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革命根据地——浴血五龙寨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火烧苟家坪

dbszyk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size][/URL] 第四十九章 火烧苟家坪 程元亨家的东西被搬得一干二净,人却不见踪影。张占荣猜他一定在天官寨的山洞里也就装不知道。 苟家坪的阵地已经基本形成。从苟家坪到宝鼎寨,有三层防御工事。第一层是苟家坪到后面的山梁,沿着岩层,独立营和苏维埃组织的民工将岩塄下的树木全部砍光,木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4.html


第四十九章 火烧苟家坪


程元亨家的东西被搬得一干二净,人却不见踪影。张占荣猜他一定在天官寨的山洞里也就装不知道。

苟家坪的阵地已经基本形成。从苟家坪到宝鼎寨,有三层防御工事。第一层是苟家坪到后面的山梁,沿着岩层,独立营和苏维埃组织的民工将岩塄下的树木全部砍光,木材就做了木城,树枝就晒干打成捆堆在山上。木城前后各有一道战壕,只是木城后的战壕修成了碉堡样式。第二三道防线都是这样修筑。张占荣估计,廖震要攻破这几道防线,最低也得要两三个月。

连盖坪吃紧,张占荣接到命令增援钱团长。可他才到山梁上的马槽寨时,就见廖震已经攻上了山梁,于是他命令大家抢占高地,并开枪告诉钱团长,他在这里接应。

马槽寨呈倒品字形,两边是岩,只有一条独路从中间穿过。红三十三团从连盖坪撤下来后,到了这里就想与独立营继续抗击廖震。虽然是好地形,但同样也有弱点,那就是靠前的两个山包是孤立的,只有后一个山包有通向苟家坪的路。追兵到了寨前,虽不再追击,但有王永庆带路,就知道前边两个山包的弱点。他们虽不能包围,但可放火。连续一个多月的天干,使草木变得枯黄,在山寨下只放一把火,便呼呼地直往上烧。张占荣一看,连忙命令撤退。失去了前两座寨子,只后边一个山包是不能阻挡廖震大军的,于是趁敌人没发现前,全部赶快撤到了苟家坪。

刚在苟家坪进入阵地,廖震就跟了上来。苟家坪阵地就像一个船头,东边是苟家坪,西边是郑家碥。廖震一拢,就分成三股,分别对船的前左右进行了包围。大家像约好的一样,各自安营扎寨,几天来相安无事。

苟家坪的房屋离阵地近,是被全部烧毁了的。郑家碥的房屋虽没烧毁,但离阵地有四五里路,廖震也并未住进,于是他们就在山下搭起了帐蓬。红军可没有他们富裕,没布做帐蓬,就只有搭茅草树枝棚。几天过后,双方都紧张起来。一个清晨,迫击炮声打破了寂静,红军战士从梦中惊醒,提上枪跑出窝棚就进入了阵地。

在炮声中,敌人呐喊着就开始了进攻。一时间,光秃秃的山壁上到处都是蚂蚁样往上爬的敌人,等他们爬到半山腰,那些组织起来的民工就背着一大捆捆树枝柴,点着就朝山下滚去。圆形的柴捆虽砸不死人,但滚那一路就将爬上来的敌人全部打滚下去。有的敌人见柴滚来,就抓住树桩躺在地上,让柴从身上滚过,而他们这样才是犯了致命的错误。多数人被柴捆打下山去时身上已经着火,那些在山坡上没被打下或被打栽没及时爬起逃脱的人,就被后面滚下的柴压在了火中。一时间,山下烈火熊熊,跑脱的人只好脱掉燃烧着的衣服,全裸着在下面神经质地奔跑嚎叫。那些挂在半山腰的人,被火苗炽烤着,只有往上攀爬一条独路。失去了大部队的支持,他们只得边爬边喊红军爷爷别开枪,我投降。

俘虏的那些人,他们眉毛胡子全被烧光了,衣服着火的人全身起满亮泡。有大火的阻隔,廖震就根本无法再组织进攻了,这天的战斗就这样草草收场,只是可惜那几十分钟炮轰,仅炸死炸伤几名红军。

到了下午,张占荣找到钱团长,说廖震今晚可能要来偷袭。

“为什么?”

“你想,敌人休息了这几天,今天正想使力,却吃个哑巴亏,廖雨辰不气?他一定找当地人带路从我们疏于防范的地方偷偷摸上来,配合正面进攻将我们的阵地拿下。”张占荣说。

钱团长一想有道理,就问敌人会从哪里进攻呢?

“这山上我只走过几回,哪里有秘密小路,问张占明和钟家安他们,他们是本地人。”

于是,张占荣就将独立营中的几个本地人找来,让大家站在敌人角度分析从哪里进攻不被查觉。

“郑家碥后头的祖山上。”张占明说。

“对,从祖山上可以上山,”张占华说。“那里看起是悬岩,而在岩缝中却有一条小路,仅够一人攀爬。那岩石上的梯子和抠手的地方还是我爷爷用錾子打的。他弄那条路就是方便有时到岩上近些。”

“我们有没有人把守?”钱团长问。

张占明摇头。

“这还真是个问题。”钱团长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于是就和大家商量起来。

参会的人中,只张占华是被撤职的干部,其余的都是指挥员。大家分析,如果敌人爬上来后会给下面的人发信号,等下面的开始进攻时他们才会攻击,达到奇袭的目的。张占明介绍了郑家碥祖山上的一些地形,说:“敌人如从那里上山后,必通过一个叫罐儿包的地方,那里是个峡长的谷地,只要前后一堵,敌人跑都没地方跑。”

“张营长,你就带人去罐儿包,到底在哪里动手,你自己确定,如果人手不够,我再给你派些。”

“够了。”张占荣说,“你把手榴弹多给我些,关起来打,只要弹药足,要不了多少人。我那里一响枪,你就派人在阵地后也放枪,敌人就会来攻,你趁黑就先把剩下的柴再滚下去,让廖震一个地方吃两次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