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十一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奇兵走马上任后,没有像有的人当上正职,为了一展领导的大将风范,迫不急待地砍上三板斧。而是不动声色,到所属的三大公司做深入仔细的调查研究,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这句名言,奇兵小时候就听老爸说过,参加工作后,他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调查研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奇兵走马上任后,没有像有的人当上正职,为了一展领导的大将风范,迫不急待地砍上三板斧。而是不动声色,到所属的三大公司做深入仔细的调查研究,毛主席他老人家早就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这句名言,奇兵小时候就听老爸说过,参加工作后,他对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调查研究是搞好工作的基础。


两个多月的调查,他基本摸清了家底以及各子公司的经营现状和存在的问题。集团下属路运、海运和河运三大公司,除海运公司略有盈利外,其他公司均亏损。回到集团后他让财务计划处长把本年度的财务报表送到办公室来,当翻到利润分配表净利润一栏时,一行红色墨水写的数字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全集团累计亏损一个多亿,这个数字对有四千多员工的集团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如何使集团尽快起死回生,走出低谷,扭亏为盈,实现新跨越成为奇兵上任后的第一要务。


奇兵坐在老板桌前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终于考虑出一个初步方案。他把办公室田主任叫来:“田主任,你草拟一个会议通知,明天下午19时在小会议室召开董事会,所有董事都参加,会议议题商讨2002年度企业发展问题。”


“董事长,我马上去办。”抬腿想走。


奇兵叫住他:“我现在去一趟省厅找分管厅长汇报一下工作。有什么事打电话找我。”


“知道啦,董事长您走好。”


奇兵说罢,拿上公文包下了楼,打开车门,发动着汽车,出了集团大院向省厅方向驶去。奇兵不是通过“干部三学”领取的驾驶证,他是司机出身,曾是路运公司的长途驾驶员,还荣获过省里的“红旗驾驶员”称号,所以他担任领导后,没有急事他从不叫司机开车,而是自己开车。


天空飘起了雪花,而且越飘越大,不一会儿功夫,树上、屋顶上挂满了洁白的雪绒花,柏油路面也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被,车轮压在上面吱吱作响。好雪!“瑞雪兆丰年”,奇兵脑海里闪出一个吉祥的兆头,对集团今后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嗖嗖”的北风裹着鹅毛似的雪花撞击着汽车的挡风玻璃,大雪对打小生长在北方的奇兵来说并不陌生,儿时的堆雪人、打雪仗让他留连忘返,但这次飘扬的雪花却带着他的思绪飘到了拉萨,飘到了布达拉宫:


1995年的5 月,奇兵被上级组织派往西藏的日喀则地区进行援藏工作,任地区交通局局长。奇兵稍做准备,告别年迈的父母、妻子丹玫和儿子然然,乘飞机先赴成都,从成都飞往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然后转乘汽车来到日喀则。日喀则是西藏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后藏首都,著名的扎什仑布寺班禅行宫就坐落在这里。平均海拔3800至 4000米,全世界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山,这个地区就占11座,整个地区有18万平方公里,而地区所在地仅有巴掌大,骑上自行车半个钟头就能逛一圈,最高的楼房也就是三四层楼高。


步入这个城市后,给他的第一印象是天高云淡,人烟稀少,呼吸急促,藏族人粗犷豪放,待人热情。来后的第二天,奇兵婉言谢绝地委让他休息几天,适应一下高原反应的好意。吃完早饭,就请地委组织部派人送他去交通局。当地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对他说,交通局离这里很近,步行也只有五分钟,他执意走着去。一步、二步,他用步符丈量完七百步后,便来到交通局大院门口。只见门口已站满了热情迎接他的干部职工,两位藏族姑娘向他敬献了雪白的哈达,他恭恭敬敬地接过,然后同干部职工一一握手,便来到会议室,这是个极为简陋的会议室,没有主席台,前面摆放着两张桌子,没有盖桌布,桌子的对面放着为数不多的老连椅,老职工坐在上面嘀咕着,年青人站在后面议论着。


地委组织部副部长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介绍:“大家安静了,下面我向大家介绍,这位是从内地来的,到交通局任局长的第五奇兵同志,请大家鼓掌欢迎!”


