一笑.......

李瑞智老早就发现他们的身影,脸上荡漾着阳光般笑脸。

韩秩美指着向他们招手的李飞对金哲洙说:“看,那个男的就是我的男朋友,他老早就来了,我们快点走吧。”

“他?”金哲洙觉得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像打量怪物一样打量着李飞。眼前的这个人穿着很平常。像大多中国的蓝领穿的,在他眼里,这简直是乡巴佬嘛!一件长长的T恤,浅白的牛仔泛了几个洞,估计是工作时不小心蹭烂的。很难想像这样穿着的人会有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这么可能找到这么漂亮的韩国女朋友呢?

“小美,小美.......我好想你。”李飞厚着脸皮将话说出口,还不顾周边这么多观众当场给韩秩美一个大大的拥抱,凑到她耳边说:“叫我李飞,别叫错了,把戏演砸了就功亏于溃了。”

韩秩美没分真伪就让人占了大便宜,尽管心里不怎么高兴,但是还是强装着很高兴的样子说:“我也很想你,你看你都瘦了。”很怜惜地摸了一下他的脸。”

李飞打量了她一会,说:“小美,你知道吗?你晒黑了,武汉那边太阳晒,叮嘱你多少次了,出门不要忘了带上防晒工具。一定是偷懒了吧,还好没有太黑。掉进煤渣里还能找得回来。”

韩秩美委屈地说:“哪有?我没有偷懒哦,对了给你介绍我一个我老家那边来的老乡给你认识一下。这位是金哲洙先生,是我学校出来的,跟我同届。”

金哲洙很礼貌的鞠了一躬:“安宁哈塞哟!责嫩金哲洙一斯思颇尼达。”

李飞微笑用中文回答:“您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李飞。”

金哲洙:“李飞?韩小姐经常提到你,听她说你的武术很厉害,以后有机会我想跟你讨教讨教。”

李飞说:“好啊,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弟——潘权贵。”拍了拍他的肩旁说:“这是我的女朋友,阿美。这位先生是她认识不久的金哲洙先生。”

潘权贵很憨厚地打招呼:“你们好,嘿嘿,飞哥你女朋友......哦,不.....是大嫂,大嫂真漂亮。”

这话说得李飞都觉得不好意思了,韩秩美更是一阵脸红,李飞听行一句:“别乱说话,我们还没结婚呢。”轻咳了两声。

潘权贵不服地说道:“那还不是迟早的事情?大嫂,刚刚金兄弟那句"按你妈谢哟......."是什么意思?”

问出这么一句,惹得大伙一笑,李飞敲他的头说:“那不叫按你妈谢哟,那叫(ANNINGHAXIERO)。是‘您好’的意思。”

潘权贵觉得郁闷,明明说的就是这个嘛?根本就是。反正就是不懂,他半懂不懂地说:“嘿,跟我刚才说的是一个调,反正我不管,以后我见到老外我就喊‘按你妈谢哟!’我骂他他不会来打我吧?”

李飞觉得莫名其妙?什么是骂人的?这哪是骂人的了?哦,他误会了,这也难怪。便说道:“不会的,他们只会对你笑笑,然后说一句相同的或者另外一句‘安宁哈私募尼达’。”

“有意思,(爱你妈,师母你打)。呵呵。”潘权贵的话却让李飞哭笑不得。他用余光扫视了他们一眼说:“我小弟没读过多少书,但是他的武术也是相当厉害,人品也还凑合。所以,不要期待他能讲出什么大道理出来哦。”

金哲洙此时西装笔直,俨然一个成功人士模样,相比之下潘权贵像是搞建筑的农民工大哥,全身上下透着老黄的气息。因常年吸烟而发黑的牙齿,除了两根白头发外身上再也难找得出白色的东西。

潘权贵老早就注意到有人在打量着他,而且带着不友好的眼光,视乎看不起自己,看看自己这身狼狈相,越发不自信起来。偷偷移步到李飞身后说:“老大,我想买一套像样的衣服。”李飞会晤地点点头。心想,这家伙该是怕别人瞧不起自己罢?也难怪,如此大的差距,任谁的会有距离感,都会产生这种感觉。

李飞说:“你们刚来很定很辛苦,我早就为你订好了一件房间,金先生等会就搬行李过去,我让阿贵帮你。小美你就跟我一起回去。搬完行李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出来吃一餐,我们相互聊聊认识认识。”考虑到阿贵的处境,他才出此下策。

李飞也是出于自己自私的考虑,争取与韩秩美相处的机会,两人目前并未成为真正的情人,为了共同的协议向对方妥协。怎样才能通过这个协议让她同意做他的女朋友?李飞一直在做努力着,他喜欢她有他更深层次的理由。他也知道其实这并不是爱,只是两个人之间存在某种利益需要而相互利用罢了。因为她曾经为他解决了一项难题,所以他就要通过为她的事情尽可能去做不屑的努力。

