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子弹飞 第二卷 野战医院奇遇 第二十五节 兰彻斯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97.html




(一)


早在九一八之后,国民政府就一直在做打日本的准备,而且老蒋请了英国、美国、德国等军事顾问,对中日军队的战斗力用兰彻斯特方程进行了推演。

军官俱乐部里,讲述这一方程的是一个上校军官,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八九岁的样子。

“国军1个标准师按33制编组计算,1个师3个步兵团,1个炮兵营,3个步兵团9营27连81排,243个班,每个班的标准人数是11个人,2673个步兵,1个炮营75mm山炮12门,这2673名步兵与12门山炮实际就是国军1个师的主体战斗兵力。”

“按照一种计算标准,1门炮具有100个步兵的威力,1辆坦克也具备100个步兵的威力,1个骑兵和迫击炮掷弹筒等特殊兵种具备2个步兵战力计算,则国军1个师总战力合计为145。”

彭小文不由得点点头,这个数据真实合理,跟老蒋那些军事顾问做出来的统计一个战斗力指标都不差,只是不知道这个年轻的上校是故意显摆,还是“奉旨泄密”。


(二)


军官俱乐部在小礼堂里,确实经过改造了,有美国水兵酒吧的风范,彭小文叫了一杯热咖啡,继续听这个年轻的上校往下讲。

“日军是4单位师团,每个师团下辖2个旅团,每个旅团4个联队16个大队64个中队256个小队1024个分队,步兵数量高达11264名,总战斗兵力22000人,仅依靠数量战力基数就已经达到了421!”

彭小文想了一下,1937年的日本师团的确是这位军官讲的44制,每个小队4个分队,他所讲的11264名步兵,是把分队里面的掷弹筒兵、小队属迫击炮兵都作为其它战斗兵种进行计算的,的确,日军还有火焰喷射器兵等特殊兵种,这种计算方式挺有道理。


(三)


“炮兵方面日军为1个炮兵联队,48门150~75mm榴弹炮或野山炮,快速装甲侦察搜索部队,以24辆坦克或装甲车为基础,另有乘马骑兵或乘车步兵2个中队,而国军的师无这样的单位。仅仅从数量计算上看,日军1个师团总战力则为640,相差7倍。”

“也就是说,不要总是一说日军一个师团就认为跟我们的一个师差不多少,差别实在是大了去了!”

彭小文扭头环视了一圈整个俱乐部里座着的人,最低军衔的是上尉,七八个人,然后少校有那么十几个,听的都很认真。

中校和上校大约有四五个彭小文只是扫了一眼没仔细统计,要是中校和上校都不知道兰彻斯特,不知道国军一个师和日军一个师团的兰彻斯特战斗力指标差距,那肯定不可能是中央军。

所以彭小文认为这个年轻的上校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说,那就继续听听,反正自己这趟穿越经历的复杂事情已经不少了,再多点也无妨,虱子多了不痒!


(四)


“从武器性能方面,国军的步枪准确射程为200米,日军步枪准确射程400米,也就是说,国军用普通步枪的狙击手只能准确射击200~250米距离目标,而日军普通射手就能准确射击300米距离上的目标!”

“掷弹筒与轻机枪的密度,日军超过国军1倍,武器效能方面实际相差4倍,同样数量,同样素质的士兵,交战使用国军武器与使用日军武器,保守估计损失比为4比1,也就是说1个日军具备4个国军的杀伤力。”

这个,也是事实!彭小文只是有点疑惑,事实不见得是放在什么地方都讲的,你告诉刚从战场上受伤下来即将要重返前线的人,他们兵少炮少装备差,那不是打击他们士气嘛!这个事实,是需要让高级指挥官做到战役规划和战场选择的时候心里有数。

彭小文一时想不通这个上校到底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他决定再听一听。


(五)


“还不止这些,就连日军步兵技战术、武器掌握程度和训练水平,同样远超过国军,普遍受过4年军事训练,炮兵与其他技术兵种更不用说,日军按最保守估计技战术水平对比1个日军至少相当1.5个国军的杀伤力。”

“再对比辎重工兵后勤,日军辎重工兵单位均为联队,国军均为营,日军辎重工兵单位是机械化单位,国军即使远距离行动也全靠徒步,数量相差2倍,效率相差16倍,再加上通讯在内,国军1个师与日军1个师团比较,后勤支援能力差距高达1比16!如国军能力以100为基准数,则日军高达1600!”

这个说的仍然是一点都没错,可是你他娘的去给一群带兵的连长营长去讲这些,不是伤人家的心挫人家的锐气嘛!


(六)


“按照这个方程式推算的结果,国军1个师145,日军1个师团总战力至少达3840,也就是说日军一个师团,需要拼掉国军26个半师才能达到平衡!”

年轻的上校讲完之后遗憾地耸耸肩膀坐了下去,结束了他的演讲,丢他个先人,啥目的没有就是为了显摆和卖弄啊,他娘的纯属有病!想想这种人什么时候都有,自己那个时代有个叫TX的还有别的一些网站上就有一堆那种鸟人,好象一定要把中国的军力装备战力贬成一堆垃圾黑成一滩狗屎才显出自己的卓尔不群,虽然他讲的都是实话,但是听着怎么就那么让人心里堵的慌。


(七)


“啪!”彭小文可不是拍案而起,而是拍手而起,“啪,啪,啪!”他轻轻站起身,鼓着掌向这位年轻的上校走过去,那个年轻的上校所在的小桌子上三四个校官纷纷起立鼓掌响应,刚才演讲结束一声掌声都没有,不免让年轻的上校觉得尴尬,彭小文没有穿制服,而是穿的病号服,但仍然给这位上校知音的感觉。

跟年轻的少校一起的几个校官是响应式的捧场,他们并不满意这个上校在这个场合把这些讲出来,说好听点,有损士气,说难听点,扰乱军心。

那些尉官和少校们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少数几个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彭小文,在他们看来,这肯定是个拍马屁的!

彭小文不为所动,一直走到上校面前,紧紧握住上校的手说:“校长没有及早起用仁兄是党国的重大失误啊,校长没有及早起用你,仁兄,党国的重大失误啊!”

一个屋子里的人几乎都要吐了,这个马屁也太肉麻了吧!连这个上校也略显尴尬。

肉麻?还没完呢?

“仁兄,你说当年围剿朱毛红军,校长请你过去兰彻斯特一下,那江山岂不早就被兰彻斯特安定了啊!失误啊!”

“扑哧!”这下大家全听懂了,而且也是真吐了,把嘴里的东西都笑吐了!

“好!”一个上尉站起来喊了一嗓子,大家几乎同时热烈地鼓起掌来!全场大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