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稀土产品去年最高涨价124% 白菜价成过去

基于环保考量,近年来,我国对稀土生产和贸易的限制,正在为我们这个稀土资源大国赢得更多的“话语权”。



稀土市场在过去一年“走得不错”——1月11日,赣州稀土矿业公司一位高层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据了解,经过2010年的拉涨,稀土的主要产品价格如今多数实现翻倍增长,而稀土价格的强悍上涨,也让此前身背亏损包袱的我国稀土企业成功扭亏。“从长年亏损到如今的强势扭亏,以包钢稀土(600111.SH)为代表的中国稀土企业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分析人士称。



重拳管理还在继续。我国商务部日前公布的2011年首批稀土出口配额较去年同批下降了11.4%,且出口稀土加征15%~25%关税,稀土原矿和41种稀土产品被列入加工贸易禁止目录……中国是否会诞生如铁矿石三大矿山般的企业呢?我们有理由期待。



稀土产品最高涨价124%



“最近可以关注一下镝铁合金,这一段时间其价格就上涨了约9万元。”1月11日,北京一家贸易企业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记者采访了解到,经过过去1年时间的拉涨,不只是镝铁合金,部分稀土主要产品的价格还实现了翻倍增长。



生意社提供给记者的最新监测数据显示,2010年,稀土主要产品价格皆大幅增长,其中氧化钕、氧化镨和镝铁合金等3种稀土代表性产品价格环比涨幅甚至高达惊人的104%、88%和124%。一年前的2010年1月6日,上述3种产品均价分别为12.2~13.0万元/吨、11.7~12.5万元/吨、65~67万元/吨;而截至今年1月11日,其价格分别上涨至25.5~26.5万元/吨、23~23.5万元/吨、145~150万元/吨。



据了解,金融危机后,受世界稀土产品需求大幅下滑的影响,我国稀土价格在2008年上半年出现大幅“跳水”。其中,原矿从7.6万元/吨降到了6.4万元/吨,稀土的标志性产品氧化镨、氧化钕则从每吨22万元下降到13.5万元左右。



比这更糟糕的是,中国稀土价格甚至一度卖成 “萝卜白菜价”。数据显示,1990年~2005年,我国稀土出口量增长了近10倍,但价格却下降了50%。媒体报道称,在2005年前后,稀土价格甚至低至每公斤16元。



不过,稀土贱卖的情况如今已是过去时。工信部原材料司原副巡视员王彩凤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稀土及其产品现在已经有了比较理性的价格。



“随着我国限出多储、兼并重组以及环保标准等政策的继续实施,今年稀土市场依然存在价格上行的巨大空间。”生意社稀有金属分析师宋志超表示。



国元证券有色行业分析师苏立峰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亦表示,目前,稀土的价格已经在高位稳定运行,未来有些品种可能会出现回落,但是整体上会保持在高位,“应该说国家对稀土价格已经有了较好的控制,今后仍有上涨空间,但也不会出现较大波动,而此前价格大幅下跌的情况更不可能发生。”

稀土企业“华丽转身”



涨价之于企业,无疑是最好的业绩助推器。包钢稀土就公告称,预计公司201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1200%以上。



“从长年亏损到如今的强势扭亏,以包钢稀土为代表的中国稀土企业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苏立峰告诉记者,去年稀土价格的强悍上涨彻底为中国稀土企业解围。



回顾2010年以前,作为稀土行业的领军企业,包钢稀土的业绩并不“给力”。据悉,公司自1997年上市以来,曾经有7年利润为负增长。2009年上半年,包钢稀土仅实现营业收入9.05亿元,同比下降30%;净利润还亏损6718.7万元。



而2010年,包钢稀土全年业绩井喷已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据悉,2010年上半年,包钢稀土实现销售总收入达23.3亿元,同比增长157.3%,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达3.54亿元,同比大幅扭亏为盈;其三季度报显示,包钢稀土当季净利润就达2.5亿元,同比大增368.67%,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6.04亿元。



不仅是包钢稀土,稀土永磁概念股中已发布2010年度业绩预告的10家公司中,就有9家公司预喜。



“定价权”争夺



“中国各方在去年对稀土行业持续关注,政策调控直指稀土行业弊端,我国在占据全球稀土绝对供应优势的格局下,话语权的争夺已经开始改善。”宋志超分析称,近期欧美、日韩等国家表现出来的恐慌正是基于未来我国对于稀土市场的控制权,这从我国稀土产品价格的不断提升可以明显感受到。



据悉,我国的稀土储量占全球的约30%,占据着90%的市场规模和贸易规模,然而拥有市场却没有没拥有话语权。“为什么没有定价话语权?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们国内稀土市场秩序混乱,出口渠道也混乱。”国土资源部总工程师张洪涛此前表示。



王彩凤在近日召开的“2010国际稀土研讨会”间隙就曾对记者表示,中国稀土协会有望在2011年5月初成立,由此中国将进一步掌握稀土产品的定价权。



与此同时,为改变国内稀土开发秩序混乱局面,我国政府还对稀土出口配额作出调整。数据显示,2011年第一批稀土出口配额为1.445万吨,同比减少11.4%。商务部称2011年的出口配额总量还在协商之中。



不过,实施稀土出口配额的隐忧同样存在。我国轻稀土存量大、应用广,重稀土资源则稀缺,但由于配额制没有对某种稀土元素的出口进行具体限制,一些珍贵的稀土元素仍在源源不断地出口。“哪些属于真正稀缺的、具有战略价值的资源,哪些相对来说更丰富、民用比例更大,必须区分。”包钢稀土总经理张忠表示。



而正如三大矿山之于国际铁矿石市场,宋志超认为,话语权和定价权的取得最终要体现在大型企业上,但“目前国内资源整合较好的依然只有包钢稀土一家,其余大型央企和地方企业大部分初入这个行业,技术经验不足,科技攻关能力依然处于起步阶段”。



更值得关注的是,“上游资源的话语权只是一个方面,如何能够在可持续的保护资源的基础上,实现下游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行业的做大做强才是真正掌控国际话语权。”包头某稀土企业销售人士表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