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师 正文 第二十四章:乘虚袭贵阳(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7.html




三月三十一日,蒋介石突然收到前线发来中央红军己经南渡乌江的电文。电文令蒋介石一时不知所措,早两天不是说正与共匪主力在黔北激战吗?怎么一下往南过了乌江呢!看来是中了M泽东声东击西之计了。难道共匪是为我贵阳而来,还是东进湘西与赤匪HUO龙、肖克部会合?随后又接到前方报告及空军侦察发回的情报表明:中央红军过江后,立即折向东南,分兵三路沿息烽以北向开阳、清水江方向开进。蒋介石忙召集随行人员陈诚、薛岳、何成睿、晏道刚等人开会,商讨对策。经过一番分析,最后认为朱毛红军必定是从川南北渡长江不成,仍企图东进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或南下湘桂黔边境。于是,蒋介石赶紧排兵布阵:

电令桂军廖磊部进驻独山、都匀;湘军刘建绪、徐源泉部固守铜仁、酉阳、秀山;以防共匪东下或南移。

命第五纵队指挥官李云杰率所部二十三师与六十三师火速赶到余庆,于清水江东岸阻击共军。

命上官云相部笫四十七师与川军潘文华部三个旅沿乌江北岸布防,严防共匪往北回窜。

命中央军吴奇伟、周浑元、李韫珩所部及王家烈的黔军,蹑敌后分数路猛追,不许停留。同时,又派遣空军进行侦察轰炸,协同各部作战。

我军渡过乌江后,按照中革军委之命,立刻兵分三路,虚张声势向东徐徐而行,兵锋直指瓮安、余庆。我师与红一军团行至开阳附近,突接主席急电,命我二部隐蔽回返,以神速的动作奇袭贵阳城,并于四月六日前相机夺取该城,迫使蒋介石调动毕节的滇军孙渡部与防守仁怀一带的川军潘文华部增援贵阳。在命令的最后特别提到:只要将这两部敌军调出就是胜利。我接到电文当然是心领神会,立刻着手布置:我与参谋长率师特侦营和第三旅为前锋,唐副师长率第一旅快速跟进,政委带第二旅护卫师直紧随其后。并叮嘱全师做好防空伪装,各团设立防空哨,防止敌机的侦察与轰炸。师参谋长率领师特侦营化装成中央军领头开道,一路公开地向贵阳疾进,沿途的伪乡政府、伪保长或保安队自然是热情款待,吃饱喝足之后,便将他们尽数缴械捆绑关押起来。沿途的电话线也被破坏掉。

在我们西返的同时,红五、红九军团仍伪装成我军主力部队继续分三路浩浩荡荡的东进,并派出少数部队和工兵,分别在水尾、中渡、小河口等地的清水江架桥,伪装东渡。

蒋介石在贵阳城每天看到空军侦察送回的情报,心里感到比较踏实,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并每天督促追剿部队加快行动,尽早达成包围态势。4月4日,有情报传回说:共军的一支部队有向遵义方向运动的迹象,蒋介石没太在意,认为那是红军制造的假象,旨在分散我军注意力,掩护主力渡过清水江而已。不过,为了确保贵阳的安全,蒋介石还是下令驻守毕节的滇军孙渡纵队三个旅从速赶到贵阳,命令驻防仁怀地区川军的两个机动旅移至息烽。接着,他又令薛岳紧急部署贵阳城防。此时,贵阳城只有郭思演第九十九师所辖的四个团的兵力,且这四个团大部在外围担任守备,城防兵力包括宪兵在内不足两个团。周围也基本无兵可调。为此,薛岳除命令守城部队加强戒备,检查城防,加固工事外,还将两个消防连和四百名警察调来加强城防。另外,特地在绥靖公署内召集党政军要员训话,称追堵大军云集,共匪必定无为,勉以精忠救国……最后导出主题:各党政军人员务必坚守职责,要与贵阳城共存亡,闻风即弃城者杀无赦!

四月五日是贵阳城里国民党军政要员一个十分焦虑不安的日子,包括他们的统帅蒋介石。尽管这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明媚,春风送暖。然而,空气紧张得令人窒息。上午,在贵阳东北几十里外的狗场、扎佐等地出现了红军的一支大部队,正快速向贵阳城扑来,而在贵阳的东南面也同样有一支红军的大部队快速赶来。蒋介石拿着刚送来的情报一下瘫坐在楠木椅上,喃喃自语道:“娘希匹的!我又上了M泽东的当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薛岳,来的共匪是哪两部分?”蒋介石竭力语气平缓地问道。

