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外传 十二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施了一天淫威的日头,感到疲惫不堪,拖着两条没筋没骨的拐腿,一跛一跛地往西山坠。


“泉海八路子弟餐饮娱乐城”硕大的几个字在五彩斑斓的霓红灯照射下显得格外的明亮,几百米外都能看到,这种宣传效应同过去那种老式经营宣传方式有着天壤之别,过去“酒好不怕巷子深”,如今想方设法扩大自身的知名度。


“先生,你好!欢迎光临!”两个一米七五左右,两侧开得快到大腿根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点头哈腰的迎接着每位光顾本店的客人,让人享受到一种日式礼节。及第走进服务大厅,迎面是一幅巨大的“春江似锦”山水画,画下面摆放着几盆富贵竹,给大厅增添了一丝丝绿意,人们感受到春意渐浓的气息。及第走到服务台前,礼貌地向一位身着深灰色职业西装外套,里边着白色衬衣,扎着黑色领花的服务小姐问道:“请问诸葛将帅在几楼办公?”


“先生,你找诸总啊,他在四楼办公,从楼梯上去向右一拐第三个门便是。”服务小姐满面桃花,彬彬有礼。


“谢谢!”


及第顺着楼梯没费力气便爬上四楼,找到第三个房门,门框上有门铃装置,便用右手食指轻轻地按了一下门铃,里面响起了迎宾曲的乐曲声。


“请进!”嗓门很低沉,站在门外只能听见嗡嗡隆隆的声音。还是打小那样,用喉结说话,这是他妈老早以前对外人说的。这家伙说话的声音仍旧是那么低,低低的,超出正常男人的低音域,像是先用喉结那个圆蛋蛋磨擦出些气体来,然后用肺里的活塞把它顶出去,让气流直蹿上脑门,在脑腔乱转一圈后,再从鼻子窟窿里下降,曲里拐弯喷出来,就变成了厚厚的重低音。


“噢,及第政委,稀客稀客,你的到来,让这间屋子蓬荜生辉,快这边来坐。”将帅麻利地从棕色老板椅上站起,把及第按在棕红色真皮长沙发上,随即喊道:“兰秘书,来贵客啦,快把我珍藏的碧螺春拿来,沏上两杯,今天我太高兴了。”


及第打量着他,上身是一件梦特娇牌的T恤,下身一条喜来登的休闲裤,脚底一双富贵鸟的皮鞋,头上喷了些摩丝,外人一看就知道他是老板身世。


“咯噔咯噔”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位穿了一身浅色的衣裙,紧裹着丰满的乳峰,体形有点像欧洲女人,腰肢很细,胸脯却大,可以说带有点诱惑性,那飘逸的长发在她的脑后飘飘然如瀑布似的,这是一位有几分妩媚的女子,她用托盘端着两杯沏好的茶水走了进来,稳稳当当地放在将帅和客人面前,然后微笑着说:“先生!请用茶。”


“来,我介绍一下,他是我光屁股一块长大的欧阳及第,一个大院的小伙伴。”话已说出口无法收回,将帅觉得光屁股一词太不文雅,及第也有同感,特别是在女性面前隐私还得有所保留,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久慕大名,如雷贯耳,欲思一觏,深恨无缘。认识你很高兴,诸总经常提到你。”她主动伸出手,及第慢了半拍,因为他同女性握手的原则是不能主动伸手,但当女性有握手的意向,他会礼貌伸出手象征性地握握手。这次他也不例外,站起身来同她礼节性地蜻蜓点水似的握了握手,心里却像是被蝎子蜇了一下,将帅你可别被这个女人给俘虏了,“女人是个老虎”流行歌曲都这么唱,还能有假。


“她叫兰亭,大学本科毕业,学经济管理的,人很聪明能干。”


“老兄,你有这样的得力助手,天时地理人和你都占了,事业必成。”


“诸总,你的同学真会说话,佩服佩服,不愧是男人中的佼佼者,有机会一定向你这位同学请教一番。”一双美丽而略带野性的大眼睛一点儿一点儿变亮盯着及第,那眼神能扰乱男人的如缕不绝的思绪,及第感到这女人肚子里还有些墨水,因为他也是学中文的,但从她轻浮的举动中,脑海里又浮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替将帅担心起来,可别让这个狐狸精迷住你。就在目光相碰的一瞬间,及第的目光自然地转给了将帅,将帅仰起头笑个不停。


“诸总, 欧阳先生失陪,你们先聊,外边有几个事等着处理,我去忙啦。”


“快去忙吧,你通知大厨做几个招牌菜,今天我要与及第喝个痛快。”


“放心吧,我这就去安排。”地板上又响起高跟鞋脆如敲磬的声音,几秒的时间那浓密的黑发和富有弹性的脚步从及第的视觉和耳底消失了。


“抽烟吗?”


