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 正文 二十七 信手粘来

梅戈 收藏 1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size][/URL] 听着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直等候在门里观望的陈子明知道唐梦琴来了,他笑吟吟地拉开屋门,疾走了几步,朝着已经走过来的唐梦琴笑道:“琴,你可来了,这几天你可真让我想死了!” 唐梦琴本就走的有些急,这时听了陈子明的话,原本就有些泛红的脸上越发红了起来,她本也想说两句亲热的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听着楼梯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一直等候在门里观望的陈子明知道唐梦琴来了,他笑吟吟地拉开屋门,疾走了几步,朝着已经走过来的唐梦琴笑道:“琴,你可来了,这几天你可真让我想死了!”

唐梦琴本就走的有些急,这时听了陈子明的话,原本就有些泛红的脸上越发红了起来,她本也想说两句亲热的话,可那句我也想你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瞅着唐梦琴有些发窘,陈子明走上去轻轻拉住她的手,低声而又充满魅力地说道:“我猜着你就要来了,所以就一直站在门口等你,你可真把我想死了!”

唐梦琴窘迫地前后看看,陈子明道:“楼上没别人!”说着,他就把唐梦琴拥进了怀里。

唐梦琴偎在陈子明的怀里,心里颇有些激动,但她还是有些顾忌,低声道:“守门的老顾把我送到楼下来的,他不会还在楼下吧?!”

陈子明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笑道:“不会,不过他即使还在楼下,这房子隔音好,楼里说话,不开窗,他在楼下也是什么都听不见!”

唐梦琴低低地声音嗯了一声,陈子明就势俯下头就在她的耳垂边亲了一下,看她没拒绝,他又用牙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这一下,让唐梦琴顿时感觉心跳更加快,浑身燥热。

紧压迫着自己狂跳的心,唐梦琴让也有些激动了的自己尽量平和地说道:“嘉安,别,别这样,这样如果让人看见多不好?!”

陈子明微笑道:“这里哪里有人?就连一楼也是空的!”话是这样说,可他还是在亲了唐梦琴一下之后,松开了唐梦琴。

唐梦琴红着脸,看了一眼陈子明,陈子明再次拉住她的手,依旧微笑着道:“走,咱们还是到房间里去坐吧!”

唐梦琴让人几乎看不到的点点头,跟着陈子明进了他的起居室。

陈子明的起居室里,桌子上的菜还热着,两双碗筷也整齐地对着摆放着,饭菜是都一点儿没动。唐梦琴看着饭菜,颇为感动地问道:“怎么?嘉安,你还没有吃饭?这都快七点了!我不是告诉你,让你不用等我,自己先吃吗?”

陈子明接过唐梦琴解下来的围巾,一边往衣帽架上挂,一边笑着道:“哪里是快七点了?不过才六点五十分!呵呵!知道你来,我再自己吃,感觉很没胃口,这饭菜都是六点半才让旁边的菜馆送来的,都还热,我想和你一起吃!”

唐梦琴感动地点点头,低声道:“嘉安,你真好!自从认识你,我感觉自己很幸福!”

陈子明给她倒了一杯茶,没接她的话茬儿,而是轻声问道:“你吃过了没有?如果没吃,咱们现在就吃吧,饭菜还是热的,另外还有瓶酒!”

唐梦琴喃喃道:“我吃过了,不过你想我陪你,我就再陪你吃点儿,至于酒,还是不喝了,上回就是因为……”她的话音越来越低,可陈子明还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替她拉开椅子,陈子明笑道:“不喝就不喝,反正我也不是好酒的人,咱们还是吃饭吧!我本来还不太饿,可你来了,我是可真的饿死了!饿的都想吃人了!”

唐梦琴听出了他话里的含意,白着眼珠瞪了他一眼:“我发觉你是越来越坏了,什么话现在都说出来了!”说完,她自己先扑哧笑了。

看唐梦琴心情很愉快,等她坐下后,陈子明也在她对面坐下了,然后他一脸诚恳地说道:“琴,你知道吗?你没来这些天,我真是度日如年,每天我都是好想好想你,……”

唐梦琴深情地望着陈子明,道:“我何尝不是?每天望着那电话,几次拿起来又放下,我可是真正尝到了咫尺天涯的味道!”

陈子明望着她,恨恨道:“这些可恶的土匪,要不是因为他们,我们何至于见不了面?真应该把他们千刀万剐!”

唐梦琴听陈子明提起了土匪,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土匪暴动,闹的规模很大,整个城北都几乎闹了起来,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陈子明哦了一声,故意问道:“怎么?”

唐梦琴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因为军管会有些领导想把这次搞暴动的特务、土匪一网打尽,怕走露消息,就没及时把情况向下通报,造成了下面情况不明。城北八区的一位老乡发现了土匪的行踪后,马上就向八区的区委和区政府做了报告,八区的领导问明情况,当即就派两名干部带民兵队去抓人,结果土匪不是只发现的那几个,而是大批土匪在悄悄聚集。民兵队一去,土匪们以为他们要暴动的事已经败露,就提前发起了暴动。地方上和发动暴动的土匪力量悬殊,根本就不是土匪的对手,土匪们很快就占了上风,他们攻破我们的区、乡镇政府后,杀了我们不少干部、民兵和老乡,还抢走了许多物资,给七区、八区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等我们剿匪的部队赶去,这些土匪是早跑的没影儿了!”

