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随着中国反腐败工作的深入开展,一大批贪官纷纷落马。其中一些贪官的言行举止颇为雷人,腐败怪现象层出不穷,不由让人感到又可恨,又可笑,又可怜。盘点2010年腐败怪现象:


1. 李人志于2003年至2009年5月间,利用其担任华亭煤业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窑街煤电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建设、设备采购、合同签订以及职员职务晋升、调整、调动等公务活动中,先后81次单独或通过其妻解亚玲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107万元。9月14日,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判处李人志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以受贿罪判处解亚玲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李人志一方面称“之所以收了那么多钱,是因为自己没能管住自己”,另一方面又抱怨说,如果纪委、检察院能够及早对他进行预防腐败、廉政警示谈话,他就可能不会犯罪。


2. 三亚综合执法局原局长郑通卫,白天收受贿赂,出入于高档宾馆,晚上惶惶不可终日,总感觉自己大限将至,但他明知贪腐是一条不归路,依然以身试法。

就在被刑事拘留前一个月,他面对媒体记者,义正词严地说:“我从不接受贿赂,一直坚持公正执法,作为领导干部一定要行得正、坐得端。”但这位自称“从不受贿”的官员被拘留时,办案人员打开他以“收藏的书”为由存放在亲戚家的两个木箱子,里面装有454万元人民币和6万元港币。


3. 为了筹钱给“二奶”玩乐,四处找手下“借钱”(实为索贿受贿),但从来不还。日前,原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邱伙胜(2003年3月前曾任增城市委副书记)被广州中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3年间,邱伙胜共送给情妇韩某98万元。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法院查证邱伙胜共计受贿105万元。邱伙胜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二奶”逼的


4. 1993年至2008年,陈小涛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50家公司及个人贿赂款共计人民币1056万元、港币20万元、美金8万元。另外,为谋取不正当利益,他向海南省地税局原副局长兼海口市地税局局长陈谟林行贿人民币92万元、美金3.5万元。今年4月2日,陈小涛被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陈小涛说,“我与海口市地税局一名副局长交流收受钱财的经验,他认为‘水至清则无鱼,人太察则无徒’,我说趁着局里管理混乱,我们边收税边发财,那位副局长则说应是边发财边收税“。


5. 国土资源部机关服务局接待处原副处长昝红伟,在担任北京地矿宏宇航空服务中心经理期间,截流公款300余万元,购买了豪宅好车。他的妻子也“借光”用公款交上了社会保险。

“我妻子现在还是待业,当时考虑到妻子要去别的单位还要托关系,我又不想求人,索性就在服务中心给她挂了个名。”当检察官指控国土资源部机关服务局接待处原副处长昝红伟利用职权,指使会计用公款为其妻缴纳社会保险费时,他作出如上解释。庭审结束时,昝红伟声音哽咽地向法官求情,称自己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才犯了错误,“我的孩子6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有见上一面”。他还劝告来旁听的同事:“以我为戒,一定要加强法律观念,努力工作。”


6. 2010年5月21日,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7月7日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文强在悔过书中写道:十多年一直在公安局担任副局长,总觉得自己业务熟,有能力,付出的多,取得的成绩也不少。尤其是看到比自己资历短、业务又不熟悉,甚至还是自己过去“下级”甚至“下下级”的人,都提拔到与我同一级的职务,甚至更高的职务后,思想上不能正确对待,产生不满情绪,升官不成,就乱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