台上和台下一阵掌声,响了很长一段时间。


那位副部长接着说:“下面请新局长为大家讲几句话!”


奇兵循序望去,会场上静得出奇,每个人的双眼似乎祈盼着什么?奇兵略加思索发表了入藏的第一次讲演:“同志们!我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感觉这里是一片热土,是男子汉施放能量的地方,我的选择没有错,在这片土地上是金子总会发光。我刚来对局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没有发言权,我只讲四句话也算自己的工作坐标。‘这一交通工作定位要有所突破;这二道路状况有所改观上等次;这三经济效益要有所提高;这四职工生活有所改善。’我的话完了,请职工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予以监督。”话音刚落,会议室的空气骤然间被激活了,每个人的细胞兴奋而热烈,掌声如潮。


简短的欢迎会没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奇兵和局里的领导送走组织部副部长后,局里的洛副局长陪同他来到局长办公室,办公室很简陋,一套办公桌椅,一对沙发,白色墙壁是刚刷的,一看就是主人们精心准备的,这里的办公条件无法与他过去的办公条件相比,但他很知足了。


“第五……局……”洛副局长话吐出半截又咽了回去,这一喊咱们的新局长不就成了局里的第五局长了。


奇兵马上意识到洛副局长的难言之处:“没关系,随便叫。”


“我想还是叫奇兵局长吧!”洛副局长脑筋急转弯来的很快。


“喊什么都行,那只是个称呼嘛,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打那以后,干部职工都喊他奇兵局长。


日月流逝,转眼到了初冬,西藏的冬天来的特别早,为了让基层公路段的职工安全过冬,奇兵局长同局里的其他领导带着机关人员,分头到各县的公路段、卡检查安全过冬和职工过冬取暖情况。


一天,他所带的组冒雪来到卡嘎县的一个公路段,这里的海拔均在5000米以上,气候寒冷,气温在零下10°左右。他里边穿皮衣,外边套着军大衣还觉得有点冷。当他检查走进一个职工住的帐棚,就在掀开门帘的一瞬间仿佛被一颗子弹击中,使他身躯发出强烈的震动,险些被击倒:一个未成年的藏族小姑娘双手端着一杯青稞酒向他敬酒,上身穿着一件短小的藏袄,下身是件不厚的藏裙,一双脚丫裸露着。奇兵这位充满情感的八路后代颓然的木在那里,从不轻弹泪水的他潸然泪下,泪花影印在脸上,善良的心在小姑娘面前受到责问,连忙从皮衣口袋里掏出二百元钱留给她,羞得他红着脸退出了帐棚,他哪里还敢喝酒啊。看到局长愤怒的神态,吓得周围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个灰溜溜的,不敢用眼正视局长。


“桑巴主任,你马上通知这个县的八个段长到这里开紧急会,不许请假。”奇兵大声喊道。“好!我马上通知下去。”


个把小时后,人全到齐了。


奇兵局长大发雷霆:“情况你们都看到了,我真没脸去喝那碗酒,人心都是肉长的,我手下的职工子女生活这么艰辛,我这个当局长的感到耻辱和失职,还有你们,今后如果再发现类似情况,就撤你们的职。”


奇兵局长到这里才大半年的时间,但他的脾气性格局里的人都知道,秉性刚烈,处事干练,工作认真,作风严谨。待人接物有两重性,工作中对人要求严格,对完不成任务的人他会不讲情面,该熊的熊,该克的克;生活上对人关心照顾,有了困难他会想方设法帮助解决。今天,段长们再次领教了局长的脾气……


“吱……”奇兵驾驶的轿车在雪道上划出了好几米才停下,距前车屁股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好险呵!他吸了一口凉气。他走下车一看,原来前面车亲吻了它前面车屁股,刹那间雪道上排起一条长龙,好几十辆车龟缩在一条雪道上:


