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回忆 啊 梨树沟 第1章 列车飞驰

太行红砂岩 收藏 0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4.html


纪实小说 遥远的回忆

上卷 啊!梨树沟

第一章 列车飞驰

在雄壮的军乐中,在欢送人群的喧闹声中,火车缓缓地驶出车站,开上了

北去的路程。

“别了,大山;别了,我的家乡;再见了,关爱我的乡亲们!”

车厢里,新兵们一个个红光满面,尽管是没有领章没有帽徽,也掩不住那

英武的面庞,或几个新兵凑到一起,谈天说地,或在在带队干部的组织下,唱歌。

和林晓石并排坐着的是晓石中学的同学沈俊吉,他说话有点腼腆,晓石知道,在学校上课时他还带着一副近视镜,真不知体检时他是怎么过的关。

“俺听带兵的说咱们是‘特种兵的特种兵’,杨哥,这‘特种兵的特种兵’到底是干啥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和晓石并排坐着的是大个子杨福山,一米八九的个儿,满脸络腮胡茬子,说话有些结巴,人很憨厚,话不多。这时神秘的对小沈说:“怎……么你还不知道啊,你想,听……说咱们是到北京去的,这特种兵的特种兵说不定是……中央警卫团,给毛主席站岗的!”

“哦!”

“得了吧,这你就不知道了,北京那么多部队呢,给毛主席站岗还轮得到咱们?就怕路走对了,门儿进错了!即使进错了门儿也退不回去了。俺说的对吧?晓石?”机灵的王元胜忽闪着一双大眼睛反驳他。

晓石知道,小王的堂哥在北京海淀区某军事企业工作,知道的自然要多点儿。

另一个新兵叫杨军水, 家住离卧虎村二里的大湖村,中等个儿,圆盘脸,长了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因为他也是村里的民办教员,和林晓石在家就认识。这时插进来说:“你别看同是当兵的,可是有的人开汽车,有的人站岗、种菜、喂猪。”

“是啊,就看个人的运气啦!”

窗外是一片茫茫的雪原,火车正在通过一座大铁桥,蒸汽机车在叮叮咣咣的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中,曳带着列车向前飞驰。那一声声沉闷的吼叫,在空旷的原野上响出很远很远。

刚才他们已经谈了好半天,此刻小沈在看一本,《刘英俊的故事》,杨福山和杨军水在小声争论着什么,林晓石看着窗外的风景,脑子里闪现出年迈的爹爹,和家乡的山山水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林晓石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还在人民共和国成立的一个月后,卧虎村西头,一座简陋土坯屋里,一个男

孩呱呱地坠地了,欢喜的父亲走出院子,望着西边晨曦中壁立的太行山,那高耸的岩壁被曙光映照成了鲜红的颜色。回到屋里,对妻说:“天已经亮了,就给他起名叫‘亮亮’吧。”

父亲在外地当工人,照看公公、婆婆和女儿的重担就落在年轻的母亲身上,

此外,她还要每天参加互助组里的生产劳动。

时间进入大跃进的年代。亮亮娘响应公社的号召,和人们一起到洹水河滩

上开地造田,她挺着单薄的身子,和大家一起挑土、搬石头,一天下来常常累得浑身是汗,不小心得了感冒。开始时她还咬牙坚持,后来实在坚持不下了才到镇上的医院看病,医生一检查,说她得的是肝炎。

家里哪有钱治病。

懂的一些中医的公公给她开了草药吃,结果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不到一年,刚满26岁她就在医院的病房里去世了。

那天,3岁的小妹不懂事,爬到母亲还有些温热的尸体上,把小手伸入母

亲的上衣下找奶吃。比她大三岁的亮亮,拉起了妹妹,说:“娘睡了,不要打扰她,走吧,跟哥出去玩儿。”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亮亮一直住在姥姥家。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日子久了,亮亮才知道娘再也不会回到他和妹妹身边了,以后亮亮长大了,

才为自己只顾贪玩,没有在娘生病的日子里,守在娘的身边而内疚,以致娘在亮亮心中仅仅是个疾病缠身的模糊影像。

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自从母亲去世后,年幼的他就处在爷爷的严格监护

下,只要在家住,每天听爷爷讲《孙膑上寿》,或是《左连成告状》一类的故事,至今他还记得孙膑“骑青龙舞拐杖,腾龙架雾”的情节。亮亮常常想,“娘要是还活着,我一定送给她好多好多的仙桃”。

除了听故事,另一件事就是用毛笔在绵纸上“写彷”,或者背诵《百家姓》、

《三字经》、《斤称歌》。对他进行启蒙教育。

爷爷自小在染坊当学徒,靠着勤奋,不仅学会了记账,后来又学会了给人

看病,经常在家里给乡亲们看一些疮痈小病,有时也收取一些微薄的收入。

那时候雨水多,秋季常常哩哩啦啦的下雨,能四十多天不见太阳,当地人

叫连阴天,亮亮最怕的是连阴天的晚上下雨,满屋子都摆满了盆盆罐罐,她和姐姐妹妹瑟缩在土炕角上,听着叮叮当当的漏雨声。每当这时候,比她大一岁的姐姐就会用手搂着弟弟妹妹,说“睡吧亮亮,明天还要上学呢。”亮亮睡不着,因为他时不时会听到院墙被雨水洇透,垮下来的“轰隆“声。