说到这个利用,李飞经常被他的父亲利用,而且有些理由让他很无语。人不将自己的才能利用起来就体现不出自身的价值。虽然他知道她在利用他,但是还是心甘情愿地付出。

而现在行动经费遇到了难题,李飞提着重重的行李,流了一身的汗,一步一步走上楼梯。此时已是晚上七点钟,韩秩美在打开房门之际,李飞大言不惭开门见山地说:“美女,我得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现在没有行动经费了哦。”

韩秩美先是一愣,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刚回来就问要钱?想想自己还没从他身上捞到一毛钱用,他却打起要钱的主意来了。打量他两眼问道:“有话直说,是想跟我借钱吗?”

李飞坏坏地笑了笑说:“不,我是想跟你要钱!”说话的语气相当坚决,好像是她欠他的一样。让她怎么听怎么不爽。

没听错?这家伙几周不见就变了一个人,韩秩美不禁大吃一惊。这家伙居然厚着脸皮当面要钱。给他吗?给他了,那不是纵容犯罪?不给,以前的投资不是白费了?先听听他怎么说先。她问:“你凭什么直接跟我要钱?”

李飞:“你是我李飞的女朋友,就凭这一点,就凭我作为你的男友就有支配你的财产的权利。”

“我要是不给呢?”韩秩美没有跟他争辩,而是带着试探的口气问道。

李飞奸笑,却像是装出来的,靠近她,两人的距离越靠越近,近到仿佛鼻子都要触碰到她的额头,韩秩美连退几步。李飞似乎达到了意图,从兜里地掏出协议书给她看,并指着上面一排小字说:“我的好妹妹哟,好好看清楚上面写的条约吧。”

韩秩美甚至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上面确确实实有一排小字,比其它的字体小上两号,都怪当时太过粗心大意没有认真瞄上多几眼。只见上面清楚明白地写着:(男方有经费困难时女方作为其女友应给予其活动经费。若不给将被视为单方毁约,赔偿男方所有损失、包括‘精神损失,经济损失’当做违约金。)

没想到这家伙竟留一手,她连呼上当,说道:“这是你自己做的假协约。”

他镇定自如地说:“你自己看看你那份,确实有这回事,并不是我子虚乌有吧?我李瑞智从来不做坑蒙拐骗的事情。记得当时我再三问你看清楚没有?你说看好了没问题。这可怪不得我。我的好妹妹,你就认了吧!你这么有钱,给个六七千也不会有什么影响的。”

韩秩美心里很不服气,带着鄙视的眼光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番说:“奸诈小人,你这种行为相当可恶!!很可恨!!”

李飞无所谓地笑着,冷笑着,以庆祝这次对决的胜利,心里暗暗算,可能五千还不够用,下次再要反正这个美女有的是钱。

韩秩美想知道他现在是否在为他办事,于是打探地问:“说说看现在的进展吧,我想知道我爸爸当年是怎样被捉的。”并示意李飞坐下来。

他坐下后慢慢谈起来,从跟踪潘权贵,设计陷阱让他与自己走上同一条道路,到见他的朋友方华强。后来通过打架认识梁文利的女儿梁倩梅。并初步怀疑梁文利、梁文昌两兄弟与当年的案子有点关系,因为他的父亲李胜云那边,当年与这件事情相关联的几条线索是与他们有关的。当然对这种事情并不能一时半会就可以弄清楚明白。需要时间去寻找证据这个名。

两人目前的关系就像雇主与仆人的关系一样,一个付钱一个卖力。尽管他的态度很诚恳,但是她对这些进展并不太满意。李飞说:“就只有这些了,目前我们所掌握的就这些,我们正在做积极的努力搜索资料。”

韩秩美:“我想过个把月,我也该回韩国了,能否在我回韩国之前让真相水落石出?我很期待,李大哥,我支持你,要加油!叶儿细密(努力)”

她用带着信任的眼神看着他,让李飞感觉到自己肩上的责任很重,他说:“为了你,我会更加努力的,放心,我不会偷懒的。今天的事真是抱歉,不过我说的话都是真心话,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请你别介意。”

她能理解,因为她相信李大哥是一个真心乐意帮助她的人。她说:“那天,你打来电话有挂掉了,我很担心你。不知为什么我害怕你会出事情,那个梅姐没有对你怎样把?”

李飞:“那还得多谢你了呢。要不是你打电话过来解围,恐怕身份已经败露,也可能被他们杀害了。”

“我做菜,你煮饭,晚上就在这里吃了,吃完饭再走。”

“不吃晚饭可以不走吗?或者你跟我走也行的。”

“不行,我这里不留男人住宿,我也不随便跟人走。”

“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