进藏的第二年开春,奇兵局长从原省里争取到几百万的经费,支援日喀则地区的道路建设和购置几辆交通工具。


三月上旬,奇兵局长和司机驾驶着三辆刚购置的“沙漠王”越野车,由重庆出发,一路风尘,沿着川藏308线经雅安、康定、巴塘进入西藏自治区的芒康到八宿。到八宿后,他们作了短暂休息,随后向然乌进发,离开八宿时,八宿县的交通局长告诉他们,这里离然乌沟约150公里,那里是事故多发区,经常发生雪崩,必须在中午赶过去,否则就有危险。“沙漠王”在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就能跑完这个公里数,但在这高低不平的山路上却显得狼狈不堪,只能任凭山路摆布,到了天空拉上夜幕才赶到然乌沟,已是“人困马乏”。


藏族司机扎西问奇兵局长:“局长,你看这路边停的都是车,咱们是不是也在这里安营扎寨吧?”


奇兵局长看了看扎西疲惫的表情,便决定夜宿然乌沟。


搭帐篷,生火做饭,一切安顿完毕。


奇兵局长吃了点粘巴,喝了一小碗酥油茶后,对扎西几个司机说:“你们休息吧,我去外边蹓哒一下,一会就回来。”


夜幕下,远处的雪山变得模糊起来,但比眼前这座雪山大的多高的多,他脚下的308线就建在小雪山的半山腰间,弯弯曲曲伸向远方。路边排满了大车、小车,一个挨着一个,一眼望不到头。他走着走着一种不祥之兆涌上心头,八宿交通局长的那席话又回荡在脑海里,然乌沟经常发生大雪崩,他感觉毛骨悚然,打了一个冷颤,越想越害怕。几秒钟过去后,脑海里又现出了母亲的身影,像是叫他,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不能在这里过夜。


……那年冬季的一个晚上,父亲被带走后,他和妹妹跟妈妈被赶到一间潮湿的小屋,凛冽的东北风,把他和妈妈还有妹妹冻得无法入睡,一家人抱头痛哭,后来,妈妈止住哭泣,用略带温暖的身躯护着他和妹妹,对兄妹说道:“孩子,你们冷吗?”


妹妹雪莹哭着说:“妈妈,我冷呀,那些叔叔为什么把我们赶到这儿来?”


“孩子,你还小,大人的事你还不懂,长大了你就会知道。”


奇兵问妈妈:“妈妈!我爸真是反革命吗?”


“不许你胡说,你爸爸是个真正的老八路,十四岁就出来打日本鬼子,打过仗,负过伤,立过功,跟党没二心。”


“那为什么说爸爸是现行反革命哪?”


“一句话,两句话,也跟你们解释不清,如今的社会太复杂了,我只要你们记住一点,你们的爸爸会回来的,但出去可别乱说,知道吗!”


“唉!我们不乱说。”……


在奇兵的记忆里,那一夜过得最凄凉、最难忘。


回想到这里,他一溜小跑儿回到帐篷,扎西他们几个人都已睡下,有的还打起了呼噜,他喊了一声:“快起来,不能在这个地方过夜。”


扎西用手揉了揉眼:“局长,人家都没走……”


“今天我就官僚一回,回到单位你们再提意见。”奇兵斩钉截铁。藏族同胞十分诚实,绝对听指挥。


拆卸帐篷,收拾行囊,发动汽车,马达轰鸣声引出一个个疑惑的目光。


次日凌晨,他们赶到松宗,吃早饭时,听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昨晚半夜三点,然乌沟发生特大雪崩,远处的大雪山崩塌后砸倒小雪山,小雪山的雪崩向推土机似的把308线然乌沟段停放的大小汽车推出几百米后压在下面……


咕咚,扎西他们几个跪在局长的面前:“奇兵局长,你真是神仙,料事如神,多亏你救了我们的命。”


“起来,快起来,还是咱们命大造化大。”


回到局里,扎西几个司机四下渲染,一传十,十传百,奇兵局长又有了传奇的色彩,干部职工都喜欢听他讲话。


……


雪渐渐地小了下来,追尾相撞的两辆车被交通抢险车拖走了,堵塞的路段开始有秩序地放行,奇兵终于在下班前找到上级分管领导作了汇报,分管领导咨询几个问题后,基本同意了集团发展的初步方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