看唐梦琴说着说着,脸上有些悲痛,陈子明赶忙岔开了话题:“这事,我听公司里的人也讲了,真是教训啊!不过我看那些土匪也不过是困兽犹斗,咱们先不说他们了,还是先吃饭吧!”说着话,陈子明率先拿起筷子,向唐梦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看着他有些滑稽的动作,唐梦琴扑哧又笑了。


吃完饭,时间不过才七点多点儿,唐梦琴想把碗筷收拾了,陈子明没让,两个人就坐到起居室的长沙发上聊天。开始还有点儿距离,可不过才三两分钟,两个人就依偎到了一起。

陈子明拥着唐梦琴,先是轻轻地吻着,很快唐梦琴就有了回应,不一刻,两个人就缠绵到了一起。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陈子明暂时挣脱开唐梦琴的缠绕,从沙发上站起来,横腰一抄,一把把唐梦琴就抱了起来。

看着陈嘉安抱着自己向卧室里走,唐梦琴眼角含羞地轻声嚷道:“安,不要!”

陈子明气有些粗地低声道:“琴,我想你,我爱你!”一边说,一边又低头吻向唐梦琴。

唐梦琴感觉自己的身子软的不能动,只好任由陈子明摆布。


陈子明为了让唐梦琴先兴奋,累,之后再感觉口渴,疲乏,想睡,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这一下,让唐梦琴是欲仙欲死,几次达到了巅峰。

等云收雨罢,唐梦琴躺在床上,感觉自己浑身都是汗水,软的是一动都不想动,她先是努力调匀了呼吸,随后小声对躺在外侧的陈子明道:“嘉安,我好口渴,渴的好厉害!也好累,好想喝了水睡一会儿!你真是把我累死了!”

躺在床外侧的陈子明,等的盼的就是她这句话,听她这么说,先是微微一笑,然后故意磨磨蹭蹭地翻身下床道:“我也好渴好累,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倒水喝!”

唐梦琴感激地点点头,是一脸的娇羞。

陈子明衣服也没穿,下了床,直接走到了卧室内的小桌边,唐梦琴看着,叫道:“嘉安,先穿好衣服,别冷着!”

陈子明回头一笑,笑道:“没事儿!”伸手端起小桌上的小暖壶,拔开水瓶塞,里面却空无一滴水,他转身扬起暖壶对着床上的唐梦琴倒了倒,说道:“这壶里没水了,我去外面给你倒,外面那壶里有水!”

唐梦琴心疼的叫道:“倒水不用急,你先把衣服穿好!”

陈子明放下小暖壶,一边向卧室外走,一边笑着道:“没关系,很快就好!”说着话,他走出了卧室。

躺在床上的唐梦琴,感觉心里是说不出的甜蜜幸福。

走到起居室放暖壶的桌前,陈子明先斜着眼看了一眼卧室门,一切正常,躺在床上的唐梦琴是根本看不到这里。他笑了一笑,要做的事都已经准备好,只不过是动动手而已。药瓶就放在这桌子的抽屉里,而且为了不让唐梦琴听见拉抽屉的声音,那抽屉一直是开着一些的。很快,陈子明就把那小药瓶从半开着的抽屉里拿出来,飞快地拧开瓶塞,对着一只空玻璃水杯他小心地抖了一抖,一些白色的粉末飘飘洒洒地就落进了水杯里,然后他很快地收好药瓶,拿起暖壶对着空水杯就倒了大半杯水。放下暖壶,他拿起水杯又摇了摇,随后举着水杯对着灯光看了一眼:水杯里的水清亮亮的,什么杂质也看不到。看这效果真的很好,他笑了,拿起暖壶他又给水杯倒满,端着水杯又回了卧室。

卧室里的床上,唐梦琴正等着喝水,看见陈子明走进来,她羞涩地一笑。

陈子明走到床前,举着水杯笑道:“琴,不冷不热,正好喝!”

唐梦琴没穿衣服,不好意思直接过来喝水,陈子明理解地笑了笑,微微向床里倾了倾身子。唐梦琴心里又是一股热流滚过,爬过来,接过陈子明手里的玻璃水杯,一口气就喝了多一半,随后她把水杯还给陈子明,又躺回床里,红着脸对陈子明道:“嘉安,你对我真好!”

陈子明转回身,笑道:“你躺一会儿吧,一会儿八点半我喊你!”

唐梦琴这时感觉自己真的挺累挺想睡,对着陈子明含含糊糊地说道:“我只能睡到八点二十,八点二十,你一定叫醒我!”话还没完全说完,她的眼睛就闭上了。

看着她睡过去了,陈子明笑了,放下水杯,他先不慌不忙地穿好衣服,然后还是不放心地小声喊了两声唐梦琴,看她没回答,睡的是非常熟,他拿着水杯笑着走出了卧室。

在起居室,陈子明先把水杯用干净水反复涮干净了,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温开水。喝完水,他才从容不迫地在沙发上抓起唐梦琴每天背着的那个挎包。

唐梦琴挎包里的东西并不多,陈子明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笔记本。他非常老练地从最后翻起,才看了几行,就如获至宝地笑起来。拿着这个笔记本,他快步走向了对面的书房。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