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六十四节 奇怪的战争(2)

拆哪儿 收藏 0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六十四节 奇怪的战争(2)

“什么?迁都?”蔡廷锴愕然张大了嘴,一脸意外地望着蒋光鼐。

蒋光鼐转过了头,默不作声,算是无声的回答。戴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疾步走到蒋光鼐身边接过蒋光鼐手中的电文,又仔细地看了几眼,再递到蔡廷锴身前。蔡廷锴并没有接电文,偏过了头,尽力忍住眼中的泪。整个前指都沉浸在一种悲凉的气氛中,参谋们甚至都没有走动,只是盯着眼前的三位长官。

“耻辱啊,耻辱!”蔡廷锴突然暴喝起来,把几名参谋吓了一跳,他们很少见到这位儒雅的将军如此暴怒。而暴喝之后的蔡廷锴,却再也忍不住眼中的热泪,无声的热泪滚滚而下,在脸上恣意流淌。

“贤初,我等军人,无力左右政府。”蒋光鼐站起身来,紧握住蔡廷锴的手晃动着,却一言未毕,也是热泪滚滚。

“总指挥,贤初兄,政府在这个时候,想的却是迁都!我前线将士浴血奋战,他们这些大老爷们,想到的却是自己的身家性命!这样的警备司令,戴某,不做了!”戴戟猛地摘下了帽子,掼在了桌子上。

蔡廷锴抹了一把脸,回过头来望着戴戟,“光祖兄,你我身为革命军人,只怕此身早已不能由己了。国家危难之时,你我匹夫之责,却不能推却。无论战事如何,我淞沪国土,还须赖我等的热血来保卫。”

南京 蒋介石官邸

蒋介石正在心无旁婺地画着水墨山水画,陈诚敲门好几次,才抬起头来说了一声:“进来。”

“校长,文白求见。”陈诚立正报告说道。

“哦?这个文白,有什么事吗?”蒋介石仍然没有抬起头来,还是专心地画着自己的画。

“他没有说,不过,我估计是与上海战事有关。”陈诚回答道。

“你叫他进来嘛。”蒋介石放下笔,拿起毛巾擦了擦手说道。

张治中一身戎装,健步走到门口。“报告!”蒋介石转过身子看了看张治中,说道:“文白,来,坐嘛。”张治中进门后,没有坐下,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军姿。蒋介石赞许地看着这个部下说道:“文白,不要拘谨嘛。来。坐。”

“报告校长!现在治中坐立不安!”张治中大声回答道。

“哦?文白这是话里有话嘛。”蒋介石笑了笑。

“校长,现在上海战事吃紧,从日本国内传来的消息,现在日军第九,第十四师团正兼程赶往上海。日第三舰队已经到达上海外海了。十九军的三个师,怕是支持不下去了!”

“文白,现在毕竟只是一个局部冲突嘛。日本就是派兵来沪,最大的可能恐怕不是同我们作战,而是威慑我们。再说,就是日本人真敢挑起大战,他蔡军长三个师,几万人,在上海再支持一些日子,我看是没有问题的。”看到张治中严肃的样子,蒋介石也收起了笑容,耐心地解释道。

“校长,万一日本人溯江而上,采取登陆作战的方式,一则我首都在其武力范围之内,二则上海的十九军会进退不得啊,请校长三思。”

蒋介石沉思了良久,点了点头说道:“文白的想法,也不是全无道理,这是未雨绸缪之计。我看,这样吧,苏杭有八十七,八十八师,另外,把中央陆军教导队也合并成到五军吧。由你这个军长,统一指挥,以防不测。”

“校长圣明!”张治中的眼中光芒闪动,大声回答道。

“不过,你要注意,这可都是我黄埔精英。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动!违者,军法从事!”蒋介石想了想,又补充道。

上海 复旦大学校内

被轰炸过的校园,满目疮痍。一个穿着长衫,戴着圆形眼镜的老先生正在废墟里寻找着书籍,一边翻动着瓦砾,一边摇头叹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拿着标语旗,抬着担架的学生队正在急匆匆地行进,一路高喊着口号,群情激昂。刚走到校门,却见一大队中国士兵迎了上来。学生们开始推搡着士兵,这时一个军官走上前去,挥舞着双臂让大家镇静下来。

“你们凭啥拦着我们?快让开!当兵不打鬼子,还拦着我们!”学生们愤怒地喊叫着。

“同学们,静一静!静一静!我是十九军军长蔡廷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你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热血炎黄子孙!但是,我蔡某人的部队,还没有打光,还不到你们上的时候!你们,是我们国家的种子!见过农民种地吗?会不会有哪个农民,在饥饿的时候,把种子拿出来吃掉?”蔡廷锴登上一处较高的地方,朝着学生高喊着。

学生们逐渐安静下来,望着眼前这位将军。突然其中一个女生问道:“蔡军长,为什么我们要答应那样无理的条件?堂堂中华,难道就该这样受到列强的侮辱吗?”清脆的嗓音清晰地传来,让蔡廷锴不由得向人群中寻找着说话者。

“这位同学,你说得好。看过《三国演义》吗?那里面,有一段话可以回答你的问题。诸葛亮舌战群儒时,有这样一段话:辟如人染沉疴,当以糜粥饮之,和药以调之,待其形体渐安,以肉食而补之,猛药以治之,则病可痊愈。倘不待其体强,而投以猛药厚味,而求安保,诚为难矣。现在,我们的国家,积弱深重,非常之时期,必得非常之手段。各位同学,今天,我蔡廷锴在这里向大家保证!我十九军,数万健儿,会为国土洒尽最后一滴血!等我们打完了,你们再上!今天,我带人来,不是要恐吓大家的,而是要带大家转移的!请大家相互转告,趁此停战良机,尽可能地撤往苏州。记住,你们是我中国之火种!”

闸北 一五六旅前敌指挥部

翁照垣望着这些市民节衣缩食省下来的物资,热泪盈眶。整个指挥部,到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慰问品。军需官正满头大汗地登记造册,翁照垣走过去一把抢过册子,说道:“这些物资,马上分发下去!不需要入库了!”

“长官,还需要我们为你们做些什么吗?”一个中年的妇女走上前来问道。

“不必了,真必了。我代表我全旅将士,感谢上海市民的无私援助!”翁照垣回答道。

妇女望了望院子里士兵们单薄的冬装,回头和身边的人商议了几句,然后说道:“天气寒冷,我看前线的将士们都冒着雨雪浴血奋战,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士兵再受冻了,这样吧,我们赶制一些棉袄送给前线的将士们吧!”

一个一身青衫的男人,走上前来朝翁照垣鞠了一躬,然后朝后挥手,两名同样打扮的男子抬了一箱东西放在了翁照垣面前,把箱子打开,人群里发出一阵惊呼。青衫男子再次向鞠躬后,拉低了帽檐,转身离开。

“那不是青帮的阿三吗?这帮恶人也会有这么好心?”一个人低声说道。

“别瞎说,都是中国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