及第摆摆手,表示不会。


“还是不抽,那就喝点茶,一晃二十多年了,我们见面机会很少。老弟你的模样一点也没变,走在街上打个对面,我也能认出你。”将帅从555香烟拽出一只香烟点上,吸了一大口,又吐了出来。


及第呷了口茶,品了品。不错,是上等的碧螺春,而且还是清明前产的。及第对饮茶有独到见解,茶是中国人发现的,也是中国人的国饮,在国人心中,喝茶是一种生活的享受,生活加艺术,极其自然和谐。国人喝茶追求“美、健、性、伦”四义:“美”指的是泡茶的动作要表现出优雅的姿态,使用的茶具应有美观的造型,品茗的环境要注意典雅的格调;“健”说得是带给人健康的身体,使人的心灵开朗;“性”讲得是陶冶个人心性,变化气质,达到修身养性的境界;至于“伦”字那就更好理解了,可以明伦教孝,君以茶赏臣,子以茶孝亲,朋友之间以茶沟通感情,夫妻之间以茶亲爱。好处多多。同时,还有一层意思,喝茶讲究一个“静”字,可益思悟身之道也,华夏五千年的文明,许许多多的好主意都是饮茶所得,所以,多年来他只是饮茶,从不抽烟喝酒。


及第边饮边打量一下眼前的将帅,发福的身材已无法找回昔日的强壮体魄:“你原来可是县篮球队的绝对控球后卫,在场上总是满场飞,突破上篮是你的拿手好戏。”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不言当年勇啦,不怕你见笑,过去茁壮的腰杆和宽阔的胸膛如今成了多余的脂肪,变得大腹便便啦。”


及第心想,不了解他的人无法相信他曾驰骋球场;油光光的大背头已看不出他曾当过兵时留下的小平头,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的规定不能蓄发,必须控制在一寸以下;宽宽的脸庞刻上了记载岁月的皱纹,每条皱纹都是包含一种经历和一种隐私;只有那吸烟的动作表情还留着学生时代的痕迹。如果没记错的话,将帅初中时就开始学会了吸烟,吸的烟是八分钱的大众牌香烟,抽上一口吐个圆圈还美滋滋的,将帅不仅自己抽,还教唆过及第。一次晚饭后,将帅、及第等几个参加田径训练的队员出去散步,走到小沙河边的柳树下,将帅从口袋里掏出几根烟分给大家,并美其名曰:饭后一袋烟,过似活神仙。打那之后,除及第外都学会了吸烟。


“你老盯着我想什么?”将帅把烟蒂摁在烟灰缸里。


“将帅,我佩服你的勇气,选择了自主择业这条道,是伙伴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且发展的很快,生意也做大了,别的先不说,就看看这间屋的装潢十分讲究,上档次,这写字台,这沙发,这书橱,还有这楼上楼下家当,让人羡慕让人眼馋。可话又说过来,这几年你付出的创业艰辛和酸甜苦辣又有多少人知道那?”及第一席话,说到了将帅的心眼里。


“老弟,明白我的人是你,理解我的人还是你,你如果在单位干的不顺心,就到我这里来,给我当副总经理,怎么样啊?”将帅拍了拍及第的肩膀动情地说。


“我不是这块料,没有经济头脑,不怕把你置下的产业败光了吗?”


“瞧你说的,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


“你这里有多少职工,怎样管理的,效益如何?”及第这才流露出来到这来的真实目的,明天就要到公司走马上任去了,他想到将帅这里取点真经,虽然企业性质不同,一个是公家的,一个是私人的,但管理方法应该有共同点,他是这么想的,不过他没有把来的真实目的告诉他,要不然将帅会生气的。


“你是查户口,打破砂锅问到底?”将帅笑着说,然后毫不保留地介绍给他,及第不是外人。“听说你分到市水利局工作,给安排个什么职务,起码也得干个副处长吧,你转业是团级领导干部,何况还是实职,并超过三年了。”


“明天就去市水利工程公司上班,负责那里的工作。”


“堂堂的政委,去公司上班,你也去,换成我是不去的。”将帅说完察觉及第有些不快,忙改了口:“你需要我帮忙吗?”及第这才把来的目的说出来。


“好呵,你是来探企业经营秘密的。”两人哈哈大笑。


及第起身告别,忽然好像又想起什么:“嫂子哪?”


“她回老家四川了,聘请几个大厨来,顺便回娘家看看,你怎么要走,我让大厨把菜都做好了。”


“这顿饭我一定要吃,不过改日吧。”


“还是那个倔脾气,依你。”将帅把及第送出经理室。


及第扶着他的肩膀小声地问:“跟丹玫还有来往吗?”


“及第!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她,否则我跟你急。”及第自找没趣,不再做声。下了四楼,及第望着三楼夜总会门前站着几个染着金发,穿吊带衫,袒胸露背,涂着紫色口红,描着浓重的眼睫毛,趿拉着鞋拖,手指间夹着细长女士烟的妖艳女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三陪女郎,及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老兄,现在扫黄抓得很紧,你可别为这事吃官司呀。”


“及第老弟,不会有事的,公安部门咱都打点过,这年头少了‘无烟工业’谁还会到这里消费呀。”将帅满不在乎不以为然。


“我的观念还是走正道为好,以提高服务质量,增加饭菜花色,诚实守信为主,增加营业额,促进企业发展。另外,我想提醒你一下,你那个女秘书可不是一般人,不能让她钻空子涉足你的感情,进而达到破坏你家庭的目的。”


“你的观念太守旧了,没有点开拓精神。”


开拓精神,什么是开拓精神?难到自己真的落伍了,成了阿Q吗?及第一脸的问号,有点想不通,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却无言,虽然一切尚难以判断,但深为感慨:在这个年代,自由得像飘移,是个变数,人似乎已经很难牢牢守住什么?连将帅这么本份的人也发生了质变,真叫人难以琢磨。


将帅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