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黎明前的雨林 正文 报警(二)

寒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size][/URL] 华灯初上时分,朱斌和冰临已经回到了海边的房子。这本不是朱斌的原意,他是希望在冰临买了那几样裙子和鞋裤外衣之后,能找个好点的餐馆。在比较温馨甜蜜的气氛中,共进一次浪漫的晚餐。可冰临却不希望这样,对她来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时刻刻才是最珍贵的。那些霓虹灯和百货商场,对她的诱惑远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1.html


华灯初上时分,朱斌和冰临已经回到了海边的房子。这本不是朱斌的原意,他是希望在冰临买了那几样裙子和鞋裤外衣之后,能找个好点的餐馆。在比较温馨甜蜜的气氛中,共进一次浪漫的晚餐。可冰临却不希望这样,对她来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时刻刻才是最珍贵的。那些霓虹灯和百货商场,对她的诱惑远不及俩人世界的甜蜜。

拗不过冰临的娇嗔,他们在菜市场买了一些做饭的材料和生食,回到了这里。这又是冰临的主意,她还是有些自卑。朱斌觉得应该和她一起回到自己住的家,而不是这个他名下的房子。冰临惶惶的认为,她还是一个有病的女人,如果在朱斌那些熟悉的邻里之间,出丑的话,她又会感到活不下去了。任凭朱斌的宽慰,甚至是严肃的玩笑,都没能动摇她的决心。

虽然她是个女人,但常年的飘泊生涯,让她却缺乏了作为女人应有的技巧。朱斌笑着让她去试着一件件新买的衣物,自己则在厨房中开始忙碌起来。

这是冰临成年以来,第一次可以穿上自己所喜欢和选择的衣物,像蝴蝶一般穿梭在客厅镜子与厨房之间,不停的让朱斌观赏着,也引来男人的阵阵夸赞。在她换上了一条碎花裙子和一件长袖蕾丝边衬衫后,厨房里已经飘出了饭菜的香味。

“吃吧,傻愣着干什么。”朱斌用系在腰上的围裙,擦了擦手,笑着对目瞪口呆的冰临说着,自己首先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顺手拿过了桌上的红酒瓶,先给冰临倒上了小半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上了大半杯。

“诶。”冰临轻轻的应了一声,看着桌上的碗碟。油光碧绿的青菜,澄黄飘香的鸡汤等等,一桌子让人垂涎的美食让冰临看呆了。虽然,几天海上的生活,她已经见识了朱斌的手艺,但那毕竟还是以清蒸海货和罐头食品加热为主。现在,她才真正见识了一个男人的厨艺。

“你从那里学的啊?”她款款的坐了下来,挣着惊奇的大眼睛,问着朱斌。

朱斌笑了起来,举起了酒杯,“那还不简单,以前在部队学了点。后来一个人过日子,没事儿也琢磨了一下,就会了呗。又不是什么好菜,来。”晃着殷红酒液的透明杯冲着冰临。

‘叮’,两个酒杯轻轻的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冰临的眼睛已经弯成了细月一般,将酒杯移向自己的朱唇。

“你少喝一点。”朱斌不忘的关切了一句。长期患有毒瘾的人,是不能喝酒的。即使在戒除了毒瘾后,仍然对含有酒精成分的饮料,要注意适量饮用。这点朱斌知道。

“嗯。”冰临轻身的嘤嘤了一身,浅浅的喝了一口。粉色的红晕立刻飞上了她的脸颊,灯光下显得更加迷人和娇柔。

“为了咱们的将来。”朱斌又轻身的说了一句后,举起了杯子,一大口酒液立刻吞入了他的口中。

冰临眯眯笑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她现在已经感受到,原来幸福就是这么简单,这么充实。

“吃菜啊。”看着冰临痴痴的看着他,朱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指着桌上的饭菜,比划起来。冰临还是没动,她愿意这样一辈子都沉浸在甜蜜的感受中。

落地窗外的海面黝黑发亮,月亮升起在半空,没有云彩,只有几颗星星闪烁着,像钻石一般镶在天鹅绒般的苍穹上。屋内,暖气充溢,飘散着佳肴的香味,和融融的柔情。朱斌也看着冰临,禁不住将手伸了过去。冰临在此刻也心有灵犀的伸过了手。两个人的手,在桌上重叠在一起,然后,紧紧的互握起来。

冰临白皙的手指晃动在朱斌的眼中,他觉得有些奇怪。以他的酒量,一口红酒绝对不会让他产生恍惚的感觉,可他分明感到了一种陶醉。

“也许,没有多少时间。这根美丽的手指上,就会戴上一个和星星一样闪亮的戒指。”朱斌喃喃的说着,温情的看向冰临。

冰临的脸更红了,她用力抽回了手。却没有答话,生怕一出声音,就会将这美梦击得粉碎。她还是没有彻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俩人默默的对视着,对笑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彷佛如梦初醒一般,笑出了声来。

“赶紧吃饭吧。都凉了。”朱斌笑声道,又喝了一口酒,挡着自己的尴尬和愉悦。

“嗯。”这次冰临回答的声音很大,举起了筷子,夹了一块肉和几丝蔬菜,先放进了朱斌面前的碟子里。

两个人喝着酒,吃着菜。朱斌不断的赞扬着冰临穿衣的品味,并不时旁征博引般说着他所知道的明星们的穿衣八卦,让冰临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不好意思的娇嗔。

一顿饭,花费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进入了尾声。

“少喝点吧,我给你盛碗饭。”一瓶红酒都将见底,除了最初的那小杯外,都被朱斌倒入了自己的腹中。冰临已经自觉的融入了一个主妇的角色,站起身,将朱斌手中的酒杯夺下。

没有反对,朱斌很自觉的接受着冰临的照顾。

接过了冰临递来的饭碗,他拿起筷子,大口向口中扒拉起来。才吃了几口,才感到自己有些失态,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冰临,“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习惯了。有些粗糙哈。”

“没关系的,我喜欢看你这样吃饭。”冰临看来已经吃完了,她双手托着腮,眯笑着看着朱斌。在她现在的眼里,这个男人无论做什么,都充满了雄性的气概。

朱斌嘿嘿的笑了几下,便继续大口吃着,举筷子夹菜的空隙,他闷声说了一句,“一会儿早点睡吧,明儿一早,咱们就出发。”

“出发?”

“是啊。”看着冰临惊愕的眼神,朱斌一下子停住了自己的动作。笑起来,“你忘了,我们说好的。要去那个地方,依靠政府,彻底去除你心里的阴影。”

那个地方,冰临似乎从云端跌落了下来。她想起了这个约定,那个地方正是带给她太多伤痛的城市。回到陆地后,穿流在熙攘的人群中、流连在衣品琳琅的货架前、沐浴着初春的阳光、享受着家人一般的晚宴,她几乎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件事。但现在,朱斌的提醒,又让她的情绪开始阴沉下来。说实在的,她已经不想回到那个地方,更不想再回忆那些痛苦的往事。如果老天给她选择,她宁愿和这个男人,厮守在这海边的屋子。

在朱斌厨房忙碌的时候,她试穿衣物之余,眼睛的余光曾瞥向了日落的大海,那一片红彤彤。她居然想起了曾经在一张报纸上看见过的一首诗,‘从明天起,做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她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写的,那刻,她却知道,自己正是置身于这诗中。而这几句话,正是为她所写。

一种哀求的神情逐渐在冰临的脸上弥漫开来,“咱不去了行吗?”随着她怨怜的眼神,请求已经期期艾艾的从她的口中说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