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报警(三)

寒石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怎么了?亲爱的。”朱斌诧异的放下了碗筷,起身走到了冰临身前,伸手扶住了她的肩。看着冰临又在闪动的泪花,他攸的明白了。蹲下了身子,抓住了冰临的双手,放在她的膝上。柔声的说道,“我知道了。冰冰,你听我说。”

冰临拼命抑制住了自己又想流泪的欲望,看着仰脸看她的朱斌,轻轻的点头。

“我知道你很难过,你不想,也不愿意回到那个地方。”朱斌舔了一下嘴唇,沉声缓缓的说道,“可是,你愿意一辈子都背着这个沉重的十字架吗?你愿意一生都在躲避着吗?亲爱的,我不愿意,也决不允许,你的脸上再流下如此伤心的泪水。所以,我们只有彻底去解决了这个问题,将那帮杂碎绳之于法,得到应有的报应,才会平息你心中的哀怒。也只有解救出你的那些朋友,让她们也能在太阳底下开心做人,你的心才会真正的平静下来,你说是吗?”

朱斌的话情深意切,让冰临呆呆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点着头。但她的心里还是紧紧的揪着,她小声的喃喃着,“可我还是害怕。”

朱斌用竖起的食指堵了一下冰临的口,接着,又用自己的手掌轻拍着冰临膝上的手。“别怕,一切有我呢。别忘了我的承诺,我们办完这事儿,就一起去看看你的养母。也让老人家放心,好吗?”朱斌不忍告诉冰临,秦浩和他的电话中,曾经告诉了他,贾冰临的养母因为她的出走,忧郁成疾,已经不在了人世。

听到了朱斌如此恳切,冰临知道,这个男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和他们的将来。她不能再退缩和逃避了,虽然还是惊惶,但她还是点了下头,眼睛已经不敢看着朱斌,声音轻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听见,“好吧,我听你的。”

朱斌吐出了一口气,又拍了拍女友的手。笑着站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发,还是那么温柔。“我收拾碗筷,你快去洗澡。早点休息吧。”

“嗯。”冰临轻轻应了一声,又抬起头,看着朱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还是我来洗吧,你先洗澡吧。”

朱斌的欢笑又绽开了,借势趁机在冰临的额头飞快的亲了一下,一挥手。“我洗。你去忙吧。“说着,手已经在桌上收拾了起来。

冰临也站起了身,刚伸手想帮忙,又被朱斌拦了回来。没有争过这个自己已经深深爱上的男人,冰临只能莞尔一笑,在他的脸颊上送上了一个吻,去向了卫生间。

哼着小曲,朱斌手脚麻利的收拾着残羹剩饭。将所有吃剩的饭菜都倒入了垃圾袋,尽管很浪费,但想到即将要外出,这也是没有办法。拧开着水龙头,飞快的涮完了碗碟。将一切料理停当后,他给自己泡上了一杯茶,走回客厅,坐到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温暖的房间里,朱斌躺坐在沙发上,眼睛慢慢的模糊了起来。不一会儿,眼皮便沉重的合在了一起。

“你快去洗洗,回床上睡吧。“迷迷糊糊中,朱斌感到有谁在轻轻的推着他的肩,耳边响着柔柔的话语,一股吐气如兰呼吸气味顿时沁人心脾。他连忙睁开了眼睛,浴后的冰临正弯腰站在他的面前。

穿着今天刚买的T恤,勉强罩住了冰临的臀部。没有穿长裤,光着两条大腿,赤脚站在地毯上。睁着眼睛注视着朱斌。浴后的体香和浴液清香混杂在一起,悠悠的飘向朱斌的鼻中。朱斌的眼睛不自觉看到了冰临的胸前,T恤里什么也没有,弯下的身子中,将她美丽诱人的胴体一览无遗的展示在了他的眼前。朱斌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美人。

冰临红扑扑的脸显得更加娇柔,被朱斌的眼神扫得羞涩起来。她直起了身子,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朱斌的鼻子,柔声说道,“快去洗吧。我等你。”

冰临的手指动作,让朱斌一下子醒了过来。连忙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迅即站起了身,点着头,“嗯,那我去洗了。”

冰临点着头,目送着朱斌进了浴室。偷偷的一笑,脸更加红了。拿起了朱斌已经有些放凉的茶杯,去到厨房,重新兑了些开水,拿着进了卧室。

二十分钟后,卧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朱斌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满脸笑意的走了进来。

房间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灯,晕晕的光影让人看起来朦朦胧胧的。冰临已经躺在了床上,盖着被子,侧卧着身子。露出着白皙光滑的肩膀,从薄薄的被子起伏的线条来看,里面不是没穿衣物,就是最简单的那种。她吃吃的笑着看着朱斌。

好像有些手足无措,朱斌讪讪的笑着,没有走到床前,只是站在门边。“睡吧,我就是来跟你道个晚安。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来喊你。”朝着床上的冰临轻轻的招了招手,便准备走出房门。

“你。”冰临尖声喊了出来,失望的眼神一下子充盈了她的眼眶。这本应该是顺水推舟的事,也是冰临意想中应该的事。不料朱斌还是坚持着自己的做法,又像一盆凉水泼在了冰临滚烫的心上。船上的交流,她已经懂得朱斌的心意,可今天,她觉得一切应该顺其自然了。但还是如此,她又感到了委屈。

听到冰临的惊呼,朱斌迅速回转了头。看着冰临,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歉疚,但马上又被一种坚决的身态所取代。“冰冰,我们就会有这一天的。但在我们真正结合之前,我一定要让你看到,我的承诺。我不想说大话,但你一定会知道,你找的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话音未完,朱斌已经转身出了房门。随手关上了门,他靠在外面的门框上,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让自己怦怦跳的心缓下来。他这么快出来,是因为自己知道,如果时间再长点,冰临再有所动作的话,他坚持不了自己已经定下的原则。对着一个如花似玉的裸身美女,而且这个美女已经对自己一往情深中,任是铁打的汉子也会化成绕指柔。但朱斌还是在最后,告诫住了自己,男人重诺,重原则。

幽幽的看着朱斌快步走了出去,冰临几乎要窜出了被窝。但她只是本能的动了一下身体,便僵住了。她已经知道,这是一个言必行的男子汉。门轻轻的合上一刹那,她将杯子捂住了自己的脸。泪水已经顺着她的眼角滴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这是一种哀怜,还是一种喜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