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争 正文 二十

wujin794793160 收藏 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size][/URL] 帅青山一见此人是副连长赵汉根,立刻站起身来,道:“老赵!我们的指导员来了!” 向旭东赶紧迎了上去。赵汉根把麻袋放在门口旁,也赶紧迎上两步,兴奋地说道:“啊!向干事,不不不,指导员同志,你来的可好了,咱们全连都盼着你呐,我叫赵汉根。” 他说着话,又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46.html


帅青山一见此人是副连长赵汉根,立刻站起身来,道:“老赵!我们的指导员来了!”


向旭东赶紧迎了上去。赵汉根把麻袋放在门口旁,也赶紧迎上两步,兴奋地说道:“啊!向干事,不不不,指导员同志,你来的可好了,咱们全连都盼着你呐,我叫赵汉根。”


他说着话,又是敬礼,又忙着伸过汗津津的手来,使劲儿地握着向旭东的手道:“刚才一排长王晓福说你来了,我还怀疑他跟我打哈哈呢!”


“副连长,以后你可要多帮助我啊!”向旭东握着他的手道


赵汉根听得直摇头,道:“别客气。我说指导员,你过去是组织科的,可能知道我这块料。你这话,对别人用得上,对我说就是不看对象。你清楚,我是入朝后从团里当排长提升上来的,能力低,脑子死板,工作缺少计划性。你就把我当个下级,多指示,勤‘剋’着点儿。我不会客气,这是老老实实的大实话。你不信,就问连长。”


又客气了几句,赵汉根进屋坐下,把鞋子连同沾满泥巴的袜子都脱下来,解下腰间冻得象硬薄饼的毛巾擦了擦湿脚,然后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待啃完一个馒头,再从挂包里拿出个大得出奇的白色搪瓷缸子,舀了一满缸子米汤,仰着脖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干了。


向旭东趁他吃饭的时候,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下。见他戴着一顶棉帽,帽耳一边翘着,一边耷拉在耳朵旁;帽带子浸泡在米汤里,他也没有发觉。棉裤长得遮住脚面,裤腿上裹着厚厚的泥巴。他把棉袄里子朝外,撂在炕上,上面斑斑点点,看不出是血迹还是汗渍,衣领口被油泥沾得黑里透亮。


连长是这么整洁,副连长却是这样的邋遢,向旭东感到有点好笑。


赵汉根啃着馒头,帅青山一边问道:“那麻袋里装的啥东西?”


“鞋,后勤给了七十双鞋。”赵汉根咽下馒头,道:“我去了说,侦察员单凭两条腿,给一百双吧,他们还意意思思地不肯给。那个脸圆圆的,长着一副双下巴的是后勤的王部长吧?”


向旭东道:“是山东口音吗,那就是王部长。”


“那就是了。嘿!到底是首长,照顾战士。他一进门,听说是侦察连需要的,不但满口答应,又主动增加了二十五双,还问够不够。”赵汉根顿了下才接着道:“他看我背这口麻袋很沉,还要走十七八里路,就说:‘放在这里吧,有便车时给你们捎过去。’我才不省那点劲儿呢,穿不到战士们脚上,心里总不踏实,就鼓鼓劲背回来了。


你没看林海波那大拇哥,都翘出来游山观景了;一班的薛小虎,鞋底打快板。在连里我一只只脚搬着查了查,没八十六双鞋啊,走远路非抓瞎不行!好热!这一杯温米汤真叫痛快……”


帅青山感到领导对侦察连很重视,兴奋地把向旭东带来的任务告诉了他。赵汉根恍然大悟地说道:“怪不得王部长那么痛快了,还有这档子好事儿?!”


赵汉根吃过饭,天就黑了。向旭东要求参加干部会,帅青山坚决不同意。他怕向旭东不肯休息,又要提出什么要求,连连催着林海波给向旭东解下背包。


赵汉根在开干部会议之前,把林海波叫过来,道:“你替我去各班走走,赶快把鞋发下去,喏,这是名单,按名单,一只脚一只脚试试,鞋子大了会打泡,小了要夹脚,走不出十里路就‘扭秧歌’了。嘿!别大二马虎的,这会儿图省事,一有个任务走不成路,就误大事了。”


说完,他从麻袋里找出一双鞋来,又拽出一大团麻线,递给林海波,道:“你先穿这双试试,看合脚不?麻线给你,把脚上这双破的也缀缀。……什么?这也不会?等开完会我给你示范示范……”


帅青山没让赵汉根说下去,催着他一块儿走了。


向旭东虽然觉得有点累,不过他哪里休息得下?他向文书要了花名册,对着上面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地抄写在自己的小本上。


向旭东写着写着,眼前模糊起来。笔从手里掉到地下,头也垂了下来。正恍惚间,猛地听见门响,马上惊醒了。睁眼一看,王晓福站在自己面前。


向旭东一点困意也没有了,高兴地站起来,把小本子和笔收起来,道:“你来得正好,走!一起去班里看看。”


王晓福是刚开罢干部会就马上跑过来看老指导员,顺便想捞点什么额外的消息。指导员让他一块儿去班里,这可让他为难了,道:“快吹哨休息了,我看还是别去了吧。”