好在那几年吃的大锅饭,到时候拿个小桶排队打来饭,然后在大街边上找个空地方,一家人或坐或站,将就着吃饭,姐姐总是把打来的稀饭或面条汤捞稠的盛到亮亮的碗里,有时候妹妹看见了:“我要喝哥哥的饭。”奶奶会说:“不行,谁让你没长小鸡鸡。”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亮亮不知什么原因,食堂打出来的饭越来越差,开始玉米面里掺上黄豆叶,白面里掺玉米芯粉吃,到后来从外地运回花生皮炒熟了碾成面儿当炒面吃:

“姐,这面面真难吃,像嚼木头面儿。”

姐姐说:“有什么办法呢,全村人都吃这个,凑乎点儿,中午姐姐带你吃

昏柿子去。”

“真的?”

“真的,姐姐不骗你。”

中午放了学,姐姐早早就在学校门口等着他,姐弟俩和别的同学一起上山

去,在一排排的大柿树下,拣落下来的软柿子吃。吃饱了就直接到学校去。(我记得,第一次去山上吃柿子,我那天一气吃了六个昏柿子——笔者)

度过了这段艰难的日子,食堂也解散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因为负担不起两个孩子读书。九岁的姐姐只上了两年小学就辍学了,在家做饭,忙家务。

学校放假了,队里从公社粮库领来谷子,组织孩子们推碾子,压出的小米交

给粮库,留下谷子壳自己分了吃,‘在糠菜半年粮’的家乡,人们习惯了吃糠咽菜的日子。有时组织孩子们上山捋树叶,检核桃菇须,楝树花做菜吃。(核桃菇须是核桃树的雄花、楝树是一种乔木,总状花序,果实天蓝色,榨出的浅黄色油脂是食用油料——笔者)晓石最不愿闻的是煮熟了的柞树的嫩芽发出的味儿,只要一闻到它就脑瓜子痛。

亮亮很小的时候起,爷爷就带着他出去采一些中草药,也就是那时候,亮

亮记住了十几种草药。并建立了他对大自然的浓厚兴趣。

他的家建在一条三尺高的小岸上边,岸下是一片打麦场,每当他挡不住孩

子们击打小桶破锅“咚咚锵锵”的诱惑,偷偷“逃”出去时,爷爷就会站在小岸上,扯着嗓门叫喊;“亮——亮,亮——亮!”直到亮亮乖乖回到他的身边儿。二十多年后,晓石从部队回去探家,乡亲们还学着爷爷当年的腔调打趣他。

在亮亮九岁那年,爹领他去了小学。在学校把亮亮交给了一位叫罗克礼的老师。从此亮亮告别了童年,成了一名学生。

教过私塾的爷爷说:“亮亮大了,不能再叫小名了,他是天亮时出生的,就

叫晓石吧!”

……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林晓石,在想啥呢?”

排长走过来,把手放在晓石的肩头上。

“啊!怎么,林老师刚出门就想家了。来,领大家唱一个歌!别那么没出

息!”晓石赶忙用袖子擦了把泪水,问:“唱个啥呢?”

“随便你!”

“就唱咱们刚学会的《解放军进行曲》吧?”

“好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嘹亮的歌声在车厢中响起,

“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飞向祖国的山山水水。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歌声飞出车厢,飞向辽阔的大平原。

排长易东科,中等个儿,湖南汨罗人,对人热情奔放,性格开朗,只

是说话时带着浓重的湖南口音。晓石中学毕业后,在村里当民办教员,易排长经过家访,对晓石的情况了解后,对这个小伙子很有好感,从此,爱开玩笑的易排长总是叫晓石“林老师”。不过,他的湖南口音听起来就成了“李老希”。

一首歌唱完了,再听听,前后车厢也响起了歌声。“来,坐下,坐下。

喝点非,喝点儿非(水)。”易排长拉林晓石在身旁坐下。

“说说,你此刻的感想。”

“感想?”

“是啊,你这次当上兵不容易,说说你自己都有希么想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我没想法,只想好好干,给爹争口气!也给我自己争口气。”

“好啊,还说没想法,这不就是你的想法吗?”

晓石憨厚地笑了。

是啊,农村青年人把当兵看做是唯一的“出路”。

在得知征兵开始后,晓石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到公社报了名。但是,

晓石是村里小学校仅有的两名教员中的一个,村里还真舍不得让他走,可是现在正兴起“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学校教师的去留完全由村上的“贫下中农协会”说了算,半年前就是村里的“贫下中农”代表三次找到学校,把正在读初三的晓石“请”回村来当了民办教员的。

听说晓石在公社武装部报了名,大队长去找貧协主任。

“晓石报名了,要去当兵,学校咋办?”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国家号召青年人报名参军,咱们不能阻拦,不过当兵要过政审关,

等他们征求大队意见时再说吧。诶,你哥是公社武装部长,跟他打个招呼,还怕晓石飞了不成!”

