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二十三 假戏真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屋里的土匪们听着民兵喊,按照曲昆的布置,装作惊慌失措,故意闹出很大的响声,搞得屋子里是桌子板凳一通乱响,另外就是曲昆,更是带着几名匪军官大声喊道:“弟兄们,咱们被解放军发现了,赶紧打啊!”

一名土匪轻机枪手,按照曲昆的命令,早就做好了射击的准备,这时听见曲昆下令喊打,轻机枪向窗户外头一伸,二拇手指一扣,率先搂响了机枪。这机枪猛然冷不丁地一扫,打了民兵们一个冷不防,登时就把六七名民兵打躺在了地上,其余的民兵先是一慌,随即急忙各找隐蔽物,纷纷停止了进攻。

曲昆在屋里看见民兵们狼狈地躲闪隐蔽,是呵呵大笑。土匪们按照布置,先是零零散散,随后就有一半儿的人向屋前的民兵们开了火。


赵青指挥民兵们刚要散开包围曲老五家,曲老五家的门里就走出来两名腰里插着手枪的土匪,双方脸对脸的一碰面,先都是一惊,不过民兵们吃惊是真,土匪却是假装的,民兵队才成立,战士们经验少,当即让土匪们抢了一个先机。还没等民兵们把枪端平,一名土匪已经拔出了插在腰间的手枪,对着民兵们一连就开了好几枪。

这几枪打过,两名土匪飞快地又退进门里,随即屋里土匪们的机枪也响了。

赵青和一中队长柳大华,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看被敌人发现,且被敌人抢了先机先打了几枪,他就想带着民兵们直扑过去,可没想到屋里的敌人还有机枪,他冲的命令还没喊出口,敌人的机枪就响了。敌人的机枪一响,他再想躲已经来不及,左臂上当时就中了一枪。忍着疼,他急忙大声喊道:“同志们,我们被敌人发现了,赶紧卧倒!”

民兵们经验都不多,只有几个打过仗,看不少自己人被敌人的机枪打倒,先是一阵蒙,随即就慌乱地或是找隐蔽物,或者就地,纷纷就停止了进攻。

赵青喊完卧倒也扑倒在了地上,忍着疼,他向旁边和身后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民兵们的尸体和伤号,他心里感到一阵疼。再找柳大华,柳大华已经牺牲在他身边不远的地方,这让他心里又是一阵难过。自从来到八区,担任了民兵队的指导员,赵青和担任一中队长的柳大华两个人,不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中,两个人相处配合的都很不错,尽管一起工作生活的时间不是很长,但两个人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现在看柳大华牺牲了,赵青感到心里是万分难过,可这时不是伤心的时候,忍着疼,他还得指挥战斗。

趴在地上,赵青先找了找自己的驳壳枪。刚才驳壳枪是握在手里,被打伤时枪掉了,好在那驳壳枪是用一条丝绳挎在脖子上,并没有丢,他找到后又握在了右手里。

他看着民兵们已经纷纷隐蔽了,心里稍微感到一丝慰藉,而敌人的枪声却越响越密,瞅见旁边有几块不知作什么用的、比较大的石头,赵青把牙一咬,使劲儿骨碌了过去。

躲在那几块石头后,赵青偷眼看了看曲老五家,这时屋里的敌人不打枪了,几名隐蔽在一条小水沟里的民兵冲赵青喊道:“赵指导员,您到这儿来,这里好藏些!”

握着枪,赵青扭回头向后看了看,伍进宝也和那几名民兵躲在一起,看那样子,那里的确好隐蔽些。抽个冷子,赵青用足了全身力气快速爬到了那条沟里。

这条沟,有三尺多深,蹲在里面可以露出整个头,但民兵们不敢怎么露头,一露头,屋里的土匪就开始打冷枪。

赵青翻进那条沟后,一名民兵看他负了伤,急忙按照平时训练的那样,撕下一条衣襟,把他的伤口暂时包了起来。

赵青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后背斜靠在沟壁上,另一名稍微有点儿战斗经验的民兵爬过来对他道:“指导员,这屋里恐怕得有二十条枪,还有一挺轻机枪,您看,这各个窗户里都伸出枪来了!”

赵青扭转身,偷偷探出半个头,果不其然,曲老五家的窗户里全都伸出了枪口。他缩回头,找见伍进宝问道:“老伍同志,你刚才去区里之前真没看错?”

伍进宝假装已经从刚才的恐惧中恢复过来,故意一本正经地说道:“没看错啊,就那几个人啊!我再看看!”说完,他就假装不知深浅似地探出头向曲老五家望去。

那名稍有战斗经验的民兵刚要喊危险,伍进宝的头已经探了出去。前后不过一两秒,伍进宝恐怕也就是才探头看了看,就听得“当、当”两声枪响,伍进宝的脑袋登时被打开了花,死尸当即就软瘫在了沟里。


站在曲昆身边的曲老五,看曲昆亲手开枪打死了伍进宝,不由得就是一惊:“大哥,您这是干嘛呀?!您没看清那是伍进宝吗?那可是咱们自己的人啊!”