“报告校长,听说是LIN彪的一军团和陈树相的近卫师。”薛岳惶恐不安地回答。

“嗯!是共匪的两张王牌。看来,M泽东是冲我蒋某人来的!去叫陈诚他们来研究一下。”蒋介石尽管心里十分焦虑,但语气却显得很平淡。不一会,陈诚、顾祝同、晏道刚、何成睿等人齐到。蒋介石对他们说:“情况你们都已清楚了。你们看怎么处理?”大家各自谈了自己的分析意见,但始终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对策来,更多地是劝自己速速离开危险之地。蒋介石不由得在心里叹息:共匪的人才何其多,而我的人咋不管用呢?这事还得要自己来拿主意。蒋介石看了他们一眼,才开口说:“这次,我们中了M泽东的声东击西之计,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未必不是好事。共匪不是要我们的贵阳城嘛,那我们就给他。当然不能轻易给。我们把城外的第九十九师全部撤进城内死守。贵阳城墙高大坚固,地形易守难攻。守个两、三天应不成问题吧,这时,息峰川军的两个旅和滇军孙渡纵队均已赶到。既使这时城被共匪攻克也无关紧要。你们想想:共匪缺乏重炮要攻克重兵把守的坚城,不伤亡惨重,也会损兵折将。再加之城东北的川军与城西北的孙渡纵队联手,既可挡住共匪北上之路,又可牵制贵阳城的共军,为我追剿大军赢得足够的时间。我追剿大军当可分为:东北、正东、东南三路大军进行包抄。薛岳,具体计划、指挥皆由你负责。”

“是!”薛岳急忙起身立正回答。

蒋介石又接着说道:“西面由我来负责,我将亲赴昆明,督促龙云调集所有滇军,布防滇黔边界,再稳步由西向东推进。我想:龙云总不会让共匪进入云南吧,他当会全力以赴的。至此,四面包围已经形成。这一次,共匪绝难再逃出罗网。任何人贻误军机,军法从事,绝不宽恕!”说到这里语气森严,杀机隐现。在坐的要员也不由心中一凛,寒气顿生。

“校长这一招实在高明!反败为胜,必能克竟全功,共匪难逃覆灭之下场!”陈诚察形观色马上恭维道,随即响起了劈里啪啦的掌声。蒋介石那铁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喜色。

开完会,蒋介石坚持要去察看城防工事,薛岳因要去制订计划,调遣军队;只好由陈诚等人陪同了。刚走到距东门不远的城垣边,便看到一个懒散的工事构筑现场,上百个士兵散布在城垣各处,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还有的坐着抽烟,只有几个人懒洋洋地搬运木头和运土,待修的掩体工事、火力点大都是半缺不全,有些还未开工。蒋介石的脸霎地沉了下去,会议上的好心情一下子给冲跑了,心底不由冒出一团怒火。结果往前走了一段,情况依然如此。他也不愿再往前走了。正在这时,第九十九师师长郭思演闻讯赶来。蒋介石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冷冷地说道:“这就是你负责的城防?共匪已兵临城下了,你就是用这样的工事去抵抗敌人的进攻吗?”蒋介石边说边用颤抖的手指,一一指点着尚未完工的碉堡和残破的城垛,不可自抑。郭思演知道这下糟了,立正恭听着训示,冷汗不断地从额头上沁出来。蒋介石接着声音提高八度,声色俱厉:“在这非常时期,你这种玩忽职守的行为,是对党国的犯罪!”

郭思演一听几乎懵了,双腿不住打颤,良久方憋出一句话:“是属下失职,请委员长处罚!”

蒋介石重重哼了一声,因考虑到城还是要他守,语气也就缓和了些:“前天我就交代你修碉堡,告诉你贵阳的得失关系到国际视听。结果你弄成这样子,限你今天必须完成这些工事。另外,贵阳的守卫就交给你了。再有失职,二罪俱罚。”

“是!我一定完成任务,誓与贵阳城同存亡!”郭思演闻言心中一轻,连忙宏声回答。蒋介石扬了扬手,一撩披篷,转身而去。

蒋介石回到行辕,顾祝同和薛岳正坐在那里等他。顾祝同报告说:“委员长,刚才送来情报说,共匪的大部队已过水田坝,快到天星寨了。”

蒋介石暗自一惊,瞪着顾祝同问:“水田坝离贵阳多远?在哪个方向?”

顾祝同回答道:“在城东北角,距贵阳大约三十里。”这时,薛岳插言说:“校长!清镇也来有电话,据报飞机场附近发现了共匪的便衣队。还是请校长早些出发。”

蒋介石思考了一下,说:“好吧!吃完中饭,马上出发。”

四月五日中午时分,我率先头部队已到达贵阳城郊东北部。我一面派出师特侦营侦察敌情,一面命令部队休息吃饭。此时,红一军团二师亦到达贵阳城郊东南部。两军已形成对贵阳城两面夹击之势。

此刻,贵阳飞机场戒备森严,一行人急匆匆地登上一架绿色的军用运输机,领头的人满脸阴沉沉的,仿佛极力压抑心中即将爆发的一团怒火,他登上舱门时,又扭头望了一眼在烟雾中若隐若现的贵阳城,眼中闪过一丝极不心甘而又无可奈何的神色。飞机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升上天空,掉头向西南的昆明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