“还有个把小时呢,去走走。”向旭东道


王晓福站在地炕上不肯动,为难道:“这——连长可是发过话……”


向旭东把手枪、皮带朝肩头上一搭,吹灭了蜡烛,推着王晓福道:“走吧!连长批评,我但着。”两个人摸黑朝一排走去。


清平里原有六户人家,因为战乱,人都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稀稀落落十几间破屋子,还被美国飞机炸掉了五间。因为这里很隐蔽,司令部才让做穿插准备工作的侦察连住在这里。一排找了几处耸立的大岩石,砍了大捆大捆的树枝,就着崖壁搭建了三个草棚子,茅草铺得厚厚的,大家一起挤着睡倒也暖和。


两人走到一排,向旭东道:“咱们先去一班吧。”


一班的同志们正在摸黑开讨论会,王晓福掀开雨布,打亮了手电,喊道:“小伙子们!快看谁来了?”


向旭东笑眯眯地站在门前,战士们一见他全都站了起来,一个个跑到他身边伸出了手,紧紧地握住他的手,非常兴奋地你一言我一语的说:“指导员!你来啦!”“太好了!”


“……”


向旭东听出人群里有薛小虎的声音,目光便在人群里搜索起来。薛小虎是他十一月间从祖国带来的新兵,向旭东找到他后亲切地拍着他的肩头道:“小虎子!打仗了吗?”


薛小虎神气地答道:“打了,真走运,一个多月的时间碰上了三次好机会!”


副班长刘海涛一旁笑道:“别看人家还是个兵芽子,已经撂倒了两个美国大兵哩。”


向旭东高兴地说道:“是吗?那该给薛小虎请功呀。”


“评了,就要报上去。”王晓福道


向旭东一听薛小虎要立功,真是高兴极了。薛小虎是那一次向旭东回国带新兵时,偷着爬上过鸭绿江的运兵车上,混到朝鲜前线的。当时因为他年龄不到十八岁,没有被验上。以后他又和向旭东死缠活缠着要参军,也没答应他,于是就采取了这样一个“不法”的行动。为他的事情,向旭东和政委磨了好一阵嘴皮子,才勉强把他收留下来。如今就是这个薛小虎,要成为志愿军的功臣了,向旭东怎能不高兴呢?


向旭东给同志们讲了新任务,大家还不满足,一个劲儿地问这问那。这时候,外面的哨声想起来了,知道这是准备睡觉,刘海涛失望地说道:“吹哨也不挑个时候,晚一会儿不行?”


向旭东道:“没关系,明天开大会,大家一块儿听吧。”


向旭东说着话站起身要走,薛小虎望着他的脸央求道:“指导员,别走啦,睡在咱班上吧!”


“那怎么行?”向旭东道


“哪儿睡不一样,别看这是草棚,大伙儿挤一挤,还是怪暖和的。”刘海涛也在一旁挽留道


薛小虎见向旭东有些犹豫,道:“指导员,我们挨着睡,我还有个思想问题准备跟你说说呢!”


还是这句话顶事,向旭东转过身,道:“好吧!一班副,你派个人去跟连长说一声,叫他别等我了。”


向旭东坐在草铺上帮助薛小虎整理背包,薛小虎把刚领到的一双新鞋装进小包袱里。向旭东问道:“你有几双鞋?”


“脚上这双报废了,刚领了双新的。”薛小虎道:“旧的再凑合穿几天,争取打完这一仗再换新的。”


“那不行。”向旭东道:“这双旧鞋能坚持下这一仗吗?”


“没问题!再打仗,一晃就过去了。”薛小虎笑道


向旭东闻言心里一动,不禁问道:“啊?谁说一晃就过去了?”


“好多老战士都说,鬼子草鸡了,没多少扑腾劲儿了呀。”薛小虎笑道


“薛小虎!可不能这样看问题。”向旭东看了看薛小虎脱下的旧棉鞋,底子磨得只剩几层布,鞋帮有几处断了线,接着道:“你得趁这几天把新鞋穿贴脚,战斗中才能随时换新的。”他告诉薛小虎:千万不能麻痹大意,战争短期内没那么容易结束,要准备多打些日子。


战士们腾出一床被子给向旭东,他刚躺下,薛小虎捏着一张纸条递了过来,低声道:“指导员,给你。”


“这是什么?”向旭东问道


薛小虎把头靠近向旭东耳边,悄悄地说道:“指导员,跟我一起参军的梅赞斌已经要求入党了。我再过三个多月,就满十八岁了,请党组织考验我吧。”


薛小虎嘴里的热气熏着向旭东的脸。向旭东接过那张贴身装着,还带着一丝暖意的入党申请书,小心翼翼地放在自己内衣口袋里。


帅青山回连部很晚。当他知道向旭东去了一排时,生气地找到那里。在一班,他看到向旭东和薛小虎脸对着脸睡得正熟。薛小虎睡得很不老实,一条穿着毛线衣的胳膊,伸到棉被外面,横搭在指导员脖子上,可向旭东一点也没感觉。


帅青山不忍唤醒向旭东,叹了口气,摇摇头,轻轻地把薛小虎的胳膊放回到被子里,熄灭了手电,又悄悄地退出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