曲昆举起手枪,笑着吹了吹枪口上的蓝烟,轻声对曲老五道:“五弟,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咱们这是假戏真唱。我一直守在这窗户口,就是盯着这老伍呢!打死了伍进宝,共产党会更相信咱们这是无意中被他们发现的!伍进宝,那可是积极分子啊!”

曲老五脑子一转,立刻伸出了大拇指:“还是大哥高,大哥高!”

曲昆呵呵一笑,后门一带这时也响起了枪声,曲昆才扭过头去,参谋长跑过来报告道:“司令,后边那十几名共军也攻过来了!”

“好,”曲昆叫了声好,脸对着参谋长道,“告诉弟兄们,先把这股共军吃掉,然后我就带着他们去打共军的区政府,到了那里,让弟兄们随意高兴!”

参谋长一脸笑容地答了声是,对屋里的匪军们喊道:“弟兄们听见没?司令说了,消灭了这股共军,一会儿带你们去打他们的区政府,那里可是有钱有粮有女人,大家随意高兴啊!”

土匪们一听,全是嗷地一声叫,不等曲昆再下命令,全都向着屋外狠命地射击起来。


赵青眼看着伍进宝又被打死,不禁是急火攻心,瞅着渐渐被夜色掩盖下来的曲老五家,他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叫过来一名趴在他旁边的民兵:“乔国喜,你赶快回区里去报告刘书记,就说咱们这里遇到了大麻烦,土匪比咱们知道的要多好几倍,最少也有二三十人,柳中队长和六七名同志牺牲了,伍进宝也被打死了,这里情况是非常危急,请刘书记赶紧向上级报告并请求支援!我们在这里会尽力拖住这股土匪,并相机消灭他们。”说到这里,赵青感觉说这话时很没有底气,又朝曲老五家看了看,随即低声道:“估计要想光凭一中队消灭他们,难度会非常大!敌人看样子恐怕比我们一点儿都不少!”

乔国喜也偷偷向曲老五家望了望,苍茫中,不时有一两声冷枪打过来。

赵青本还想再说几句,可眼前的形势让他不知道再说什么好,瞅了瞅乔国喜,低声道:“情势紧急,你赶快回去报告吧!路上多加小心!”

乔国喜答了声是,顺着水沟向远处爬去。

赵青看他走了,又看了看周围的民兵,民兵们有的躲在这条枯水沟里,有的躲在村边的一堵矮墙后,有的就趴在土埂后,还有几个就直接趴在地上。这些民兵,不论是躲在哪里的,都偷偷地在看赵青,有几个人甚至还想找机会悄悄溜走。赵青知道这时候自己决不能流露出丝毫的胆怯害怕,相反还要带头激励大家,所以他忍着伤痛对周围的民兵喊道:“同志们,大家不要怕,咱们是来打土匪、抓土匪的,怎么能被几个土匪吓到?大家听我命令,目标,曲老五家,射击!”他的话音才落,曲老五家的后门一带,高毅带的一班人,已经和把守曲老五家后门的土匪接上了火。

听着那砰砰啪啪的枪声,赵青驳壳枪一抡,对着曲老五家就打了一梭子:“同志们,打啊,高部长他们已经堵住了敌人的后路,胜利一定是属于咱们的!”

民兵们看赵青虽然负了伤,表现得却仍很勇猛,高毅一股人也和敌人交了手,胆气随之也跟着壮了起来,几名骨干更是不等赵青再做动员,趴在地上举起枪来就朝曲老五家猛放。在几名骨干的带动下,民兵们纷纷举起枪支,对着曲老五家射击起来。


隐蔽在远处的匪军邓中队长,举着望远镜向曲老五家一带瞭望了一阵,看曲老五家附近已经打的很热闹,嘿嘿一阵冷笑,对手下命令道:“现在该咱们出动了,记住,别全打死,留几个伤号,司令有用!”

几名班排长踌躇满志地齐声答道:“是!”

邓中队长一挥手,下了命令:“出发!”

班排长们刷的一个立正,给他行了一个军礼,随后立刻转身各自跑向自己的士兵,匪兵们马上成散兵线从外围悄悄地向曲老五家围去。

邓中队长带着几名卫兵,跟在散兵线后面,看着曲老五家一带四处胡飞乱蹿的子弹划出来的红线,不禁得意地哼道:“哼,这回,肯定让共产党吃一个大亏!”

一名卫兵晓得这是拍他马屁的好机会,就紧走上来两步,咧着嘴凑趣道:“这下中队长您肯定是又要立功升官了!”

邓中队长脚下不停,面有得色道:“那当然,这几个月,哪个中队有咱们这个中队打得好?曲司令已经说了,等这回暴动胜利结束,马上升我做大队长,小子,就冲你这么机灵,大队部警卫排的排长,你干了!”

那名卫兵一听,一句马屁换来一个排长,顿时大喜:“谢中队长……,啊,不,谢大队长栽培!小子肝脑涂地,也要誓死追随大队长!”

邓中队长哈哈大笑道:“小子们,跟着我,亏不了你们!你们就等着跟我升官发财吧!”

另外几名没能及时拍上马屁的卫兵赶忙齐声道:“愿大队长年年、月月都高升!”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