“对呀,我看行!”

结果,林晓石各项检查虽顺利过关,带兵的部队干部也给他使了不少

劲儿, 晓石也天天跑到公社武装部,缠得部长几乎没法工作,到了还是排上了预备名单。在争着当兵的年代,看来晓石要当兵希望微乎其微。

让大队干部们没有想到的是,偏偏就在新兵们集中的头一天,一个名

叫韩双成的新兵因为重感冒发高烧,起不了身。万般无奈,武装部只好同意林晓石顶了数。就这样,晓石穿上了新军衣。

还记得新兵集中的头天下午,接兵的何指导员和易排长来到林晓石

家,晓石的父亲赶忙把客人让进屋子,一边教晓石的妹妹到学校去叫林晓石回家来。不大会儿,晓石回到家中。一进门,指导员就问“晓石啊,明天我们就要走了,你该怎么办?”

“俺去送送你。”易排长接口问。

“送到哪儿?”

林晓石想也没想,接口答:“送到北京!”

“真的?”

“当然!”

屋里的人都笑了,父亲说了声:“这孩子……”。

没想到指导员从炕沿上站起身来,一边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纸,一边说:“林晓石,你的参军申请被批准了,这是给你的《入伍通知书》,快接

住!还愣着干什么?”

事情太突然了,

送走指导员和易排长,林晓石赶忙去通知姥姥和别的亲戚。

火车喷吐着浓烟,行进在华北平原上。 铁血社区 http://bbs.tiex]

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

“关上窗子!关上窗子!”易排长招呼着靠窗的新兵。

“大家都把发的棉衣穿上,前方就要到站了,现在让我们的指导员给

大家讲几句话。”

“同志们!我们就要到达我们的训练营地,进行军事训练。现在我讲

几条注意事项: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不准随便离开队伍,有事经班长、排长逐级请假、销假;三、要开展互助友爱的精神,待会儿下车时不要乱挤,排队前往驻地。我还要告诉大家,我们是工程建筑部队,其他的我就不再多说了,你们的班长、排长们会告诉你们。”

“工程建筑不就是基建工程兵吗?”

“哦,终于明白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听说咱们是上北京。”

“是吗?”

火车在一阵喘气之后停下了。

林晓石随队走出站台,他立刻明白,火车停靠的不是北京站。三年前他作

为学生代表。参加过第四次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活动。虽然在京时间只有半个月,但是作为十大建筑的北京站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

天还没亮,队伍走出站台。

街上静悄悄的,队伍出了大街一直往西走。 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林晓石初次穿上暖和的毡棉鞋,开始时觉得鞋后跟有什么东西咯脚,但是

他不愿在这时候停下来脱鞋检查。

这里的雪显然下过不止一天了,部队踏着没过脚面的积雪,艰难地行进着。

开阔的原野上,出现了几栋平房,房前打扫得干干净净,一队军人整齐地

站在门口欢迎新兵的到来。

易排长说:“营房到了,同志们等一会儿,现在分配住房。”

林晓石一屁股坐在雪地上,脱下棉鞋,从鞋里倒出了两个卫生球。

这一天,是一九六九年的三月二日。

进入训练基地的第二天黎明。

一阵急促的的哨子声把正在熟睡的战士们惊醒了。

值班员易排长的大嗓门在门外传来:“全连紧急集合!”

“紧急集合?”和大多数新入门的战士一样,林晓石还在迷蒙中,不知道

该做什么。

“赶快穿上衣服,扎腰带,到门外集合!不准开灯,把灯关掉!”是班长苏克杰的声音。

不大会儿,连队在操场集合完毕。

当然,少不了穿反鞋子、甚至棉裤、扣错扣子的。

连长常永奇大步走到队前:“同志们!本次集合用了六分钟,记住,我们的目标是:到训练结束时,全副武装——包括打背包,不准超过四分钟!当然,训练才开始,今天就不强求大家了。现在,由指导员给大家讲话!”

指导员是天津小蓟人,四十多岁,个子不高,很结实,讲话嘎巴利脆,手里总爱拿一个自己做的大烟袋。这时走到队前,眯起眼睛,用响亮的声音说:

“同志们!刚刚接到上级通知,苏联军队在黑龙江珍宝岛地区,侵入我国领土,被我们英勇的边防部队击退了——”

“打倒新沙皇!誓死保卫祖国!”指导员的讲话被愤怒的口号声

吃过早饭,全基地的八个新兵连队分乘三十多辆军车浩浩荡荡出发了。一路上,红旗招展,歌声嘹亮,打到新沙皇的口号声响彻云天。

部队在宣武门下了车,穿过大揭盖儿的地铁工地,在工会大厦附近融入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一路高喊口号,一直走到建国门外,在苏联大使馆门前,那高高的铁栏杆和空寂无人的景象,给林晓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人们都把眼光投向这支没有领章帽徽的新兵队伍。

队伍在建国门外上车,下午四点回到营房,晚上十二点,再次乘车进城,天明时感到宣武门大街,开始了第二次游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