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中产阶级之崛起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3 109









 亚洲中产阶级之崛起











周原研(音译)正逐步晋身中产阶级——她“每一步前进一环路”。18岁从内蒙古来到北京时,她住在六环的一个村子里,坐一个半小时公交车去上班。她最早当服务员,但不久就转行干起售楼工作。


“这三年里我的佣金收入增加了不少,所以我们能够前进‘两环’,”在谈到自己已搬到四环——最终要搬到三环——的进步时,她的脸上闪过一丝骄傲。


周原研今年22岁,和妈妈一起住在距北京市中心40分钟路程的一套小公寓里。她每月收入在3000元至6000元人民币(合455至910美元)之间,具体数字取决于所得佣金。按照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采用的定义,周原研已经处于中产阶级的边缘。她妈妈作清洁工,月工资为1500元人民币。母女俩的月房租是2000元人民币,这样,一个月能存下约1800元人民币。


周原研觉得可以稍微放纵一下自己。新买的联想(Lenovo)智能手机乐Phone让她爱不释手。她的大部分闲暇时间都用来在网上聊天、玩网络游戏,以及在网上购物——这是亚洲新兴中产阶级的另一个特征。她梦想买一套房子,但从不幻想有朝一日能够买得起她在北京卖的那些房子。北京如今的房价和华盛顿不相上下。她说:“像那些房子,我攒上一年的钱才够买一平米。”


即便如此,周原研和千千万万个与她有着类似经历的人物质生活稳步改善的故事,也可以证明一点:长期以来人们隐约感觉到的中国中产阶级是真实存在的。不久以前,对于中国——或者亚洲其它任何一个新兴经济体——能有一个规模可观的消费阶层从社会金字塔底层的穷苦大众中破茧而出,许多经济学家还公开表示怀疑。但如今,这种怀疑正开始消散。


今年,有关亚洲发展要依靠出口拉动的说法可能开始偃旗息鼓,人们会认识到,亚洲未来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将依靠内力。由亚洲出口主导型发展模式所致的全球失衡甚至可因此得到纠正。全球失衡是引发本轮全球金融危机的核心因素。


不只是在中国,在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在有2.4亿人口、经济快速增长的印尼,以及在有8500万人口、正追随中国发展脚步的越南,消费阶层都开始发展壮大。即使是在不那么成功的经济体,比如拥有近9500万人口的菲律宾,虽然经济增速没有达到一流水平,但由于多年来经济一直在稳步增长,生活富足的群体也在逐渐扩大。


在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和香港等繁华之地以外的亚洲地区,中产阶级正在兴起,这将带来深远的影响。鉴于未来几年欧洲经济乃至美国经济都可能增长乏力,从食品到保险等各个行业都渴望出现新的消费者。许多企业可能在亚洲找到它们亟需的机会。


经济咨询机构龙洲经讯(Dragonomics)的葛艺豪(Arthur Kroeber)在2006年发表了一份报告,向中国中产阶级规模堪比美国的“童话”大泼冷水。他当时估计,中国只有20%的城市家庭——即13亿人口中的1.1亿人——拥有较强的可支配购买力。大部分中国人属于葛艺豪所称的“勉强糊口的中国”(surviving China),即那些居住在上海、北京和珠三角等“富岛”以外地区、在贫困中勉强糊口度日的广大群众。


但葛艺豪等人如今已经改变了观点。许多中国人的收入比预期更快达到了一个“门槛”——它是标志消费开始腾飞的一个难以确定的临界点。而且,葛艺豪表示,中国人真实的收入水平(现金收入或灰色收入)高于官方统计数字,这个久已有之的假设在近期的研究中得到了印证。龙洲经讯如今估计,中国有3亿人——占总人口的23%——拥有较强的可支配购买力,他们居住在大型企业容易进入的较大城市。假如这3亿人——他们属于龙洲经讯所称的“消费的中国”(consuming China)——自成一个国家,该国的经济规模将相当于德国的三分之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