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称长期受家暴持刀杀死丈夫 被指自残伤乳房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0 697

■庭审现场



婆家无法接受 要求严惩儿媳



张晨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教授。昨天,张晨的父亲在学生的陪伴下来到法院,希望能见女儿一面。当他得知此案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审理时,老人在学生的陪同下失望地离开。



据被害人高某一方的肖律师介绍,高某的父母至今无法接受唯一的儿子被杀的事实。在他们眼里,夫妻俩并没有什么矛盾,此事的发生没有任何征兆。更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儿媳扎夫后没有及时施救,一个小时后才拨打120,导致儿子失血过多死亡。他们在要求法院严惩儿媳的同时,还提出了100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金。



据肖律师说,高某曾在微软工作,后在IBM公司担任销售高管,年薪过百万元。朋友们也称,高某长得一表人才,人也很好。夫妻二人的关系时好时坏,吵完架很快又有说有笑。



女方称遭家暴 “闪婚”俩月要离



2008年8月10日,张晨认识了有过一段婚史的高某。尽管年龄已近四十,但长相秀美又颇显年轻的张晨仍然吸引了小她6岁的高某。两人认识不到一个月就登记结婚了。



据张晨供述,起初高某对她特别好,但婚后仅两个月她就想离婚,原因是高某总虐待她。而虐待的理由是,高某得知她和前姐夫有过一段感情经历。而对于这段情感,她在婚前已告诉了对方。



张晨说,高某总是借题发挥经常打骂她。2010年7月1日晚,高某又开始辱骂自己,还随手抽出一把水果刀照着她的乳房划了一刀。“我想去擦点药,但他不允许。”张晨说,高某还叫嚣着“把你的乳房割下来”。看高某起身准备拿刀,她于是抢先一步将刀握在手里,照着他的脖子划了一刀。之后,高某便慢慢躺在了床上。张晨发现他没有声音了,才害怕拨打了120。急救人员到达后证实高某已经死亡。经鉴定,高某身上有三处刀伤,其中脖子和腹部上各有一刀致命。



■辩论焦点



被告方:出示照片证明遭受家暴



据张晨说,面对高某的暴力,她无数次想过离婚。但只要她提离婚,高某就会威胁说要杀了她和她的全家。



张晨向警方提供过一份录音,伴随着高某的辱骂,是她一句句颤抖地哀求“求求你,别打了!”她还向警方提供了一本厚厚的相册,每张照片都是她在不同时期被丈夫殴打后留下的痕迹。照片上的张晨大到脸上、大腿、背部,小到手背、下巴,到处是大块大块的青紫和伤痕。对此,她曾向检方解释说,因高某不同意离婚,还要分她的房产和股票,律师建议她拍摄受虐的照片以作离婚官司的证据,她于是找朋友帮她拍摄了这些照片。



公诉人认为,张晨的行为构成了故意杀人罪,但张晨的辩护律师认为,张晨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一些挨打照片也能说明家暴的程度。庭审最后,张晨表示,她对不起高某的父母,但对高某却始终没有歉意。



受害方:划伤乳房系女方自残行为



对于张晨的供述,高家的律师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该律师说,高某和妻子感情还好,家里的保姆曾作证说,夫妻二人案发前几个月只是争吵,但没见他们动手。



据高家律师说,张晨的姐姐长期在国外,前姐夫是美籍华人,一直留在国内,他和张晨有了感情。但在与高某结婚时,张晨并没有断了和他的关系。根据前姐夫的证言,他与张晨是在她婚后一个多星期之后结束的恋人关系。对此,张晨有一定的过错。而结婚时,张晨没有如实告诉丈夫她和前姐夫的这段感情经历。



2009年底,张晨与前姐夫打官司争夺宝马车等财产,高某也帮忙打官司,也就在此时,他才知道了二人的关系,心里有了不悦。



律师还表示,事发当晚,张晨并没有遭到殴打。事后,曾对她进行伤情鉴定,除了手指有伤,并没有其他用拳头或棍棒殴打的伤情。“张晨说高某曾拿刀划伤她的乳房,但公安机关鉴定刀上并没有高某的指纹。另外,她说事发时两人争夺刀,但现场的足迹鉴定中,床边并没有高某的足迹,难道是高某站在床上与张晨夺刀吗?”律师认为,张晨乳房的伤是她的自残行为。



晨报记者 颜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